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十八章:擒贼先擒王

第十八章:擒贼先擒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2.1阴转小雪

    来到山谷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太阳始终没有露过面,天总是阴沉沉的,时而飘些小雪,所以雷赤、冯智一直留在山谷里,少了以前的艰难跋涉,暂时过了几天相对稳定的日子,每天都起得非常早,天蒙蒙亮便出发狩猎,早上狩猎一般是2个小时,上午再花2个小时捡柴火,午后主要做一些日常的杂事,比如将打来的新鲜小动物用树枝架在篝火上2米高处,进行烟熏使肉脱水更容易保存,且味道更好,或用小得可怜的野餐锅烧一点热水将毛巾浸湿擦擦身体以代替洗澡,换上干净内衣,再将脏内衣拿到小湖泊里清洗后,再用树枝支在篝火边烤干……下午4点不到便开始傍晚前的狩猎。狼群战胜黑贝狼群后就一直在对面山谷里游荡,早晨和傍晚都要嚎叫,肚子饿了就啃马鹿尸体,一个星期下来,将马鹿啃得干干净净,使二人想捡一点马鹿肉的希望彻底泡汤。

    因狼群一直都没有离开山谷,使两人不论是狩猎还是捡柴始终一起行动,最担心的事件就是人离开帐篷后,放在背包里的肉万一被狼或狐狸偷吃,将会引起灾难性的后果,所以对背包里的肉采取了三层保险,第一重保险,肉放在背包里将背包的拉链拉好,背包放在帐篷里并将帐篷门窗的拉链拉好;第二重保险也是最重要的保险,篝火绝不能熄灭,用火来防狼群靠近是最有效的;狼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但却怕光,怕烟,怕火,出发之前先将篝火上的柴加足,最少要燃烧三个小时以上,而且外出一定要在篝火熄灭之前回来,所以一般外出都在2个多小时左右,夜间睡觉也轮流起来察看篝火,添加木柴;第三重保险就是用尿液划一片自己的领地,各种野生动物都用排泄物标明领地,食肉动物都爱用尿液做标记,但河马使用的是粪便,雷赤、冯智每天都将尿液洒在以帐篷为圆心、20米为半径的一个圆圈上形成自己的领地。

    下午4点时,如盐签一样的小雪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二人一如既往的开始了午后的狩猎。冯智一手拿着铁锹和电线套子,一手拿着流星锤,腰里插着匕首,雷赤一手拿着弓和箭,一手拿着树枝长矛,腰间同样插着匕首(万一与狼群突然遭遇,匕首太短对狼的恐吓作用不大,长武器更有威慑力和防卫效果,于是就将一根树枝切成约1.8米的长度将一端用匕首削尖,并将尖端压在一棵倒在地上的树干上猛烈摩擦并慢慢转动,磨擦发热使树枝尖端冒烟,挤压出尖端处的水份和糖分,尖端就会变成黑色,又尖又硬,此法虽简单突破常规但很却实,磨出来的树枝长矛如火犁一样锋利)。

    二人保持大约百来米的距离平行向森林出发,冯智先下电线套子,然后继续搜寻小动物,雷赤的弓箭虽能射小兽也能射鸟类,如果能靠近小瞪羚、麝等小形有蹄动物,也能对其射猎。二人进入山谷左边的森林,四周一片寂静,在极端安静的环境下,只要静下心与森林融为一体,就能感知森林的一切痕迹、声响和风吹草动,就能在这样静谧之地发现小动物活动的蛛丝马迹。

    雷赤睁大眼睛,立起耳朵在森林里仔细搜寻,突然感到有少量雪粒从树顶上飘飘下来,这可不是天空下下来的小雪,而是有动物在活动弄下来的积雪,于是抬头一看,却发现一只纤细的山雀正在树梢头蹦蹦跳跳,一会儿又发现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高而尖的鸟叫,雷赤赶快提弓搭箭,向前面悄悄靠过去,冯智则与雷赤拉开了较大的距离,但以双人能相互看见为准,以免将潜在的猎物吓跑。

    雷赤前行了一段距离,鸟儿“唧……唧……”的叫声也越来越清晰,传出的地点也越来越明确,雷赤张着耳朵集中精力经过一番仔细的判断,确定鸟叫声就是从前面50米处的一个灌木丛传出的,便进一步向灌木丛靠近,30米……20米……15米……距离一点一点的缩小,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终于看到灌木丛中一只鸽子大小的棕黄色的鸟,身上还点缀着栗褐色的细横斑,两肋长着红棕色的羽毛,鲜艳而显眼,这应该是一只雄性松鸡科鸟类。在鸟类世界有一条规律就是雄雌两态的鸟一般雄性鸟羽毛艳丽,而雌性鸟的羽毛暗淡,主要是因为求偶时雄性要用美丽的羽毛打动雌性的芳心,最典型的就是雄孔雀的美丽尾屏色泽艳丽,五彩缤纷,而雌孔雀则朴实无华,最常见的公鸡羽毛永远都比母鸡的漂亮,人类社会是女性更爱美,但在鸟类世界这一现象恰好颠倒,永远都是公鸟更加妖娆。

    雷赤进一步靠近,大概只有十一、二米了,看得更清晰,确定这是一只雄性花尾榛鸡。突然花尾榛鸡停止了叫声,一动不动,雷赤意识到花尾榛鸡发现了自己,不能再前进了,果断搭箭张弓,瞄准榛鸡,猛地一箭射去,箭像闪电一样飞向灌木丛,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箭离开弓弦的一刹那,榛鸡快迅起飞,双翅扇得空气“呼呼”直响,贴地飞行,但飞速极快,在不远处又钻进了另一个灌木丛。

    雷赤满腹遗憾地走到灌木丛将射出的箭捡回,箭的制作非常辛苦,所以只做了三只箭,每次射出的箭都要捡回重复使用,灌木丛里还散落着几根榛鸡羽毛,只可惜自己动作慢半拍,没有射到榛鸡,可对其肉味鲜美早有耳闻,且还是作为贡鸟贡给皇帝的美味佳肴。

    林间又传来一阵细微的“蹭蹭……”声,雷赤仔细一看,有头孤独的梅花鹿在森林里正在啃食用蹄子刨开雪层露出的枯草,雷赤再次小心翼翼的靠近,榛鸡没射到,如果能射只梅花鹿那才是天大的惊喜,当距离慢慢近时,梅花鹿突然抬头,雷赤快速闪射到身旁一棵树的后面,机警的梅花鹿显然发现了有异动,撒腿奔逃,但没跑多远后便停了下来,再向四周看了又看,感觉没有什么危险,于是又用蹄子刨开雪层低头吃草,雷赤抓住机会再次悄悄前行,过了一会儿又接近梅花鹿已不到100米的距离,梅花鹿突然又抬头观望,雷赤思索开始躲闪反而被发现,于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梅花鹿又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于是又低头啃草,就这样在梅花鹿低头吃草时,雷赤小心靠近,在梅花鹿抬头的瞬间但保持原地不动,这方法果然有效,原来梅花鹿看移动的东西非常敏锐,而看静的物体则非常死板,雷赤站在一旁,在它眼里看来只是一根木桩而矣,唯一的疑问就是这根木桩怎么越来越近,以梅花鹿的智商当然不会深究这个问题,很快雷赤距梅花鹿只有50多米的距离了,快速搭箭拉弓,突然梅花鹿纵身一跃,便消失在森林里,难道是拉弓的动作和声音惊动了梅花鹿,哎……跑了也罢,以手中这种临时制作的弓箭的杀伤力,是不足以制服象梅花鹿这样的大体形猎物,雷赤找着理由安慰一下自己,狩猎依然继续。

    “咕咕……咕……咕……”森林里又传出斑鸠的叫声,冬天斑鸠是很少叫的,这几声鸣叫显得特别动听,好象在唱着歌:“咕噜,咕噜,我是斑鸠,无漂亮羽毛却飞行神速,无嘹亮歌喉却又分布全球,无雄鹰的锐眼,却环顾四周;无天鹅的高贵,也不会有丑小鸭的梦想,只求在田野上自由飞翔,我的表亲鸽子烙上和平的符号,成为友好使者受人喜爱,我的邻居孔雀有着艳丽的羽毛,成为美丽的化身让人羡慕,人各有志,这都不是我的向往,只希望在明媚的阳光下用低沉的声音能欢快歌唱。”

    梅花鹿没射到,榛鸡没射到,射只斑鸠也不错。雷赤身旁就有一小片松树林,天色开始变暗,斑鸠最喜欢在松树林里睡觉,干脆就采用自己小时候最熟悉的方法,躲在松树林下面守株待兔,等待斑鸠自投罗网。这是片由几十棵松树组成的小松树林,四周的常青树并不多,这片松树林将是鸟儿晚上睡觉,躲壁天敌的理想之地,雷赤便躲在松树林下面,很快一只羽毛蓬松的山雀蹦蹦跳跳“叽叽”乱叫一阵便钻进了松树林的浓密叶丛中,抢占最好的地点准备将度过舒适的一夜。雷赤期盼的仰头张望四周的树梢,希望能有斑鸠飞过来,果然旁边响起了一阵“噗嗤、噗嗤”翅膀拍击的声音,雷赤惊喜的发现两只斑鸠就落在自己头顶上的树枝上,只有4、5米的距离,如此近距离看到斑鸠显得更加肥硕、健壮,每一根羽毛都清晰可见,小小的脑袋转来转去,朝四面八方观望,就是不看下面。雷赤抓紧机会,瞄准其中一只更近的斑鸡“嗖”的一箭,正中斑鸠腹部,飞溅的羽毛在空中飘荡,斑鸠应声落地,还拼命的拍打着翅膀,在地上挣扎。雷协兴奋不已的抓住斑鸠。冯智也用流量锤打到一只兔子,天色也越来越暗了,二人兴高采烈满载而归,开始烧新鲜的斑鸠和兔子肉。在南方民间流传着“飞斑走兔”的说法,意思是说天上飞的斑鸠最好吃,地上走的兔子最好吃。二人在山谷捕获的猎物主要就是兔子和鼠兔,今天又猎取到了一只斑鸠,看来虽流落荒野,却吃的都是人间美味,二人打猎的技术虽有了很大的进步,但还是很艰难,能猎获猎物具有很大的偶然性,打到的猎物依然不够吃,还是需要用背包里储备的瞪羚肉和野马肉补充一下。

    正在二人吃烤肉、喝松针茶之时,山谷对面的狼群又开始嚎叫起来,自从上次狼群战胜黑贝,夺下山谷时乱嚎几天后,又安静了几天,现在又开始嚎叫了,此时的狼嚎与上次有些不一样,显得更加狂乱、焦躁,夜晚的森林在狼嚎的渲染下,变得特别阴森可怖,而且杂乱的狼嚎声中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犬吠声。

    “老雷,狼的嚎叫声中夹着狗叫声,看来黑贝狼群也来到了山谷。”

    “黑贝上次被狼王打得落荒而逃,它还敢来吗?”

    “这片山谷本来就属于黑贝的领地,虽现在被狼王占领,但狼的本性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领地的,黑贝可能重整旗鼓,想夺回自己的领地。狼会数数,黑贝狼群肯定能从狼王狼群的嚎叫中发现少了一匹狼,所以它们又回来了,要抓住机会夺回自己的领地。”

    2月5日阴转多云

    二人最近出猎的收获越来越少,这才意识到自从来到山谷之后,一直在山谷这一头,以帐篷为中心的周边森林狩猎,猎物自然是越打越少,加上小动物也变得越来越精明了,所以大大增加了打猎的难度。山谷对面被狼群盘踞着,特别是近几天,狼王狼群和黑贝狼群一直在相互对峙,剑拔弩张,鬼哭狼嚎,使整个山谷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

    背包里的储备食物每天都在减少,关键是不知何时才能走出这片无人区。二人计划到山谷对面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捕获一只斑鸠、野兔或松鸡之类的小动物,实际上狼群在对面一直在守着马鹿残骸,肉吃完了啃骨头,并没有发起过其它的捕猎行动,且狼群的捕猎目标也以大型猎物为主,二人分析对面山谷周边应该是有鸟类和小动物的。

    下午三点多一点,二人便向山谷对面进发,临行前向篝火加了几根很粗的木柴以便能烧更长的时间。来到对面山谷的森林里,狼群也不见了,可能是去巡视领地去了,也可能是去打猎去了,四周很安静,没有发现兔子的行踪,也没有看到松鸡的影子,连鼠兔都没有出现一只。二人苦苦寻觅,一无所获,垂头丧气,只见几只麻雀在树梢上起起落落,“叽叽喳喳”地叫声划破了宁静的森林,显得特别聒躁。

    麻雀虽小,但营养丰富,且具有滋补、壮阳、益精、温肾暖腰漆,缩小便之功效,而且所含热量极高。在没有发现其它猎物的情况下,只能拿麻雀开刀了。但麻雀体形太小,体重只有20克左右,要靠得很近才有可能射中。二人慢慢的接近麻雀,发现麻雀群里突然引起了一阵骚乱,原来是两只麻雀在树枝上打架,小小麻雀打起架来一点也不含糊,两只麻雀站在一根“丫”字形的小树枝上,快速拍打着翅膀,用嘴相互猛啄,这时其它的麻雀都凑了过来,集在“丫”字树枝的另一个枝丫上,你推我挤一字排开,都伸长脖子观看两只打架的麻雀,全神贯注,看得津津有味。两只麻雀打得性起,互不相让,越打越激烈,相互扭在一起一齐失足落下面一根树枝上,其它的麻雀争先恐后又飞来下面树枝的旁边继续观战,不要门票的好戏,错过就太可惜了。

    一只麻雀渐渐不敌,被啄得羽毛飞溅,落到了树下的一撮枯草丛旁,另一只取得优势的麻雀紧追不舍,一个大鹏展翅猛扑下来,伸出爪子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抓住那只麻雀的嘴巴,没想到小小的麻雀居然使出了鹰的招式,树上的麻雀们不知道打架的麻雀跑到哪里去了,左瞄右找,上蹿下跳,终于发现打架的麻雀在地上的枯草丛旁边继续战斗,于是一哄而下,将两只麻雀团团围住,直是看戏的不怕台高。

    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最爱看热闹,没想到麻雀也有这一喜好。但麻雀身上有一鲜明特点,是很多动物都不具备的:麻雀是人们最常见的鸟类,但细心的人都会发现,在花鸟市场有鸽子、山雀、鹦鹉、相思鸟、黄鹂、画眉、杜鹃、喜鹊、乌鸦,甚至有猫头鹰、隼、雕……以及各种珍禽异鸟,但就是没有我们最常见的麻雀,也许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养麻雀呢?实际上麻雀是一种养不活的小鸟,麻雀一旦被捉进鸟笼里,便宁死不屈,要么狂蹦乱跳,气绝身亡,要么不吃不喝郁郁而终,它们是宁死也不当笼中鸟的物种,所以麻雀虽小,却是不可驯服的少数物种之一,它们是用生命来捍卫自由与尊严,中国人虽和麻雀一样都爱看热闹,但中国人宁死不当亡国奴的人少之又少,日本军一来,伪军部队居然超过了日军的正规部队,让人感慨万千。相反,中国人可能是最容易被驯服的人种之一,13世纪被蒙古驯服,16世纪被满州驯服,20世纪差一点又被日本驯服,如果中国人能有一点小小麻雀宁死不屈的性格,以庞大的人口基数和辽阔的国土面积,哪有外族敢觊觎。

    麻雀们要么在打架,要么在聚精会神的看打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雷赤离麻雀只有3米多一点的距离一箭射去,但麻雀毕竟太小,箭射一只麻雀的尾巴后面,所有的麻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箭吓得顿时屏声迅速一起飞走,森林里又恢复了寂静。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狩猎,最后连麻雀也没有打到一只,两人垂头丧气的看了看整个山谷及周边的森林,可获取的猎物已越来越少,看来不论太阳出不出来,都到了离开山谷的时刻了。

    “嗷……呜……”一声高亢的狼嚎从左边传出,划破了森林的宁静,紧接着狼群一阵乱嚎。

    “汪……汪……”“嗷……呜……”林林右边也传出阵阵狗呔声和狼嚎声,随着两边的嚎叫声越来越近,很快狼王狼群从左边森林冲了出来,黑贝狼群从左边森林也冲了出来,两群狼正好在2人所在的山坡相遇,身处气势汹汹的两群狼中间,2人感到心砰砰直跳,寒毛倒立,紧紧背靠着大树,以乞求狼群不要注意到自己。两群狼都集中精力相互近距离对峙,鬃毛竖立,喉咙里发现恐怖的怒吼声,整个森林都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之中,大战一触即发。

    黑贝对着狼王“汪汪”狂吠,已摆出咄咄逼人的决战姿态,它的狗吠声在狼嚎声中显得与众不同,虽然只是一只狗,但很明显它已经不是一只吃狗粮的狗,也不是一只****的狗,更不是一只只会摇头摆尾的狗,它是一只生活在狼群里的狗,是只带领自己狼群征伐荒野,茹毛饮血的狗。

    人类新出生的婴儿偶尔会发现长着尾巴或浑身长毛的现象,被称为返祖现象,即返回到人类的祖先,类人猿或猩猩的形态,非洲曾出现有个小孩跑到森林里被猴子收养,行为举止变得与猴子一模一样,狗是由狼驯化而来,与狼同根同祖,如狗有机会与狼生活在一起,同样会发生返祖现象,慢慢的变成一只狼。

    黑贝昂首挺胸,霸气外霸,上次被狼王咬缺的耳朵已经痊愈,标准的“V”字型缺口,仿佛是必胜的符号。它不是一只普通的狗,而是一只长着狗外形的“狼”。

    黑贝先发至人,突然向狼王猛扑过来,它的狼群也紧随其后一起冲向狼王狼群,狼王带领自己的狼群紧紧靠在一起,一字排开,沉着应战,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狼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在战斗,它们与猎物战斗,与竞争对手(虎豹熊豺)战斗,与人类战斗,但最重要的战斗还是与敌对狼群的领地之战,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狼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

    狼王并没有应战黑贝。面对黑贝的猛扑,它只虚晃一枪,避过黑贝,再冲向黑贝狼群的其它成员,紧随着狼王身后的两匹年青公狼迎战狼王避开的黑贝,双方纠缠在一起。

    两人慢慢发现,狼群的战场虽近在咫尺,咆哮声、撕咬声、怒吼声震耳欲聋,但狼都全神贯注的投入战斗,根本就没有在意有人站在旁边,视自己为空气,所以一颗悬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老冯,狼群打起架来还真可怕。”

    “它们都已经对峙好几天了,做足了准备,都怀着必胜的信心展开决战,自然激烈。”

    “狼王上次战胜黑贝,这次怎么要避开黑贝呢?”

    “我想这是狼王的战术,狼王很明白,如果自己对战黑贝,双方狼群即会展开一对一的战斗阵势,自己狼群少一匹狼,对方多出的一匹狼一旦与黑贝一起攻击自己,将凶多吉少,自己一旦战败,自己狼群哪怕是在整体战上风的情况下也会兵败如山倒,所以它想展开阵地战,首先自己的狼群都靠在一起群攻群守,对方想打一对一的战术计划也不能得逞,只有打阵地战,对方的数量优势才得不到突显。”

    狼王狼群相互之间都贴得很近,呈“W”字型,阵式如同一个整体,向黑贝狼群冲击。狼王和狼后分别处于阵形的两端,如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模式,进攻时队长在前,指导员押后,士兵在中间,以最大可能性保证阵形的稳定,进能攻,退能守,灵活自如。而黑贝狼群摆的则是狼族古老的战斗阵型,黑贝与狼后居中间,而其它狼成员则在两侧,这是一个典型的进攻型阵式,进攻极具冲击力,但撤退时则有可能被对手一冲而散。双方狼群正面对战,犬牙交错展开厮杀,黑贝在中间对战两匹年轻公狼,虽身大力沉,作战凶猛,但它动作不如对手灵活,与两匹狼缠斗时很难咬到对方,空有一身蛮力却难以发挥出来,而狼王则在侧面同样对战黑贝狼群的两匹年轻公狼,它杀气腾腾的眼神,寒光闪烁的獠牙唬得对方心虚,加上它快如闪电的进攻和凶狠的撕咬,使得两匹涉世不深的年轻狼有些招架不住。双方狼群打得难分难解,场面处于焦灼状态。但狼王狼群越战越勇,步步紧逼,黑贝狼群无奈开始后退,阵型也有些紊乱,狼王突然一声怒吼,向两匹与自己对战的年轻公狼猛扑,两匹狼措手不及,一退再退,其中一匹狼吓得撒腿而逃,狼王狼群趁势一齐猛攻,居然将黑贝狼群冲得七零八落。

    黑贝看到自己的狼群被冲散,逃的逃,躲的躲,怒不可遏,甩开纠缠在屁股后面的两匹狼,不顾一切的直接向正在追击自己狼群的狼王冲去,它不想再玩田忌赛马的游戏,而是要与狼王再次展开巅峰对决。狼王追着黑贝狼群的年轻公狼,黑贝追着狼王,狼王的两匹年轻公狼又追着黑贝,黑贝的狼后见黑贝孤军深入想助黑贝一臂之力,便开始追逐两匹追击它的年轻公狼,而狼王的狼后则追击黑贝狼后,黑贝狼群那些开始逃跑的狼见黑贝要与狼王决一死战,纷纷回头再次加入战斗,所有的狼都在相互追击,如同一个由狂奔的狼群组成的巨大漩涡,暗流汹涌,杀机四伏,阵地战变成了追逐战,场面一片混乱。

    第一个回合旗开得胜,狼王信心满满,不再追逐落荒而逃的年轻公狼,而是回头迎战黑贝,围着山坡相互追逐了一圈,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就在雷赤、冯智的眼皮底下,狼王与黑贝展开对决,所有的狼都相互寻找着对手,开始下半场的战斗。经历一番追逐后再次形成的战场已不是阵地战,而是分布得很散乱的一对一对决。

    那只被狼王吓得最先逃跑的年轻公狼,也是跑得最远的,等它回头时,新的战场已经形成,见大家都又投入了战斗,心神不定的犹豫了下,也许它是最胆小的一只狼,在逃跑时它会跑在最前面,而进攻时它也会躲在最后面,狼王犀利的眼神让它心惊肉跳,但狼族与生俱来的团队精神召唤着它要再次回到战场,全都是一一对决,到底要帮谁呢,而且自己的一方整体都处于下风,它有些不知所措,要想取得整个战场的胜利就必须拿下狼王,也许从来没有谁教过它,在这关键的时刻,狼百万年来遗传的战斗本能告诉它:“擒贼先擒王”,它如同一阵风一样直奔狼王,与黑贝共同对狼王形成前后夹击,也许它还太年轻,也许它对狼王还心有余悸,也许它依旧不敢直视狼王犀利的眼神,但黑贝无所畏惧的战斗精神给它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年轻公狼的战斗精神被再次激发,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从后面对狼王展开猛烈攻击。狼王毫无惧意,身经百战,动作敏捷,每当遭遇前后同时进攻时,它快如闪电的向侧面退一步,以保证自己的防卫薄弱的尾部能避开对方的撕咬,然后左右开弓,用锋利的牙齿正面回击一狗一狼配合默契的猛烈进攻,战术娴熟多变,技惊四座,让黑贝的狗狼组合也很难快速取胜。

    现在的战斗形式正是黑贝所希望的取胜方案,战场分散,一片混乱,一对一的对战,多出的一匹狼协助自己决战狼王,这也是取胜的唯一机会。但几个回合下来,自己以二对一的数量优势居然没有取得战斗主动权,黑贝狂怒不已,但还是决定化强攻为智取,改变一下战斗策略,它与年轻公狼一前一后围绕着狼王转起圈子来,以寻找突破狼王防线的机会,且整个战场中自己狼群已处于下风,一旦有一匹狼败下阵来,对方的胜利者也会过来帮助狼王,自己可能永远也无法收复山谷领地了。黑贝心急如焚,它与年轻公狼围着狼王的圈子也越转越快,狼王沉着应对,始终将自己的尾部朝着两匹狼进攻威胁最小的方向,年轻公狼突然一个佯攻,从后面向狼王一扑,当狼王回头龇牙准备回击时,而年轻公狼已闪开,接着又是一个佯攻,反复逃逗着狼王,让狼王把主要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黑贝也瞄准狼王的脖子猛扑,狼王快速回头时,黑贝也闪开了,狗狼组合虚击几个回合,使狼王有些眼花缭乱,只感觉两个影子围着自己跳动,但并不敢发动真正的进攻,精神也有些恍惚,年轻公狼再次向它的屁股扑来,狼王只是一声怒吼想吓退对方,并没有及时防范,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黑贝身上,年轻公狼抓住机会一口咬住狼王的屁股,狼王迅速回头咬住年轻公狼的肩胛,黑贝抓住机会一个箭步扑在狼王身上咬住其背脊,狼王背尾同时被咬住,顿时血流如注,毕竟经验丰富,它顺着黑贝猛扑的强大冲击力,就地一滚,卧倒在地,由下向上朝黑贝的咽喉咬去,黑贝跨在狼王身上,但也只能松口,将脖子向旁一扭避其锋芒,狼王躺在地上昂着头进行全面的自卫反击,锋利的牙齿对着对手的下咽和肚子不击则已,一击致命,使黑贝和年轻公狼不敢轻易攻击,场面一再陷入僵峙状态,紧张的对峙让人血脉贲张,时间仿佛停滞了。

    “老雷,想不想当一回韩信?”

    “我服了你老冯,咱们在两群狼的战场中间,你还有雅兴开玩笑。”

    “现在楚汉相争,难分难解,韩信出马,帮楚则项羽会胜,帮汉则刘邦会赢,咱们这个时候出击,帮谁谁就会赢。”冯智指着眼前陷于僵持状态的狼王与黑贝说道。

    “原来你是想趁这个机会打死一匹狼来补充咱们的食物。”

    “知我者,老雷也。”冯智狡洁一笑。

    “铁锹在你手上,用铁锹打比较好,我在后面保护你。”

    “打狗还是你有经验。”冯智做个鬼脸把铁锹交给雷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