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十章:突如其来的遭遇

第十章:突如其来的遭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月8日阴

    下午一阵寒风吹过,让冯智感到更加麻烦不安,又是连续的阴天,虽然一直感觉是向着南方走,但方向到底有没有错,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每天下午4点多一点便开始搭好帐篷,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狩猎,雷赤仿佛慢慢找到了用流星锤打兔子的技巧,除捡了一只白鼬猎杀的兔子外并在5日、6日二天各打一只兔子,而自己下了这么久的套子,一直没有套到任何东西,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确百思不得其解,看来用套子来抓兔子,并不是那么容易,每天吃着雷赤捕的兔子,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可最近2天,雷赤也没有收获了,肚子都饿得“咕咕”叫,天生争强好胜,死要面子的冯智,现在最迫切希望就是能逮到一只兔子,这不仅是自尊心的问题,更是生存大计。

    冯智努力回忆着小时候跟随村里的老猎人下夹子的情况,并总结现在下套子老是失败的原因,并在雪地里仔细分析兔子足迹的密度和走向,观察兔子粪便的新鲜成度,以判定兔子的多少再找出兔子最常用的主干跑道,才将套子小心翼翼的下在兔子的主干跑道上面,并作一番祈祷,愿神灵保佑能套到一只兔子。

    这片区域有各种各样的杂草挺立在雪层之上,密度也更大,各种小动物和鸟类的足迹也更多了。冯智下完4个套子后,天还没有黑,看见不远处的雪地上有一大群斑翅山鹑在觅食。斑翅山鹑与鸽子一般大小:胸前有一块黑色的斑块,雄性山鹑头顶,枕和后颈暗灰褐色,有棕白色羽干纹,额部、眼先、眼上纹和头的两侧为棕褐色;前额基部有一小黑斑,上背及下额和前胸两侧均为灰色,混以棕褐色,体背其余部分棕色,并杂以排列整齐,明显的栗色横斑,尾部较短;雌性成鸟羽色和雄鸟基本相同,头顶暗褐,眼下有栗斑与耳羽相连,斑翅山鹑在雪地觅食时,先用爪子将雪层刨开,寻找雪层下面的草根和草种子,一般是边刨雪层边啄食,和鸡刨食动作相似,但频率和速度要比鸡快得多,它们是一种善长躲藏、行踪隐密的鸟,平时难得一见,又称沙半鸡,意思是只有半只鸡大,也是猎人非常喜欢的狩猎目标。宰杀后的沙半鸡总是得净肉半斤,它们看起来也有些笨,据说智力确实不高,所以又有个绰号叫“傻半斤”。

    突然,斑翅山鹑群中发出“咕喔,咕喔……”的报警叫声,所有的山鹑都停止觅食,将头部举得高高的,仔细聆听,四处观望,集中所有感观侦查周边的风吹草动,接着便朝一个方向快速奔跑起来,两只脚移动的频率非常高虽个子不大确疾步如飞。冯智这才发现草丛中有一只兔狲正在向山鹑群逼近。

    兔狲是一种生活在沙漠、丘林、荒原、戈壁等环境严酷、贫瘠的苦寒地带的小型猫科动物,体重一般在2公斤左右,体形粗而短,额部较宽,吻部很短,一双淡绿色的眼睛炯炯有神,耳朵短而宽,耳尖圆钝,两耳距离较近,脸部看上去很象一只猿猴,浑身青灰色的毛发又密不长,特别是腹部的毛发有背毛的2倍长,象披着一件厚厚的蓑衣,四肢短,臀部肥,在长毛的衬托下更显短胖,粗圆的尾巴毛茸茸的,尾尖为黑色,尾长约为体长的一半。深受淑女、贵妇们宠爱的波斯猫与兔狲长得非常相象,伊朗正好是兔狲的主要分布地带,所以现在有很多动物学家认为波斯猫并不是由普通的野猫驯化的而是由兔狲驯化而来。

    那只兔猕双眼紧紧盯着山鹑,快速而轻盈的迈开粗短的四肢悄无声息的移动着短胖的身躯,借助枯草的掩护,一步步逼近山鹑群,兔狲潜行时因臀部肥重,尾巴拖在雪地上,让人感觉前高后低,前轻后重,象个小丑出场,十分滑稽,兔狲突然加速,四肢腾空跃起冲向山鹑群,只可惜山鹑们早有防范,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兔狲,一起在雪地里疾奔,它们善长在地面疾奔,只要兔猕不扑上来,它们是不会轻易起飞的而是更习惯留在地面上,但就在兔猕进攻的一刹那,随着一阵猛烈拍打翅膀的“噗噗……”声,所有的山鹑全部展翅起飞,山鹑飞得并不高,都是贴地飞行,但速度很快,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来山鹑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傻,百闻不如一见,实际上它们十分机警。

    兔狲空手而归,拉着一张苦瓜脸,东张西望,但很快又在草丛中开始了新的觅食活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冯智看到兔狲这样敏捷的动物都捕猎失败,可见雪原生存之艰难,心里更加茫然。兔狲看上去厚重肥美,如果能将兔狲抓住,也够2个人一天的食物,冯智捡了一个石头打起了兔狲的主意。

    天色越来越暗,四周一片寂静,兔狲依然在雪地上聚精会神的觅食,象一个忽隐忽现的幽灵一样恍无声息的穿梭在杂草丛中,突然一动不动,好象发现了新的目标,紧接着猛地一补一下就建住了一只老鼠就地埋着头津津有味的啃起老鼠来。冯智抓住机会偷偷接近兔猕,离距大约只有6米时,怕再靠近,会惊跑兔狲,于是举起石头向兔猕猛砸过去,只听到“啪”的一声,可惜石头砸在兔狲旁边,兔狲被这偷如其来的袭击惊得浑身一抖,回头怒目瞪着冯智,一双大大的眼睛在昏暗的夜色中发出冷冷的绿光,如同鬼火一样忽闪忽闪,并发出“喵啊”的低嚎声,叫声粗野阴沉,给神密的夜色带来了一种怪异的气氛。冯智虽然是一个活跃胆大的人,小时候打群架时最爱冲到前面,但他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虽不怕人,但怕鬼,从小就特别爱听老人们讲鬼故事,当老人讲得神乎其神时,耳朵听得津津有味,但背脊确感到阵阵发凉,好象有鬼就站在身后,世界上有很多神密事件至今无解,也给“鬼神”的存在增添了一份事实依据。

    奇怪的是那只兔猕并没有逃跑,而是双眼死死盯着冯智,身上好象有一种神秘的未知力量,从喉咙不停的发出阵阵阴沉低嚎回荡在空旷的雪原中,在夜慕的笼罩下,恐怖的氛围,快速在冰冷的空气里蔓延开来,冯智打了个冷颤,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仔细一想自己要是被一只“猫”吓倒了可是天大的笑话,不就是一只“猫”而已?不跑正好要逮你呢!也许是饥饿战胜了恐惧,冯智双拳紧握,向兔狲猛冲而去,高高抬起右脚踩向兔狲,兔狲灵活一闪,撒腿而逃,冯智再捡起刚刚掷向兔狲的石头,紧追其后,可兔狲的速度多快,一下便消失在夜色中。

    冯智见追不上兔狲,一股怒气无处发泄,将手中的石头砸向旁边不远处一丛较茂密的蒿草丛,“嗷……嗷……”随着一阵凶狠,震撼,可怕的怒吼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草丛后面猛窜出来,皱鼻咧嘴,露出闪着寒光的锋利牙齿,两只绿莹莹的眼睛闪着嗜血可骇的冰冷光茫,阴森恐怖,惨人心魂,冯智毛骨悚然,心脏狂跳,巨大的恐惧就象惊天霹雷一样袭来转身撒腿就跑,但两只吓得发软的腿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拌倒,狠狠的摔在雪地,惊慌的一看,拌倒自己的是一个被积雪半埋半露的羚羊头骨,两只黑洞洞的骷髅眼窝正对着自己,好象地获里的摄魂妖,要吞噬人的灵魂,冯智冷汗淋漓,不由自主的发出惊恐尖叫,幕色中的喊声能传得很清晰,雷赤就在离冯智1公里外的地方自然听到了冯智尖叫声,快速向冯智靠过来。

    那个双眼闪着绿光的黑影向摔倒在地的冯智猛扑过来,嘴巴上下猛烈的张合,发出上下牙齿相互碰击的“咯……咯……”声,慌乱中冯智两只脚对着黑影冲击的方向在空气中一阵乱蹬,那黑影冲到冯智跟前,一张嘴就能咬到其脚,就在这惊心动魄的瞬间,它确突然停下了进攻的脚步,站立不动,昂着头颅,皱鼻龇牙怒视冯智,喉咙里发出阵阵低吼,雷赤朝着冯智奔过来,已经很近了,自然也听到了那可怕的低吼声,虽还看不到但感觉和狗的吼声非常相似。

    “老冯,是不是狗?”雷赤高声喊道。

    “狼,是狼。”冯智这才看清楚站在自己跟前的是一匹狼。

    “匕首,把匕首拔出来。”雷赤边自己拔匕首边提醒冯智。

    冯智马上想到腰间的匕首并迅速拔出,手握锋利的匕首,胆量和信心自然有所增加,头脑也没有那么混乱了,很快就意识到遇到狼时逃跑是一个最大的错误,狼是追逐型猎手,一遇到奔跑的动物就会本能的展开追击和猎杀,在狼面前奔跑就等于自杀,若不逃跑反过来与狼对峙,狼就会犹豫重新评估自己的实力与猎物的实力,如感觉自己并没有绝对的取胜把握,有时会主动撤退,狼天生狡猾、谨慎,一般不会打没把握的仗,“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冯智右手紧握匕首,左手时撑在雪地上,向后移动一步便一跃而起,双腿一前一后,微微下蹬,将匕首挺在胸前,双目紧盯着狼那双可怕的绿眼,狼绕着冯智转了半圈,突然猛地向前一窜,就在快要咬到冯智时确迅速转身跑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看来它撒退前还玩一个进攻的假动作。冯智感到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时雷赤也赶过来了。

    “老冯,狼跑了?”

    “刚刚才跑”冯智长嘘一口气,用手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噗噗”一声,雷赤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吓死我了,你还笑。”

    “老冯,我突然想起了‘叶公好龙’的故事,你千里迢迢要来找狼,等狼真现象了,看把你吓得。”

    “这只狼出现得太突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吓死我了,你没有当面遇到,遇到了你就知道有多吓人,哎,看来我还真是现代版的‘叶公好龙’。”

    “我又打了一只兔子和一只鼠兔,割了一些枯草放在帐蓬前,先回帐篷把兔子烤了再说。”

    “厉害”。

    “我虽没有遇到过狼,但小时候有过打狗的经历,也总结了一些经验,”二人边说话边向帐篷走去。

    “狗怎么打?”

    “小时候放牛的地方,有一个苗圃场,是专门培育树苗、花苗的单位,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苗子,养了很多凶恶的狗,我们放牛的小伙伴为了好玩,经常一起去打狗,有一次我和几个小伙伴直接拿着苗圃场里的锄头追着一群狗打,这时正好女场主回来了,大骂一声,后面的小伙伴都吓跑了,因我在最前面,正与狗对峙着,不敢跑,一跑怕狗追在后面咬,女场主冲过来把我手上的锄头夺了不停的大骂,骂我拿她家的锄头打她家的狗,便不顾我们的死活就进屋了,这时三条恶狗离我只有2、3米的距离,左、前、右各一条,呈扇面形将我半包围,龇牙狂吠,对我一冲一窜,好象马上就要一起上来咬,这时我大概只有10多岁,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没跑,一跑后果就不堪设想,我眼睛紧紧盯着正前方那条最凶的狗,慢慢往后退,并看到身后不远就有一个石头,我退一步,狗们就向前窜一步,也许是那一段时间经常追着狗打,狗对我有些害怕,在我手无寸铁的情况下也敢贸然上来咬我。我终于退到了石头旁将石头捡起,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一点,并将石头高高举起,狗看到石头更加不敢冲上来了,但也不撤退,依然狂吠不已,我也不敢将石头打出去,因为只有一个石头,打出去了手里就没有武器了,只好继续往后退。开始撤退的小伙伴们

    开始撤退的小伙伴们这时也回来了。接应我,都拿着石头向狗砸去,狗也就撤退了,最终我毫发无损,但也吓得够呛,这些经验告诉我,狗追上来千万不能跑,实际上几天后我们一起的小伙伴碰到狗时吓得乱跑就被咬了。”

    “碰到狼也不能逃跑,狼和狗有很多习惯是相似的。”

    “还有一次,十年前,当时我还在长江码头工作,码头上到了一船芦苇,大约300多吨,有一层多楼高,我上船例行检查工作,当到船尾准备爬下芦苇去船舱时,从船舱里突然冲出一条大狗向我扑来,我正好位于芦苇堆后边的边缘,比船舱高出很多,狗则是由下往上向我进攻,我居高临下用脚向狗的鼻子猛踹,狗每次冲上来我都将它踹下去,连攻三次都没攻上来,船主听到狗叫声才出来将狗制止住,所以我感觉到手上没有武器与狗短兵相接之时,最好是用脚踹狗的鼻子,很多人都说鼻子是狗最脆弱的部位,如果用棍在狗鼻子上打一棍,狗很可能一命呜呼。”

    “看来与狼肉搏,也要攻击鼻子,狼与狗差不多。”

    二人回来帐篷点起篝火,将兔子扒皮烤熟,二人狼吞虎咽,经于又饱餐了一顿。

    “老冯,我在想你遇到的那只狼会不会还有同伴,我们杀兔子留下的血腥味还真可能把狼再引回来,如果是一群狼的话,咱们晚上还真有危险。”

    “狼怕火,我们把火烧一夜,狼就不敢来了。”

    “不可能,现在都是用枯草烧火,没有一根木柴咱在这片无人区里压根就没看到过一棵小树,割很久的草也烧不了一会儿,更不要谈烧一夜了。”

    “我有办法,来学狼嚎,听了一下有几只狼回应大概就有几只狼。”冯智深吸一口气仿起了狼嚎,但过一阵也没有任何回应,接着二人连呼几声,但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老雷,那只狼离开的时间并不长,肯定能听到我们模仿的狼嚎声,但没有回应,我想这应该是一匹孤狼。”

    “孤狼?”

    “不错,狼虽是群居动物,主要是以狼王和狼后为核心组成的群体,大多数都是家庭成员,兄弟、姐妹、儿子、女儿,有时候也有外来流浪狼加入狼群,狼群内部等级森严,只有狼王和狼后才能繁衍后代,其它的狼都没有资格,这就是狼群法则,狼群内部又根据每只狼的强弱与凶悍成度组成第一公狼、第二公狼……最末公狼,一字摆开,每只狼都有自己所在的等级,母狼与公狼情况是一样的,由狼后统领第一母狼、第二母狼……最末母狼,所有母狼按等级同样一字摆开,狼王和狼后实际是夫妻关系,各自统领下面的公狼和母狼,组成一个团结合作,分工明确,等级森严的团队,狼群关系是主要的体现与强化地点就是餐桌,当狼群捕到猎物时,狼王狼后有优先享用权,狼王狼后吃饱后,才轮到一等狼吃,一等狼吃饭后再轮到二等狼,如此例推,最后才是末等狼吃,末等狼主要是老弱病残,狼王是狼群的核心,末等狼处于狼群的最外围,又称外围狼、民间俗称溅狼,溅狼只能捡食些残羹冷灸,经常饿肚子,骨瘦零丁,皮毛稀疏,饱受所有狼的欺负,只能忍气吞声。

    “狼群虽组织严密,但内部竞争实际上很激烈,每只狼都想提升自己的等级,最终目标就是成为狼王狼后,那些活力四射、野心勃勃、荷尔蒙飙升的年轻公狼和母狼,如果发现自己在狼群里无法取代狼王和狼后时,在想称王称后的野心驱使下,在强烈想繁衍后代,传递自己基因的本能驱使下,它们可能会铤而走险,离开狼群,寻找新的机会,开始流浪,自然就成了孤狼;溅狼在狼群里饱受欺零,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可能会离开狼群,成为孤狼,年轻的公狼和母狼有可能会和年老的溅狼一起离开狼群,浪迹天涯,但年轻的公狼一般不会和年轻母狼一起离开狼群,因为它们一般是兄妹姐弟关系,狼有避开近亲繁殖的本能。”

    “如果狼群内部发生狼王易主事件,新狼王是一只外来加入的流浪狼,狼群一般不会有太大变化,如果新狼王是老狼王的儿子,那么老狼王的女儿就有可能离开狼群以避免近亲繁殖,总之各种因素都导至了被称为‘游荡个体’的孤狼的存在。”

    “狼群都会回应其它狼群的叫声,孤狼为什么不回应其它狼群的叫声呢?”

    “狼群都有自己的领地,且会保卫自己的领地,不让其它的狼入侵,这是狼的社会法则,与人类的国家领土概念差不多,领土主权神胜不可侵犯,如果狼群听到其它狼群的嚎叫,也会以嚎叫回应,其际上是告诉其它的狼群,这里是我的领地你不得侵犯,嚎叫是狼宣誓领地主权的方式之一,也是对其它狼群的警告。孤狼则不同,形单影只,流浪荒野,忍饥挨饿,失去了狼群的保护,生存非常艰难,也没有领地,只能在狼群与狼群的领地夹缝地带游荡,不可避免的偶入其它狼群的领地,这就违反了狼群法则,会遭到当地狼群的追杀,孤狼生存艰难,杀机四伏,随时都有可能丧命,所以它一般会保持沉默,尽量不暴露自己,自然也不会回应其它狼群的嚎叫。孤狼虽艰难,但目标远大,那就是开扩新的领地,成为新一代狼王狼后,组建新的狼群,狼行天下,开疆扩土,主要靠孤狼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