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十七章:孤狼的奋斗

第十七章:孤狼的奋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狐狸看着乌鸦们大快朵颐,而狼群就躺在距马鹿残骸只有200多米的山脚下,始终不敢靠近,又舍不得离开,正在一旁转来转去坐立不安之时,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危险的异动,浑身一颤,快速回头一看,一匹狼从身后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吓得魂飞魄散,撒退而逃。雷赤、冯智一眼就认出这正是孤狼“独行者”,自从上次被狼群一阵狂撵后,消失了几天,没想到又露面了。

    “独行者”并没有追捕狐狸,也没有多看一眼马鹿的残骸,而是屏气凝神的注视着狼群,“雪白公主”很快便感知到了“独行者”的到来,朦胧的双眼一下子就睁得大大的,温柔的望着“独行者”。

    “独行者”无法拒绝“雪白公主”含情脉脉的眼神,鼓起勇气向狼群走过去,狼王此时也注意到有敌情,迅速起身,怒目而视,狼群成员纷纷站立起来,盯着“独行者”,在狼群看来,“独行者”的靠近,不论是什么目的都是在侵犯领地,挑衅狼群,在狼群法则中对领地入侵者一律杀无赦。“独行者”夹着尾巴小心翼翼的向“雪白公主”靠近,狼王带领狼群里所有的公狼,向“独行者”猛扑过来,一拥而上。“独行者”一瞬间就被包围,它后腿半弓,压低身形,向狼王展现低姿态,以身体语言表示它并无冒犯之意,狼王龇牙咧齿怒吼着对“独行者”展开凶狠进攻,一个箭步直击“独行者”的颈部,“独行者”快如闪电,后退两步,顺势一个后翻,背部趟地,四肢朝上,前肢由下向上顶住狼王的喉咙,使之无法咬到自己的咽喉,脑袋昂起摆出自卫反击的姿势,后肢弓着护住腹部,对另三匹公狼从后面发起的进攻一通乱踢,如同黄飞鸿的无影腿一样,使之无法咬到自己的腹部。麻狼和另两匹公狼的进攻有些装腔作势,轻描淡写,也许它们还在怨恨刚才进食时狼王的霸道与蛮横,心里的窝囊与委屈还没有消退,所以在围攻“独行者”时出工不出力,表面张牙舞爪,实际点到即止,否则“独行者”就是真的有黄飞鸿的无影腿,也无法抵挡三匹狼从后面的进攻。所有的母狼都在一旁看热闹,除了领地之战外,狼一般遵守好男不跟女斗的精神,同样,好女也不跟男斗,这是一场公狼之间的战斗,所以母狼只是旁观者兼裁判而已。聪明的“独行者”很快就明白自己虽被包围,但重点只要挡住狼王的进攻即可。

    趁狼王分神之时,“独行者”快速向后一扭,从躺姿变成前肢站立,后肢蹬着的蹬姿,更好攻防兼备,狼王再次出击,展开第二波进攻,三只年轻公狼自然要出击以配合狼王的进攻。独行者尽最大可能弓着背弯着后腿,将后半身压低,从而减少后背受攻击的面积,高昂着头,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重点防范狼王的进攻,同时也回击另三匹狼的撕咬。在四匹狼的包围之下,它左躲右闪,自卫反击,呈“S”形边战边退,身形敏捷如行云流水,与群狼周旋,但双掌难敌四手,还是被咬了几下,但都没有伤到要害,且并无一丝惧意,斗志越发高昂。

    几个回合下来,众狼们都气喘吁吁,三匹年轻公狼本来就是摆摆样子的表面工作,现在干脆更进一步降低进攻的力度,围着“独行者”跳来跳去,完全是敷衍了事,围攻变成了狼王和“独行者”的单挑。

    狼王征战多年,经验丰富,面对一匹孤狼,自然充满必胜的信念,小憩片刻,突然又向“独行者”扑来,因另几匹狼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进攻,“独行者”可以集中精力与狼王展开对决,对面狼王的进击,它被逼入死角,无路可退,正好采取正面回击,狭路相逢勇者胜,至之死地而后生,以硬碰硬的办法,同样向狼王猛扑,两匹狼正面迎击且速度太快,产生巨大的冲击力,使两匹狼同时站立起来,仅用后腿支撑,前腿悬空相互对击,锋利的牙齿在空中展开猛烈的撕咬,双方对决达到巅峰时刻,只有攻没有守,只有进没有退,以牙还牙,以爪还爪,双方咬得狼毛横飞,口沫四溅,巨大的吼声震动着山谷。狼并不象熊那样具备站立的技巧,只有在打斗最激烈的时刻才会短时间的出现站立格斗的情况,狼站立时用前肢相互对推,狼爪的杀伤力实际上很弱,主要起防卫作用,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相互用前腿搭在对方的身体上才能使自己完成站立的动作,所以狼站立搏斗虽非常激烈,但时间都非常短暂。十几秒钟,狼王与“独行者”便喘着粗气,“独行者”脸上已经挂彩,便主动后退一步,夹着尾巴弓着背再次向狼王表示并无冒犯之意,同时又咧嘴露牙,双眼环视包围自己的狼群,表现出一种无所畏惧的姿态,好象在对狼王讲“我并不是来打架的,如果要打架,我贱命一条奉陪到底”。

    独闯狼群,对于独狼来说是用自己的生命为赌注,孤投一掷的赌博,输了将小命难保,赢了将会带走年轻母狼,远走高飞,成为新的狼王,开辟新的领地,组建新的狼群。成为狼王是每匹流浪公狼的终级目标,“独行者”同样也不例外。体内日益激增的荷尔蒙在不停的催促着它寻找合适的机会尽快完成这一实现狼族生命最高价值的光荣使命。狼王率领全体成员捕猎马鹿,激战“黑贝”狼群,在进食时发生内部骚乱和打斗,并都吃得太饱,肚子圆鼓鼓的,全部都昏昏欲睡的在消化食物,于是“独行者”果断现身,靠近狼群,开始这场冒险之旅,平常流浪的日子都是藏头缩脑,畏手畏脚的,与其它狼群玩躲猫猫游戏,但在这一刻却展现出了超常的胆识与斗志,孤身勇斗狼群,目的只有一个,带走“雪白公主”。

    狼王虽战斗经验丰富,但年龄相对“独行者”毕竟偏大了些,体力不如对手,它也很明白独行者的来意,眼前年轻的对手将极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女婿,实际上狼的思维中并没有女婿的概念,一旦“雪白公主”离开狼群远走高飞,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雪白公主”作为一匹年轻母狼,在捕猎中并不起关键作用,狼群现在兵强马壮,有狼离开实际上也能减少捕猎的压力,同时狼王也被“独行者”的勇气与无畏所感染,对它胆敢独闯狼群不怕遭遇四面围攻且临危不乱的胆略也产生一些欣赏,敬重勇者是狼的天性,于是狼王昂首挺胸,一脸威严但网开一面,并没有再为难“独行者”,展现出大度的气魄。

    独行者”向“雪白公主”凝望一眼,便抓住机会快速撤退,“雪白公主”心领神会,一声不响的紧紧跟在后面,头也不回的走了,众狼们都显得非常冷漠,面无表情,也没有多看“雪白公主”一眼,趴在地上安静下来,先把肚子里的食物好好消化一下才是正事。一切恢复平静,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也许这就是狼族中年轻母狼出嫁的真实情况。若是在人类的世界里,女儿出嫁既喜庆,但更多的是让人依依不舍,百感交集,为什么狼类社会中年轻母狼“出嫁”的这一刻会如此激烈搏斗,之后便是冰冷与平静。狼这种聪明的动物拥有动物界最为丰富的叫声和生动的肢体语言进行互相沟通,动物学家都认为狼是动物界中感情最丰富的动物之一。也许它们的感情世界没有眷恋、思念、依依难舍等成分,也许有但没有表达出来,它们的感情世界没有拖泥带水,纷扰繁杂,它们只有追捕、猎杀、生存、繁衍的概念,也许我们永远也无法了解狼的真实内心世界。

    假如有位童话作家看到这一幕,可能会引发到作家的灵感,将这个故事改成一个童话故事讲给全世界的小朋友听,故事可能是这样的:在奇妙的童话世界,有位美丽的白雪公主,不!出了一点小错误,应该是在荒芜的蒙古高原,有位漂亮的“雪白公主”,在它出生不久,她的狼妈妈就死了,于是它的狼王父亲给她找了一位后妈,嫉妒阴险的新狼后,新狼后看到“雪白公主”越来越漂亮,成为大家的掌上明珠,于是嫉恨不已,便开始虐待“雪白公主”,用爪子抓,用牙齿咬,不择手段,“雪白公主”悲痛万分,有一天,它孤零零的在雪地里对着寒冷的天空发出悲切的哭泣,哭泣声传得很远很远,被一位流浪的灰狼王子听到了,多情的灰狼王子被忧伤的哭泣声深深的吸引,决定赴汤蹈火也要营救“雪白公主”,于是它单枪匹马独闯狼堡,凭着勇气与智慧救走了“雪白公主”,从此“雪白公主”和灰狼王子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