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十五章:印第安人

第十五章:印第安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月26日小雪

    小雪淅淅沥沥的下着,如盐签、如冰晶,如石英砂随风飘撒在灰蒙蒙的天地之间,小山丘一个连着一个,延绵不绝,此起彼伏,此地称为山脉更为准确,树木也越来越稠密,落叶树和针叶树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成片成片的森林,有点像江南的丘陵地带,但与丘陵地带相比,这里的树木还是要稀疏很多,雷赤冯智在森林里穿行,视野被树木阻挡,看不远,四周死一般的寂静,让人感觉更迷茫、压抑、困惑,进入森林,宛如进入迷宫一样。

    二人艰难的翻越了一座座山峰,在午后,发现群山环抱中有一个很大的山谷,一群梅花鹿正在山谷的中央处悠闲的刨雪吃草,山谷长约3公里,宽约1.5公里,外形象个椭圆,地势平坦,上面点缀着一些灌木丛和各种杂草丛,山谷中央有一个约700平方米左右的小湖泊。二人来到山谷中只见那群梅花鹿好奇的向他们望了望,便继续吃草,看样子它们并不把流落荒野的人放在眼里。二人仔细察看了一番,发现山谷里动物和足迹明显的多了起来,鸟类、兔子和各种有蹄动物的足迹都有,一切迹象表时,这是个物种丰富生机盎然的山谷。

    现在二人纠结的是继续前行还是暂留山谷,天空正在落着小雪,没有太阳指引方向,无法确定哪是真正的南方,小时候在书本上学习到的如何在野外发现自然界的指南针,好象都难以用上,比如树木朝南的枝叶茂盛而北侧稀疏,现在正值冬天,落叶树的叶子都落光了,针叶树上顶着厚厚的积雪,根本无法判断哪边的叶子多哪边的叶子少;一般岩石布满青苔的一面为北面,干燥光秃的一面为南面,这里的岩石本来就很少且都被积雪覆盖,更不要说观察苔藓了;一般蚂蚁的洞口是朝南的,但这里冬天连蚂蚁的影子都看不到;一般南面山坡的积雪要紧密且成颗粒状,而北面山坡的积雪要松软、干燥些,对两个在南方长大很少看到雪的人来说,这是项技术活,他们根本就无法分辨积雪的这些细微差别,北极星能在夜间指明方向,但夜间无法前行,现在唯一可靠的就是借太阳辨方向,但今天太阳并没有出来。二人有三次凭感觉走错方向的经历,且现在背包里还有些瞪羚肉,肩上还扛着一条马腿,最少有10多天的食物,正所谓手中有粮,心里不慌,为了避免再次走错方向,于是决定暂留山谷,等天晴再前行。

    二人在山谷底部搭下帐篷,背靠山脉,正对着中央的那个小湖泊,正好依山傍水,向前一眼看去整个山谷尽收眼底,帐篷搭好后就到背后的森林里寻找柴火,森林主要由山杨、白桦树、蒙古栎、榆树、柏树、云杉等各种树混合而成,二人在森林里转一圈很快就捡到了一大堆柴火,并将一棵小油松树从根部用铁锹砍断,带回帐篷。

    傍晚时二人一如既往的出猎,现在虽有10多天的食物,但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片无人区,寻找食物关系到生死存亡,不能有半点疏忽,冯智还是使用电线套子捕猎,雷赤继续使用流星锤,这两种方法捕猎的效果都不理想,收效甚微,但目前也只能如此。

    冯智布好套子后回到帐篷前点起了篝火,雷赤打到了一只鼠兔带回帐篷,并割下了一些马肉,在篝火上烤了起来。以前在荒原上都是用枯草点篝火,往往烧得很快,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就熄灭了,有时候连枯草也找不到,只能拖着疲惫而冰冷的身体睡觉,但现在在森林里篝火是用木柴烧的,自然能持久,火光四射,烤肉飘香,寒冷的冬夜坐在篝火旁边,温暖惬意,会产生无限的遐想。

    中国人都爱热闹,雷赤当然也不例外,但他也非常享受安静的时刻当孤单一人时喜欢一个人行走,一个人游戏,一个人学习,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思考,一个人做白日梦,所以他并不害怕孤单,而且非常能适应寂寞的环境,现在虽然处于迷失荒野的艰难时刻,但面对眼前温暖的篝火,飘香的烧肉,遮风避雨的帐篷,软绵绵的睡袋,幽静的山谷,延绵的森林,如撇开荒野求生的艰辛和强烈想家的因素,他对山谷还是非常满意的;冯智则属于典型的活跃分子,思维敏捷,口惹悬河,争强好胜,不得安宁,无论到哪里都想成为焦点,最害怕的就是孤单和无聊,坐在飘渺的篝火边,看着广阔的黑暗天空,环顾肃杀静寂的雪原,感到阵阵心虚,总是想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流落在这样一个陌生而原始的蛮荒之地,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正在做的一场梦,又用手掐掐自己的大腿,有明显的痛感,看来不是在做梦,而且真的迷失在荒原上,幸好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伴,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有可能真的会被这死寂的荒原逼疯。

    二人手抓烤肉狼吞虎咽,天天吃肉,不肥也腻,吃得满嘴流油,每呼一口气都透着一股浓烈的腥膻味,肚子虽然填饱了,但感觉似乎还缺少一些东西,对了,盐,自从熏制牛、羊肉吃完之后,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吃盐了,人体如果长期不吃盐有可能会导致口喝、头晕、全身乏力、恶心呕吐,现在虽然还没有引起严重的不适反应,但对盐的渴望已经非常强烈了,二人翻了翻背包里还有2片熏羊肉,二两皮囊酒,和最后2根香烟,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将熏羊肉烤热一人一片消灭干净,二两酒一人一口喝干,今朝有酒今朝醉,并将最后二根烟点燃,一番吞云吐雾,饭后一支烟,快乐似神仙,忘记一切烦恼,逍遥一天是一天。二人酒足肉饱,烟雾缭绕,一种久违的惬意涌上心头,但依然感觉有些美中不足,就是吃饱了后肚子有种很难受的膨胀感,很不舒服,中国南方饮食习惯以米饭为主,当逢年过节是大肉大鱼吃多了,很多人都会引起肚子的不适应,二人在荒原上,除了啃几根草根外,几乎吃的都是肉,自然引起一些消化问题腹胀便秘,几天或一周才排便一次,且总是很难排出,在零下20多度的冰天雪地排不出大便可是活受罪,刺骨的寒风冻得屁股麻木失去知觉,并冻出一条条的血红裂口,冻出一个个红肿的冻胞,吃木炭对通肠排气有一定的帮助,木炭能预防疾病,提高消化机能,促进新陈代谢,具有清理肠道帮助排除体内废物的作用,非洲的猴子就经常偷吃村民的木炭来治疗腹涨,即然猴能吃,人也应该能吃,二人决定用木炭来治一治便密的烦恼,以前用枯草点火,是不可能烧制木炭的,现在用木柴烧篝火就有了烧制木炭的材料,二人选了几根烧得正旺且较短的木柴放在一边再用野餐锅盖在上面,这几根短木柴就被密封还一个小空间里,在缺氧的状态下木柴自然在慢慢燃烧并分解出氧化碳,木焦油、木醋液等有害气体只留下炭物质,木柴也就变成了木炭,二人烧了几根木炭等到木炭冷却后便咬着牙齿啃起木炭来,啃得嘴黑呼呼的,实在太难吃了,没办法,良药苦口利于病。

    中国人都有饮茶的习惯,饭后一怀茶,怡情雅性,心身愉悦,蒙古牧民因进食肉类过多,更需饮茶来助消化,所以有“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之说,与“丝绸之路”齐名的“茶马古道”就是江南地区的茶与北方牧区如蒙古高原、俄罗斯地区的马进行交易而形成的一条古老商道。

    木炭太难吃,如果有一杯茶那就更好了,即能助消化,又能中和一下身上因吃肉太多而散发出来的一股难闻腥膻味,自己虽闻不到,但确能感觉得到,同时相互可以闻得到。冯智看了一下四周,发现从森林里捡来的柴火堆里有一棵鲜活的小油松树,树枝上的松针青葱苍翠,根根挺拨,向四面展开,精神抖擞,如一把浑然天成的绿色鸡毛掸子,实际上松针也是可以泡茶的。

    松针虽又细又长,但确集聚了松树营养价值的精华,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葡萄糖、维生素E、维生素B、维生素C等多种维生素还有钙、铁、锌、硒等多种微量矿物元素,都是人体必需的营养物质,还有叶绿素、胡萝卜素、膳食纤维等对人体非常有好处的营养元素,并含有珍贵的各种氨基酸,水溶性黄酮类和植物甘油,不仅能助消化,补充人体所需的营养,还能活血补气,化解便秘提高精气神,强身健体,保护心脏和血管等多种功效,冯智将部分松针拔了下来,并敲碎,雷赤则拿着野餐锅找了一些干净的积雪装在锅里,放在火上加热,将积雪融化成水,积雪比小湖泊的水更干净,一锅积雪大约只能融化成五分之一的水甚至更少,需要继续向锅里加积雪。这让雷赤想起小时候一个困惑自己多年的问题。

    雪和冰都是由水冻结而成,都是水的固体状态,为什么水是无色透明的,冰也是无色透明的而需是白色的呢?雷赤小时候一到冬天看着洁白的雪花就会想到这个问题,有一次鼓起勇气问老师,老师轻描淡写的回答道:水是无色的,冰当然也是无色的,冰是水结成的嘛,雪当然是白色的,因为雪是天上落下来的嘛。雷赤一头雾水,但心里很明白老师的回答是错误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一点一点的积累,这个疑问在多年以后才慢慢得以解开,雪花形成需要三个条件:水汽、凝结核和摄氏零度以下的低温,当大气里的水气饱和时,在低温下会渐渐围绕着凝结核“结晶“水分子以它们的基本排列方式从液态结晶成固态,趁六角梭形向外伸展,形成无色透明的六角形冰晶,实际上所有的雪花都是六角形的,但结晶时的情况各有不同,所以世界上并没有二片完全相同的雪花,雪花与雪花相互连结在一起,从空中飘飘洒洒,无声无息的落下,形成积雪,将大地装饰成银装素裹的洁白世界,积雪里含有大量的空气,所以一锅积雪只能融化成一点水,单片雪花也是无色透明的,但我们看到的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呢?原来每片雪花的表面都在反射太阳光线,成百上亿的雪花将大量的太阳光反射出来,被反射的太阳七色光谱“红、橙、黄、绿、青、蓝、紫”混合在一起就形成了白色,雪花本是无色的,而我们看到的白色只是太阳光七色光谱混合而成的白色,原来奇妙的大自然如一个伟大的魔术师借助太阳光谱将寒冷的冬天变成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

    野餐锅的水烧开后,冯智将松针放在水里一泡,一股清香扑面而来,二人品了一下这香气四溢的松针茶,一种从未有个的韵香沁满嘴巴,瞬间传递至舌根,直抵喉间滋润干涸泛味,舌腥口膻的喉咙。几口茶下肚,膨胀的肚子慢慢得到缓解,醇润甘甜的茶香弥留在口腔,回味无穷。

    “没想到松针茶这么好喝,人们天天追逐什么西湖龙井、极品铁观音、特贡的普洱茶,确把随处可见的松针给遗忘了。”

    “老雷,还记得晋文公重耳在流亡期间向农夫讨烧饼吃的故事吗?”

    “当然记得,重耳流亡期间,有一次在一个非常偏避的地方,又饥又渴,便向当地一个农夫讨了一个烧饼吃,觉得非常好吃,重耳流亡十九年,历尽千辛万苦,在62岁高龄之际终于回来晋国,登基做上国君,并励精图治,称霸中原,成为与齐恒公齐名的春秋第二霸,可他在称霸之后非常想吃当年农夫给他吃的烧饼,但所有的御厨都做不出来,只有叫人把当年那个农夫请来。吃了农夫亲手做的烧饼后,还是觉得不好吃,便问农夫这个烧饼和当年的是不是一样的,农夫回答:“烧饼和当年还是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当年您饥渴难耐自然觉得好吃,但现在您已成为中原霸主,锦衣玉食,天天吃山珍海味,自然不会觉得烧饼好吃,不论什么东西,只有在最需要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晋文公恍然大悟,哈哈大笑。

    “咱们现在喝松针茶的情景和当年重耳吃烧饼的情景应该差不多。”

    “是呀,等到咱走出了这片无人区,有可能不再觉得松针茶好喝了,现在咱们成了真正的鲁宾逊,自然觉得松针茶好喝。

    “鲁滨逊的条件实际上比咱好多了,首先鲁宾逊流落在热带海岛,不用担心寒冷,而咱们处于冰天雪地之中,其次海岛上即能捕鱼,又能打猎,还能种植,而咱现在还主要靠捡食狼吃剩的残骸求生存,再次,鲁宾逊有一条搁浅的大船,船上有很多物资,关键的是他有枪和充足的弹药,而咱只有一个流星锤,4个电线套子以及2个背包的物资,我觉得咱们的处境更接近印地安人的原始部落。”

    “印地安人?”

    “是呀,在欧洲殖民者未到达美洲大陆以前,印地安人就居住在美洲大地上,靠打猎、采集、捕鱼为生,他们敬重大自然的一切,认为万物都是有灵性的,相信神灵的存在,物种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自己只是自然界的一分子,并非常羡慕狼高超的捕猎能力,称狼为猎友,他们对山峰,河流,石头,树木都充满感情,盛行自然崇拜,以土地、天体、水、火、山石、森林为崇拜对象,图腾一词最开始起源于印地安人的生活。印地安人有着高超的荒野生存技能,他们在荒野会感到舒畅、惬意、自在,心旷神怡,可以说如鱼得水,反而它们害怕喧嚣害怕繁杂,害怕乌烟瘴气的城市,而现在城市人已经失去了荒野的生存技能,自然会对荒野感到恐惧。”

    “印地安人用什么打猎呢?”

    “主要是弓箭。”

    “那明天到森林里找找有没有适合作

    弓的树枝,咱们也做一回印地安人。”

    1月27日阴

    二人一早就到森林里寻找适合做弓的树枝,用匕首锯了一根手腕粗的冷杉树枝,用手压了压,感觉弹性不是很好,又锯了一些白桦枝、榆树枝、山杨枝,都感觉不理想,只能当柴火。二人信心满满的在森林里继续寻觅,森林里的树木种类众多,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灌木,到底哪一种树更适合做弓呢?二人没有一点经验,就用最笨的方法,把各种树枝都锯下来,再比较哪种树的弹力最强就行了,矮子里面挑长子嘛。

    二人在森林里转悠半天,正准备打道回府之时,发现前面有一棵粗壮的蒙古栎,在三米高处有一根比用腕略小且非常挺直的树枝。雷赤从小就是爬树高手,小时候掏鸟窝爬过十多米的高度,三米自然不在话下,于是踩在冯智的肩膀上,先抓住低处的树枝向上攀爬,几下就到了那根树枝旁,从腰间拨出匕首,匕首为碳钢用现代工艺千锤百炼精制而成,一面是刀刃,一面是锯齿,锋利无比,雷赤用匕首的锯齿将其三下五除二很快就锯断,冯智在地面将蒙古栎树枝用手压了几下,感觉弹性十足,韧性强劲,是众多树枝里面最为理想的制作弓的材料。雷赤也满足的深吸一口气,在树上自然是站得高,望得远,这里森林树木较稀疏,视线能穿透很远,向四周仔细看了看森林的景象,要比在地面上看得更清楚……只见,远处有几只狍子正在觅食;有一只胆小的麝躲藏在灌木丛后,有一只东北马鹿,心神不定的东张西望……正所谓登高望远,森林里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雷赤突然发现有几匹狼在森林的一个角落里活动,东闻闻,西嗅嗅,探头探脑,好要在搜寻什么,雷赤观察了一会儿,便从树上滑下来。

    “老冯,森林里有狼群。”

    “狼群是在活动还是在休息?”

    “狼群在活动,一会儿嗅嗅地面,一会儿嗅嗅枝上,一会儿站立不动闻着空气,一会儿在树丛中悄悄潜行。”

    “森林里还有什么动物?”

    “有狍子,有麝,离狼最近的是一只东北马鹿,马鹿在山的这一头狼在山的那一头,相距大约有2千多米,中间有山体的阻隔,它们相互是看不到的,但风向是由马鹿方向吹向狼群,狼肯定能闻到马鹿的气味。”

    “看来狼群又要捕猎了,狼能从猎物在森林里留下的气味锁定进攻目标,猎物脚上腺体的气味会留在脚印里,狼能从脚印气味有没有脓,如脚印带有胧的味道则可判断猎物受伤或跛脚,狼从猎物趴在地上休息的残留气味,可判断猎物身上是否有大量寄生虫,如蜱、虱子、寄生虫多的动物身体状况都不会很好,狼能从猎物啃食树枝所留下的唾液气味能判断猎物是否有蛀虫,蛀牙严重会影响正常咀嚼,引起挨饿,身体自然不好,狼会全面评估被发现猎物的身体情况,一旦判定猎物身体虚弱就会锁定目标,沿着猎物身上掉下来的毛发和皮肤细胞的气味展开追踪。”

    二人因有较多食物,所以并不想再冒险去跟踪狼群捕猎捡食残骸,于是拖着一大堆树枝返回帐篷开始制做弓箭,先将蒙古栎枝截一根大约1米3的木段下来,再将两端从四分之一处用刀削细,使木段成中间粗,两端渐渐变细,且对称的状态,就象一根细扁担,并在2端剖2个凹槽,内打磨光滑用于缠弓弦,小湖泊四周长了很多芦苇,冯割了一些芦苇,选出挺拔饱满的芦苇,去掉芦叶再截成约一米长做成箭杆,动物筋腱强劲竖韧,是理想的制作弓弦的材料。《哪吒闹海》的故事中就有哪吒抽出龙身上的筋送给父亲做腰带的情节。现在正好有一条还算完整的马后腿,二人小心翼翼的将马腿上的筋腱剥了下来,并顺时针搓捏筋腱,再将筋腱的一头系在弓一端的凹槽内,并将弓压弯,又将筋腱的另一头系在弓的另一端凹槽中并将筋腱绷紧后系牢固,用积雪芦苇叶将筋腱上的残留肌肉、脂肪斑点摩擦掉,使弓弦变得光滑。然后取一些油脂涂在弓上,并用芦苇叶磨擦光滑,弓便制成了,将整张弓放在离篝火约2米处温度不高的地方慢慢烘烤,使其变得干燥。难度最大的便是箭头的制作,印第安社会制作箭头的材料有2种,即动物骨头和石头,看来现在只能用印第安人的方法了,二人分析了一下,将一块石头磨成箭头,似乎是天方夜谭,用动物骨头制作箭头更现实。于是将马腿上的骨头取下来,用石头砸碎,再从碎骨里选出形状接近箭头的作为箭头毛胚,慢慢磨成箭头,所以还需要一块磨石。于是二人找了一些大石头相互乱砸,有的石头是冲击后呈片状断裂,出现平整的表面,再挑出二块最平整的石头,用平整面对着平整面相互研磨,然后选出一个表面最光滑的当磨石,并用铁锹在磨石上磨擦,即将铁锹磨锋利了也将磨石表面磨得更光滑了,成为一块不错的磨石。然后将箭头毛胚在磨石上磨成锋利的箭头,最后将四个电线套子其中的一个拆掉用电线里面的细铜丝将箭头牢牢的绑在箭杆上,并在箭尾上扎一根从森林里捡来的鸟羽,经过一系列的敲打、挑选、砚磨、雕琢、捆绑、组装,慢慢的一根箭就做成了。

    制作弓箭耗时耗力,且需深谋远虑,精确的技巧和非凡的耐心及细致的工作,二人凭借一点模糊的知识片断的记忆进行拼凑,边摸索边试验,经过一番努力,一直忙到下午,手套都磨出了2个洞,才做出一支箭,仿佛完成了一项伟大工程,弓弦也烘得差不多了,手一拉便发出“嘣嘣”的悦耳声,弓被称为冷兵器之王,古代工匠制作精良的蒙古弓箭射程可达1000多米,箭速能达140迈,极具杀伤力,为成吉思汗远征军立下了赫赫战功,游牧民族均擅骑射,满清八旗用弓箭击败了明朝的大炮,一统中原后依然迷信弓箭,坚持骑射,固步自封,闭关锁国,以至后来面对西方列强的竖船厉炮,毫无招架之力,更有趣的是,八国联军入北京后发现一仓库封得很严,以为是贵重珍宝,破门而入才知道全是火药大炮,比自己现在用的火炮还先进,先是吓了一跳,但很快便困惑起来,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先进的火炮,不拿出来打仗,而是锁在仓库里。左宗棠在西北平叛时从明代炮台遗址挖出百枚开花弹,仰天长叹:“三百年前中华已有此物,如今竟然失传了。满清为什么会犯这样的小儿科错误,这也是一个困惑很多人的历史谜团。首先满族能以5万骑兵征服中华,主要原因是满族聚游牧民族的凶悍与农耕民族的狡猾于一身,康熙的文治武功也绝不在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下,所以千万不要怀疑满清的智慧。也许:只有一个理解能解释此一奇怪现象:清朝统治者感觉到自己满族人口少,骑射才是自己的特长,一旦发展火炮,最担心汉族用大炮来推翻自己的统治。

    封存了明朝先进的火炮技术,才能凸显自己骑射的威力,以绝后患。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满州人是一群狼,中国人是一群羊。满清的建立正式确定了狼群对羊群的所有权,西方列强是虎狮豹熊,如狼群用大炮武装羊群当然可以抵御虎狮豹熊,但问题是羊群也有可能用大炮推翻自己的统治,于是采取另一种方法,当外来猛兽到来时,就在羊群里拿几只羊给它们吃,这样就能暂时的安抚外来猛兽,又继续保证了自己对羊群的所有权,所以便有了南京条约、辛丑条约、马关条约……后来才发现外来猛兽数量太多,也是喂不饱的,但为时已晚,慈禧在满清统治大厦将倾之时依然叫嚣:“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割的是中华的物力而清廷只是中华的统治者并不是中华,割别人的肉自然不心痛;“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友邦”乃西方列强,“家奴”即中国老百姓也。清廷的这一匪夷所思的决策一切目的都是在维护自己的统治而已。也许,这是唯一符合逻辑的解释。

    雷赤用手拉了拉弓,手感还不错,便搭箭张弓,瞄准帐篷前30米处灌木丛上一片残留的枯叶,没想到居然一箭中的,射落枯叶,雷赤兴奋不已,仿佛找到了吕布辕门射戟、黄忠百步穿扬的感觉,一箭射中枯叶虽有很大的偶然性,但有一点可肯定,箭的精准度要远超流星锤,一条马腿只有一根筋腿,所以也只能制作一张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