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八章:迷失荒野

第八章:迷失荒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2月15日晴

    早上太阳徐徐升起,象一轮红色的车盖,将金色的阳光撒在一望无际的沧茫大地上,但荒原的太阳并不慷慨,它的光茫显得是那么的柔弱。

    二人各背大约25斤的背包,怀着郁闷与失落的心情开始了徙步之旅,临行前冯智再一次钻回汽车,将汽车反光镜上的红布条解下来,这是买车时汽车销售人员系在车上的,表示喜庆,现在将它系在铁锹上,以便需要的时候发生求救信号,并将汽车上的电线拨出,并带上烧剩的最后一根小木柴才出发。

    溯风凛冽,衰草萋萋,二人一路无话,也没有心情说话,只是埋头赶路,徙步而行与驾车时的感觉完全是相反的,茫茫草原更显广阔,而自己则更显渺小,现在已不是征服荒野了,而是要被荒野征服。大地空空荡荡,偶尔有一两个沙丘也是孤零零的立在风中,远处的枯草更显延绵不断,一直铺到天际边,往近一看,实际上这些枯草短小而稀疏,且到处都是老鼠洞,看来老鼠在哪里都能繁衍昌盛。

    气温很低且干燥,阵阵劲风,吹在脸上就象砂纸擦一样难受,吹得眉头直皱,脸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天空依然湛蓝,飘着朵朵白云,象丰收的棉花,象洁白的羊群,象青藏的雪峰,象天鹅的羽绒,随风而动,变幻莫测,给天地间增添了一些神蜜和不可摸的异样气氛。四周空无一物,如此寂静,只能听到微微的风声的自己的脚步声看不到一只飞鸟,看不到一只小虫,看不到一只野兔,看不到任何异动。

    二人行进了一段距离,便气喘吁吁,20多斤重的背包压在背上就象一座泰山一样压得火冒金光,这才真正感觉出地心引力的强大威力。

    走了一会儿便疲惫不堪,两腿瑟瑟发抖,走路也是高一脚低一脚踉踉跄跄,便依然咬着呀齿前行。突然冯智一脚踩空膝盖一软,一跤摔在地上,于是二人卸下背包,就地小憩,扭扭酸痛的腰部,揉揉发胀的小腿,舒缓一下疲惫的身躯,顺便仔细看了看脚踩空的地方,原来是踩塌了一个洞,但这个洞要比一般的老鼠洞要大,与人类的拳头大小相仿,有可能是艾鼬、草原獾、早獭……的洞穴。

    突然洞口传出一阵急促的“沙沙”声,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色彩斑澜的小动物快速扒开堵在洞口被踩塌的沙土,一窜而出,如离弦的箭一样向前飞奔,二人并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而是非条件反射的本能跳起来向这只小动物追去,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抓住它。如在正常情况下,从城市来到荒野的游客,看到漂亮的野生动物,一定会悄悄的躲在一旁,怀着好奇的心情来欣赏大自然创造的美丽生灵,并仔细欣赏它的一举一动,或拿起照相机记录下这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心动时刻;但现在雷赤与冯智流落荒野,与人类社会失去了一切联系,陌生的荒原没有餐厅与饭店,没有酒楼与茶座,没有马路与车辆,没有绿灯与红灯,没有警察与城管,没有护士与医生,没有救助所与民政部,没有商店与小贩......没有平时生活所熟悉的一切,生存危机感油然而生,以游客到猎人的身份转变,就在这一瞬间实现。

    “猎人”本就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也是延续时间最长的职业,当我们的祖先同猩猩分道扬镳,离开森林走向草原的第一职业便是狩猎,然后才有牧业、种植业、商业、工业、科技产业。现在虽已进入网络时代,但狩猎的本能与冲动依然隐藏在每个人的基因里,在一定的条件下便会自动激活。

    二人追了一段距离便气喘吁吁,于是停下了脚步,那个小动物也不跑了,而是站立起来回头一望,仿佛在嘲笑生活在水泥森林的二腿动物来到荒原是多么狼狈。这是一只身形修长而敏捷的虎鼬,与黄鼠狼一般大小,鼬科家族最美者,传说中的花狐貂,小巧玲珑确非常漂亮,淡黄色的毛皮上点缀着一些棕褐色的斑纹,长长的尾巴密实又蓬松,黑白相间的脸庞敢态可掬,浑身毛发鲜亮醒目让人一见难忘。

    二人在荒原上行进一天,走走停停,也不知走了多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远远没有达到事先设定的30公里,后来脚也开始发痛,晚上脱下鞋子一看,原来脚上都起水泡了,于是拔出匕首先用打火机将匕尖烤一下,咬牙用匕首将水泡挑破,再用皮囊酒在伤口周围擦擦表示消毒了,再用毛巾缠一下就此了事,晚上虽浑身胀痛,但因十分疲劳,居然一钻进睡袋就睡着了。

    12月16日阴转小雪

    天灰朦朦的轮罩在荒原的上空,气温也更低了,雷赤冯智背着背包顺着来时汽车压过的展迹继续前行,依然是走一阵歇一下。

    下午4点左右,风明显增大了,并夹着一些小雪籽,打在草地上“噼啪”作响,温度急剧下降,冰冷的空气吸入鼻腔如针刺一样。

    二人冒着小雪前行了一会儿,无奈太过疲惫,且脚上又长出了新的水泡,灼痛得厉害,于是停下脚步就地支起帐篷。回想几天前还驾车在荒原上横冲直闯,不可一世,而现在失去了汽车和手机的帮助显得如此无助,感觉就象掉进了冰窟窿,征服荒野,征服自然,征服天地的豪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大自然也显露出冷漠的一面。

    12月17日阴有较大的风

    雷赤冯智早上起来一看,一夜的小雪使大地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雪并不厚,但将本来就不清晰的汽车行驶过的蛛丝马迹覆盖得无影无踪。

    “不好,老冯,下了一夜的雪,将车压过的痕迹完全盖住了,我有点但心会迷失方向”雷赤心中一片茫然、困惑的嘀咕道。

    “是呀,我们已经步行了2天,只要朝东南方向再走个3、4天就应该能走出这片无人区,只要能遇到一个蒙古牧民就好办了,坚持就是胜利”二人相互鼓励一番继续前行。

    12月21日阴转晴

    中午太阳终于露出了久违的脸。雷赤看着太阳大吃一惊:“老冯,不好,我们应该朝东南方向走才能回到赤那小镇,而现在正是中午12点,太阳在正南方,我们确是背着太阳在走,方向反了我们实际上是在朝北走。”

    冯智一下也愣住了:“看来真的走错了方向,咱是从15日开始步行的,今天21日了,已经步行七天了,开始2天不会走错,是寻着车痕走的,从17日开始,地上有一层雪,而且一直都是阴天,白天没太阳,晚上没星星,看来现在形势非常严峻,咱有可能进入了无人区的更深处。平坦的原野没有参照物,最容易走错方向。”

    “关键是食物已经不多了,4斤苹果,一共10个,咱一人一天一个,前天已经吃完了,一点桔子早就没了,面包一天一小片,昨天也吃完了,一箱矿泉水,因为地面有积雪,可当水源,除2瓶以备急用的没动外,其它的在17号就都喝完了,以减轻背包的重量,这几天一直都是将积雪装在空矿泉水瓶里放在羽绒服朝内的口袋里,用体温融化雪水喝,牛、羊肉一共有20多斤,现在也只剩下7、8斤的样子。”

    “看来这一点牛羊肉已难以支撑咱走出荒原,要想办法找其它的食物,哎,现在的人已经离不开手机了,所有的联系都靠手机,出门在外不论开车还是走路,都要手机导航,一旦手机没了,马上就变成无头的苍蝇,不知道那是东南西北,可惜我8万多买的名牌表,连个指南针都没有”冯智发出阵阵哀叹。

    “雪地上有些野兔和其它动物的足迹,咱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抓住野兔,我记得在《荒野求生》的记录片里演示过用鞋带和石子做成流星锤打野兔的镜头,不防试一下。”

    二人调整方向朝南行进,边走边留意雪地上兔子的足迹,70年代农村出生的男孩,都有冬天在雪地里追兔子的经历,所以对兔子的足迹都特别熟悉。

    下午5点不到,太阳确已经开始落山了,感觉白天是如此短暂,冯智仔细看了一下手表,才下午4点50分,太阳早上8点才升起,下午4点50就落山了,在地平线之上的时间还不足9个小时,高纬度地区的冬天白天的确要短一些,似乎今天特别短,冯智突然想起,今天是冬至,太阳正直射正南回归线上,也是北半球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在江南地区冬至表示冬天的悄悄来临,但在蒙古高原冬天不会等到冬至就迫不急待带着寒冷的北风闪亮登场。二人便在一个兔子足迹较多的地方安营扎寨。雷赤将高筒军靴解下来,并抽出三根鞋带,再找三颗半个鸡蛋大小的石子,每一根鞋带的一端绑一颗石子,三根鞋带将三颗石子绑紧,再将另一端拧在一起打一个结,就做成了一个流星锤,流星锤大约60厘米长,雷赤手提流星锤在空中旋转起来,再朝某一个方向打去,以练精准度,反复练几次后,感觉流星锤用时还挺顺手,便开始在雪地上顺着野兔的足迹追寻兔子。兔子生性机警,昼伏夜出,奔跑如飞,黄昏时开始出洞觅食。所以黄昏是打兔子的最好时间,雷赤睁大眼睛,东张西望,偶尔看到一两只兔子,但都离得太远,等小心翼翼想靠近还没进入攻击距离,机敏的兔子后腿一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冯智小时候有过跟随村里的老猎人下夹子和套子的经历,俗话说“狐有狐径,鼠有鼠道”,套子需要下在动物经常出没的路线上,才是成功的关键。于是将汽车拨出的电线切成四段,每一段打一个活结,并将唯一的一根木柴劈成四根小木桩,便在四周寻找合适的地方下套子陷井,从兔子的足迹是否密集,粪便是否新鲜来判断兔子的密集度,兔子外出觅食爱走固定的路线,亦主径跑道,如果兔子多主经跑道,足迹往往特别多,则新足迹压着老足迹,而且兔子也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路线,往往在觅食地吃饱后,用力一跳,窜回主径跑道再顺道而归,有时兔子在觅食地高跳或旁跳,走出很多圆圈或8字形足迹形成双踪或往返跑几趟形成各种足迹迷踪,再用力向旁一跳形成断踪以迷惑捕食者,如能准确识破兔子的足迹迷踪找出主径跑道,将套子下在主径跑道上,当然越隐蔽越好,才能最大可能的套住兔子。

    冯智先根据兔子足迹的分布情况估计出主径跑道将木桩插在主径跑道旁边的草丛里,将套子的圆圈调至与手指伸开的手掌一般大,以便兔子的头好进入带活结的圆圈,套子离地大略1拳加半个大拇指高,圆圈正对着主径跑道,另一头则绑在插于草丛的木桩上,这样一个套子陷进就下好了,如有兔子的头钻进了圆圈里,圆圈是活结的,兔子一挣扎,圆圈就会变小,将兔子的头越套越深,便能将兔子捕获,冯智下了4个套子,期盼着有所收获,并割了一些较高的枯草带到帐篷门口,雷赤的流星锤并没有打到任何兔子,也垂头丧气的割了一些枯草回到帐篷,二人将枯草点燃烤热几片羊片呼噜吞下,并烘一下冰冷的手脚,便开始入睡,脚上以前长的水泡现在都已变成了厚厚的老茧了。身上因长时间徙步行走引起的肌肉醒痛也慢慢消失了,身体已经渐渐适应了长途跋涉,但食物确挺不了几天了。

    12月22日晴

    冯智早上检查4个电线套子,可惜连根兔毛都没套到,只好继续前行,阳光照在积雪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茫,二人戴上墨镜以免眼睛被阳光刺激引起雪盲症,在太阳的指引下,向南而行,

    12月23日阴

    “不好,老冯,今天又是阴天,我只担心,咱们又会走错方向。”雷赤用望远镜朝四周仔细看了一下,感觉四面八方都一模一样,都是无边无际的荒原,找不到有什么不同的特点以帮助辨认方向。

    “是呀,湖北人的方向感就是差,如果在城市里有人问路,回答永远是走多远,向左拐,向右拐,而北方人的回答则是朝前走,再向东拐或向西拐,有一次我在河南出差,向当地人问路,他们告诉我向前走再向西拐,我说我搞不清东西南北,问应该是向左拐还是向右拐时引得一大群河南人呵呵大笑……咱们现在的羊肉已经不多了,不能坐以待毙,只能走,才可能走出这片无人区。”

    12月29日暴风雪

    一个星期以来,老天爷好象心情不好,一直阴沉着脸,看不到一点太阳的影子,二人就象没头的苍蝇,凭着感觉在无边无际的荒原上努力前行,虽将背包里的一点牛、羊肉视为珍宝,尽最大可能少吃,但还是已所剩无几,牛肉已经吃完,每个人的背包里已剩下不到一斤羊肉,只够一天的口粮,二人深深感到无助和恐慌。

    “老冯,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咱们的方向可能又走错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关键是咱们的羊肉只够吃一天了,怎么办才好呀?”

    “咱虽每天在天黑之前下套子和用流星锤来抓兔子,可惜一只也没有抓到过,实际上手电筒的强光照到兔子的眼睛会引起兔子暂时性的失明能提高抓兔子的机率,可惜手电筒在开始几天每天晚上发求救信号将电都闪完了,我感觉现在想抓兔子比都买彩票中奖还难,背包里仅有的一点羊肉要尽量保留,咱们挖些草根来充一下肚子,我小时候就经常和小伙伴们一起挖茅草根吃,甜甜的水份很足,味道还真不错,实际上有很多草根都能吃,比如,蒲草的嫩根、芦苇根、鱼腥草根……现在是冬天,草的营养主要蓄积在根部,只要是没有毒的草根都可以吃。”

    二人无奈只好用铁锹和匕首扒开雪后,挖草根吃,可惜草原上的草根又小又瘦,在积雪上将草根上的泥土擦掉,放在嘴里嚼,可是又涩又苦,难以下咽,远没有又肥又白的茅草根好吃,草根上的沙子很难擦干净嚼在嘴里噼啪作响,卡在喉咙里让人感到窒息,有时需喝一口水才能咽下,二人吃得伸脖子瞪眼睛,眉头直皱,咽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人体正常每天要消耗3000卡路里的热量,二人现在长途跋涉,消耗的热量远高于正常消耗,草根再难吃,也只有强迫自己咽下了。

    “草根虽难吃,但是纯正的绿色食品,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二人自我调侃,苦中所乐,但挖草根时注意到一个问题,这里的草更稀疏,土壤的含沙量更大,更象半沙漠半草原地带,看来真的进入了无人区的更深处,正在二人不知所措之时,突然一阵疾风拂过大地。

    “老冯,冬天主要是刮北风,咱们顺着风走一定是朝南。”

    “风好象越来越大,有些不正常,咱们还是找个背风的地方躲一下,以防暴风雪”,冯智四周张望,看见前面400m处有一个小山丘,山丘小很可怜,大概只有3m高,但在空旷的荒原中,这便是仅有的避风处,且风越刮越猛,二人快速来到小山丘的背风面,早就听说蒙古高原的风暴厉害,看来考验背包里这顶国际大牌防风帐篷的时刻到了。

    帐篷长210cm,宽135cm,高110cm分为内帐与外帐,内帐由透气抗撕裂涤纶制成,外面由防撕裂涤轮+防水涂层制成,并带有裙边透气防水又防风,支架撑杆由航空铝合金制成竖韧轻便,地钉12根并配有牛津垫一个,充气防潮垫一个,充气筒一个羽绒睡袋2个,防风绳4根。

    二人快速铺牛津垫,接撑杆,撑内帐,盖外帐,插钢钉,拉防风绳,特别是钢钉和防风绳,为了牢固,蹦紧防风绳,将钢钉最大限度的插于地下,有风增加了搭帐篷的难度,但二人天天装拆帐篷动作熟练,配合默契,一气呵成,冒风将帐篷搭好。风越来越大,为了更加保险,于是解下二根鞋带,一头系在迎风面防风绳的一端,一头系在匕首上,扒开雪层,绷紧鞋带,将匕首插于地面,这样迎风面的2根防风绳就有了钢钉与匕首的双层固定,进一步增强抗风性,并用铁锹铲一些积雪压在外帐迎风面贴在地面的雪裙上,以防帐篷被大风掀走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大风更加强劲了,肆意横扫空旷广袤的大荒原,发出“隆隆”的呼啸声,乌云随风翻滚,如巨大的怪兽张牙舞爪,地上的积雪被大风吹起和天空的飞雪混成一体,随风狂舞,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积雪又从空中摔到地上,大地立刻形成了波浪形一样的,天鹅绒似的巨毯,大风肆无忌惮,吹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吹得荒芜大地变成白色地狱。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帐篷被风吹得左右摇摆,二人在帐篷里提心吊胆,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风,惊恐、焦虑、忐忑不安,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关键是背包里的羊肉已经所剩无几了,外面风雪很大,想在这样的风雪中割点枯草点火取暖是不可能的,肚子里没有能提供热量的食物了,且气温急剧下降,二人饥寒交迫,瑟瑟发抖,看着最后一点羊肉,口水直流。

    在强大饥饿感的驱使下,不由自主的开始进食这些珍贵的羊肉,此时的羊肉闻起来香气扑鼻,将冻得冰冷坚硬的羊肉放在嘴里用力一嚼,刚开始象嚼一块坚硬的冰,但羊肉在口腔温度的熔解和牙齿咀嚼压力的结合作用下,被一点一点的咬开,将包裹在羊肉里面浓郁的香味全部释放出来,充满了整个口腔,嘴巴里的每一个味蕾和细胞都会感觉到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愉悦与欢快,只有特别饥饿的人才能产生这样深刻的体念。羊肉在消化的过程中,将储存的化学能转化成热能,让身份慢慢暖和起来,为了所有保留,二人在肚子还没有完全吃饱的情况下,还是强迫自己闭上了嘴巴,留了最后2块宝贵的羊肉,各喝一口酒来暖暖身子,便钻进睡袋,在狂风暴雪的荒野熬过了提心吊胆的漫长黑夜。

    12月30日小雪转阴

    经历了一夜风雪的洗礼,荒原上已经覆盖了厚达一尺的积雪,清晨二人心有余悸的走出帐篷,看着茫茫四野,加上背包里除了2片可怜的羊肉外,已没有任何食物,心里更加恐慌,深刻的感受到荒野求生,并不象贝尔?格里尔斯演示的那么容易,无奈只好挖点草根填填肚子。

    天空依然飘着小雪,风虽不是很大,但吹到脸上象刀割一样,2人戴上手套和帽子,背着背包,顺着风在积雪中艰难前行。

    一点草根只能欺骗饥饿的肚皮,并没有什么营养和热量,走一会儿便气喘吁吁,眼睛发花,头重脚轻,心脏狂跳不已,背包已经很轻了,但依然感觉象一座泰山一样压在身上,二人饥寒交迫咬着牙关前行,下午四点不到,在极度疲惫中停下了脚步,一如既往的找了一个野兔脚印多的地方安营扎寨。

    冯智始终如一的开始下电线套子,雷赤则手提流星锤在雪地里苦苦寻觅。今天只吃了一点草根,肚子早就饿得“呱呱”直叫,强烈的饥饿感如同一道道的催命符,给大脑传递清晰的信号,如再不找到食物则要命丧荒野,雷赤看着四周空荡荡的茫茫雪原很清楚想抓一只救命的兔子比登天还难。只好乞求上苍庇护,让自己用流星锤那怕是打一只小兔子也好,雷赤睁大眼睛仔细搜索四周的蛛丝马迹,寻觅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心急如焚,饥饿寒冷,焦虑、烦燥、失望、沮丧、恐慌,各种复杂的感觉一起涌上心头,越想捕到兔子反而越捕不到,越捕不到就越紧,越紧张就越难捕到兔子,雷赤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已经进入了一个慌乱的状态,心神不定,精神恍惚,于是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下,倾听一下四周的风吹草动,除了簌簌的风声,还是簌簌的风声。但突然感觉到微微的风声中,好象夹杂着另一种不一样的声响,雷赤迅速睁开眼睛,仔细观察声音发出的地方,不远处一只狐狸从草丛中慢慢走出,狐狸如此漂亮,不愧为大自然进化出的精灵,火红的毛皮色泽鲜亮,如丝绸般顺滑,长长的尾巴蓬松绚丽如彩旗般招展,修长的四肢在雪地里迈着轻盈的步伐,尖尖的鼻子在雪面上不停的嗅来嗅去。突然,狐狸停下脚步站在雪地里一动不动,头一会儿抬起,左右摆动二下,又一会儿凑近雪面嗅来嗅去,大大的耳朵象雷达一样始终对着雪层下面,原来狐狸的耳朵正在搜索雪层下面小动物发出的“沙沙”声,并锁定精确位置,只见狐狸后脚一蹬腾空一跃,身体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后一头扎进雪层,尾巴象舵一样调节扎入雪层的精确位置,当狐狸的头从雪地拔出来时,嘴野已经叼着一只老鼠。

    狐狸兴奋的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把嘴里的老鼠嚼两下,甩甩头,甩掉脸上的积雪,再将老鼠一口呼噜吞下。这便是狐狸冬天捕捉雪层下面老鼠的绝杀技,先用耳朵锁定老鼠,再腾空跃起,从天而降,又快又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雪层下的老鼠抓住,整套动作优雅,干脆,快如闪电。雷赤看得目瞪口呆,感觉狐狸不像是在捕猎,而是在跳一曲襟飘带舞,美仑美奂的雪上芭蕾,让人类最顶级的芭蕾舞演员都相形见拙,黯然失色,这一专业捕鼠动作又被科学家称为“鼠标猛扑”,最近研究发现,红狐鼠标猛扑的整体成功率仅为18%,但当朝东北方向作鼠标猛扑时,成功率则高达73%,同一动作为什么因方向不同而产生巨大的差距,巧合的是地球北半球磁场是向下倾斜的,红狐的猛补似乎是跟着地球磁场调整的,科学家猜测红狐能质测地球磁场,红狐先用敏锐且能独立旋转的双耳锁定老鼠的位置,而且达到耳朵的声音角度跟地球磁场的倾斜率正好相称,它为什么可以精准的计算出要跳跃多远,好降落在老鼠的上方,可能跟红狐的眼睛内的蛋白隐色素有关,能敏锐的感受到地球的自然磁场,磁场可能以斑点的形式出现在红狐的视线中,如果这种猜测是正确的话,红狐则是能运用地球磁场狩猎的第一种动物。

    很快,狐狸就捕到了好几只老鼠,雷赤真心羡慕狐狸高起的捕鼠技巧,同时也感觉到这一带的老鼠很多,红狐优美的身姿也给他带来了愉悦的心情,增添了一份信心。兔子不好抓,能抓几只老鼠也是不错的选择。雷赤睁大双眼继续在雪地里搜寻特别是那么露在雪层外的高草丛,更是搜寻的重点。突然雷赤觉察到离自己十来米外的一个草丛中传出“沙沙”的声响,便蹑手蹑脚的向前慢慢靠过去,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先惦着脚用脚尖踩入雪地,踩实之后再将重力一点点向脚根转移,以将行走的声音降到最低,天色正在变暗,当离草丛大概四米距离时,雷赤集中所有的感觉器官、视觉、嗅觉、触觉注视草丛里的一举一动。

    自从流落荒野,手电筒的电被闪完之后,雷赤再也没有看到过强烈的灯光了,以前在城市里天天都能看到的日光灯、霓虹灯、路灯、汽车灯、电视、电脑、手机发出的光通通不见了,反而感觉到眼睛比以前更明亮了,只要有一点微弱的光线就能看得很清楚;耳朵同样如此没有了各种汽车轰轰声,广告哗啦声,电话滴滴声,人群的怪叫声,大街的嘈杂声,城市的喧嚣声……听觉也更敏锐了,能听到微风拂过耳边的声音,偶尔听到一二声鸟叫划破寂静的荒原,四周确空无一物,用望远镜仔细一看,原来鸟儿在很远的地方,嗅觉、触觉同样如此,甚至感觉到神奇的第六感马上就要被激活。

    雷赤终于看到2只硕大的老鼠在草丛里蹭来蹭去,并“吱吱”的叫个不停,好象在唱道,猜猜我是谁:“贼眉小眼,目光短浅,身形猬琐,浑浑噩噩,全身漆黑,让人作呕,缩头缩脑,不见天日;我不是米奇,也没见过迪士尼;我梦中的家园,就是肮脏的垃圾场,我向往的天堂,就是潮湿的下水道,我喜欢的地方,就是狭窄的石缝里,我舒适的安乐窝,我在阴暗的地洞中,猫头鹰对我悄无声息的展开空中偷袭,黄鼠狼对我不离不弃进行闪电攻击,毒蛇对我情有独钟,来一个过度热情的死亡拥抱,狐狸对我念念不忘,演一场出奇不意的地面杀机,我只能鬼鬼崇崇,在缝隙中藏身,只能苟且偷生,在角落里生存,满足于一个不见阳光的黑暗环境确种群庞大,我藏身于一个杀机四伏的危险世界确子孙众多,我在城市里如鱼得水,在田野上坐享其成,在花园中随心所欲,在厨房间无所不品,我的名字与老虎很接近,也仰慕虎啸山林,天惊地动,威风凛凛,王者之风,但只能羡慕嫉妒恨,依然缩身在草丛里,躲藏于黑洞中。注意,老虎已濒临灭绝,我确能无孔不入,繁衍昌盛,谁才是生存的赢家,还请您公正一评。”

    雷赤举起流星锤快速飞旋起来,就象一只流星锤蜘蛛,瞄准老鼠打去,流星锤的三颗石子在空中微微散开,增加了打击面积,象三颗子弹直飞草丛,只听到一声惨叫,一只老鼠被击中,雷赤惊喜不已,一个箭步蹿上前一把抓住老鼠的后颈,老鼠嘴里流着血“吱吱”乱叫并张开嘴巴扭头瞎咬,只好把老鼠放在脚下踩死,看着好不容易打到的老鼠,雷赤好象又找到了自己小时候打弹弓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