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十四章:弱肉强食 自然法则

第十四章:弱肉强食 自然法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月24日晴

    清晨一轮火红的太阳冉冉升起,雷赤走出帐篷一看,马群的战斗方阵,依然显得坚不可催。

    “我靠,还是与昨天一样的,等狼这样狩猎黄花菜都凉了。”

    “这是狼的战术。”

    “什么战术。”

    “若我没猜错的话,狼打的是心理战,它们紧贴马群,马自然紧张,吃不了草,睡不好觉,狼身上有着食肉动物所特有的腥膻味,是食草动物天生就感到恐惧的气味,这种强烈的味道会让马连呼吸都不顺畅,每根神经都高度紧绷,狼群对马群施加的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即是身体上的也是心理上的双重压力,并将这种压力一点一点的逐步传递给马群,当马群承受的压力达到极限,超出它们所能承受的临界点,内部就会产生骚动,阵形就会动摇,狼的机会也就来了。”

    ……

    中午时,狼群分成两组,一前一后包围马群,马儿们越来越燥动,频繁的狼发起冲击,当马群冲向前面的狼群时,后面的狼群则攻马群的背后,当马群调过头来冲击后面的狼群时,前面的狼群则迅速进攻马群的屁股,反反复复,狼群的进攻逐步升级,马群的队形则越来越乱,有几只胆小的马非常惊慌,开始奔跑起来,牵一发而动全身,恐慌迅速在马群间蔓延,整个马群也随着一起撒腿而奔,夺路而逃。马群奔跑看拟混乱,实际上井然有序,公马在前,头马断后,壮马在两侧,母马、老马、病弱马和当年出生的亚成年马处于马群中间,组成了马族古老的撤退阵型,它们并没有选择狼群包围圈的缺口逃跑,而是向进攻最积极且骄傲自大的麻狼猛冲过去,群马奔腾,马蹄飞舞,雪花四溅,溅起的雪末形成了一层雪雾环绕在马群中,使整个马群看起来更象一个竖不可摧的整体,如同攻城锤将催毁挡在前面的一切,哪怕是金城汤池,那怕是铜墙铁壁。巨大的奔腾声响彻云宵,大地也在颤抖。大意的麻狼一下子陷于了飞舞的马蹄之中,眼看就要被踏成肉饼,但狼毕竟是狼——运动战的专家,它虽体形与野马相差悬殊,确机智灵活,动作敏捷,速度也更快,只见它在马群中前后穿插,左躲右闪,竟然成功的从马群侧面撤了出来,有惊无险,全身而退,逃出马阵后,便一下子趴在地上,惊魂未定,气喘吁吁,看来受的惊吓还真不小。

    狼群对马群紧追不舍,麻狼从马群中死里逃生,调整了一下状态。也快速跟上了狼群一起追逐马群,雷赤冯智自然也跟在后面。

    这是一场2个奔跑能手之间的生命竞赛,也是一场马与狼之间的交流与对话,马儿们头颅高昂,铁蹄飞舞,身强力壮,尾鬃飘飘,好象在对狼说:“看看我们多么强壮,想抓我们白日做梦,还是省点力气去抓几只兔子吧。”狼则不屑一顾“看谁能笑到最后”,在追逐中洞察马群的一切,强与弱,真与假,实与虚.......一双神奇的眼睛如同装了X射线,能发现马群中谁是老弱病残,谁有骨质增生,谁患消化不良,谁有内伤,谁在伪装强壮,谁是最佳猎物,能看穿马儿的内心与灵魂,犀利的狼眼刺得马儿心惊胆战,原形毕露。

    经历了一段长距离的追逐与考验,一匹不到一岁的年轻小马渐显体力不支,由所处的中间位置慢慢掉到了马群的后面位置,机不可失,狼群一涌而上,左右夹击,咬住小马将其从飞奔的马群中拖了出来,小马体形已有成年马的四分之三大,也并非任人宰割,一边拼命挣扎,使狼群很难将其抓牢,一边发出求救的哀鸣,马群停下了脚步纷纷回头,它的母亲从马群中冲了出来直奔狼群营救小马,母爱永远是最伟大和无私的,头马和一匹年老的公马也冲向狼群接应母马,一阵混战,狼群被迫放了小马,母马和头马一左一右,将小马夹在中间奔回马群,老马断后。

    狼群兵分两路再次出击,狼王带着麻狼和另二匹年轻公狼进攻断后的老马,狼后带着“雪白公主”和另一匹年轻母狼直奔马群,截在马群与老马之间,要阻止马群再次回救老马。头马率领2匹公马欲再接应老马,确遭到狼后的拦截与缠斗,无功而返,只能退回马群,狼后顺势对马群发起猛烈冲击,它的真正目的就是驱走马群,果然引起马群的再度恐慌,又狂奔起来,狼后带领“雪白公主”与另一匹年轻母狼对马群展开再度追逐,将马群逐得很远才回头与狼王会师。

    老马见马群已跑得无影无踪,陷于孤立无援的绝境,只能拼死一搏,马科动物的防御武器主要是四蹄,前蹄擅长踩踏,后蹄擅长踢腿,就是我们常说的尥蹶子,非洲狮捕猎斑马同样不敢从后面进攻,斑马的后脚有可能踢碎狮子的头盖骨,中国有一句俗话“拍马屁不小心拍在马蹄上”,除了讽刺中国人爱拍马屁的性格外,同时也从侧面反映了马蹄的厉害,除四蹄外,马科动物还是唯一的能用牙齿进行防卫的食草动物,对于食肉动物的攻击,它们信奉的原则是以牙还牙,争抗到底,马科动物虽没有角,但它们的防御能力实际上要比头上长角的同体形食草动物如角马、大羚羊、驯鹿、麋鹿……要强得多,非洲草原上的斑鬣狗和野狗能轻松捕获角马和大羚羊,确很难捕获斑马。

    老马高昂着头颅,前腿略微叉开,后腿微微下蹬,这是一个随时准备踢腿的动作,孤投一掷,对来犯者将会展开致命的猛踏与撕咬,狼群虽将老马团团困住,但它们并不敢从正面和后面攻击老马,只能从侧面进攻,一个箭步猛冲上去,张开血盆大口扑咬马的肋部和肚子。老马的力量与速度可能不及年轻力壮的头马,但它确有着非常丰富的战斗经验,与其它公马战斗,与狼群战斗,一生都在战斗,对狼群的攻击方式自然了如指掌。只见一匹狼从左侧来袭,老马迅速腾起前腿向右前方跃一步,后腿顺着右扭的惯性正对左后侧踢向来犯者,动作连惯迅猛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只听到“踏嗒”2声干脆的马蹄声,便将来犯者击退,狼群并没有急于救成强攻老马,而是采取车轮战术轮番出击,一点一点的消耗老马的能量与意志,因为它们很明白,驱走了马群,就等于截断了老马的退路,让没有后盾的老马最终倒下,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经过了2个多小时缠斗,老马渐渐体力不支,张着嘴巴气喘吁吁,几次想奔跑甩开狼群,但狼群象鬼魂一样跟着他。

    好莱坞电影《金钢狼》那仲缩自如,无竖不催,寒光闪闪的狼爪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国民间也一直留传着狼捕猎牛,马等大型猎物时,用将爪子伸进猎物肛门掏肠子的方法将猎物杀死,但这都是想象与传说,实际上狼捕猎的唯一武器只有牙齿,狼爪不能象猫科动物的爪子那样可伸可缩,而是一直露在外面,狼属于追逐型猎手,一直奔走于丛林旷野之中,所以爪子被磨得非常钝,根本就没有什么杀伤力。最擅长用爪子捕猎的应属猫科家庭——狮、虎、豹、猞猁、家猫、野猫、兔狲……它们的爪子都能自由伸缩,就象弹簧刀一样平时都收缩起来,不会被地面磨钝,还经常在树上磨一磨以保持其锋利,当抓捕猎物时才伸出,如宝剑出鞘,寒光闪闪。大型猫科动物捕猎一般先用爪子抓住猎物,再一口封喉,迅速杀死猎物,而狼只能用牙齿撕咬,且狼牙远不及大猫的牙齿长,并不能直接洞穿猎物的动脉和咽喉,要杀死一只大型猎物,可能要咬上几十口甚至上百口,所以狼远不及大猫们猎杀时干脆利索,一击毙命。两者的捕猎方式也不同,大猫们主要采取伏击方式,而狼则靠长途追逐。

    但有一种猫科动物和捕猎方法介于犬科动物与猫科动物之间,这就是猎豹,猎豹修长的四肢与狼的四肢很相象,爪子只能部分收缩,不能象其它猫科动物那样完全收缩,这在奔跑时能象钉子一样牢牢抓住地面,所以猎豹的爪子也不锋利,但还是要比狼爪锋利。猎豹捕猎采取的是先偷偷靠近猎物,再进行追击,猎豹追击猎物靠的是它那惊人的速度。2009年柏林田径世锦赛博尔特以9秒58获得冠军,并大幅度刷新原来百米世界纪录,即达到了惊人的37.578公里/小时,这是人类目前的最高速度,但笨头笨脑的灰熊可达48公里/小时,野兔的奔跑速度可达56公里/小时,狮与豹的速度可达60公里/小时,英国纯血马可达61公里每小时,狗可达64公里/小时,非洲野狗可达65公里/小时,灵缇可达70公里/小时,狼可达72公里/小时,鸵鸟可达80公里/小时,老虎可达80公里/小时,跳羚可达88公里/小时,叉角羚可达90公里/小时,而猎豹的时速则可高达113公里/小时,成为陆地奔跑最快的动物,为博尔特的3倍,不愧为速度之王。

    狼群无情的车轮战,轮翻进攻,且力度越来越大,老马独木难支,没有一点踹息的机会,体力消耗巨大,动作也越来越僵硬。趁另一匹狼正在左侧扰袭之时,麻狼突然一个剪步,快如闪电,张开血盆大口向老马右边扑去,老马眼睁睁的看着四颗锋利的狼牙袭向自己最脆弱的肚皮,虽已疲惫中堪,但在无情自然法则下经历6000万年进化的本能反应就是狠狠的用后腿迎击一切来犯者,此时老马已处于体能透支的极限,后腿就象被钉在地上一样无法及时跃起,麻狼一口咬在老马的肚侧上,剧烈的疼痛和恐惧同时袭来,求生的本能使老马使出最后的力气向前奔逃,但麻狼的利齿象老虎钳一样死咬不放,被老马向前拖了好几步,麻狼使出浑身的力向后猛拽,并借助老马向前的冲力,将老马的肚皮撕开了一条口子,其它的狼争先恐后,一涌而上左右夹击,纷纷咬住老马的肚皮往后拽,老马无法支撑如此大的重力,后腿一软,趴在了地上,但前腿依然叉开顽强的支撑着前半身,头颅高昂,眼睛盯着那些猛咬自己的狼,咧着嘴巴,露出两排吃草的门牙出其不意的向狼群猛咬过去,狼自然是轻轻一闪就避开了老马的牙齿。

    狼是典型的嗜血动物,一遇到血腥味的刺激,立即兴奋异常处于一种癫狂状态,尾巴剧烈的左右乱甩,使出浑身的力气在老马的肚子上,肋部狂撕乱咬,老马在强烈疼痛的刺激中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居然一跃而起,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后腿,对狼群展开最后一踢,刚在趴在地上即是任狼宰割的时刻,也是最后一次恢复体力的时刻,并将剧痛化为力量,使这个后踢腿踢得如此刚劲有力,将千万年来马族对狼族,愤怒、憎恨和不共戴天之仇全部都集中在后腿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向狼群猛踢而去,狼群赶快松口,纷纷躲闪,以避其锋芒,老马本能的逃跑,但身上已被咬得千疮百孔,且有一根肠子被一匹年轻公狼拽了出来,且还叼在口里,老马一跑,肚里的肠子就象拔绳子一样纷纷拔出,并缠在脚上,四肢被自己的肠子缚住没法迈开步伐想跑也跑不了,只能坐以待毙,狼群再次一涌而上,将老马拽倒在雪地上,老马叉开跪着的前腿,努力的支撑着身体,昂着头颅,寻找机会对狼群展开最后一击,这也许是它生命的最后一个心愿,可狼群全都集中在它的后半身,并没有给它回击的机会,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肚子的裂口被越咬越大,内脏全部都流了出来,皮肤被一点一点的撕开,肌肉被一块一块的切下来,筋腱被一根一根的拔出来,肋骨被一寸一寸的啃断……血肉横飞,肝肠寸断,惨不忍睹。老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在五内如焚,肝胆俱裂的态度下,依然昂着头颅,一声不吭,视死如归,用生命来维护马族的尊严与不屈,从口鼻里呼出的空气遇冷后形成白雾,粘在脸上和眼睫毛上结成了一层白霜,使老马看上去更显悲壮。

    狼群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大获全胜,捕获一匹硕大的老马。狼群的等级关系,主要在分食猎物的时候体现和巩固,狼王狼后拥有猎物的优先享用权和支配权,只有狼王狼后吃饱后其它狼才能根据等级依次吃,但现在问题是,马的体形太大且没有死,还有反击的能力,很难一下子咬死,狼群在撕咬猎物时也不可能将咬在嘴里的肉吐出来,狼王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将狼群法则暂时搁在一边,任凭众狼你争我夺,疯狂抢食,可怜竖强的老马被一群饿狼生吞活剥,高昂的脑袋最后也慢慢的垂了下来。

    雷赤、冯智虽被甩得很远,但在望远镜的帮助下,将群狼猎杀老马的过程看得一清二楚,被这惨烈的捕猎场面给彻底震憾了,自然法则,弱肉强食,生死博杀,一览无余,淋漓尽致的展现在面前,让人震惊。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激烈的竞争你死我亡。捕猎者与被捕猎者的血腥博弈永无止境,捕食者打猎本身就非常危险,若失败则有可能被饿死,被捕食者逃跑失败则会被无情的猎杀,这就是野生动物的宿命,大自然设计的自然法则,适者生存,促进物种为生存而不停的进化,单细胞生物进化出腔肠动物,再进出化扁形动物、棘皮动物、脊索动物、鱼、两栖动物、爬形动物、哺乳动物、猴子、猩猩、类人猿,最终进化出了人类这一终极智慧物种,假如没有自然法则,就没有竞争,物种就没有进化的动力,自然也不会有人类的产生,人类依靠着高度的智慧,对其它物种已达到任意宰杀的境界,在物种间已没有了竞争对手,寂寞难耐,孤独救败,便玩起了自相残杀的战争游戏,野生动物为生存而猎杀,而人类则是因贪婪而残杀。

    冯智突然想起自己2年前因工作关系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城,当地客户热情款待,一定要到郊区与品尝一下当地与众不同的特色菜,客随主便,于是汽车七弯八拐来到了一个群山环抱的山洼里,正值冬天,一下汽车,便觉得冷风飕飕,一排农舍模样的房子如大鹏展翅一字摆开,上面挂着一个醒目的匾牌,“鲜活野味,包您满意”,一进大门大厅中间便是一盆旺烧的炭炉,火力四射,餐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果然生意兴隆,服务员热情的介绍这里有野鸡、野鸭、野兔、野猪、野鹿等各种正宗野味,但主打特色菜“活驴叫”是一般地方吃不到的。在客户的盛情邀请下,冯智一行人来到了后院,只见一只活驴被绑在特定的架子上,放倒在地上,后腿的肉已被割了好几块,鲜血直流,一群好奇的食客围着驴叽叽喳喳,一个面无表情,一脸横肉的厨子,拿着一把尖刀吆喝道:“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吃了一口,终生难忘,天寒地冻,驴肉补肾,各位老板,我这可是活驴取肉,绝对新鲜,您要哪我给您割哪,点到割到。“

    “给我割一块驴排。”

    “好嘞!”只见厨师手握尖刀,在驴的肋部画一个“U”形口子,先将口子上皮剥下来,再将肋部用刀与身体割离,用手抓住肋部末端向上一板,只听到“咔嚓”一声,驴的肋部就被取了下来,体腔的内脏与肺部都暴露无遗,因为是活驴身上取下来的排骨,上面的细胞都是活的,所以显得新鲜无比,厨师手握排骨少不了一番吹嘘。且眼疾身快,马上注意到一位身着裘皮大衣的美妇挽着一个挺着肚子、财大气粗模样的中年食客,正看得津津有味,不时的窃窃交谈,一看便知不是夫妻,使迅速凑了过来:“老板腰缠万贯艳福无边,吃一根驴鞭,搞定武则天。来根驴鞭补补肾,我包您金枪不倒”,使得满院哄堂大笑起来,那位裘皮美妇也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了头。

    “那就来一根吧!”

    “好嘞!”厨师用刀将驴的后腹切开一个口子,手伸进驴的肚子里往外一拉,硬是将驴鞭活生生的拔了出来,可怜毛驴发出沙哑的“啊啊”惨叫声,惊恐万分,眼睛里留着无助的泪水。

    此场景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中国古代的一种酷刑“凌迟”,看来“凌迟”并没有随着封建社会的消亡而废除,只是施行对象由人改成了驴而已。

    凌迟又称“千刀万剐”是封建统治者将所谓罪大恶极,犯上作乱的犯人赤身裸体在菜市场用零刀碎割的方法处死,以达杀一儆百震慑民众的效果,电影《头名状》金城武被凌迟的镜头,让观众心惊胆战,也是现代人对凌迟最直观的了解,历史上被割最多刀的凌迟者应是明朝宦官刘瑾,被割了3357刀,共剐了三天,最让人心寒的凌迟应属,为大明征战一生的蓟辽总督袁崇焕,确悲哀的被崇祯下令凌迟处死,自毁长城,直接导致了明朝的灭亡,历史记录中,凌迟行刑最多的还属满清,康熙四十七年,隐姓埋名藏在民间的朱三太子,酒后一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被捕,此时满清入关已64年,统治稳定,朱三太子已是76岁的一古稀老人,处于风烛残年,被康熙冷酷下令凌迟处死,并将其子嗣彻底肃杀,可见清延之狠辣,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大量被俘农民军均遭凌迟酷刑,石达开32岁被处凌迟之时,正气凛然,默默无声,观者无不动容,连敌对势力都感叹“临刑之际,神色怡然”,实丑类之最悍者。陈玉成26岁遭凌迟处死,被剐了三天,“屹立受刑,肉尽而尸不仆”,洪秀全之子幼天王洪天贵福在16岁的豆蔻年华被凌迟处死,惨绝人寰,让人不寒而栗,这也可能是最小的凌迟受刑者,太平天国的女兵在天京城破之时,用火****,未及时****被捕者,均遭裸体游行,凌迟处死,使日月为之色变。太平天国失败,虽血流成河,但也播下了前赴后继的种子,孙中山正是受太平天国反清故事的影响,萌发了推翻满清的革命思想。动物界的捕食者同类相残的情况并不多,而人类的同类相残确是如此惨烈变态,狠辣无情,而且脑洞大开,花样百出,在人类面前,狼也会自愧不如,小巫见大巫。

    二人终于赶到了老马被捕杀的现场,此时狼群都已经吃饱撤退了,一群乌鸦“喳喳”乱叫,老马侧卧在雪地上,身体已被啃得残缺不全,内脏都被掏了一大半吃掉了,肋部被啃得白骨森森,一条后腿已被吃掉了一大半,血迹溅在雪地上显得分外刺眼,被撕扯的毛皮满地都是,一片狼迹,太阳正在西沉,火红的阳光撒在大地上真正的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雷赤冯智发现老马的鼻子还有一合一翕,呼出微弱的气息,眼睛偶尔还眨一下,这匹老马居然还是活的,这让二人着实吓了一跳,感到非常震惊,没想到老马的身体遭到如此严重的伤害都还活着,从内心深处感叹荒野动物生命的顽强,对老马也产生了由衷的同情与敬佩,为了减少老马的痛苦,雷赤拨出匕首插于老马的颈动脉,一股黏稠暗红的鲜血流出,老马抽历几下,慢慢不动了,最后一丝光芒从眼睛里褪去,老马终于死了,也从无边的痛苦里解脱了出来,眼睛依然是睁着的,将它生命最后时刻的凄惨遭遇以及对狼的恐惧与憎恨都定格在这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上。

    老马贴在雪地的一条后腿还很完整,二人决定将那条腿切下来带走,狼有护食习惯所以动作要快,两人迅速将老马的尸体翻了个身,这才注意到老马内脏虽大部分被掏空,但心脏、肺部受损不大,所以不易断气,二人迅速用匕首切下那条完好的后腿,四周的乌鸦越叫越凶,一片“噪呱”声非常嘈杂,冯智感觉有些不对,向四周看了看,发现狼群突然现身,狼王领头,向前伸长脖子,贴起耳朵,压低身形,慢慢靠近,一双凶狠的眼睛直盯过来,狼群紧随其后,这是狼典型的进攻姿势。两人扛着马腿撒腿就跑,只见狼群健步如飞,很快就追了上来,二人迅速意识到不能在狼群面前奔跑,于是停下脚步,冯智手握铁锹,雷赤双手各握一把匕首,背靠背准备迎战,狼群快速包抄过来,将二人团团围住,龇牙裂齿,发出阵阵怒吼。

    雷赤虽有一些打狗的经验,但那都是一些土狗,身形不大,攻击力也不强,虽然叫得凶,但实际上都是虚张声势,偶然遇到一些体形健硕的狼狗和藏獒,同样会被吓得心脏乒乓直跳,大型狼狗和獒犬的确让人害怕,即使它们不攻击人,硕大的体形也使人不寒而栗,而现在是7只健壮、狂噪、凶恶的野狼围着自己,那种以内心深处产生的强烈恐惧感使得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倒立,冷汗不由自主的从额头渗出,野狼锋利的牙齿闪着寒光,阵阵的吼声让人心惊胆颤,锐利的目冷飕飕飞来,如同射出千万只利箭,几乎把自己射成了一个刺猬,雷赤在恐慌中突然想起和狼对峙,只有在气势上战胜狼群才有可能全身而退,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雷赤鼓了鼓勇气,两腿左前右后,微微下蹲,摆出一个不规则的弓箭步,双手紧握匕首,如狼真的扑上来,可用匕首进行还击,但匕首太短,只能近距离贴身搏斗,冷丘器一寸长一寸强,此时多么希望自己手上是一把长刀呢,与狼贴身搏斗太恐怖了,但短小精悍匕首确是全部信心的来源,铁锹让给了冯智,虽冯智是一个业余的动物专家,但他实际上更怕狼,长长的铁锹更有助于增加胆量。雷赤气深丹田,两眼紧盯着自己正前方的那匹年轻公狼,强装镇定,打钟脸充胖子也要从气势上压到对手,雷赤紧盯着狼的眼睛,突然感觉到狼与狗最大的差别应该就是眼神,狗的眼睛不及狼眼睛清澈、犀利,略显混浊,目光散乱,永远都是一种讨好和哀求的眼神,狼的眼神孤独、忧郁、凶狠、坚定,透着一股杀机,传说狼的凝视能让猎物的血液凝固,全身麻痹,这个传说正好反映了狼那可怕的眼神。

    冯智那天晚上被“独行者”吓得够呛,依然心有余悸,现在被这么多狼包围,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惊恐不已,好象灵魂出窍了,身体如同一团软棉花失去了知觉,双腿颤栗不已,摇摇欲坠,双手也不听使唤,感觉抓不牢铁锹,头重脚轻,气喘吁吁。

    “老冯,深呼吸,人怕狼,实际上狼更怕人,它们是不敢进攻咱们的。”雷赤从冯智急促的呼吸声中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马上提醒,冯智经这么一提醒,打了一个冷颤,再狂吸一口气,好象出窍的灵魂又回到了自己浑浑噩噩的躯壳里,用手抚了一下自己那猛跳的心脏,想用意念将强烈的恐惧感一点点的压下去,但还是感觉到心有余而心不足。想当年诸葛亮摆空城计,用一把琴弹退司马懿百万雄兵,气吞山河,镇定自若,仿佛琴弦间暗藏千军万马,打的就是一种心理战,现在才发现诸葛亮并不是人人都能当的,人的恐惧感是不经过大脑就能传遍全身,冷汗依然不由自主的往外冒,心脏更是鬼使神差一样乒乓狂跳。与自己靠得最近的正是狼王,只有2、3米距离,狼王鬃毛竖起,杀气腾腾,突然向前一窜,冯智吓得“啊”的一声大叫起来,也许是狼王被这意外的叫声给弄迷糊了,这是一种奇怪的声音,一种非自然的声音,一种让狼族感到害怕的声音,百万年来,狼族纵横天下,所向无敌,唯一败在人类的手下,人类不但战胜狼,还将它们的部分成员驯化成狗,成为帮凶,对狼族展开千里追杀,斗智、斗勇、斗狠进行全方位的三维立体剿灭战,抢它们的食物,杀它们的幼崽,夺它们的领地,狼族只有一退再退,逃往最贫瘠的荒原,最崎岖的山脉,最寒冷的北方,狼对人的避让意识已世代相传,因为人是狼的天敌,最好不要招惹。

    狼王疑惑的看了看冯智二眼,并没有冒然进攻,但也没有撤退,依然带着狼群围着二人打转。天色越来越暗,夜晚是狼的天下,黑夜会使狼变得更加兴奋和疯狂,到了夜晚如果狼还不撤退,后果将不堪设想,二人心急如焚。

    “老雷,学狼嚎叫有可能让狼群撤退”冯智突然意识到狼群与狼群之间主要用声音与气味交流,陌生狼的嚎叫会让狼群迷惑,一般情况下会各退一步,以免发生无谓的战争。

    “嗷……呜……”雷赤猛吸一口气,将肺部完全膨胀到极限,心定神闲,气沉丹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高亢、自信、威慑的狼嚎,冯智也紧随其后的嚎叫起来,二人变换着声调一阵鬼哭狼嚎,在狼的脑海中一个不同声调的狼嚎声就代表着一匹狼,变换很多声调的狼嚎就代表有一大群狼,以迷惑狼群以为是大群陌生狼来了,狼群果然东张西望,满腹狐凝,最后在狼王的带着狼群排着古老的战斗方阵,消失在夜幕来临的荒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