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二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位是洞天外的修士。”明玦摇了摇头:“只是在某些方面比较出名。”她看着面前三双疑惑又好奇的眼神,说道:“他曾经是陵延洞天的修士。但自请离开,再也没有回去过。”

    “啊?为什么?别人都想进来,他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呢?”严艺好奇的问道。

    “具体因为什么不知道。”明玦沉思了一会儿继续道:“不过他离开的时候说‘此处皆是虚妄,洞天内外都一样’然后狂笑着离开了。”

    严艺这下真正的震惊了,他说“此处皆是虚妄”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发现了这是《修仙传》书里的世界?难道他也是穿书来的?严艺激动起来,一瞬间有好多疑问涌上心头,她恨不能立马爬上裁判台问上一问!知道一个世界是书中世界这个天大的秘密或者说是真相,和谁也不能说,也没有任何人能分担,对于严艺来说是很沉重的担子。她不知道真相公之于众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样的震动与毁灭。她曾看过一句话,说:“太阳就是一个灯泡。”那段时间她经常怀疑人生。如果让这个世界一直认为自己很强,能打破虚妄的修士知道,他们的世界都只是一个围绕男主存在补齐的世界,也许他们不会相信,也许会成疯成魔!

    沈安却问道:“某疑惑,他既然这样说,为何还来做裁判呢?”听这话严艺愣住了,对啊,为什么?如果他知道这个真相,为什么又来洞天联赛做裁判呢?除非他是像自己一样穿书而来,有体验生活、改变命运的意思。不然看破表象的人又怎么会在意表象上的花纹呢?

    突然,严艺感觉有一道目光在注视自己,她周围看了看,没有发现异常。然后她一抬头,裁判台上那个神秘修士正面向她的方向。一个嘶哑的仿佛是两扇老旧的木门相互碰撞的声音,没有防备的出现在她的耳中:“你回来了。”

    她顿时浑身发毛,汗毛倒立。她认识到一件事!她完全不敢动了!

    《修仙传》中不是这个人作为洞天外修士的代表来做裁判的!《修仙传》里根本没有这样一个真仙!严艺一动不动的站着,甚至轻轻的屏住了呼吸。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大洋彼岸的那一只蝴蝶,只要扇动一下翅膀,就会引来毁天灭地的飓风。

    她一直渴望的,追求的命运的改变,此时一点一滴展现在她面前,她竟然不是感觉到兴奋,而是后怕!是不是,她已经,做下了不可挽回的事?

    她的眼前蓦然出现了许多她根本没见过的场景:轰然倒塌的高山、倒灌的海水冲塌城墙、在荒芜土地上行走的难民还有猩红一片,尸山血海的三大洞天!阴风怒号,天地失色!整个世界承受着各种反常的灾难,并在灾难中毁灭!

    “醒来。”就在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丹田处却散发出一种暖融融的感觉,向全身扩散。

    “啊!”严艺倒抽一口冷气,眼前人间炼狱的场景如潮水般消退,现实重新拥抱她的灵魂。

    “驻守心神。”那个声音又说。严艺马上反应过来,灵力运转,牢牢包裹住灵台识海。

    “哼”只听那个声音冷哼一声,严艺不可见的力量以她为中心,穿透五彩灵力的护罩,正中裁判台上的神秘修士!

    “天!那位道长怎么了?”“他怎么歪倒了?”“怎么回事?他有伤在身?”裁判台上的异变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严艺听着耳边的声音,默不作声。身边的沈安、明玦、兰心三人似乎都没有发现刚才她的异常。而是注意力也集中在裁判台上神秘修士的情况。

    一直闭目的嵇尧上神微微睁眼,一道传音顷刻间飞出场外,落到一处洞府。上神的声音响彻:“云泽,适可而止。”

    云泽盘坐在洞府当中,一手掐诀,黑白色衣袍鼓动,发丝无风自动。听到嵇尧上神的声音,他周身平静下来,灵力回收,仿佛从来没有过动作。

    突然嵇尧上神失笑的摇了摇头,摒弃了专门给他准备的已经裂开了的观台:“这个云泽......”他刚察觉到裁判台上的这个洞天外修士引动了一个元婴期小孩儿的心魔,就发现云泽通过这个元婴期弟子攻击了洞天外修士。到他们这个修为,真仙到上仙,上仙到上神的大境界差,比凡人修到破虚还难得多。他以为云泽只是以境界压制警告一下洞天外修士罢了,没想到气性还挺大,他喝止云泽以后,看着他没动作了,转头把自己的观台也给搞裂了。“也罢......也罢......”好脾气的嵇尧上神笑着说道,高高的悬空盘坐在众人上方,难见踪迹。

    镇定下来的严艺咬牙切齿的看着裁判台上的神秘修士,一个真仙,整她一个元婴有意思么?

    “明玦道友,那个修士是谁?姓甚名何?家里几口人?圈里有几头猪,窝里有几只鸡?五分钟内我要他全部资料!”严艺看着明玦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啊,那啥,我忘形了。我就想问问那个修士是谁,叫什么名字。”她一脸“此仇不报非君子”以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表情,明玦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诉她,但看她那么期盼的眼神,还是说道:“这位是?”

    “?”“???”严艺和明玦同时愣住了。

    “明玦道友刚才说什么?”严艺试探着问。

    明玦抿了抿嘴:“我突然想不起来这位修士是谁,叫什么名字了。”

    “这......”众人突然沉默了。明玦不再说话,看样子就知道她陷入沉思。

    严艺和另外两人兰心、沈安一头雾水不同。她似有所感,凝视着那个神秘修士。

    场上的躁动很快就停止了。

    而五个段位最先上场的修士也全部通过抽号的方式挑选出来。裁判长站在台上宣布上场顺序名单。五座颜色不同的高台上捉对的修士相互抱拳行礼。当开始的号令一出,现场气氛为之一紧!不管是沉默的还是高谈阔论的、不管是神游的还是全神贯注的、不管是在做什么的修士们在这一刻都将注意力聚焦到赛场之上!

    第一场最引人注目,场上的修士压力也最大。两位筑基期的修士最难承受这样的压力,这压力将原本的优势亦或劣势放大数倍。几乎是数息之间,左边的修士就暴露了自己的缺陷。右边的修士毫不手软的抓住这个机会将对手打趴在地。沈安与严艺点了一句:“某观赢的这个筑基修士倒像是洞天外的路数。”

    没说上几句,两个人的目光就分别被自己段位的比斗吸引走了。几乎观礼的修士都聚焦于自己相应段位的比赛上,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自己的对手,要好好观察。

    严艺看着场上两位元婴修士,她刚才听了名字,一位是桂青,看着是主攻炼体的修士,身材结实,身量不高,灵力运转暗合动作,收放自如。另一位是终媱,灵器运用自如,仿若双手,自成一体,她脸上挂着无害的笑,有一双眯眯眼。

    “道友,你觉得谁会赢?我觉得终媱会赢。”严艺和同是元婴修为的明玦交流。“为何?”明玦看着她分析道:“此时两人境界不相上下,没有人呈现败势。桂青道友看着基本功很是扎实,有一力破万法的势头。”

    严艺本来想说眯眯眼的都是怪物,但看她分析的这么认真,也不好意思胡说八道,想了一下认真道:“同段位,桂青做不到一力破万法。终媱的技巧却足够拿下这一局。”

    明玦面露欣赏的看着她,说道:“严艺道友有眼力。看,终媱道友要赢了。”

    只见赛场上,终媱眯着眼,笑的十分可亲。她怡然躲过桂青力拔千钧的重击,灵器祭出,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将稳扎稳打的桂青掀出了场外,赢下了这一场比赛。元婴段判赢后,金丹和破虚也都已经结束了第一场比赛。还在台上的只剩下元神段位的修士还在战斗。

    严艺她们看着观战的沈安表情凝重,忍不住问道:“沈道友,怎么了?有什么需要重视的吗?”沈安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需要重视的,下巴微扬示意右边的修士:“某认识他。没想到他也来参赛了。他的灵力运转、招式用法与从前大有不同,习惯也有改变,某一时间还没有认出他。倒是稍有长进,只是仍不敌某一招之力。”

    然后她又面色平静的补充了一句:“他追求过某。”

    “哦......啊?”电光火石之间,严艺脑海中又出现了原本严艺的记忆碎片。那时候她刚被收为云泽上仙的徒弟,一时之间风头两无。那段时间她认识了许多新的修士,交了一些不远不近的朋友。她拜师前有一个关系一般的朋友叫狄楠,严艺一直想远离他却不得其法。每当严艺进步了,他就说这是她的运气。有人夸赞严艺的天赋,他就让严艺记得谦虚。她进入崆峒洞天的拜师名单,等师父挑自己的时候,他一直说不会有人能看的上她,修士要独立提升修为。成为云泽上仙的徒弟的消息一出,他来找到严艺对她说:“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看,你因此被云泽上仙收为徒弟了吧!”后来她交了新朋友,疏远了他。他找来说她是见利忘义,抱上了上仙的大腿就眼看人低,忘记了他对她的好。可这一次严艺没有向他低头,去挽回什么所谓的感情。被云泽上仙收为徒弟给了她底气和自信。

    “???”回忆着这些片段,严艺在赛场上满头问号。这狄楠是什么狗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