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执法堂内一时间静的可闻针落。

    严艺的怒火也被打断,心中涌起一股戚惶。她本以为自己努力提升修为,就不会再像《修仙传》中那样在大赛上默默无闻然后闹出笑话最后跌向死亡。难道宿命就如此难以抵抗?就无论如何都会殊途同归?她看着兰心通红的眼眶,冲她苦笑一下。

    “不知相甸长老可能容我说几句话?”突然,执法堂安静的空气被好听的女声打破。是明玦!相甸坐在那儿缓缓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是崆峒洞天之人,还作证在赛场附近看到了严艺道友。但我相信严艺道友有可能是受到陷害。倒也不是在法堂故意唱反调,而是现如今的情景,景明之上的内容却不似倾心女子所作。暗中含义也不似女子以势迫人的心思。语法行文可见为人,可思作之者逻辑。看来倒与严艺道友的行为举止大相径庭。我虽没有严艺道友的无罪证据,只以目击者的身份恳求给严艺道友自证的机会。而不是因为丢脸就给她定罪。”

    但相甸长老却不这样想,他轻轻摇头,然后说:“严艺,恐怕你不能外放调查了。赵凌星与元乐又提供了证据,现在你动机明晰,且没有不在场证明,人证物证具在。先且收押,择日再审。”

    严艺浑身绷紧了,盯着众人,一字一句道:“我,不,服!”

    她本想能不暴露自己掌握了部分时间规则的事情就不暴露,但她不想受这个委屈了,她说:“我有办法自证且找出真凶!”她一步向前,一手扶住灵器景明,灵力鼓动,发丝衣摆飘扬......

    “徒儿。”一声呼唤打断了严艺的动作,众人闻声看去,而后齐齐颔首:“云泽上仙。”“师尊!”

    云泽悬空玉立,在门口逆着光,看不清他的神色。他衣衫上白色的花纹反射着耀眼的光芒,玄色的部分却像深渊一样吞噬所有明亮。他的三个徒弟都在这,兰心和严艺站在一起,元乐站在赵凌星身边,相甸和明玦在中央偏后的位置。他语气冰冷而平淡,好似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严艺无罪。”

    “师尊。”严艺垂着头,小声唤道。

    “云泽上仙,此事不妥!”相甸长老说完,就感觉云泽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低上仙一阶的真仙修为此时承受不住压力,使他有些微微出汗。但他还是说道:“此事证据确凿,若要使严艺脱罪,还需要证据!”

    云泽没有说话,伸出指尖向着严艺的方向轻点。在众人的目光中,一缕缕虚幻而强大的神魂如烟雾从严艺身上散发出来,凝成闭目的云泽的光相,巨大的整个包裹住严艺,她站在中间,沐浴着金色的光辉。

    “上仙!这!”相甸哑口无言。

    云泽上仙的声音好似从虚空而来回荡在殿宇之间:“吾曾予一缕神魂本源于徒,心神相联。她无罪。”

    相甸顿了顿,说道:“既有上仙作保,自然可信。只是执法堂尚有流程。我可许严艺保外调查平反,还待上仙爱徒尽快收集证据。”

    “她要参赛。”云泽又说了几个字。相甸面色为难起来:“这......”他开始就剥夺了严艺的参赛权利。

    严艺看了看灵器景明,又看了看自己刚才扶住灵器的手。她本来是打算在景明的立方范围内整体回溯时间,这样就能看到是谁做的。可是在她扶上去的那一瞬间,却体会到了难处。要这么做,比她在自己和厌晴身周回溯时间要困难的多的多!灵器景明虽然不算什么上品灵器,但它却有联通的特性,相当于天下之景明都是母器景明本身!她要对景明母器使用时间回溯,就会对数以万计的全部景明同时回溯时间。量变形成质变,她要强行实施下去十有八九会有损本源根基,一时半会儿也别想参赛了,没个百八十年的别想修养好,修为也会卡在元婴直到她完全恢复。

    老实说她把手放上去就在想怎么若无其事、没有痕迹、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把手放下,然后坐几天牢,等兰心和师尊捞她。没想到不用她给自己挽尊,就顺滑的过渡到可以外放,甚至师尊还在准备让自己参赛。严艺很清楚,赵凌星和元乐实打实觉得自己丢人不要脸。而相甸长老也是这么觉得的,只是这位长老还有执法堂的的公正严明在,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就事论事。师尊,一点都不在意吗?还愿意让她戴罪参赛?

    她悄悄瞄了瞄师尊,逆着光的上仙还是看不清表情神态。严艺猜想他一定还是脸若冰霜,但他却能想到自己身有嫌疑会影响参赛的事,自己闭关前只是给师尊禀告了一声要准备比赛而已,这是什么绝世好师尊?!还长相绝美!突然看着站在中央熠熠生辉的明玦,严艺心中有些怅然。自己是炮灰,师父是反派也是没谁了。后期男女主修为提高,能与久为上仙的师尊比肩。《修仙传》后期描写师尊逆转修为堕入魔渊是为情所困,爱上女主。

    “这......好吧。”相甸长老沉思半晌,最终还是松了口。

    相甸长老说话,严艺的目光和思绪也转移了过去。“哦!”严艺右手握拳捶在左手的掌心,幸好还记得自己是在执法堂,没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相甸长老我说怎么眼熟,但是又确定从来没有见过。原来是像马里奥!”

    站到自己小竹屋前的时候,严艺觉得有些恍如隔世。在自己的屋前,又聚集起了师尊、师妹、师弟三人。她捏了捏腰间挂的标记玉牌,带着这个说明是有罪在身的。正当他以为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等她全力以赴打完比赛后再解决时,师弟又开始整幺蛾子。

    他突然向着师尊拜倒山呼:“师尊!请师尊肃清师门!”

    严艺:“?”

    他紧接着说:“师姐有辱师门!背叛师门!请师尊逐出师姐,以正门风!”

    “什么仇什么怨?”严艺瞪大眼睛,她确实没想到师弟会做到这一步。虽然她对师弟没感情,可书中的严艺有啊!她一时间脑子里又涌入许多的记忆碎片。师弟练功出拳的角度不对,她轻轻扶正。十几岁的师弟外出回来说有其他仙长的师兄弟们说他衣服丑,她自己给他做了一身,是红黑色搭配的。她想起自己历练前见师弟,他还穿着黑色的衣袍绑着赤色的腰带,显得精神又挺拔。现在......确实。师弟现在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衣服,束着月白的衣带,上面绣着复杂的花纹。就是这花纹有点眼熟......和赵凌星衣服上的花纹一模一样!

    严艺悟了!她之前说过这话,只当玩笑。但她现在突然感觉可能是真的,她闭了闭眼睛,严肃的说道:“师弟,你拧着欺骗自己没有好处,伤人伤己。你要真喜欢赵凌星,师姐绝对不会有异议!你不要狙师姐万事好说!”

    “哼!”一直不言的云泽冷哼一声:“闹剧!”然后就离开了。看都没看她们三人一眼。

    看师尊生气了,她们一时之间都僵在原地,良久不敢出声。

    过了一会儿“师尊是说你。”严艺默默的指着师弟说道。

    “是说你。”元乐嗤笑一声指回去。

    “说你!”“是你!”“是说你!”“诶~反弹!”

    最终像幼稚园吵架一样的对话以严艺一句贱兮兮的“反弹”结束。

    “哼,严艺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有闲工夫想想自己怎么出去见人!”元乐冷笑着嘲讽,然后也离去了。

    “师姐。”兰心忧愁地上前握住严艺不管什么时候都热乎得像暖炉一样的双手,觉得严艺看起来有些失落:“你不要太在意师兄说什么,就像师姐说的,把他当外人就好了。”

    严艺摇摇头:“我不是在意这个。我一直在牢门口疯狂试探,进与不进去之间反复横跳。我只是在这里有一个大无语的动作,没想到人在山头坐,锅从天上来。我在想为什么我都是元婴修为了,我们的目标都是天地大道了,给女人定罪的时候,居然还是那啥口口羞辱,不就是那啥口口口口口口口了吗?”她说完以后还是稍有气闷,还有一句话不能说给兰心听《修仙传》这种男频文,又不是某绿色软件只能写脖子以上。大家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怎么就到她有口口口口口相关的事,还要被自家师弟这样针对?

    如果就事论事,应该把重心放到景明被人窃用发布私人信息上。而不是她到底和赵凌星口口口没有,且以此批判她的道德品行。而且还搞受害者有罪论,按那上面内容是她被强制采补,要论起来是赵凌星的不是,是赵凌星该被舆情问责。可目前为止,似乎大家都天然相信赵凌星是清清白白的,就算有错也只是一个大家都会犯的错,是她严艺太下作不堪放.荡。严艺悟了!不仅仅是男主光环的事儿,这就是《修仙传》以及其他许许多多文艺作品不能脱离现实的真实写照!哪怕是天马星空的仙侠文,社会基础还是普通人的世界。

    她抓抓头发:“到底谁陷害我,我一点头绪都没有!难道是元乐?可元乐要陷害我按理说不应该拉赵凌星一起下水。”严艺抱头蹲下,拼命回忆原本的严艺有没有得罪谁?有没有结下仇人?她有什么关键信息没回忆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