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net,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net
首发书 > 历史小说 > 冲出狼围 > 第一章:黑暗森林

第一章:黑暗森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序

    各位:亲爱的读者,尊敬的领导,高尚的党员,迂腐的专家,渊博的教授,机敏的学子。尽职的老师,闲逸的贵妇,靓丽的少女,自大的土豪,谦和的长者,无聊的土鳖,高傲的阔太,轻浮的二奶,精明的商人,闪躲的小贩,粗暴的城管,乖巧的美眉,灵动的男孩,优雅的淑女,虚伪的**丝,勤劳的农民工,忙碌的打工仔,嚣张的官二代,炫耀的高富帅,低调的红二代,坚强的矮穷矬,骄横的富二代,拼搏的穷二代,疯狂的炒房客,沉默的程序猿,寂寞的单身狗,奋斗的凤凰男,狂妄的暴发户,艰难的创业者,坚定的改革人……哎,中国大千世界,太复杂了,从我见识不广的眼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社会上的称谓也只能凑上一小小部分,但有一个共同的称谓,那就是我们都是中国人。

    这片古老的土地,养育了一群善良的中国人。记得在学生时代,老师介绍过一本书,柏杨先生所写的《丑陋的中国人》,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礼仪之拜的中国人,怎么会“丑陋”呢?我从心里上抵触这一称谓,当然也没有看这本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中国众多的奇葩现象,我不得不承认,中国人的确有丑陋的一面,我们的丑陋到底是怎样形成的,任何事情都有原因,我空闲时便尝试着在漫长的历史中寻找答案,找来找去,自我感觉有了一点头绪,但得出来的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都难以接受的逻辑。

    也许有人笑我:你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这也不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你也没有一点关系,揭中国的伤疤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但我天真的认为: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缺点的民族,只有找出缺点,才能扬长避短,只有知耻而后勇,才更有利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如同一个生命体,有了病变,长了毒瘤,遮掩与拖延只会加重病情,只有鼓起勇气,来到聚光灯下认真分析,放在手术台上进行解剖,才能去掉毒瘤,身体也会更健康。也许有人讽刺我,中国强大了,我也许不会有任何改变。小时候算命先生曾说过:我虽劳碌奔波,但将一事无成,始终穷困潦倒,最起码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一丝不苟地执行算命先生给我计算的命运,看来中国真的伟大了,和我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在小学老师就教导说:祖国是母亲,我那低得可怜的智商总是天真的觉得,祖国母亲强大了,我这个可怜巴巴的儿子,应该可以有高兴的理由吧,因为我是中国的十三亿分之一份子,当然,十三亿分之一几乎是零,但几乎是零,并代表完全是零,即然不完全是零,那么证明我还是存在,既然我存在,那我肯定是中国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强大了,以我容易满足的性格,自然会产生阿Q式的洋洋得意,沾沾自喜,所以这个问题还是与我有一点点的关系,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

    我虽然没有见过野生蒙古草原狼,但我还是想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宣扬一下狼性精神,不仅是我个人喜欢狼这种神奇动物,更因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缺乏狼性精神,我没有姜戎先生在内蒙草原生活的峥嵘岁月,也没有李微漪女士养育小狼的难忘经历,我只能在忙碌一天之后,夜深人静之时,努力压榨着我那愚笨的大脑和鲁钝的思维,闭门造车,纸上谈兵,全凭一腔热血,靠着胡思乱想来完成此书,对与错,实与虚,真与假,是与非,判决的天平在每位读者的心中,您的批评、漫骂、感叹、板砖、同情、反驳、责备,我都会不胜感激,潸然泪下。

    冲出狼围

    第一章     黑暗森林

    2014年11月30日晴

    夜暮降临,雷赤莫名其妙孤身一人来到了一个遥远的阴森怪异的森林:高大苍劲的古树东倒西歪,横七竖八;奇形怪壮的树枝形态各异,向四面八方杂乱无章的伸展,如展开的鹰爪张牙舞爪;如骷髅的手指阴森可怖;如章鱼的腕足弯弯曲曲。树枝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枯皮,残枝,苔藓、地衣,有大有小,或明或暗,象伤疤,象皮藓,象怪兽,象鬼面。很多树根都匍匐在地,象触手,象麻蝇,象莽蛇,象风霜,老人遒劲暴凸的青筋,纵横交错纠缠不清。如此恐怖的森林让人不寒而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暗森林?

    人类最古老,最原始,最直接的感觉——恐惧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雷赤感到背脊发凉,神经紧绷,恍然中看到在盘根杂乱的树根间,有二根“树根”居然还在蠕动,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手臂粗的森王蛇正在吞食一条同样大小只是略短些的响尾蛇。响尾蛇无助的扭动着身躯。它虽装备有带剧毒的锋利毒牙,确难逃无毒森王蛇的绞杀。雷赤感到浑身象触电一样一阵颤栗,加快了前行的步伐,但天色越来越暗,不知那是东南西北。

    一只乌鸦凄厉的叫声划破了死戚的森林,一群蝙蝠象鬼影一样从头顶掠过,接着头顶传来一阵急促的翅膀拍击声,雷赤胎头一看,一只乌鸦从天而降突然向自己袭来,雷赤快速双手捂着住头部往下一蹬,乌鸦袭了个空,“呱呱……”一阵乱叫便消失在森林里,真是“虎落平原被狗欺,人迷森林遭鸦袭”,雷赤忐忑不安,心急如焚的寻找回家的路。

    黑夜如同一张无形的网慢慢覆盖整个森林,林间的乱石、杂草、灌木丛……都笼罩着一种神密的气氛,一具被吃得只剩下森森白骨的残骸被遗弃在旁边,上面还粘着一些腐肉,散发出阵阵恶臭,几只肮脏恶心的老鼠在残骸下面钻来钻去,老鼠虽爱吃粮食水果,但只要有开荤的机会,它们绝不会放过。

    附近不时传出“沙沙”的响声,声音飘忽不定,忽近忽远,雷赤即非常害怕,又想一探究竟,感觉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着,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一只小动物从灌木丛中跳出,甩甩长长的耳朵,后脚一蹬便消失在黑夜中。原来是一只兔子。旁边又发出“沙沙”的声音,雷赤又向前看了看,一只古灵精怪的灵猫钻出草丛,一溜烟又不见了;前面又发出“沙沙”声,雷赤再向前看了看,一只猪獾从大树后面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对着雷赤露了一下它那张具有嘲讽味道的黑白花脸,便很快悄声匿迹,前面再次传出“沙沙”声,雷赤依然寻声而去,声音发自出一个荆棘丛后面,林间光线已非常昏暗,荆棘丛后面更是漆黑一片,但黑暗中确有二颗明晃晃的獠牙寒光闪闪,雷赤浑身汗毛一炸,惊恐万状,本能的快速后退,但慌乱中被身后的荆棘丛拌倒,那个长着獠牙的家伙一跃而起蹦蹦跳跳便不见了,原来是一只怪模怪样的马麝而已。马麝虽长着二根锋利的獠牙,它实际上是胆小的食草动物。

    雷赤抚了抚狂跳的心脏,浑身被荆棘刺得火辣辣的疼痛,用手小心翼翼的清理挂在身上的荆棘,无意扭头,看到荆棘丛旁边有一双大眼睛象二个灯笼一样盯着自己,又大又圆,蓝光闪闪非常吓人,雷赤大吃一惊,巨大的恐惧再次来袭,浑身颤栗,冷汗直流。

    那只长着一双鬼眼的家伙反而摇晃着脑袋,好奇的打量起雷赤来。尖尖的嘴,圆圆的脸,头上还长着一对“角”——原来是一只猫头鹰,准确的说,是一只短耳鸮,正站在荆棘丛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猫头鹰是一种昼伏夜出的猛禽,凄厉的叫声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显得非常阴森,所以民间一直将猫头鹰与死亡联系在一起视为一种不吉利的鸟。《周公解梦》也说梦见猫头鹰是不祥之兆。猫头鹰在吞食老鼠小鸟后将不能消化的骨头、毛发和羽片形成“食团”从消化道中吐出“食团”有的掉在地上,有的挂在树上,又被民间误认为是小猫头鹰长大之时将自己的母亲吃掉,吃剩的就随意丢弃,所以猫头鹰又被扣上不孝的帽子。

    雷赤从小就对动物特别感兴趣,对很多动物的习性了如指掌,深知猫头鹰是捕鼠能手,能保护农民辛苦种出的粮食,自然不信这一套,当他看清楚这只是一只猫头鹰之后,悬着的心暂时落了下来,用手扒开荆棘丛,继续寻找回家的路。

    一轮冷月徐徐升起,洁白的月光透过树枝,忽明忽暗的洒在林间冷清而诡秘,雷赤顺着一条弯弯的林间小道行进。小道边的树枝上又有一双灯笼一样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明亮诡异。“又是一只猫头鹰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雷赤看了一眼喃喃自道,而且这是一只更小巧可爱的鸺鹠,它虽不如一只斑鸠大,确是不折不扣的老鼠杀手,常在树梢间对老鼠展开悄无声息的致命一击,它在捕鼠时翅膀不停的抖动着,显得非常兴奋。这样一个活泼的迷你精灵,身上同样笼罩着许多令人胆寒的传说,有人说它是阴间的使者,以人的魂魄为食;也有人说鸺鹠有九个脑袋,也叫“鬼车”,后来被恶犬咬掉了一个,伤口久久不愈,总有鲜血渗出,落到谁家的房顶谁就有血光之灾。

    雷赤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又有一只猫头鹰栖在路边的树上,一双大眼睛同样萤光闪烁,这是一只领角鸮,灰白色的身体落在树上就象一截枯木,怪眼瞪圆,两撮耳羽高高耸立,如牛魔王凶狠的犄角,一只威猛的乌林鸮栖在领角鸮的前面,它体形硕大,羽毛蓬松,灵活的转动着脖子,怒视四周。

    雷赤继续向前走,发现小道两边的猫头鹰越来越多,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落在树枝上,眼睛都放着光芒,就象马路两边排列不规则的迷你路灯。最显眼的是一只美丽的雪鸮,它洁白的羽毛上点缀着褐色的斑点,雍容华贵,与众不同,美丽的大眼如璀璨的宝石,光茫四射,炯炯有神。雪鸮栖在一根高高的树枝上,在它的四周落满了形态各异的猫头鹰:有身形玲珑但面目狰狞的纵纹腹小鸮,耳羽簇长的长耳鸮;外形象鹰的猛鸮;人见人爱的仓鸮,不怒而威的褐林鸮,长着心形脸庞的草鸮,象只麻雀的侏儒鸮(猫头鹰家族的最小者),鹰头鬼面的鹰鸮,一脸忧郁的灰林鸮,白眉大侠眼镜鸮,憨态滑稽的鬼鸮……在众多猫头鹰众星拱月的陪衬下,雪鸮如鹤立鸡群,更显华丽优雅。

    雷赤双眼正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树上众多的猫头鹰,脚下一不小心的踢到路边的一个小土丘上,土丘的一个小洞里立即钻出一只双腿修长的穴鸮,蹦蹦跳跳浑身就象打了鸡血一样,且以90度的角度歪着脑袋,一脸不高兴的盯着雷赤,好象在说,“我正在睡觉,你干嘛来打搅我的休息”,其他猫头鹰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活动,但穴鸮是个例外,它白天活动,晚上睡觉。

    穴鸮是一种只分布在美洲的猫头鹰,为什么这里会有穴鸮?自己现在到底身在何处?雷赤正困惑之时,森林上空一个巨大的阴影象一片乌云一样飘过来,这是一只霸气的雕鸮,虽体形庞大,但它与所有猫头鹰一样,翅膀飞羽边缘具有象锯齿一样的柔软羽毛,能消除产生噪声的空气涡流,飞行依然悄无声息。雕鸮落在树顶的最高处,岿然屹立,如同一座雕塑,居高临下,目空一切,一览众山小。如此多的猫头鹰聚在一起实为罕见,组成了一个猫头鹰的王国,如果说雪鸮是这个王国的高贵王后,雕鸮则是当之无愧的威严国王。

    雷赤并不相信猫头鹰会带来不吉祥,但猫头鹰毕竟是不折不扣的黑暗使者,如此多的猫头鹰在黑暗森林里聚在一起,显得阴森诡异,好象每只猫头鹰身上都笼罩着一种神密莫测的黑暗力量。

    夜晚气温过一步降低,林间起了一层薄雾,显得更加诡秘。

    “嗷呜……”一声阴森的狼嚎从林间深处传出,凄厉而悠长,穿透整个森林,让人不寒而栗。所有的猫头鹰展开翅膀,一哄而散。

    传说中月亮女神阿尔特因嫉妒太阳神创造了人类,于是将狼带进了黑夜,所以太阳和人类统治着白天,月亮和狼则统治着黑夜,狼在月亮的指引下所向披靡,狼才是黑暗森林的真正主角。

    雷赤忐忑不安的向狼嚎声传出的方向看了看,发现几条狼的黑影有薄雾中神出鬼没,时隐时现。顿时心惊胆颤,加快了行进的步伐,那几匹狼也跟了上来。雷赤越来越害怕,开始跑了起来,不时的回头观察:只见几对发出绿莹莹光茫的灯笼忽明忽暗忽隐忽现,象鬼火一样有节奏的晃动着,紧紧的跟在后面,阴森可怖,摄人心魄——这正是狼的眼睛,且越来越近,狼群正在有条不紊的追击自己。

    雷赤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拼命奔跑,但二条腿的人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狼,雷赤使出浑身的力气亡命狂奔,能清晰的听到自己耳朵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呼呼”声,很快“呼呼”的风声夹杂着狼群“哒哒”的脚步声,雷赤回头一看,狼群离自己不到十米,心中一阵慌乱,再向前时,只见一张红白相间,面目狰狞的鬼脸与自己面对面,眼对眼,鼻对鼻,雷赤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不由自主的发出“啊”的一声惨叫,那鬼脸怪兽也张大嘴巴,露出匕首一样的獠牙与雷赤同时发出大叫声,两者的表情都一样,就象《大话西游》中至尊宝面对照妖镜中的自己,雷赤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惊恐吓得两腿一软,狠狠的摔在地上,哪个“怪兽”则身手灵巧,一下子就爬到树上去了,还居高临下,对着雷赤甩了甩下巴上的一撮山羊胡子,并作了一个鬼脸,好象在讥笑雷赤摔跟头。

    当雷赤意识到这只是山魈——一只大猴子时,狼群已争先恐后,张开血盆大口,阴森绿眸杀气腾腾,锋利狼牙寒光闪闪,纷纷跃起,象离弦的箭一样猛扑过来……雷赤手无寸铁,无处躲藏,被吓得浑身发抖,肝裂胆颤,灵魂出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