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二十三章:地狱之门

第二十三章:地狱之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马上意识到身上既没有笔也没有纸,就算有笔和纸,冻僵的双手也无法写字,看来命中注定,自己静悄悄的来到这个世界,又一声不响的离开,眼睛流下一滴无奈的泪水。

    太阳升起看似金光万丈,实际上没有一点热量,要是在家乡湖北,冬日的阳光多么温暖,就是冰点以下的气温,只要太阳一出,就能迅速驱走人体身上的寒意,阳光中的小猫会伸着懒腰咪咪叫,小狗也会愉悦的奔跑,人们都惬意极了,但这里的阳光却是如此孱弱,此时多么怀念家乡的阳光呀。雷赤气息越来越弱,但每呼一口气,空气都将体内的热量进一步带出来,呼出的空气所含的热量与水分子遇到冰冷的空气迅速凝结成一团白雾,粘在胡子和眉毛上的形成白霜,看上去就象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寒冷进一步向他的身体渗透,四肢已经冷若冰霜,完全失去知觉,头被冻得发痛,开始产生各种幻觉:要是自己是一只土拔鼠多好,冬天钻进地洞,降低体温,降低心跳、呼吸和新陈代谢,一觉睡到春天,迎接春光的阳光,如果是一只林蛙更好,就是被冻成冰块,等到气温升高,身体解冻,照样活蹦乱跳,可自己是恒温动物人类,一旦体温过低便要向阎王爷报到……应该要过年了,多么想再吃一顿母亲做的热腾腾的年夜饭哦,美味而温馨……

    太阳慢慢升高,阳光铺洒在大地,小河在阳光中如一条银光闪闪的丝带,延绵的山岚沐浴着万丈光芒愧丽壮美。但气温依然极低,温度应在零下40度。一种奇特的现象发生了:空气里所有的湿气都冻结成了微小的冰晶,形成冰凌,如无数颗晶莹的尘埃悬浮在空中,在小河边,在树稍上,在草丛间随风飘扬,在阳光的照射下如无数颗漫天飞舞的微型钻石闪烁着七彩的莹光,如影如幻,流光溢彩,奇妙无比,如传说中的仙域,如童话世界的美景,如梦想中的极乐世界,超凡脱俗,赏心悦目,美得让人惊叹,美得有些残酷,极寒冻出来的美丽,让人瑟瑟发抖。

    “难道这就是人们向往的天堂”。雷赤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看那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的冰晶,将自己团团围住,看来世界上还真的有天堂,大脑越来越迷糊,今夕是何夕,此处是何地?紊乱的思绪开始不受控制的胡乱飞腾,身体也跟着一起飘飘然,就象处于失去重状态的宇航员迷失在太空,眼看着自己的儿女、老婆、父母就在眼前却无法靠近,而是向一个方向相反巨大的黑洞不由自主的飘去,雷赤惊恐万分,拼命呼喊,而自己的家人怎么也听不到,很快便飘进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色深渊。

    “你不用喊了,你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突然耳朵响起了一个阴森而低沉的声音,雷赤浑身一惊,感到非常害怕,但还是给自己壮了胆问道:“这里是哪里?:

    “这是通往地狱的道路上,你还有什么最后要求,我能帮你完成。”那个声音好象就环绕在身边,但闻声而不见其人。

    “我需要火,我快被冻死了。”

    “你已经冻死了,看来人都是怕死的。”

    “求生是人的本能,我不想现在就死,最关键是我的职责还没有完成,我要将儿女养大成人。”

    “中国有一句俗话,‘阎王叫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

    “问题现在还是上午呀,既没有到三更,也没有到五更。”

    “你抬头看看天空。”

    雷赤抬头一看,天空星光点点,飘忽的身体也着地了,又踩着雪地。

    “刚才还是上午怎么一下子天就黑了,看来我真的死了。”

    “死并不可怕,死实际上就是重生,是一个新的轮回的开始。据我所知,你生活并不如意,一直流浪漂泊,既无财产也无成就,好运总是与你擦肩而过,坏运总是对你如影随行,如你能皈依我,你死后我将带你进入天堂,你便会有一个不平凡的来生。”

    “但我并不知道你是谁呀?”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没有我的帮助,你将会孤单一人踏上地狱之门。”

    “我死之后,最大的心愿就是落叶归根,回到我出生的家乡,躺在那片曾经抚养我长大的土地上。”

    “你应该为你新的生命轮回考虑一下。”

    “我死之后自然就会进入一个新的轮回,我主要是由水和碳水化合物组成,有碳、氢、氧、氮、钙、磷、硫、镁、钠……等各种元素,这些元素都是无私的大地借给我的。我死之后,我的身体将会分解出这些曾经组成我的元素,归还给大地,有借必有还,这些元素自然会进入新的循环,如有些元素可能会被大树的根部吸收进入树的叶子里面,而虫子啃食树叶又进入虫子的体内,小鸟吃虫子又进入小鸟的体内,蛇吃小鸟又进入蛇的的体内,猫鼬吃蛇又进入猫鼬的体内,狗吃猫鼬又进入狗的体内,玉林狗肉节狗被炖成火锅,人吃狗肉火锅又进入了另外一个人的体内。”

    “这是你肉体的循环,你应该为你灵魂的轮回考虑一下。”

    “但我不知道人到底有没有灵魂?”

    “人是有灵魂的,问你一个问题,你拜过菩萨没有?”

    “拜过。”

    “如你怀疑人是否有灵魂,你为什么要去拜菩萨呢?”

    “我拜菩萨,只觉得这是一种传统,一种仪式,一种风气,一种习俗,但我并不知道菩萨到底能不能保佑我,上帝到底存不存在,人到底有没有灵魂?”

    “人是有灵魂的。你要相信我。”

    “所有的人都有灵魂吗?”

    “有。”

    “古代的人有没有灵魂?”

    “有。”

    “原始人有没有灵魂”

    “有。”

    “500万年前的类人猿有没有灵魂呢?”

    “只要是人,都有灵魂。”

    “如500万年前的类人猿是有灵魂的,那么猩猩也应该是有灵魂的,因为500万年前的某一刻,类人猿与猩猩开始分开进化,但在这一刻,它们还是一家;如果猩猩是有灵魂的,那么猴子也应该有灵魂,因为4100万年前的某一刻,猩猩与猴子开始分开进化,但在这一刻它们还是一家。所以猩猩有灵魂,猴子也应该是有灵魂的,如果说猴子有灵魂,那么哺乳动物应该都是有灵魂的,因为猴子只是6000万年前哺乳动物分开进化众多分支中的一支,如果说哺乳动物是有灵魂的,那么爬行动物也应该是有灵魂的,因为哺乳动物是2亿年前由兽齿爬行动物进化而来,如果爬行动物是有灵魂的,那么两栖动物也应该是有灵魂的,因为爬行运动是3亿2千万年前由两栖动物进化而来,如果两栖动物有灵魂,那么鱼类也应该有灵魂,因为两栖动物是3亿7千万年前泥盆纪由鱼类进化而来的,如果说鱼类是有灵魂的,那么脊索动物也是有灵魂的,因为鱼类是5亿年前由脊索动物进化而来……如果说多细胞生物是有灵魂的,那么单细胞生物也是有灵魂的,因为多细胞生物是在21亿年前由单细胞生物进化而来,如果说单细胞生物是有灵魂的,那么非生命物质也是有灵魂的,因为35亿年前的某一个瞬间,碳、氢、氮、氧、硫、磷等物质在紫外线、热、闪电的辐射作用下变成了复杂的碳化物,包括氨基酸等组成蛋白质的基本生命物质,形成最初的第一个生命,她的名字叫露卡,就这样生命开始了。

    “但在这个瞬间,生命与非生命是一家,所以生命有灵魂,那么非生命也应该是有灵魂的;如果说非生命是有灵魂的,那么地球也应该是有灵魂的,因为地球也是由水、碳、氢、氧、硫……等元素组成,如果说地球是有灵魂的,那么太阳系也是有灵魂的,地球是46亿年前由太阳星云凝聚,太阳系也是同一时间由太阳星云凝聚而成,如果说太阳系是有灵魂的,那么银河系也是有灵魂的,因为太阳系只是银河系的一部分,如果说银河系是有灵魂的,那么宇宙也应该有灵魂,因为银河系是宇宙的一部分,如果说宇宙是有灵魂的,那么宇宙的灵魂是谁?科学认为宇宙创造万物,神学认为上帝创造万物,也许宇宙的灵魂就是上帝。如果宇宙的灵魂真的就是上帝,那么科学与神学原本就是一家,千百年来的相互争斗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宇宙与上帝只是两种不同的表达形式而已。宇宙表达的唯物主义而上帝表达的是唯心主义,宇宙浩瀚无边而上帝无所不能,宇宙是一个实体概念而上帝是一个精神概念,宇宙激发人类探索而上帝引导人们的思想。”

    “既然你怀疑我的话,那我就证明一下给你看看。”话音一落,雷赤前面100米处突然燃起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干燥的木柴烧得“劈啪”作响,火光四射。

    “火,火……”雷赤喃喃自语的叨道,不由自主的向篝火走去。

    “你还需要什么?”那个声音又问道。

    “我太饿了,我要吃的,最好还有一杯热牛奶。”

    “没问题。”

    篝火上马上出现一支羊腿挂在烧烤支架上,蹄子朝上,大腿进下,垂直挂在篝火,旁边一杯牛奶冒着腾腾的热气,雷赤马上闻到羊腿和牛奶的香味,口水直流,这是多么渴望的味道呀!雷赤拖着冰冷而僵硬的身体向篝火走去。

    “你真的想吃羊腿吗?你不皈依我,是吃不到羊腿的。”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月亮已经升起,非常明亮,这样的夜色与人们喜欢的皎洁月色是不同的,始终透着一种阴森的氛围。雷赤四周看了看,空无一物。

    “你到底是谁,我都看不到你,怎么回答你的问题?”

    “你向左边再看一下。”

    雷赤感觉左边一阵阴风嗖嗖的声音,扭头一看:在离自己只有十步的距离,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人影,身披一件白色斗篷长袍,头上戴着和长袍连在一起的白色尖顶帽(这点和自己同是一样,自己也是戴的羽绒服的连衣帽),这个白色幽灵和雷赤并列行走,但身后的雪地里没有留下任何足迹,实际是它的脚并没有接触地面,而是贴地漂移,这点和自己也是一样,自己虽是在行走,但下肢被冻得没有知觉,全频意志在行走,感觉也是在漂移,它的脸被宽大的帽子遮挡,所以看不到它的脸,但它的手非常可怕,手指又尖又长,比正常人的手指长出一倍,就象苍白而皱褶的皮肤直接紧裹在骨头上,世界上只有一只动物拥有这样的手指,那就是生活在马达加斯加丑陋而怪异的指猴,指猴的中指就象“九阴白骨爪”,但它只有一根这样的手指,而这个白影却有10根恐怖手爪,雷赤感到非常害怕。

    “你为什么要到蒙古高原来?”

    “我……我……是来找狼的。”雷赤的声音有些发抖。

    “难道不怕狼把你吃了。”

    “怕……但我还是喜欢狼,我只想看一下真正的野生蒙古草原狼,看一眼便走。”

    “动物园的狼与野生狼有区别吗?”

    “我欣赏狼顽强的精神,动物园的狼被束缚住了,是感受不到这种精神的,只有在野外才能领略到狼的精神。”

    “这重要吗?”

    “我……我有一个疑问……我觉得古代中国人具有狼的精神,但这种精神后来慢慢消失了,我不知道这个想法是对是错。”

    “现在没有任何人见过古代中国人,但我见过,古代中国人与现代中国人的确不同,古代中国人勇敢、智慧、团结、积极向上、豪迈奔放、正义凛然,重荣誉而轻生死,讲信义而鄙狡诈。而今天的中国人虚伪自大,心浮气躁,弄虚作假,投机取巧,麻木苟且,胆小自私,贪污腐败,崇洋媚外,心智混沌,道德伦丧,追腥逐臭,不知廉耻。实际上现在中国人的精神人格上已经背叛了自己的祖先。狼之所以是狼,因为狼团结奋斗,坚忍不拔,逆境求生,勇往直前,狼如果失去了这些精神,就变成了狗,狗同样背叛了自己的祖先——狼,你的感觉是对的,古代中国人的确具有狼的精神。”

    “我想知道现在的中国人到底能不能恢复古代中国的狼性精神?”

    “你这个问题上帝也不会有答案。但现代中国人已经没有恢复古代中国狼性精神的理由了。假如古代中国人是狼而现代中国人是狗这个比喻成立的话,可悲的是狗与狼恰好势不两立。在狼眼里,狗就是叛徒,只要一有机会,狼就会杀死狗,同样狗也有杀狼的理由,狼瞧不起狗,只有狼被灭绝了,狗才能昂首挺胸,理直气壮的接过狼族大旗,以狼自居,将狼族的荣耀据为己有,以狼之名而行狗之实,所以狗同样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借助人类的势力对狼展开猎杀。正如你们抗日战争的汪伪政权,他们最希望就是抗日军队灭亡,只要没有了抗日军队,汪伪政府就会高举民族大旗,以救国之名而行卖国之实,组建新的中国政府,在抗日军队眼中,汪伪是叛徒,在汪伪眼中抗日军队是阻挡其统治中国的绊脚石,抗日军队与汪伪军队同样是敌人,可惜,狗与汪伪政府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狼没有被灭绝,抗日军队也取得了最终的抗日胜利。但现在的中国人却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因为古代中国精神随着古代中国人一起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现代中国人可以名正言顺以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华文明的继承者自居,头戴礼仪之邦的光环而行龌龊之实,现代中国人最希望的就是全世界都不要发现现代中国人的精神与古中国精神的差异,这个秘密保存越深越好,正如泰戈尔的诗写的‘山谷里的回声讥笑原声只想证明自己是原声’,说的正是这个道理。时光不可逆转,江水不能倒流,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哈……哈……”这个白影发出一声冷笑。

    雷赤感到毛骨悚然,但饥饿和寒冷驱使他继续向着篝火走去,那个白影依然与他并列前行。

    “你既然喜欢狼,我的座骑正好是一匹狼,这也是一种缘份。”话音刚落,月光下一只象狼一样的动物摇头晃脑的跑过来,发出“喔……

    哈……哈”的狞叫声,雷赤仔细一看,这只动物比狼略大,前高后低,脖子粗壮,毛发稀疏凌乱,长着一些不规则的,象得了疥癣后留下的难看斑点。

    “这是一只鬣狗,长得象狼,但它不是狼。”雷赤突然意识到传说中女巫以鬣狗为坐骑,旁边的白影肯定是女巫。

    “这是狼,上帝创造万物时它和狼一起被创造出来,上帝先造出了熊,再造出了狼獾、豹子、狼,紧接着它也被创造出来了。”

    “我明白了,我们万能的上帝是位节约且物尽其用的伟大造物者,在造熊、狼獾、豹子、狼都多了一些材料,于是将这些多的料拼凑在一起,便造出了鬣狗,所以鬣狗有着狼一样的外形,长着熊的脖子,狼獾的脑袋,身上还有几个斑点,可惜它的斑点远不及豹子的斑点美丽。鬣狗并不属于犬科动物,它的基因与猫更接近。”

    “鬣狗到底是不是狼也无所谓,如果你皈依于我,也是我们之间的缘份,我将给你提供特别的帮助。”

    “中国人是无神论者,不相信神的存在,有时候又是泛神论者,相信有神灵,但一会儿信上帝,一会儿信菩萨,一会儿信鬼神命运,三心二意,朝秦暮楚,中国人是精神上的孤魂野鬼,他们真正信仰的只有金钱和权力。中国人爱说假话,说的假话跟说真话是一样的,面不改色心不跳,连测荒仪都测不出来,我皈依你,有可能不是真心的,我不爱说假话,但我说的假话,你同样不会发现,因为我是中国人,我马上就要死了,临死之前,我不想说出违心的谎言,我想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保持一份真诚,还请谅解。”

    “你很固执,既然如此,我想帮你也爱莫能助,前面通往地狱的路,只有靠你自己了。哈……哈……”女巫突然转身冷眼看着雷赤,发出一声阴森而恐怖的怪笑。雷赤看到它帽子里面那张干瘪、惨白而邪恶的脸,骇人至极,深深凹陷的眼窝下面是一个尖锐的鹰钩鼻子,咧嘴笑时露出锯齿一样的牙齿,狰狞可怕,雷赤被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又跌在雪地里,女巫化成一道黑烟消失在夜空中。

    女巫离开了,但那只鬣狗却没有走,双眼盯着雷赤,摇晃着脑袋转来转去,咧着嘴巴露出可怕的獠牙,长长的口涎顺牙齿流出,并发出阵阵怪叫声,尖锐而阴森。雷赤感到毛骨悚然,深知鬣狗是一种比狼还可怕的动物:猥琐的样子让人想吐,牙齿的咬合力比狮子还大,能一口咬碎大象的骨头,是世界上咬合力最大的动物,它的胃强劲得可怕,连动物的毛皮、牙齿都能消化掉,它虽头戴食腐动物的帽子,却有着强大的猎杀能力,它擅长长途追击,死缠烂打,最爱追捕角马,经常在角马还全速奔跑时便能将其肚侧咬开,按倒在地,生吞活剥,且特别喜欢吃内脏,它绝不会发发慈悲咬断角马的咽喉将其快速杀死,基本上都是从肚子开始展开活吃,角马的哀鸣就是鬣狗进餐的小曲,角马的抽搐就是它增大食欲的催化剂,一群鬣狗吃一只角马时大家一抢而光,角马也能早点结束痛苦,如果是一只鬣狗吃一只角马,鬣狗吃饱了便趴在一旁消化食物,肚子饿了再继续吃,角马可能还是活的,这才是真正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雷赤努力的从雪地里爬起来,紧盯着鬣狗,防其突然袭击,鬣狗进攻没有明显的征兆,当它接近你时你很难知道它是想和你亲近还是想吃你,阴险至极。

    鬣狗突然蹿过来,雷赤一声大喊,将鬣狗吼得退了两步。

    “你是鬣狗,不是狼,你虽长得象狼,但你只是狼的影子,狼的阴暗面,狼的鬼魂,蒙古草原狼都死在我的铁锹之下,你敢过来就会同样趴下。”雷赤骂骂咧咧的给自己壮肚,鬣狗也充满疑惑的晃着脑袋。

    “你不要冒称狼了,上帝如果想到动物中来巡视,他会选择狼当向导,魔鬼要到动物界来炫耀,肯定会让你给它开道。滚……滚开……”雷赤对着鬣狗乱嚷乱叫。

    “噢……啊……啊……”鬣狗又发出阵阵急促而可怕的狞笑声,在夜空里回荡,突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鬣狗的叫声,狂野,杂乱,响彻夜空,让人毛骨悚然,很快大群鬣狗从各个方向蜂涌而至,将雷赤围在中间,足足有40多只,每只鬣狗的眼睛都发出黄中带红的贪婪目光,鬼哭狼嚎的怪叫声此起彼伏,雷赤心惊胆颤,大喝几声,将几只尝试扑上来的几只鬣狗暂时喝退,但鬣狗群越来越兴奋,不停的向前蹿,趁火打劫是它们的天性,眼看雷赤即将被撕得粉碎。

    “啊嗷……突然一狮吼将所有鬣狗吓得全部后退,原来雷赤束手无策之时,突然想起鬣狗最怕的动物就是雄狮,也许模仿狮子的吼声能将鬣狗吓退,但鬣狗并没有撤退,而是在一旁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可能它们已经觉察到狮子的叫声是雷赤模仿的,又一窝蜂地向雷赤扑来。

    “啊嗷……”夜色中再次传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这才是真正的狮吼,紧接着夜色中跳出2只威猛雄狮,鬣狗们“啊……啊……”怪叫,四散而逃,两只雄师一前一后向雷赤逼近,它们身躯庞大,脖子上的长长鬃毛随风飘逸,锥形獠牙象匕首一样尖利,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隆隆声,震撼着整个夜空。雷赤呆若木鸡,面对鬣狗还有反击的勇气,面对雄狮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了,两头雄狮猛扑而来,雷赤被彻底吓傻了,目瞪口呆。

    “哇噢……”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天虎啸,两头雄狮回头一看,只见月光下跃出一只斑斓猛虎,昂首挺胸向狮子走过来,老虎白额吊睛,雄壮威武,棕黄色的毛皮均匀的布满黑色条纹,色泽艳丽,四肢象柱子一样粗壮,这是一只西伯利亚虎,身形明显要比雄师更壮硕。两头雄师被突然出现的猛虎弄得不知所措,其中一只因不了解对手而后退了几步,另一只雄师则对着老虎也怒吼起来,雄师和猛虎同时扑向对方,锋利的前爪相互猛击,吼声震天,老虎的吼声雄劲宏亮,雄师的吼声低沉震撼,更有穿透力,两强相争,难分难解,但老虎的动作更迅猛,站立起来,两只前爪同时向雄狮的脑袋猛击,雄狮的头被打得无法抬起,一只前爪支住身体,另一只爪子在空中乱舞,可惜都打空了,无奈转身想退,老虎快速向前一个箭步扑到狮子的背上,一口咬住其肩胛,雄狮只好自卫反击,扭头向后乱咬,老虎咬往雄狮不松口,但身体左右灵活躲闪,避开雄狮的回咬。猛雄肩胛血流如注,扭身卧倒在地,四爪向上一齐向老虎猛抓,老虎用前爪果断回击,双方扭打在一起,尖牙对尖牙,利爪对利爪展开肉搏,另一头狮子缩头缩脑的冲上来相助一臂之力,老虎放开爪下受伤的狮子迎向另一头雄狮,那头雄狮虚冲几下,又快速跑开,躺在地上的雄狮抓住机会扭身而起赶快撤退,两头雄狮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虎回头看着雷赤,两只灯笼一样的大眼闪着可怕的光芒,走了狮子又来了老虎,雷赤已经被吓麻木了。

    “嗷……呜……”突然传来一声狼嚎,并伴随着狗吠,月光下奔与5匹狼和一只牧羊犬,雷赤仔细一看,这正是黑贝狼群,它们对着老虎狂嚎乱吠,老虎心神不定,向狼群猛扑,狼群迅速散开,迂回将老虎包围起来,老虎扑向左边的狼,右边的狼则冲上来要咬其屁股,老虎扑向右边的狼,左边的狼又冲上来咬屁股,老虎心烦意乱,左冲右突,没有占到一点便宜,于是就走了。狼群赶走了老虎,便仔细打量着雷赤,雷赤惊魂未定,心想自己几天前帮助黑贝狼群打赢了领地战争,它们也许会网开一面。狼群果然也撤退了。

    雷赤用手抚了抚那颗快要跳出来的心脏,看到前面的那堆篝火依然还在熊熊燃烧,羊腿也已经烧熟了,雷赤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向篝火靠去,又走了一段时间感觉篝火可望不可及,自己虽太过虚弱,走得很慢,走了这么长时间与篝火的距离并没有缩短多少,开始大约100米,现在可能还有70米。雷赤气喘吁吁已经没有力气再往前走了,这时脚边从雪地里钻出一只和老鼠一般大小的小动物,雷赤看了一眼,它便又迅速钻回洞里,过一会儿又探出小脑袋,萌萌达的打探着雷赤,见雷赤无动于衷,便又从洞里钏出来,在雷赤前面蹭来蹭去,这是一只长尾仓鼠,比普通家鼠显得头部略大,尾较短,鼓鼓的颊囊憨态可掬,棕黄的毛皮比老鼠可爱多了。雷赤已经饿傻了,要是能把这只小仓鼠抓住也能塞塞牙缝,便抬腿想踩仓鼠,虽仓鼠就在脚边,可它太灵活了,钻来钻去,怎么也踩不到,当然,自己的双腿没有知觉,太笨拙才是主要原因,雷赤低着脑袋聚精会神的踩仓鼠,却不能得手,懊恼不已,心想小仓鼠也调戏自己虚弱无力,抓不到就算了吧,抬头一看,发现离篝火又近了很多,虽仓鼠没抓到,但在捉仓鼠的过程中靠近了篝火也是意外的收获。突然从雪地中钻出成千上万仓鼠,围着雷赤“吱吱”乱叫,铺满了整个地面,就像一张在蠕动的地毯,蔚为壮观,天空飘来几朵乌云,将月光挡住,大地一下子阴暗下来,有一只仓鼠越来越大,雷赤以为自己的眼睛看花了,揉揉眼睛再一看,那只仓鼠已大如牛,张开嘴巴要口吞自己,雷赤大惊失色,双脚一软又跌倒在地。

    “咕……咕……咕……”前面突然传来猫头鹰的怪叫声,那只大仓鼠瞬间变回了原形,所有仓鼠全部钻进了洞里,雷赤再抬头一看,好象离篝火又近了一点,烤羊腿的香味越来越强烈。但篝火后面隐隐约约有一座圆形的山,雷赤继续向前靠近,发现,发现山上长着很多奇形怪状的树,没有一片树叶,如同刀、钩、剑、戟,寒气逼人,又象大火之后的森林,凌乱凄惨,山腰处还有2个并列着的大凹陷,山的下面有一个大大的山洞,那堆篝火实际是在山洞里面,雷赤走到洞口前发现此山洞口的入口处有一排尖尖的石头,象匕首一样并排而立,洞口上面同样有排尖锋朝下的石头,洞口旁边有2个灯泡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又迅速拍翅起飞,原来是一只猫头鹰。雷赤虚惊一场,再又看看这个山洞,阴森诡异,但羊腿近在咫尺,还有那杯热腾腾的牛奶,篝火也烧得正旺,火星四溅,羊腿已经烧成了最诱人的焦黄色,上面还冒着油泡,雷赤口水直流,但只要跨进这个山洞,马上就能烤火、吃肉、喝牛奶,才能驱走饥饿与寒冷,才不会被冻死。最终求生的欲望战胜了恐惧,雷赤拖着奄奄一息的身躯,鬼使神差的跨过山洞口的一排尖石头,里面潮湿阴暗,地面也软绵绵,黏糊糊,且有一定的弹性,雷赤心惊胆颤的来到篝火前,火光照在冰冷的身体上是如此的温暖,急不迫待的拿起旁边的热牛奶一口喝下,那热烘烘、美滋滋的牛奶涌入那干渴的喉咙,滋润着那气若游丝的五脏六腑,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杯救命牛奶更好喝的饮料了,一口气将牛奶喝完,牛奶由内向外驱走身体的寒气,雷赤喝完牛奶便伸手想抓羊腿,手刚碰到羊腿,羊腿突然震动起来,“欢迎来到地狱之门”。

    雷赤大吃一惊,怎么会有人说话,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人,但发现洞口上下的两排石头呈半弧形伸到山洞的深处,与人牙齿的形状一样,雷赤恍然大悟,这两排石头就是牙齿,在火光的照射下,洞口是门齿,后面是尖牙,尖牙后面便是石墩一样的臼牙,臼牙旁边还散落着一些人头骷髅,牙齿缝隙里布满了蠕动的蛆虫,而自己正是站在一块满是黏液的巨大舌头上,篝火上面的羊腿并不是真正的羊腿而是一个巨大的嗓子,篝火后面有个黑洞正是可怕的食道,原来这个球形的山是一个巨型人头,山腰的两个凹陷正是两只眼睛,山洞就是嘴巴,而自己是站在嘴巴里,刚才说话的就是自己垂涎三尺想吃的羊腿?不是羊腿,而是嗓子,发出的。雷赤惊恐万状向外跑,那个巨大的舌头向后一卷,将雷赤和那堆篝火一起卷进后面的食道里。雷赤一声惨叫,落入一个无底的黑洞,双手乱抓,可什么也没有抓到,身体成了自由落体往下坠,黑洞里充满凄惨的叫声,到处都飘荡着冤魂野鬼的黑影,黑洞的四壁都是由蠕动的人骨干尸,残缺的遗骸堆砌而成,在同样成为了自由落体的篝火的照射下,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它们有的正在绝望的呐喊,有的在痛苦的呻吟,有的发出阴森的狞笑,有的在悲哀的哭泣,有的在疯癫的咆哮,有的凶神恶煞,有的牛头马面,有的露出恐怖的獠牙要吃自己,有的伸长手拼命要抓自己,雷赤已被这让人室息的恐怖吓得魂不附体,口里发出阵阵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