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九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九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80年代农村的小孩没有什么玩具,确能上树抓鸟,下水捉鱼,弹弓是男孩们的最爱,雷赤小时候是村里出了名的神射手,特别是一到暑假,和小伙伴们一起用弹弓打鸟,在田野边,树林里、山坡上、芦苇丛……到处游荡,见鸟就射,什么麻雀,伯劳、山雀、白头翁、灰喜鹊、八哥、柳莺、蜡嘴、黄雀、翠鸟、斑鸠、黑卷尾、白腰文鸟、黑鸟……可以说倒在弹弓之下的鸟大大小小,各种各样,成千上百。除射鸟之外,还经常一起展开射击比赛,即在垃圾堆里找来很多玻璃酒瓶,放在围墙上一字摆开,然后同时开始用弹弓射击,比谁能射破最多的酒瓶,雷赤打弹弓又快又准,总是能拿到前一二名,是小伙伴们公认的神射手,雷赤有一次看到一只麻雀在旁边“喳喳”乱叫,因没带弹弓,在地上抓一把细石子居然将麻雀击落。当然,并不满足只玩弹弓,最渴望的还是打一打真正的猎枪,当时有很多城里人骑着摩托,背着猎枪到乡下打鸟,雷赤就经常跟在打鸟人的后面,只要鸟被打落下来,就迅速飞奔过去,将鸟捡回来交给打鸟人,辛勤付出偶尔能换到一、二次打枪的机会,枪法也不错。雷赤长期玩弹弓也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最好打的要属正在学飞的雏鸟,其次就是冬天将要夜宿的鸟。南方冬天大多数树的叶子都落了,只有少数种类的树不落叶,如:杉树、柏树、樟树……冬天鸟儿都集中在这些不落叶树上睡觉,其中以杉树最受鸟儿欢迎。

    雷赤就经常躲在小杉树林下面等待鸟儿自投罗网。鸟儿夜宿前有个习惯,那就是栖在将要夜宿的树旁四面八方打探一番,唯一就是不注意下面,并高声乱叫一通,所以黄昏时鸟儿是叫得最热闹的时间,近水知鱼性、近山知鸟音,雷赤听叫声就能知道是什么鸟来了,麻雀成群活动,叫声嘈杂,叽叽喳喳;黑鸫独来独往,叫声嘹亮,声音变化多端,所以有百舌鸟之称;白腰文鸟常挤成一团“嘘嘘”的叫声单调低弱,富有节奏感;伯劳的叫声粗哑刺耳,爱独霸枝头,怒视四周,肆意乱叫;当听到“子嘿子嘿”尖锐急促的鸟叫时,那定是活泼胆大的山雀驾到;当听到“特卡特卡……”高亢悠扬且嘈杂的鸟叫时,一定是成群结队,憨态可鞠的蜡嘴来了……这时站在杉树林下,那怕是只有3、4米的距离,鸟儿也很难发现,所以非常好射击,斑鸠夜宿前不大爱叫,只可惜弹弓很难将斑鸠打死。

    雷赤拿着老鼠兴高采列的回到帐篷,冯智已布好了四个套子,割了一些杂草,看见雷赤打了一只打鼠,也很高兴,这毕竟是荒原打猎零的突破,二人点燃篝火,将老鼠烤熟,在饥饿的驱使下,连皮带骨头都吃了,而且连让人作呕的内脏也吞进了肚,并啃了一些草根,肚子虽没吃饱,但也算是开荤了。

    2015年1月1日多云

    二人依然拖着沉重的双脚,踏着一尺深的积雪,艰难的行走在广袤的雪原中,二天来只打了一只老鼠,饥饿难耐、迷茫、惆怅、蹒跚而行,不知何处是尽头。

    一片芦苇丛出现在不远处的雪原上,芦苇是一种生长在水边的植物,有芦苇就一会有水,有水就可能有鱼。二人怀着相望的心情走到芦苇丛跟前,果然有一个蓝球场大小的水泡子,芦苇丛环在水泡的四周,每根芦穗上都顶着一些积雪,看上去就象是白色的芦花,芦苇被积雪压得低着头,弯着腰,有的还被压倒在地面,显得七零八落杂乱无章,确给人一种粗旷、坚韧、不屈不挠的感觉。又象一幅傲笑苍穹的山水画,有一种苍凉、凄冷的大气之美。

    二人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个水泡子,大小与篮球场差不多,同时也注意到水泡周边的野兔和其它动物的足迹也比其它地方更密集,在干燥的草原上,水是珍贵的生命资源,只要有水各种动物会更繁衍昌盛,水里肯定有鱼,关键是怎样才能抓到,用野餐锅将水舀干几乎是不可能的,水泡位处最低的凹洼处,也不可能挖一条渠道将水排干,没有鱼钩,也没可做鱼钩的铁丝,同样不能钓鱼。雷赤想起小时在家乡冬天经常看到有人赤脚在塘里徙手抓鱼的情景,自己虽冬天没抓过鱼,但夏天经常抓鱼和泥鳅,且记得有一次冬天赤手摘菜苔,当手伸进雪中时,一下就被冻僵了,完全失去知觉,但过了一会儿,全身的血液大量充到手指里,双手变得通红,有一种灼热麻麻的感觉,这时手再伸进雪里一点也不觉得冷。

    现在饥饿难耐,雷赤决定试一试徒手抓鱼,冬天鱼爱藏在草里,先用毛巾将冰面上的积雪擦干净,观察冰下的情况,并选择一水草多的地方用石头将冰面砸破,形成一个几平方的水面,破冰处的鱼儿可能被惊吓躲到其它的地方去,再用铁锹其它的冰面上敲击,将鱼儿赶到破冰处,然后体息一下让鱼静下来,于是卷起袖子和裤脚踏进冰冷刺骨的水中,在低温的刺激下,浑身象触电一样打了一个强烈的冷颤,咬紧牙关双手顺着泥层慢慢滑动,怀着焦急的心情,希望能快点摸起一条鱼,但冰冷的水迅速带走手和脚的热量,手脚开始变得僵硬,浑身哆嗦,几分钟后,雷赤已经感觉到无法忍受撕心裂肺的冰冷很可能引起冻伤,后果不堪设想,已达到了忍耐的极耐正准备回岸之时,突然手探到了一个滑溜溜的东西,在水草中一动不动,是鱼,雷赤兴奋不已,失望心情马上转化成信心满满,双手慢慢移到鱼的上方,然后同时用力猛向下压,将鱼压进淤泥里,正好一手抓住鱼头,一手抓住鱼尾,鱼在泥中拼搏挣扎,雷赤双手将鱼死死抓牢,带出水面扔到岸上,是一条半斤多重的银色大鲫鱼,这时冯智已位用芦苇烧了一堆很旺的篝火,雷赤迅速上岸,手脚已被冻得惨白,有些隐隐作痛,冯智已用野餐锅烧了一锅温热水,因锅太小,直径只有18cm,跟牛奶锅一般大小,脚并不能完全放下,只好先将脚趾烫热,一次只能烫一只脚,再烫烫双手,惨白色的脚手很快烫得通红,然后用毛巾将水擦干,开始烤火。

    被抓上来的鱼在雪地上蹦了几下便冻成一条冰鱼,二人饥饿难耐,先将鱼烤着吃了。

    于是交替下水抓鱼,费了浑身解数,直到天黑之时也只抓到了3条鱼,肚子依然饿得咕咕直叫,突然起起鱼都有趋光性,便找了三根结实的芦苇,用一根电线套子将它们一端固定在一起,做成一个三脚支架,支在破冰处的水面上,再将帐篷的小马灯挂在支架上,马灯离水面大约13cm并将一些芦苇叶丢在水面上以防水面结冰,等一个多小时之后又开始下水抓鱼,两人还是交替作业,没想到晚上抓鱼的效果居然比白天要好,有5条鱼被抓起,二人吃着香气四溢的烧鱼,狼吞虎咽,想换换口味就用野餐锅煮鱼,几天来一直饿着的肚皮终于饱餐了一顿,夜里抚着圆滚滚的肚皮睡得特别安心。

    1月4日晴

    二人在小水泡边安营扎寨三天,第一天抓了9条鱼,第二天抓了四条鱼,第三天只抓了一条鱼,也许是水泡里本来就不多,也许是鱼变狡猾了,只感觉越来越难抓,且用于烧篝火的芦苇也割完了,没有篝火是绝不敢下水抓鱼的,好不容易太阳出来了,平时没有太阳,无法辨认方向,太阳出来正是认准方向向南前行的好机会,二人决定离开水泡,再次踏上徙步前行的征程。

    行进了一天,太阳落山之时,狩猎的时间又到了,雷赤手提流星锤睁大双眼,直立双耳,在雪地里反复搜寻,集中所有感观,洞察周边的一切风吹草动,突然发现离自己90米处一丛蒿草旁边蹲着一只野兔,雷赤神精紧绷,慢慢向野兔靠近,野兔在草丛右边正面对着自己,野兔双耳耸立,三瓣嘴唇不时的抖动几下,但身体确保持一动不动,褐黄色的皮毛与枯草的颜色几乎是一模一样,形成完美的保护色,兔子的双眼长在脑袋的两侧,能看见前后左右,360度,视觉几乎能全方位覆盖,但兔子的视觉有一个缺陷,就是脑袋正前方有一个视觉盲区,“守株待兔”可能就是兔子视觉盲区引发的交通意外,现在兔子正好面对自己,自己有可能已在其视觉盲区里,雷赤信心倍增,加快了向兔子靠近的速度。前行一会儿,感觉草丛右边有动静,一个黑点在上下恍动着,白茫茫的雪地上,那个黑点虽很小,但非常显眼,雷赤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小小的白鼬在那里鬼鬼崇崇,探头探脑,黑点正是白鼯的尾巴,白鼬比老鼠略大,身体修长柔韧,浑身雪白,只有尾巴尖和眼睛是黑色的,白鼬的尾巴大约为身体的三分之一长,黑色尾尖的长度也是大约为尾巴的三分之一,比例非常协调,白鼬太可爱了,冰清玉洁的身体,眼睛象黑珍珠一样镶在椭圆形的脑袋上,粉嫩的鼻子如同现代淑女钟爱的380度格调密桃口红色,鼻子两边长着敏感的细长胡须,当你一不小心看到白鼬张开玲珑的嘴巴,露出散发着无穷魅色的舌头,绝不会认为这是一张长着尖牙利齿,充满杀机的嘴巴,反而会联想到摩登女郎的性感红唇和魅惑燃情的热吻,如果红狐是动物界的精灵,那么白鼬一定是精灵的浓缩,精灵中的精灵,精灵中的王子,白鼬是如此漂亮、可爱、呆萌,以致任何语言来形容都显得苍白无力。如果蒲松林也看到了白鼬,那么《聊斋志异》主角一定会用白鼬来替换狐狸,因为蒲松龄同样也会被白鼬可爱萌翻的。

    蒿草丛并不是很大,兔子在右边,白鼬在左边,兔子好象并没有发现白鼬,但它的耳朵偶尔微微转动,三瓣嘴抖动的频率也增高了,好象感觉到周边有危险,但不知道危险在哪里。风正好是由右向左吹的,兔子无法闻到白鼬的气味,而白鼬确能闻到兔子的气味。白鼬异常兴奋,双眼紧盯兔子,时而抬起脑袋,时而前肢离地整个身体站立起来,将脖子伸得长长的,白鼬直立时的样子非常滑稽,短短的前肢自然下垂在胸前,一副有所乞求的可怜相,又象满清官员犯了错误,心虚时,见到皇帝正准备作揖下跪行三叩九拜之礼前的模样。

    雷赤想如果自己靠近用流星锤打兔子,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兔子感观敏锐,生性机警,一有风吹草动就撒腿而跑,就算自己靠近了兔子,也很难击中,因为用流星锤射击,根本就没有准心,一切全凭感觉,几天来虽发现了一些目标,确只打了一只老鼠而已,白鼬虽外形呆萌,身形娇小,确是不折不扣的职业杀手。白鼬一般只有250克重,而兔子则有2公斤,体重是白鼬的8-10倍,白鼬如猎杀成功,也无法搬动兔子,自己则可坐收渔翁之利,于是雷赤站在雪地一动不动,紧盯草丛这难得一见的猎杀场面。

    白鼬在草丛边缘来回打探,如顺着草丛边缘向兔子进攻,很难逃脱兔子敏锐的目光,如从草丛中间慢慢潜行到兔子身边再突然出击,成功的可能性则大得多,但前提是穿过草丛时不能弄出声响。

    中国有一种传统功夫,叫缩骨功:是将人体骨头间的关节卸下,再进行重新有顺序的叠排紧密,人的身体自然就缩小了,小孩穿不过的缝隙缩骨大师确能穿过,只可惜中国的缩功已面临后继无人的尴尬,但白鼬可是自然界的缩骨大师,双排肋骨细小柔韧且可以向后倒下,使身体变得更加细小,就象一把伞,当伞撑开时,无法穿过小洞当伞收起时自然能穿过小洞,白鼬的肋骨与伞的骨架差不多,白鼬有此绝技加上短小的四肢,便能在老鼠洞里穿梭自如,只要头能穿过的洞,身体便能穿过;据说,白鼬的一位表亲世界最小的猎食性哺乳动物,更娇小的伶鼬,能从戒指孔中穿过。但动物界缩身冠军得主确另有其人,即是生活在海洋中的高智商软体动物——章鱼,曾有一条10公斤的大章鱼穿过一个口杯大小的孔洞逃跑的新闻,让人振惊不已,章鱼属软体动物,头足钢,八腕目,有八只触手,身体没有骨头,只有竖硬的嘴巴,只要嘴巴能穿过的小洞,章鱼就能穿过,章鱼能穿过小洞的大小只受制于嘴巴的大小而白鼬则受制于头的大小,章鱼的缩身法更胜一筹。

    白鼬有缩骨绝技,且蒿草丛草与草之间的间隙并不是很小,最终白鼬选择从草丛中穿过,舒展柔韧的身姿,迈开轻盈的步伐,悄无声息的穿过草丛,潜行到兔子的侧面,后腿一蹬,象一道白色的闪电,跃到兔子的脖子上,一口咬住其后颈,兔子遭到突然袭击,惊慌失措,连蹦带跳,拼命要甩掉脖子上的白鼬,奇怪的一幕出现了,白鼬居然骑在兔子的脖子上,就象半西班牙斗牛士骑在愤怒的公牛背上一样,也许,马可骑,羊可骑,牛可骑,狗可骑,骆驼可骑,鸵鸟可骑,但兔子难骑,白鼬被兔子剧烈的跳跃颠簸下来,兔子抓紧机会撒腿狂奔,白鼬紧随其后穷追不舍,它四肢虽短小但确非常有爆发力,背脊如同一根弹簧伸缩自如,奔跑时当前后肢交叉,背脊就向上拱起,当四肢胯开时背脊如同压缩的弹簧迅速弹开,发出强大的推力,与强劲后肢向后猛蹬的爆发力叠加在一起,小小白鼬的步幅居然达到一米,雪地的表层被冻得很硬,兔子正常情况下能在积雪上面自由穿梭,但在高速奔跑的强大冲击力下,向腿有时会蹬破积雪表层,使后肢陷于积雪里,减缓兔子的奔跑速度,但白鼬小巧玲珑,身轻如燕,绝不会踏破雪层,在雪地上健步如飞,且耐力惊人,如幽灵一样紧紧的追随着兔子。这不是印度丛林老虎与白斑鹿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也不是非洲草原猎豹与羚羊风驰电掣的闪电追逐,而是蒙古高原二个迷你对手快如疾风的死亡游戏。雷赤也紧紧的跟在后面,虽已被甩开很远,但在望远镜的帮助下,将白鼬对兔子的追逐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也许是受伤太重,兔子渐渐体力不支,速度有所减缓,而白鼬体力充沛,越跑越快,时而四肢完全腾空就象贴着雪面飞行,尾巴象舵一样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很快白鼬就贴上了兔子的屁股,但它并不敢从后面进出,对于白鼬来说,兔子是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后肢强壮有力,被兔子后腿蹬上一脚,则有性命之虞,白鼬攻击兔子最佳部位只有后颈。白鼬绕开兔子的后腿,紧贴着兔子的侧面与兔子并列而奔,突然纵身一跃,前爪紧紧抱住兔子的脖子,再次一口咬住兔子的后颈,后爪努力向上一蹬,牢牢的骑在兔子的脖子上,兔子筋疲力尽趴在地上,但求生本能让它猛然跃起,上下翻腾,白鼬紧紧的抓住兔子的脖子跟随兔子一起翻腾,耗尽兔子最后一点力量,兔子终于又倒在雪地上,白鼬紧紧抓住机会对兔子的后颈发出致命一击,用尖利的牙齿切入兔子的颈椎,兔子凄厉一声惨叫,后脚乱蹬,确蹬得积雪四溅,雪层被蹬出一个小小的雪坑,兔子在雪坑里不断的翻腾,挣扎,白鼬虽然紧咬着兔子的后颈,并不停调整自己的位置,以保证处于兔子的颈背处,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兔子的后腿踢到,但混乱中依然被兔子踢到了几下,白鼬松口顺势跳出雪坑,东张西望,兔子使出最后的力量想逃跑,但颈椎已被白鼬切断,中枢神经受损,头无法抬起,也不能站立,后腿用力乱蹬,确一再被自己挖出的雪坑壁挡住,始终无法跳出这个小小的雪坑,结果只能趴在雪坑里,看来兔子蹬出的雪坑,已成为固禁自己的牢笼,白鼬再次跳到兔子身上乱撕乱咬,兔子已处垂死状态,弓着背,浑身抽搐,后腿有时蹬几下,但力量越来越小了,鲜血给雪坑染上了一抹鲜红。

    雷赤气喘吁吁的跑到猎杀现场,白鼬依然扒在兔子身上撕咬,因体形相差太大,很难将兔子彻底杀死。当近距离看到白鼬猎兔现场,雷赤被这一暮震惊了,白鼬是如此娇小,对比之下,兔子是10倍于它的庞然大物,猎手与猎物之间的体形差异达到了让人震惊的10倍。大形捕食当中,最优秀的捕食动物如山狮、花豹,一般只能捕获自身体形5倍以下的猎物,要想捕获体形是自身5-10倍的猎物,必须依靠团体的力量来完成,也就是只有狮群,狼群这样的团队杀手来现实,而迷你猎手白鼬单枪匹马猎杀10倍于自己的兔子,可见其猎杀水平已登峰造极。

    雷赤一到,白鼬便一溜烟跑了,于是捡走一息尚存的兔子如获飞来横财,看到这珍贵的食物,激动得都快梗咽了,还真心感激白鼬送上一只救命的兔子。

    鼬科家族小资料

    白鼬又名扫雪鼬,体形修长娇小,体重仅42-260克,夏天自吻端向后经颊部,颈侧,体側至四肢腕部及尾的背面为灰棕色,腹面由下唇颌部喉部至腹部及四肢内侧为白色,只有冬天全身才会变成纯白色成为白色精灵,尾巴末端全年均为黑色,广泛分布于欧洲、亚洲北部及北美北部,凭借着矫健的身手,敏捷的步伐,致命的死亡之舞以及超强的战斗力,活跃在高山、林区、草原、荒漠、沼泽、河谷,成为鼬科家族中的佼佼者。

    鼬科家族大多体形娇小,凶猛擅斗,最小者伶鼬只有50-130克,最大者为巨水獭,可达32公斤,鼬科动物种类繁多,分布广泛,全球除南极洲与大洋洲外,都有鼬科动物的身影:伶鼬、白鼬、香鼬、黄腹鼬、虎鼬、艾鼬、臭鼬、狐鼬、巢鼬、黄喉貂、松貂、紫貂、雪貂、石貂、水貂、渔貂、海貂、水獭、鼬獾、猪獾、美洲獾、蜜獾、狼獾共20个属,且各有特点:如貂属擅攀爬、獾屈擅挖掘、水獭属檀潜水……多达55种鼬科动物,大多胆大妄为,战斗力强,有“恶魔”之称的狼獾经常抢夺狼群的食物,且敢挑衅灰熊;被称为“地狱猎手”的蜜獾是公认的世界上“最无畏的动物”,在蜜獾的大脑中不存在“害怕”二字,经常发生蜜獾挑衅非洲狮的不可思议的事件,面对狮子,小小的蜜獾会奋起反击,无所畏惧,狮子同样会被蜜獾的无畏所震惊,大多数情况下蜜獾都能从狮口下全身而退。但大家最熟悉的鼬科动物还是黄鼠狼,曾经有一个老猎人用兽夹打猎时有一次夹到了一张黄鼠狼的皮,老猎人大惑不解,顺着血迹找到了一个黄鼠狼的窝,眼前恐怖的一幕让见多识广的老猎人彻底惊骇,一只全身无毛血淋淋还冒着热气的母黄鼠狼正在给一窝眼睛尚未睁开的小黄鼠狼喂奶。原来捕兽夹只夹到了母黄鼠狼的鼻子,强烈的母爱让它不顾一切要回家给幼崽哺乳,拼命挣扎于是从鼻子开始将自己的皮象脱衣服一样活剥下来,拖着血淋淋的身躯一无返顾的赶回窝里给幼崽哺乳,临死之前也要履行母亲的职责,哺育自己的孩子,黄鼠狼孱弱而凄惨的叫声回荡在天地之间,它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强烈母爱及竖强、决绝、无畏的精神震憾着人世间的自私与贪婪……以打猎为生老猎人也从此不再狩猎了,变成了一个山坡上的放羊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