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二十二章:九死一生

第二十二章:九死一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人能顺利的跳上大树已实属不易,且在大树最顶端,风一吹便摇摇晃晃,往树下一看更是摇摇欲坠,头昏目眩,只能以树枝为支撑小心翼翼的慢慢往下挪,但到达地面还有10米高处时,发现下端只有树干没有树枝了,光秃秃的树干又粗又滑,没有任何可支撑的地方,10米高处跌到地面非死即伤,二人感叹自己的不幸,刚从狼口逃生,又被围在大树上。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天色已开始越来越暗,二人在树上冷得瑟瑟发抖,心急如焚。冯智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连在一起,绕大树一周,双手握住衣服的两端抱着大树往下滑,树干太粗,周长在3米以上,将身上的毛衣、保暖衣通通脱下结起来扭成一根绳,方才将大树抱住。树干上有一层薄冰,又冷不滑,而且衣服在拉力和摩擦力的作用下被绷得“咯咯”作响,随时都有绷断的可能性,二人心惊胆颤,险象环生,终于安全的下到了地面,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抚了抚狂跳的心脏,长舒一口气。又饥又冷,快速捡些枯草落叶,掏出打火机,猛打几下,钢轮与火石之间磨擦产生的火星四溅,就是打不出火花,雷赤忐忑不安,将打火机用力猛摇几下,终于打出了一个微弱的火苗,冯智赶快将撕成碎条的人民币将在火苗上点燃,打火机便熄灭了,看来打火机里面的液化气已彻底用完,幸好引火的人民币已点燃,二人小心的呵护着这珍贵的火苗,将较干燥的杂草放在上面,杂草中冒出一股浓烟,用嘴一吹浓烟里飘出红色的火苗,终于生成了一堆珍贵的篝火。

    什么花是最美的花,有人认为是娇艳的玫瑰,有人认为是富贵的牡丹,有人则认为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但对于流落于冰天雪地的人来说,火焰才是最美的花,跳动的火苗如翩翩起舞的精灵,红彤彤的火焰赛过盛开的玫瑰,神奇的火苗不但美不胜收,且散发出光和热,给寒冷的人带来温暖与安慰,给无助的心灵带来生机与希望,给黑暗的大地带来光亮与热能。

    篝火驱走身体的寒气之后,二人便怀着感激的心情打量了一下这棵救命之树,这是一棵云杉,抬头昂望,它是如此高大,遮天蔽日,直冲云霄。它屹立在悬崖之边,顾影自怜,茕茕孑立,又显得如此雄伟,顶天立地,与悬崖争锋。云杉是一种高大的针叶长青树,能高达70米,可活500年,在西藏被称为雪域神木,幻苗就被藏民们称为“苍穹”,它们一年生长一组枝叶,也就是说,它有多少组树枝就活了多少年。看下这棵云杉应该有200多年,但在云杉家族只能算小字辈。2015年有位瑞典科学家在一座山脉中发现了一株9500岁的云杉,堪称世界之最,准确的说,在它4800岁时,埃及的金字塔才刚刚开建。这棵小字辈云杉在四周矮小松树的衬托下,更显鹤立鸡群。

    2.9阴有零星小雪

    天空阴沉沉,灰蒙蒙,象一个锅盖压在头顶,仿佛是压在心上,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偶尔有几朵特别亮的云朵,似乎是躲在背后的太阳很想出来露个脸,但柔弱的阳光始终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

    二人已有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了,已饿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身上的羽绒服都破了好几个洞,保暖的羽绒不断地从破损处漏出,毛衣和保暖衣经过大树上的一番磨擦,已千疮百孔,内衣一再被汗水汗湿,再被体温慢慢熨干,上面已结了一层硬邦邦的盐晶,保暖性可想而知,加上没有洗澡,身上已布了一层污垢,热量散发得特别快。人在不进食的情况下也许能挺过一星期,但不喝水,两、三天便可能一命呜呼,现在连融化积雪的矿泉水瓶都没有一个,口渴时只能将积雪直接吃掉,积雪在口腔融化时会吸收大量的热量,进一步降低身体的体温,饥饿寒冷带来的无助与绝望也在不断的加重,打火机已经不能打火了,无法生火就不能停下来休息,只要一停下脚步,体温就会快速下降,在冰天雪地里饿几天还能尚延残喘的活着,一旦体温过低,死亡便会随时降临。

    山势越来越平缓,山丘都不是特别高,依然连绵不绝,一座挨着一座,二人好不容易翻过一座山丘,迎接他们的却是下一座山丘,没完没了,看不到一点走出荒原的迹象。

    午后,二人已疲惫到了极点,当费尽全力爬上一座相对较高的山丘时,在群山之中,一条白色的带子展现在眼前,蜿蜒细长,弯弯曲曲,静静的躲在群山的怀抱中,既象一条长龙,前不见龙头后不见龙尾,但随时都会冲入云霄,又象一条巨蟒,以流动的姿态匍匐在山洼里,仿佛进入了冬眠状态,正耐心的等待春天的到来。很明显这是一条小河,准确的说是一条冰封的小河,与我们平时所见到的那种平平展展躺在地面上的河道不同,好象是山脉中长年岁月渗出的雪水层层浇筑而成的冰带,奇异而壮美,给四周戚静沉睡的山脉以画龙点睛之笔,绘出了富有动感的美景。贝尔.格里尔斯一再强调,顺着河流走,就一定能找到人烟。二人怀着期望的心情来到小河边。这条河非常小,但在缺水的蒙古高原,它却集聚了延绵山脉的精华与灵气,集聚了干涸大地的生命之源——最珍贵的水资源,将它称为生命之河应该更准确。

    河面已被冰封得严严实实,冰面上还有一层积雪。雷赤拔开积雪,用耳朵贴着冰面仔细聆听,并没有听到水流的声音,可能是河水太浅,完全被冻住了,也有可能是冰层下面的河水没有流动处于静止状态,于是找了两个大石头砸破冰层,下面果然有水溅出,有水就可能有鱼,问题是能不能抓到鱼,下水摸鱼,在水中的身体热量流失速度是空气中的25倍,且现在的温度极低,一口痰从口里吐出刚落到地面的那一瞬间便结成了一个冰块,温度有可能为零下40度。如没有篝火取暖,手、脚会被很快冻坏,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必须要有篝火才能下水试一下能否抓到鱼。同时石头击坡冰层的撞击声,也给二人撞出了灵感,只要将石头与石头撞出就能撞出火星,中国古代有一个神话传说:在一万多年前生活在燧明国(今河南商丘一带)的一个族群,族中有一位智者,有一天偶尔看到有鸟啄燧木时产生了火星,受此启发,发明了钻木取火,开启了华夏文明的源头,这位智者也因此被称为燧人氏。

    钻木取火简单的方法就是找一个木板,上面用力钻一个孔洞(一般为拇指大小),将一根略大于孔洞的木棍的一端削尖,再找一些干燥的易燃物,如芯绒、木棉絮、芭蕉根纤维、枯叶、干草等作为引火材料,将木板放在引火材料上(最易点燃的引火材料应放在最上面),再将木棍的尖端放在木板的孔洞上,用双手搓动木棒使之来回旋转,用木棍尖端钻木板孔洞,因摩擦生热产生火星,火星落在下面的引火物上将用火物点燃,这就是经典钻木取火法,也是最被人们广泛的一种方法。

    火石取火法:即用石头相互撞击产生火星将引火物点燃,效果最好的是用碳钢碰击石英石非常容易产生火星,二人以前腰间的匕首就是碳钢材质的,可惜都丢失了,石英石或花岗岩相互碰击也能产生火花,实际上所有的石头碰击都能产生火星,只是效果不好,周边的石头是可以找到的,但还是没有发现石英石或花岗岩,火石取火法也是钻木取火的常用方法之一。

    简易刨子取火法:即将一块材质较软的木板上挖一个长槽,槽的前端放置引火物,再用一根材质较硬的木棒的一端压在木板长槽上向前推,反复推擦,直到推出的火星将引火物点燃为止。

    两合作最容易实施经典取火法,一个人用手压住木棍,另一人用一根绳子绕木棒2圈,双方拿住绳子两端快速来回推拉动,就可很快生出火来,但问题是二人没有绳子还可以用鞋带代替一下。但没有木板,也没有刀钻孔,看来经典取火法难以实现。便开始尝试简易刨子取火法:木棒好找,手中的树枝都能代替,虽没有木板,但找一根粗壮的树枝在上面刻一个长槽即可代替,一般的树枝都是活的,里面含有大量的水分,难以摩擦生火所以用枯树最好。二人顺着小河边边走边找枯树,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便找到了一根枯树,先折下一根与手指一般大小的树枝作木棒,再折一根手臂大小的树枝,捡块尖利的石片在大树枝上刻一条半米左右的长槽,捡一些枯草作引火物,只可惜,冰天雪地中的枯草都有些潮湿,需要干燥的引火物否则功亏一篑,冯智拿出最后三张钞票揉搓一下作为第一引火物,二人便开始了传说中的古老的但从来没有在实践生活中学习过也没见到过的钻木取火。

    冯智将开了长槽的树枝放在地上,用脚踩住,将搓成一个团的钞票放在槽前端,并将收集的杂草用手搓软,围住人民币形成一个鸟窝形状,雷赤在另一头将木棒的一端压在凹槽内,用力快速向前推,几个回合下来,在摩擦生热的作用下,长槽的变化悄悄开始了,枯还色的长槽慢慢变成了焦黄色,随着温度的继续上升,槽内开始碳化变成黑色,摩擦产生的黑色碎屑慢慢增加堆积在人民币的旁边并冒出一缕白烟,这说明碎屑已经开始燃烧了,形成燃屑,雷赤小心翼翼的将燃屑弄在钞票上,再用嘴对着燃屑吹气,燃屑里的烟越冒越大,说明进一步在燃烧,将钞票与燃屑接触点烤成黑色,雷亦仿佛看到了火的希望,继续吹着这珍贵的火源,钞票上也出现了红亮的火星,且越变越亮,象一条条红色的闪电在游动,但很快长条火星便断裂成几段,越烧越短,就熄灭了,只留下一股遗憾的火焦味。

    经过多次努力,但始终是只见冒烟不见火,天空飘起了小雪引火的钞票也只剩下最后一张了,成败就此一举,二人加大钻木的力度,推摩出大量的燃烧木屑,更小心的吹着冒烟的燃屑,最后一张钞票居然奇迹般的点燃了,二人就象呵护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呵护着这微弱的火苗,用颤抖的手将火苗上面与迎风面都遮挡起来,既防风吹又防雪花飘落在火苗上,用杂草将火苗包裹起来,小心的吹着,杂草中冒出了烟,但就是没有化成火焰,稻快钞票便烧完了,杂草依旧没点着,最后还是熄灭了,一切烟消火散。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二人钻木取火,手忙脚乱的忙了一下午,已冻得瑟瑟发抖,也很清楚取火失败的关键因素就是没有易燃的引火物,钻木取火摩擦出的火源都是没有火苗的燃屑,钞票很难将其转化成火苗,偶尔成功,不太干燥的杂草也没有及时将火苗扩大成篝火,目前最好的引火物——钞票已经没有了,再想取火难度更大。看来钻木取火是一项技术活,只凭一点感觉和模糊的道听途说是难以钻出火来的。实际上钻木取火最理想的引火物应是碳布——经过碳化的棉布或棉毛巾块,遇到火星即可燃烧,碳布的碳化方法之一:将棉布放在小铁盒里盖上盖子再放在火里,使棉布在缺氧的状态下不完全燃烧即可碳化成炭布。陈腐、松软干燥的杨木,茎秆中髓质核部分毛蕊花茎秆中的髓质核,接骨木的茎秆中大而坚硬的髓质物质,向日葵松软的髓质物,干燥的小鸟窝、树皮纤维、荨麻纤维、萝摩纤维、干燥的苔藓都是不错的引火物,可惜二人对钻木取火了解得并不多,以至取火失败。

    黑沉沉的松树稀稀拉拉,阴郁的耸立在冰冻的小河两岸,树与树在渐渐浓重的暮色中,仿佛互相依偎着,在越来越暗的光线下显得惆怅而模糊,如一个个无声无息的黑影,象一个个一声不响的巨人,既显阴暗又笼罩着一种不可捉摸的诡秘气氛。除了雪花在悄无声息的飘落,四周是如此寂静,寒冷荒凉,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任何生命,弯弯的小河象一个带着笑意的嘴型,冷若冰霜,毫无乐趣,带着几分残酷的狞笑,仿佛代表着大自然强大的力量正在讥笑两个不知天高地厚胆敢擅自闯入的脆弱生命。

    二人饥寒交迫,心力憔悴,迷茫,无助,焦躁,恐慌,各种感觉交织在一起,欲哭无泪,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手撑树枝咬紧牙关顺着小河行进。

    夜间雪花好象也要休息,便不再飘了,柔弱的光线在积雪的反射下使林子变得忽明忽暗,周围没有一丝声响,让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显得更加突出,还能听到冯智手表发出的“嘀哒”声,雷赤已疲惫到了极点,但依然强迫自己的双腿不能停下来,必须前行,双腿都已麻木了,就象依靠惯性在作一种单调的机械运动,时间也过得特别慢,手表无休无止的“嘀哒”声,象一种有魔力的曲调,让雷赤进入了神智不清的迷糊状态,眼睛不知不觉的闭上了,但双脚依然在机械的走着,大脑思绪飞腾,掠现出各种不同的画面:温暖的阳光,春节的美食,走亲访友,同学聚会,K歌喝酒,高谈阔论,牛逼轰天,逢场作戏,天上人间,高官百姓,土豪**丝,手机豪车,别墅高楼……各种情景在脑海中交汇,原子、离子、中子、光子在脑海中飞驰碰撞,火星四溅,火光四射,核裂变,核聚变,火山爆发,地球爆炸,世界末日,所有脑细胞好象进入了一种无法控制的亢奋状态……突然身体失去平衡,头脑一沉,狠狠摔在雪地,猛然惊醒,原来自己走路时居然睡着了,爬起来继续前行,但奇怪自己走路怎么会睡着呢,睡着的时间显然很短,而且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感觉又不是梦,更象一种幻觉。这便是身体在极端疲惫状态中产生的反常亢奋现象。

    2月10日小雪转晴

    二人不论白天黑夜都在前行,太累时不由自主的想停下脚步休息一下,但只要脚步一停,体温便会快速下降,在这种极寒天气下,体温过降随时会一命呜呼,只有咬紧牙关强忍着疲劳努力前行。

    在苍茫天地间,面对着辽阔且可怕的荒野,才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如此渺小,小得象一片落叶,一颗冰晶,一粒沙子,一个尘埃,风一吹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一种要被大地吞噬的感觉。

    中午太阳出来了,二人走着走着,迷迷糊糊感觉到前面草丛中有些异动,好象有一只犬科动物藏在草丛后面,难道有“狼”,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但这只动物体形娇小,原来是一只棕灰色的沙狐,突然沙狐猛地蹿出,追击一只飞奔的兔子。

    兔子奔跑出汹涌激流中的一叶扁舟,迎风破浪,灵活轻盈,拐弯调头,随机应变,如同在雪地上掠地飞行,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沙狐的突然出击成功的缩短了与兔子的距离,加上耐力更强,越跑越快,还是轻而易举的在二人的跟前将兔子逮住,叼在口里并朝二人望望,冯智使出浑身的力气大喝一声,希望吓倒沙狐丢掉口中的兔子逃跑,沙狐果然逃跑,可惜没有丢下口里的兔子。

    天空突然出现一个盘旋的黑影——一只金雕伺机而动,脖子上那标志性的金色羽毛在阳光下金光闪闪,沙狐赶快丢下嘴里的野兔惊慌狂奔,金雕夹紧双翅,头朝下尾朝上,以240公里的时速俯冲,象流星,象闪电,象热程跟踪导弹直扑沙狐,可怜沙狐奔跑如飞,左拐右躲,依然难逃猛禽之王那可怕利爪的空袭,沙狐被逼入绝境,狗急跳墙在金雕伸出爪子的瞬间张开嘴巴扭头乱咬,金雕居高临下,巨大的爪子避开沙狐的牙齿,一爪抓住沙狐的后脑,另一爪抓住沙狐的背脊,将其抓上天空,沙狐束手就擒,那条蓬松而美丽的尾巴无奈的垂在金雕的爪下。金雕捕猎的主要武器就是一双利爪,三趾向前,一趾向后,后爪长达6厘米,能象利刃一样刺入猎物的要害部位,哈萨克人训练出来的金雕能够捕杀野狼,小巧沙狐自然不是对手。

    二人喜出望外,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沙狐猎兔子,金雕抓沙狐,却让二个饿得半死的人白白捡了一只兔子,比守财奴捡到金条还要高兴,久违的笑肌情不自禁的舒展开来,嘴唇的裂口流下一道喜悦的血丝。没有刀,没有火,只能用牙齿将兔肉一块块的撕扯下来,这才是真正的茹毛饮血。冯智吞下一块兔肉,感觉还不错,因经常吃三分熟,一分熟的牛排,对生肉有一定的适应性。雷赤从来没有吃过任何意义的生肉,生吞兔肉时感到一股血腥味直冲鼻孔,黏糊糊的兔肉粘在喉咙里难以下咽,在饥饿的驱使还是将兔肉强行咽进肚里,但过了一会儿就感到非常不适,脸色苍白,一阵干咳,肚子里翻江倒海,将好不容易吞下的兔肉全都吐了出来,之后又是一阵痉挛把将肚子里的胃酸、黄水、胆汁全都呕了出来,仿佛五脏六肺都要吐出来,身体变得更加虚弱,在无人荒野一旦生病就意味着死亡。

    2月12日晴

    二天来,冯智、雷赤一前一后跌跌撞撞的走着,冯智吃了一些兔肉,勉强还能行走,雷赤的胃却在关键时刻罢了工,以前不进食就会产生强烈的饥饿感,但后来胃里只有隐隐作痛的感觉,且这种隐痛感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弱,几乎感觉不到了。胃似乎麻木了,但他知道自己已虚弱到极点了,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强迫自己吞食一点树皮,不是因为饥饿,胃已经没有饥饿感了,而是出于理智,要想活着就必须吃,先用石块敲破树皮,树皮与里面木质部之间夹着一层薄薄的形成层,削下形成层便可吃,松树的皮松油含量大,所以要选择落叶树的树皮。雷赤进食了少量树歧,幸好并没有发生呕吐现象,但每走一步都感觉心怦怦猛跳、呼吸急促,双脚沉重得难以从雪地里扒出来,关节好象生了锈一样,对大脑发出的行走指令不理不睬,已经很难跟上冯智的步伐了。脑袋昏昏沌沌,对时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了,只知道早上太阳升起,自己的影子会很长,再慢慢变短,下午又被逐渐拉长,太阳落山,白天过去了,夜间顺着小河前行,比白天更困难也更加神志不清。

    漫长的黑夜终于褪去,东方又泛起了鱼肚白,雷赤那双不听指挥的脚一不留神碰到一块石头,一个趔趄跌在雪地,费了很大劲都没有爬起来,疲劳与虚弱已经超过了身体所能承受的临界点,大脑恍惚想了一下,好象有四天四夜没有合眼睡觉,是该合上眼小憩一下了,但在这样的冰天雪地,只要一睡着可能永远也醒不来了。

    冯智虽然还能行走,但身体同样虚弱,眼看着雷赤坐在雪地里不能起来却一筹莫展,很快雷赤便进入了昏迷状态。

    冯智心里一阵慌乱,懊悔当初为什么执意要选择冬天进入蒙古高原最偏远的无人荒野,难道真的是要寻找生活在荒野的蒙古草原狼,实际上找狼只是一个幌子,近两年来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大,竞争非常激烈,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虽然想尽了各种办法,见佛作揖,见庙烧香,但都没有任何效果,下血本买陆虎汽车主要是为充面子,正所谓打肿脸充胖子,突然间看到一篇文章介绍印第安部落首长若遇到重大问题无法解决时,就会一个人进入无人的荒野静下心来感悟自然的力量,感悟神灵的存在,并会受到神灵的指点,帮助作出正确的决择。自己虽不是印第安人,但却非常好奇,迫不及待的想尝试一个印第安人的神秘传统。中国商人绝大多数都是很迷信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冯智还没有独自一人进入荒野的胆量,于是就拖着雷赤一起进入了无人荒野,就这样在一个错误的时间来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又犯了一些错误,以至现在小命都难以保住。

    冯智虽知识面广阔,但在实际的求生过程中,雷赤却更胜一筹,为什么先倒下的会是雷赤,这是自然界的另一条法则在他二人之间产生了作用,那就是在极端环境下,物竞天择,胖者生存,食草动物一到秋天就拼命增加体重才能熬过漫长的冬天,北极熊越胖就说明生存能力越强。雷赤体形匀称,身上并没有多余的脂肪,而冯智则体形略胖,小肚腩微微向外凸起,皮下脂肪层在饥饿时会将储存的能量释放出来,且更能保住体温,所以在荒原上冯智能挺住更长时间。

    冯智不知所措,也很担心此时如有狼出现,那么自己和雷赤将成待宰的羔羊,虽雷赤将肩上的狼皮丢掉之后,狼群便再也没有现身了,但狼毕竟有着猎杀体弱动物的本能,便心神不定的朝四周打探一番,林子里不远处果然有两双冰冷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二人——狼,雷赤大惊失色,狼此时趁火打劫,自己将无还手之力,看来真的要葬身狼腹了。但这两匹狼缩着脖子,眼睛半眯,目光柔和,双耳后贴,并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低哼声,这是狼典型的示好动作,有点象狗看到主人的肢体语言。冯智认出来这正是“独行者”和“雪白公主”。狼天性贪婪残忍,为什么要对自己示好。冯智正迷惑之时,“独行者”弓着后腿慢慢的靠近,喉咙里发出更急促的“呜……呜……”声,并不时的抬起一条前支,仿佛想“握手”,冯智依然很紧张,狼的狡猾是出了名的,难道“独行者”想迷惑自己放松警惕,再突然发起进攻。要想掩盖内心的真实意图需特殊的心理素质,人都很难做到,勇士夏扶怒而面赤,被称为血勇之士,宋意怒而面青,被称为脉勇之士,秦舞阳怒而面白,被称为骨勇之士,光所之荆轲,怒而色不变,被称为神勇之人,刘备则境界更高,喜怒不行于色,一般人是难以达到荆轲、刘备的境界。狼估计也难,尚且相信它们一会,冯智也紧张的向狼慢慢靠近,以试探狼的真实意图。这时“独行者”却调头后退,并不停的扭转着灵活的脖子回头望着冯智并发出““呜……呜……”的哼声,难道“独行者”是要自己跟着它走。冯智犹豫了一下,雷赤已经昏迷不醒,自己也太虚弱,一个人估计也走不了多远,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跟着狼走一遭,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便迈开沉重的双脚慢慢的跟在两匹狼的后面。

    雷赤昏迷了一会儿,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又慢慢睁开了眼睛,此时冯智跟着狼已经进入了森林,雷赤发现自己独自一人坐在雪地里,手和脚都冻麻木了,脑海中又浮现一双可爱的儿女呼唤自己回家的声音,于是使出最后一点力气艰难站起来,咬着牙关向前走,但发现双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行走时感觉身体悬在空中,如同传说中的鬼魂一样在飘移,走几步便又摔在地上,难道自己真的没有脚了,用眼睛一看,双脚还要,只不过已完全不听大脑指挥了,好象这双腿已经不是自己了的,再也无法爬起来,使靠在旁边的一颗小树上,无奈地向四周看了看:山岚起伏,没完没了,茫茫荒野,无尽无休,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辽阔而冰冷的雪原仿佛就是一座天然的坟墓。雷赤坐在雪地上,看来自己无法走出这片无人区,脑海中不停的掠现出家人的身影,儿女天真的笑容,妻子美丽的脸庞,父母慈祥的皱纹……当初怎么不买一份非常意外保险呢,这样自己在遭遇不测之后也会安心的离去。雷赤嘲笑了一下自己,虽没买保险,但应该给家人留下一言半语吧,一份遗书马上出现在脑海中:

    敬爱的父母,亲爱的老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个荒原,是想感受一下草原的壮丽景色还是好奇心的驱使,莫名其妙的便来到了这里。没有向导,也没有荒野探险经验,更可悲的是汽车也陷进了水泡里,手机进水了,与外界失去了一切联系,在徒步往回走的过程中又迷失了方向,在茫茫的荒野中象没有头的苍蝇四处乱蹿,随身带的食物很快便吃完了,只有捡食一些狼吃剩的残羹冷炙,以求生存,也遭到了狼群的攻击,虽在狼群的包围中捡了一条命但也丢掉了所有的食物和物资。现在饥寒交迫,浑身冰冷,死神正在一步步逼近,看来已经不能回家过年了,只要坦然面对,死亡并不会感觉特别害怕,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一双儿女还小。亲爱的老婆,在我走了之后请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哭泣,要重拾信心展开新的生活,感谢你在众多追求者之中选择我这么一个平淡朴实,没有任何闪光点的男人,感谢你陪伴我度过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感谢你为我带来了一双儿女,只可惜我不能看着他们长大成人。儿女是我生活的动力,是我精神的寄托,也是我最大的牵挂,我走之后将孩子抚养成人的重担就落在你一个人的肩上,我感到万分对不起,却无可奈何。敬爱的父母,不孝子还没来得及给您二老尽孝便撒手人寰,还望二老见谅,要好好保证身体,不要太悲伤,明天太阳还会再升起。

    2015年2月12日雷赤于乃蛮古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