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二十四章:狗与狼

第二十四章:狗与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雷,老雷……”雷赤感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呼唤自己,睁眼一看,原来是冯智正在摇晃着自己,身边已生了一堆篝火,而且还多了两个人,自己依然背靠着小树坐在雪地里。

    “我还没有死。”

    “老雷,好人有好报,你不会死的,你刚才喝下了一杯热牛奶,脸色好多了,来,再喝一口牛奶。”

    雷赤这才明白,刚才在山洞里喝的牛奶,原来是冯智给他喝的……

    原来在雷赤昏迷的时候,冯智跟在狼的后面越过几座山丘之后惊喜发现,山丘那边是地势平坦,一览无余的草原地带,草原上有一老一小两个蒙古牧民骑着飞奔的骏马,手握长长的套马杆,正在追逐一匹顽皮的年轻马驹,老牧民身形矫健,小牧民动作敏捷,在雪地像风一样飞驰,而且不远处便是一大群羊在蒙古包旁吃草。冯智喜出望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陷车以来自己和雷赤在渺无人烟的荒原艰难跋涉已有63天了,广阔的荒原如同一座没有围墙的牢房,好像永远也走不出去,就在最绝望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好客的蒙古牧民,对在荒原中饱受饥饿、寒冷、风雪、狼群的蹂躏的奄奄一息的迷失者来说,求生的乞求仅仅是食物、篝火与遮风避寒的容身角落而已。看到牧民就意味着看到了房子、食物和温暖,看到了打开荒野这座没有围墙牢房的钥匙,看到了生存。

    冯智强忍着即将流出的眼泪,挥舞着双手,扯开嗓子向牧民疯狂呼喊,在荒原上声音能传很远,且冯智的羽绒服正好是红色的,在雪原上非常显眼,很快就被两位牧民看到了,便暂停追套马驹,和冯智一起快马加鞭奔向雷赤。“独行者”和“雪白公主”便悄悄的离开了,小河两旁都是山丘,牧民在小河西侧2公里之外,中间隔着几重山丘,如没有狼的指引,冯智顺着小河走是遇不到牧民的,是独行者和雪白公主救了自己。

    雷赤坐在雪地里一动不动,脸色惨白,双目紧闭,眼窝深陷,看上去就像一座冰雕,但嘴角微微向上翘,看上去好象在微笑。传说冻死的人都是微笑着离开人世间,也许被冻死是最不痛苦的死亡方式之一。冯智惊慌不已,不知所措,老牧民将手放在雷赤的鼻孔下面,感觉还有一丝气息,快速取出一直热牛奶给冯智从雷赤口里灌下去,并赶快生起一堆篝火,又安慰冯智道:“不要太惊慌,人被冻死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我从一些资料上了解到,一般人的体温降到33度,大脑和中枢神经会受到影响,体温降至30—33度,会进入半昏迷或昏迷状态,旁人会误认为已经死亡,体温继续降低,心跳、脉搏、血压、电脑波会全部消失,身体系统也因缺氧而关闭,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但人体细胞不会因缺氧而马上死亡,而且低温会进一步延缓细胞的死亡,这时人并没有真正死亡。一般认为人要么生,要么死,实际上在生与死之间还有一个状态,即非生非死状态,这就是假死状态。只要抢救及时,依然能活过来。曾经有位挪威人在滑雪时遭遇意外,心跳停了3小时,体温降到20度,最后还是起死回生。这里没有手机信号,不能呼救,但他还有呼吸,应该不会有大碍。”三人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将雷赤从死神的手里拉了回来。

    雷赤苏醒之后,精神也一点一点的恢复,老牧民扶着雷赤并同骑一匹马,冯智和小牧民骑一匹马,一起回到蒙古包,让雷赤躺在床上休息,分析雷赤身体极度虚弱,除了饥饿与寒冷外,很可能与缺盐有关系,于是又在牛奶中加了一点盐给雷赤喝,又拿出很多食物,有牛肉、羊肉、奶疙瘩……,冯智一顿狂吃,将饿了几天的肚子撑得鼓鼓的,这才真正明白荒野最珍贵的就是食物。人如果流浪在街头,可以在天桥下或某个角落遮风避雨,肚子饿了可以乞讨、偷窃,甚至翻垃圾堆找吃的,但流落荒原,一旦没有食物,大自然是冷酷无情的,人的生命薄如一张纸,随风飘扬,一撮而破。

    老牧民长着典型的瓜子脸,下巴尖尖,额头上布满饱经风沙洗礼的皱纹,鼻梁上居然还有一幅与牧民身份格格不入的近视眼镜,虽动作敏捷,但体形却略显单薄,外貌与一般蒙古族牧民有着明显的不同,经询问才得知老牧民姓张,并不是蒙古族人,而是没有返城的上海知青。

    “正好我长年在上海做生意,咱也算半个老乡,据我所知,****期间有1400多万知青,但大多数都返回了城市,您为什么没有返回上海呢?”冯智好奇地和老张攀谈起来。

    “哎,一言难尽呀,家里没有什么人,关系没疏通,所以就被耽搁下来了。我71年20岁不到便响应国家号召到草原插队,蒙古民族自古便有过继别人小孩的传统,接纳我的是一个特别热情的牧民家庭,见我年龄小又千里迢迢而来,对我非常好,特别是女牧民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我也很自然的喊她为‘额吉’(蒙古语母亲)。有一次我放羊突然遇到白毛风,无法回家,差一点就被冻死了,额吉与阿布(蒙古语父亲)冒着暴风雨将我找回来,让我非常感激。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自然日久生情,不但额吉与阿布对我非常好,他们有一个小我五岁的女儿也非常喜欢我,但考虑到想回上海,便不敢冒然和她结婚,78年大批知青开始返城,79年达到了最高峰,一年就有700万知青返城,80年没有返城的知青已经不多了,但我就是这为数不多的一员。岁月不饶人,都快30岁了,且看不到回城的希望,于是和额吉的女儿结婚了。

    结婚之后我多次奔走在上海与草原之间,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等通知,86年是知青返城的最后时间,但我依然没有等到返城的通知,所有的希望已彻底破灭,当年上山下乡的激情也燃烧殆尽,于是便安心落根草原,但更不幸的那一年我的大儿子也夭折了,对生活心灰意冷,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有再生育,直到94年小儿子张申才出生,老伴身体一直不好,几年前便去世了,从此我便与小儿子在草原上相依为命。“老张苍桑的脸上带着一丝忧伤与无奈,小牧民张申却显得一脸的茫然与稚嫩。

    “那您有没有想过让儿子重回上海呢?”冯智想到老张独儿子取名张申,申正是上海的简称,便问道。

    “这也是我最后的心愿,但儿子在草原长大,质朴单纯,只怕难以适应大城市的激烈竞争。”

    “我正好在上海开了家公司,如张申要回上海,我将鼎力相助。”冯智感激老张的救助,便讲下承诺。

    2月15日晴

    雷赤经过三天的休养,身体恢复得很快,大家都兴致勃勃的,二人向老张提出明天要发出赶回家过年,老张有些不舍但也很高兴,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铺开桌布,拿出各种食物,并倒上大碗茶,大家围着火炉边喝边吃,随心所欲,天南海北地乱说起来。

    “哎,高兴呀,一转眼又要过年了,我已有好几年没有跟汉族同族说话了。”老张咕噜的喝了一大口茶,显得有些兴奋。

    “这周围难道没有一个汉族人吗?”冯智回道。

    “本来和我一起留在草原上还有一个上海知青,但他儿子返回了上海,三年前也将他接回了上海,于是就只剩下我爷儿俩了,有时感到非常孤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进一步向人烟稀少的地方迁移,就来到了这里,其它的蒙古牧民有些畏惧这个地方,都不轻易到这里来。我是个汉人,没有那么多顾忌,所以敢来,实际上这里的牧草很好,只是太偏,连手机信号都没有,这里只是冬牧场,夏牧场在南面,那里是有手机信号的,与外界交流就方便多了。冬天进入荒野深处是很危险的,你们怎么会在冬天进入无人区呢?”老张也好奇的问道。

    “哎,正如现在的网络流行词,‘任性’呀,我们都很喜欢狼,冬天才是狼的世界,我们便突发奇想到草原上来看一看真正的野生蒙古草原狼,结果就困在荒原上,要不是您及时相救,我俩估计小命难保。”冯智回答道。

    “好客是蒙古人的天性,我虽然是个上海知青,但在草原上生活了40多年,放羊、套马、狩猎、打狼都不在话下,实际上已经是一个真正的蒙古人了。

    “蒙古人生活在地广人稀的草原上,平均很难见以外人,有客人来就显得很热闹,可以缓解内心的寂寞,也是在环境恶劣的草原上的一种生存策略,身为游牧民,谁家都有可能丢羊丢马丢骆驼,主人就会在荒野迎风冒雪的四处寻找,饥渴难奈之时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蒙古包,如果被拒之门外,很有可能被冻死在野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相互帮助的习性,不论碰到谁,主人都会大方的拿出自家的火炉、烤肉和奶茶,与客人一起海塞豪饮,乱吹瞎侃,是艰难的生存环境培养了蒙古人的好客天性,所有的草原游牧民都有这一特点,乃蛮古荒原北面就是外蒙,如果你们一不小心进入了外蒙,那里的牧民同样会帮助你们。汉族人大多不喜欢狼,怕狼,看来你俩是例外。”

    “狼是遇到了很多,但奇怪的是遇到了一只与狼群生活在一起的黑贝牧羊犬。”

    “黑贝牧羊犬?”老张半眯的眼睛突然睁大,“这只黑贝牧羊犬是不是个头特别大,额头中间有一个菱形斑块,有点象二郎神的第三只眼睛?”

    “正是。”

    “这只黑贝正是我们家的。春天是狼生育的季节,在狼群外出狩猎的时候,母狼只能独自在家照看小狼崽,五年前的春天我带着4只牧羊犬放羊,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边,突然四只狗一阵狂呔,冲向山坡上的一个洞边,原来那是一个狼洞,山丘后面窜出一只母狼与我的四只狗展开激烈搏斗,四只狗都是经过训练的优良黑贝,团结一致,能掐擅斗,与狼作战非常勇敢。母狼以一敌四势单力薄,遭到四只狗的围攻,狼毕竟战斗力更强,轻而易举就冲出了狗的包围圈,但它每次冲出去之后又马上返回与狗斗,不让狗进入狼洞,三出三返,最后被活活咬死,母狼被咬死之后每只狗钻进狼洞都叼出一只小狼崽,我赶到狼洞后发现里面还有动静,钻进去一看里面还有一只小狼崽,母狼拼死保卫狼崽的行为让我有些感动,正好家里有一只母黑贝生了一窝小狗,在动物园经常有母狗喂养小老虎的情况,喂小狼崽自然不在话下,我便将这只幸存的小狼崽抱回家和小狗崽放在一起,你们所见到的‘黑贝’就是这窝狗崽中最顽皮最凶狠的一只,与小狼崽的关系一直都特别好,小狼崽长到半大时,我就用锁链将它拴住以防意外,有一次铁链子突然断了,小狼就跑了,没想到那只顽皮的黑贝也跟着它一起跑了。刚开始黑贝还隔三差五的回来看一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来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表情也一次比一次冷漠,后来干脆不回来了,小狼崽是匹母狼,黑贝是只公狗,它俩从小耳鬓厮磨一起长大,看来真的是私奔了。据我所知,狼一旦结合,就会不离不弃,厮守终生,看来黑贝已经被母狼、荒原和自由狂暴的野外生活塑造成了一只狼性十足的狗,而且已经生下了下一代,这对狗狼夫妻因特别熟悉牧场和羊群,在找不到食物的时候偷起羊来比真正的野生狼更加得心应手,给周边的牧民也造成了不少损失,为此我懊恼不已,它们很狡猾,别人很难接近,我想去打但又下不了手。”

    “原来如此。”二人关于狗与狼结盟的疑惑这才解开。

    “狗与狼同根同祖,但它们一个是人类的朋友,一个是人类的敌人,它们之间也是敌对关系,黑贝与母狼组成狼群这情况应该是非常罕见的。”

    “是呀,狼是一种极具魅力的动物,对它了解越多就会越着迷,在国外有一项调查,假如让人选择变成一种动物,大家会选择什么动物,结果狼高居榜首。汉人对狼的误解很深,你俩居然千里迢迢来找狼,的确难得。”

    “说实在话,我们也不太了解狼,对狼一知半解,主要是来自于一些影视作品和《狼图腾》这本书,非常好奇《狼图腾》所提出的问题,汉人的血液里到底还有多少狼性,汉民族的性格为什么会缺乏狼性精神?”

    “这是个极具争论的话题,我虽深处草原深处,与外界没有什么联系,但以前在上海读书时就特爱读历史,也带了很多书籍到草原,没有放过羊的人认为草原放羊很浪漫,来到草原才知道,放羊单调得让人发傻,我放羊无聊时便将这些书看了一遍又一遍,时间长了也就悟出了一些道理,加上现在进入了网络时代,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最新论点,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人身上的狼性精神少得可怜,是什么原因让中国人失去狼性精神,这就不得不提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宋末蒙元入侵,正是蒙元入侵阉割了古华夏民族的铮铮铁骨与民族脊梁精神,如同我家羊群中的公羊只有阉割了才变得温驯和便于管理,中国的最大悲哀是在继蒙元之后,满清入关对中国进行了第二次阉割且时间更长,更彻底,几乎将汉人驯化成了名符其实的奴才,宋朝使中国变得文弱,但民族精神尚在,蒙元则打断了中国的脊梁精神,满清再将汉人彻底汉化,所以才有鲁迅、梁启超等知识分子的感叹,‘憾山易,憾奴性难。’”

    “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我在草原上放羊,狗自然是不可缺少的牧羊帮手,经常要防备狼偷羊,对狼也有所了解,对狼了解增多后反而又促进了对狗的进一步认识,狗与人的关系实际上就是狼群之间狼成员与狼王关系的一种延续,狗将人看成自己的头领,对人的忠诚与狼成员时对狼王的忠诚是一样的,在狗的眼里,自己是一匹狼而主人就是自己的狼王,不同的是每一匹狼都想机会来临之时打败狼王自己成为新的狼王,而狗面对的是主人,永远没有打败主人自己成为‘狼王’的可能性,自然就丧失了称王的机会,慢慢的就失去了称王的野心,狗也可以理解成没有野心的狼,狗与狼为敌也可理解为狗与主人一起对狼展开领地之争,与狼群之间的领地之争情况差不多,都是在争夺生存空间,但狼却非常清楚的将狗定为狼族的叛徒,只要一有机会同样会对狗痛下杀手。”

    雷赤也问道,“我怎感觉狼与狗的眼神差别特别大。”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句话同样适合所有动物,食肉动物目光锐利,寒气逼人,而食草动物永远都长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狗与狼巨大的差别同样反映在眼睛上,狗的眼睛一般为茶褐色,这是一种暖色调,让人感觉暖意融融。

    而狼的眼睛上翘45度角,透着一股杀气,为橘黄色,是一种冷色调,让人畏惧,眼睛反映了狗与狼的不同性格,狗对人忠诚顺从,不但听指挥,而且还会迎合主人的意见争取主人的宠爱,而狼则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勇往直前,桀骜不驯,就是动物园的狼也不会讨好饲养员“

    “我明白了,狗奴颜眉骨,点头哈腰,摇头摆毛,溜须拍马,其它它是有目的的,就是要争取更多的食物,而狼靠自己的能力生存,用社会的守业与创业来看,要狗创业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守业而已,守业者拉帮结派,欺上瞒下,中饱私囊,不思进取,坐吃山空,只有狼性才能创业,逆流而上,勇往直前。中国社会发展到今天,大家基本上没有太大的生存危机了,只要有手有脚,人人都能混口饭吃,大家都想坐享其成,社会产生一种巨大的惰性,这种惰性必须依靠狼性精神才能将其冲破,否则社会将停滞不前,后果不堪设想。如同一潭死水,只有注入活水,才能让整潭水活起来。”冯智恍然大悟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