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三章:狼性管理冷酷无情

第三章:狼性管理冷酷无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12月1日晴

    雷赤一早从汉口出发,背着业务包,带着纸样,赶地铁,挤公交,经个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武昌大学出版社,站在出版社门前,灿烂的阳光照在身上,温暖而舒服让人精神抖擞,将近一段时间工作的不顺利引起的沮丧心情照得无影无踪,雷赤扫视了一下出版社,两栋6层的大楼相对而立,中间是一个大花坛,面前有一道铁门,开了一小半,可供行人通行,铁门边有一个保安房,一位大约四十多岁的保安大哥面无表情的坐在里面。雷赤将业务包斜肩挎改为单肩挎,并整理了一下衣领,以展现最好的精神状态,彬彬有礼的走到保安面前:

    “大哥您好,我进去拜访一个张科长。”

    “哪个张科长?”

    “供应科的张科长。”

    ”你预约没有、“

    “我上星期就在电话里面跟张科长约好了的。”

    “上星期是上星期,你现在跟他打个电话。”

    雷赤拿起手机拔通了电话,连打3个都没人接。便向保安求道:“张科长的电话现在没人接,可能有什么原因或在开会,我跟张科长约好的今天给他送个纸样,我进去一下马上就出来。”

    “我这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保安铁青着脸,趾高气扬的说道。

    雷赤只好灰溜溜地调头而走。

    武昌大学出版社就座落在武昌大学校园内。大学在中国除了求学之外,还有一层特别的含义:它不仅是广大学子心中一个刻苦学习的奋斗目标,一个朦胧的憧憬,一个释放青春的花园,一个梦开始的地方,但在千百年来,封建社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熏陶下,大学在广大老百姓的心中更是一个即神秘、又神圣、且带着无限容光的殿堂,是一个能让自己孩子通往升官发财光宗耀祖,开启辉煌人生的第一步,是一个鲤鱼跳龙门的跳板,正所谓“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他们看重的并不是书本身,而是其中有可能带来的千钟粟、颜如玉和黄金屋。

    雷赤在校园内漫无目的的溜达着,四周绿林林荫,环境幽美,学子学际们个个朝气蓬勃,谈笑风生,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绚丽和骄傲。这便是儿时梦想的地方,只可惜自己从来没有进个大学校园。今天是第一次来到大学,秋高气爽,本来心情还蛮好的,一下子又变得灰蒙蒙的,不仅是碰了个钉子保安,更因为近两年纸张行情非常差,竞争异常激烈。公司朱总早就下达了开拓武昌大学出版社业务的命令,如不成功,将严肃处理。自己想起一切办法和出版社联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和张科长在电话里约好今天来谈谈,没想到被保安拦住。

    雷赤在校园内转了一个多小时,再来到出版社门前,戴上墨镜,昂首领胸径直走进大门,就当保安不存在,没想到反而顺利来到了供应科。

    “您好,请问是张科长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上个星期在电话里与您联系的,汉口纸张贸易公司的小雷,今天特意给您送一份纸样,现在我们的双胶纸价格特别优惠,质量有口皆碑,是市场上最具性价比的产品。”

    雷赤将一份纸样送给张科长,张科长拿着纸样正反都看了一下:“纸张还不错,只是我们这里购纸都是由印刷厂负责。”

    “哦”

    “印刷厂就在西面,你顺着门口那条路步行十多分钟就到了,把你的纸样给王厂长看一下。”

    “好的,谢谢,张科长多有打扰。”

    雷赤下午来到武昌大学印刷厂的门前,只见围墙里面是一层高的厂房,能听到“隆隆”的印刷机传动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大门敞开着,一名保安蹬在离大门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用一根小树桠正在逗一只小哈巴狗玩,嘴里还吹着“嘘嘘”的口哨声。

    雷赤直接走到大门口,突然“汪……”的一声,一条大黑狗从围墙反面蹿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乌黑的双眼放着凶光,猛扑而来,这条狗体形巨大,虎背熊腰,嘴阔脸宽,浑身通黑,厚厚的嘴唇随着吠声有节奏的上下舞动,口沫横飞,甚是吓人,雷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吓,心都快跳出来了,双脚颤颤发抖,完全吓懵了,眼看就要被大狗咬到,只听到“嘣”的一声阻止了大狗的继续前扑,原来它脖子上有一根铁链子,已被狗的冲力蹦得“嘎嘎”作响,雷赤赶快后退二步,一股冷汗从额头冒出。

    “搞么事的呀?”保安这才注意到有人来了。

    “我是给王厂长送纸样的。”

    “注意狗哇,咬了你我可是不负责任的。”保安继续逗他的小狗玩。

    “好的”,雷赤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心脏依然在狂跳,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这条大狗,就象一条小牛犊,四肢粗状,钢爪如铁钉一样抓得地面“咯咯”作响,身上的毛发又长又密,特别是勃劲上的鬃毛根根向前竖起,并朝两边分开,有威猛雄狮的霸气,又象郭富城出道时的四六分帅锅发型,虽英气逼人,但中看不中用,将眼睛都遮了一半,且吠声洪亮,极负震撼力,如同重低音,震耳欲聋,很明显是一只身价不菲的狮型藏獒。

    雷赤小心翼翼地从大门口这一头绕进印刷厂,在办公室找到王厂长。

    “王厂长您好,我是汉口纸张贸易公司的小雷,这是我们的双胶纸,非常不错。”雷赤向王厂长递上一张纸样。

    “还可以”,王厂长摸了摸纸样:“但我们的纸都是由出版社购买的呀!我这里只负责印刷。”

    “我是从出版社那儿过来的,张科长说,纸张由您这里采购?”

    “是不是你搞错了,我们这里从来就没有买个纸张,一直都是由出版社采购的。”

    “哦,原来是这样,那打扰您了。”

    雷赤垂头丧气的退出印刷厂,走到大门口,那条凶恶的藏獒又是了阵狂吠,吓得加快步伐,灰溜溜的撤退。

    不知明天怎样向朱总交待,雷赤心里犯起了嘀咕,顺手拿出手机随意的浏览起来,不经意看到一篇文章,有网友跟贴点评四个字“华人与狗”,让他产生一种怪怪的感觉,又想起学生时代看的《精武门》电影李小龙飞起一脚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匾踢得粉碎的镜头,既然“华人与狗”的牌子被李小龙已经打碎,为什么总是感觉到这块牌子就象阴魂不散一样一直跟随着中国人呢?

    “叮叮叮”,手机突然响起,雷赤一看是老同学冯智打来的电话。

    “喂,老同学,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

    “老雷呀,我现在在武汉呢?”

    “怎么一下子从上海跑到武汉来了,晚上为你接风。”

    “今天杀了一只猪,高兴,咱们在武昌帝皇大酒店见,你请客,我买单,咱哥俩好好聊聊!”

    冯知是雷赤职高三年最要好的同学,二人谈话投机,感情一直非常好。冯智在学生时代就知识面广,组织能力强被称为“智多星”并担任组织委员,爱高谈阔论,一直都是学校的焦点人物,雷赤在大多数情况下扮演的都是倾听者的角色。毕业之后雷赤和其他同学一起南下广东打工,冯智则孤身一人独闯上海,90年代末正是国企下岗工人最多的时候,上海国企众多,所以下岗工人特别多,冯智在上海举目无亲,找工作又特别难,有时候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在雷赤的资助下才渡过最艰难的时刻,经过多年努力,最终在上海站住脚,并创立一家自己的贸易公司,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雷赤晚上6点多来到武昌帝皇大酒店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冯智,西装毕领,神采飞扬地站在一辆崭新的白色陆虎车旁边向他招手。

    “哇,全新陆虎,牛。”

    “老同学,你就别聊侃我了,好久不见,今天咱要好好聊聊。”冯智拍拍雷赤的肩膀,一起上到二楼的一间豪华包间。

    “老冯,你今天在电话里说杀了一只猪,是怎么回事呀?”

    “我平时的颗化塑料卖一万一千元每吨,只有8%的利润,能顺利回款就满足了,今天遇到一个不懂行的武汉人,我买给他一万七千元一吨,一次买了十吨,赚了拾万多元,你说他是不是一头猪?”

    “我靠,赚了人家的钱还说人家是猪,怪不得有钱买新车。”

    “我就这么个素质,咱不都差不多,彼此彼此。”

    “不瞒你说,我也有这个心理,我们的纸现在五千元一吨,上个月我买给一个客户5600元一吨,可惜他只买了一吨,我就高兴得不得了,你杀了一只肥猪,可我只捉了一只蜘蛛,还是你牛呀!”

    “我靠,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陆虎车在美国卖100万一辆,在中国买300万一辆,陆虎车厂家是不是跟咱们一样的心理,说在中国杀猪呢?”

    “那不可能,人家是国际知名企业,职业道德高着呢,一定会把咱中国土豪当成最好的顾客,当成上帝,一定会夸中国车主高端大气上档次。”

    “我看不一定,都是生意人,心理应该都一样。咱们杀不懂行的客户是偷偷摸摸的杀,陆虎车价中国是美国的三倍,人人都知道,人家陆虎厂商杀中国土豪可是明刀明枪,公开的杀呀。”

    “中国土豪有钱任性,拿钱砸死他……来喝”

    二人自我嘲弄,哈哈大笑。

    ……

    “老雷,最近生意怎么样?”

    “你也知道,纸张行业受电脑手机冲击,日薄西山,现在是越来越难做了。”

    “万一不行,就跟我一起卖颗化塑料咱兄弟一起干。”

    冯智以前也提起过要雷赤进他的公司,但雷赤看到有文章写道“最好不要在朋友公司打工”回答是也不好,不是也不好,所以一直避开这个问题。

    “呃,老冯,还记得咱以前一起看的《精武门》吧?”雷赤故意岔开话题。

    “那当然记得。”

    “说实在话,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李小龙飞脚踢碎‘华人与狗’的牌子。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经常在各种网络上看到‘华人与狗’的字眼。”

    “要怪就怪咱中国人太奇葩了,你看,苹果6手机首发名单上都没有中国,但中国人确到外国排队打架抢购,你说象不象狗,前一段时间西班牙有一档电视节目就叫‘华人与狗’听说收视率还很高。”

    “我靠西班牙小国家也敢侮辱中国。”

    “不管那么无聊的事来,喝……”

    ……

    一个小时不到,二人已喝了半箱啤酒。

    “对了老雷,你以前有个外号叫笨小孩,好奇怪,是怎么来的?”

    “呵呵,那可是以前在广东打工岁月里的笑话。99年因没有买到火车票回家过春节,于是在大年30晚上和几个伙伴在宿舍里一起吃火锅过年,原计划吃完饭就去看春晚,没想到一喝一闹加上春节的思乡之情,喝了个迷迷糊糊,接着又是一阵猜拳斗酒,输了的除了罚喝酒外,还要唱一首歌,没想到我连输四次,又唱了一首《笨小孩》的歌,于是大家就开玩笑的叫我笨小孩。”

    “你老是操一些与自己无关的心,叫笨小孩恰如其分。”

    “呵,呵,还是你了解我”

    ……

    才一个小时,二人已经喝了一箱啤酒,便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老雷呀”冯智手举啤酒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上个月给我介绍的那本《狼图腾》的书,我一口气就把它看完了,写得真是好呀,书……书上说咱中国人缺狼的精神,要不咱去蒙古草原找狼?看看狼的精神是啥意思?”

    “老冯,你没喝醉吧,狼那么凶残,咱们又不是蒙古人,被狼吃了就搞笑了。”

    “狼的精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胆量,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要去,刀山火海走一趟,龙潭虎穴闯一闯,你……你刚才说什……什么?‘华人与狗’,……华人与狗,狗,狗的祖先就是狼呀,咱们到草原上去找狼,去寻根,去问祖,有什么不对……来……干……”冯智开始有些口齿不清了。

    “老冯”雷赤也有些东倒西歪,“寻根问祖要去随州炎帝故里或陕西黄帝陵,怎么去蒙古草原呢?”

    “去黄帝陵没意思,咱要与众不同,石头、剪刀、布,谁赢听谁的,输了的罚酒一杯,还要唱一首歌,石……石……石头剪刀布,哇,赢了,老雷先罚一杯,再唱‘笨小孩’。”

    雷赤举杯一饮而尽,“笨小孩唱不得了,咱现在都……都是老孩了。要唱就唱笨老孩,嗯……嗯……开始了。”雷赤咳了二个嗓子借着酒劲乱叽起来。

    “哦……有一个笨小孩出生在70年代,成长在80年代,流浪在90年代,勤劳工作依旧感觉自己总是慢人一拍,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原因何在?哦……转眼间那么快这笨小孩又来到00年。二十多岁懵懵懂懂依旧诚实可爱,只是可惜,没有钱在那口袋,30多岁努力拼搏来到10年代,终于明白在中国要想有钱,必须和‘诚实’拜拜,投机取巧,欺上瞒下才有未来……”

    12月2日晴

    “叮……叮……叮……”手机突然响起,雷赤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老雷,你怎么还没到公司,都8点了,朱总马上要开会”是同事小王打来的。

    “噢,我还在武昌呢,这下麻烦了……小王,你帮我给陈总请一个小时的假,我有个老同学从上海到武汉来出差,我陪同学喝多了一点,一个小时就到。”

    雷赤迅速起床刷牙洗脸,火速向公司赶。

    好不容易赶到公司会议室外,就听到朱总开会的训斥声,如晴天劈雷,震耳欲聋。

    “不好意思朱总,昨天有个老同学到武汉出差,喝多了点,今天迟到了”雷赤忐忑的向朱总解释道。

    “你昨天到武昌大学出版社开发业务的情况怎么样?”朱总阴沉着脸问道。

    “出版社张科长和印刷厂王厂长之间相互推委,所以暂时没有进展。”

    “你有没有拿张科长和王厂长的名片?”

    “没有。”

    “跑这么多年的业务名片都不拿一张,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你难道不知道!”朱总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现在行情这么差,公司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昨天是陪同学游东湖还是去开发业务去了?”朱总又叫刘会计把下半年各人的销售情况报一下。

    “好的”刘会计打开电脑,“从7月1日开始到现在的销售金额赵壮182.46万元,钱飞126.48万元,孙成86.21万元,李名85.14万元,小王81.38万元,杨阳79.87万元,雷赤79.85万元。”

    “雷赤,你现在的销售业绩倒数第一,散会之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朱总冷冷的说道。

    散会后雷赤来到陈总办公室,朱总从抽屉拿出一张单子。“雷赤,你第一天来公司我就一再跟你强调,我们公司实行的是狼性管理,岗位末位淘汰制,目的是要打造一支狼性销售团队,下半年你倒数第一,这是一张辞职单,你签个字吧!”

    雷赤有些愕然,“朱总,今天才12月2日,下半年考核还没到,还有大半个月。”

    “公司现在已经开始亏损了,我要大整顿,从现在开始严格执行狼性管理制度。”

    “朱总,上半年李名倒数第一,您不是没有辞退他吗?我父母都60多岁了,下有2个小孩,您不能不能网开一面,我以后一定会更努力工作?”

    “上半年公司运行还可以,所以我没有执行管理制度,现在市场环境非常严峻,公司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我要对公司负责呀,以后情况好转,我会再把你请回来的。”

    雷赤默默的在辞职单个签字,走出公司时,发现有几个人都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什么,有2个平时关系不好的同事还偷偷的窃笑,这一刻雷赤深深的感到人情冷漠冰凉如水的味道。

    “叮……叮……叮……”手机响了起来,雷赤一看是小王打来的。

    “老雷,怎么大家都在议论公司要拿你开刀?”

    “辞职单我都已经签字了。”

    “我看是朱总以制度为名,排除异已而已,半年考核是跟他关系好的排倒数第一,他就会网开一面,跟他关系差的排倒数第一,就一律开除,而且你这次还没有到半年考核时间”,手机里传出小王愤愤不平的声音。

    “朱总也有他的难处,再说我有手有脚,又不会饿死,哪里都是打工,无所谓。”

    “唉!你人太好,这个社会就是好人吃亏呀!”

    “我走之后,你要好好保证自己,以后电话多多联系。”

    ……

    雷赤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着,无精打采,感觉就像掉进一个冰窟窿里,四周寒气逼人,以前虽然也有个离职经历,但一般都是主动辞职,万万没想到在38岁高龄之际,居然还被炒鱿鱼,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于是拨通了冯智的电话。

    “老冯,现在在哪里呀?”

    “我正准备跟你打电话嘞,我还在帝皇,你直接过来。”

    ……

    “怎么,心情不好?”雷赤到酒店后,冯智见他脸色不好便问道。

    “我被炒鱿鱼了。”

    “哎呀,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看你那纸张行业是一个真正的夕阳产业,晚改行不如早改行。”

    ……

    经冯智一翻开导,雷赤低落的心情很快被提升起来,中午在一起吃饭习惯性的又叫了一箱啤酒,二瓶酒下肚,冯智便天南海地的乱侃起来。

    “哎,老雷,我看了《狼图滕》之后,现在对蒙古狼到了一种痴迷的状态,正好你暂时也不用上班,机会难得,咱们到内蒙古去玩一趟,我去找狼,你也去散散心,就算你陪我,一切费用算我的。”

    “别人都是夏天到蒙古草原玩,现在草原已经快进入冬天了,冷着呢。”

    “咱们是去找狼,只有冬天,狼才会结群,电视里面不是说,冬天是狼的季节,咱多买点保暖的衣服就行了。”

    “好吧,我也没有去过内蒙草原,咱就去一趟。”

    “但内蒙古这么大,到哪儿去才能找到野生草原狼呢?”

    “我记得在新闻里看到内蒙古有的地方在闹狼灾。”

    “对了,有狼灾的地方狼一定非常多,我用手机搜一下,看哪里的狼灾多。哇,有个叫赤那的地方去年一个冬天就闹了6次狼灾,离武汉有2000多公里,正好考验一下我这辆300万的新车到底行不行。”

    “今天就少喝点,下午好做一些准备工作”雷赤一口就答应了,因为他确实非常喜欢狼,一想到要去草原找狼,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副副让人热血上涌的狼的画面:在满月之下的森林里狼仰天长嚎,那魔幻般的声音穿透着整个森林,或在苍茫的草原上,狼追风逐电,让其他动物闻风丧胆;或在厚厚的积雪里,狼神出鬼没,所向披靡,就连强大的野牛也会倒在它的尖牙之下……

    和冯智去草原,既是陪他,也是自己的喜欢,且正好可以缓解一下自己失业的沮丧心情。

    二人一拍即合。

    先收拾行李,并给家人打电话慌称到内蒙古出差,并在超市买了一些必要的野外探险装备、帐蓬、望远镜、手电筒、军靴、皮手套、加厚羽绒服、铁锹、摄像机、背包、野餐锅、匕首、雨衣、雨裤、棉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