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兰心在竹屋内吐纳,突然听到屋外有些声音。她睁开眼睛,透过窗户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神情傲慢的站在师姐种好的灵田里,他脚下有一株刚冒头的细苗。她瞬间愤怒了,猛的推开门:“你干什么!”

    “没礼貌,连师兄都不喊了?”元乐看是兰心出来,脸上有些忿忿不平:“严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师妹一见我发什么疯,大呼小叫的。”

    “我发疯?”兰心不可置信的一把推开他,指了指被他踩倒的苗苗:“你踩到师姐种的东西了,旁边有的路,你非踩这干什么?”

    “她还种起东西了?不务正业,不愧是她!”元乐脸上挂上了一丝不屑。兰心看着他英俊的脸上因这种神情变得丑恶,忍不住道:“师兄你怎么回事?师姐对你也算好了,你在我前面入门,受了师姐照顾。现在为什么这样?”

    “她不思进取,作为师姐却给我们丢尽了脸面,我看到她就恶心!”元乐看着兰心:“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入门来她早就满脑子赵凌星根本没照顾过你,难道我没关照过你?”

    “那你就不给师父师姐性命有危的消息?师姐可能会死啊!?还有你不是在思过崖吗,为什么在这!”兰心觉得他不可理喻,一码归一码,若是自己被师姐那样照顾绝对做不到见死不救,更别说只是给师父送一下救命的消息。分明也碍不着他什么事!

    “她烂命一条死了正好。”元乐神色嘲讽:“师妹知道因为她我受了多少窝囊气吗?上次出去历练,与我一道的其他峰师兄弟们东西都不给我分,说我拿回来也是被严艺给野男人送了。她自己不知廉耻,见了男人和什么似的上赶着,倒贴着卖。我没有这种师姐!更别说陵延洞天赵凌星道兄那么优秀,师姐也好意思贴上去。师妹最好不要跟着师姐学坏。”

    他话音刚落,猛地被人从屁股上踹了一脚,根本没有抵抗力的狗啃屎趴倒在地。

    “师姐!”兰心看着一脚踩住元乐不让他爬起来的严艺,惊讶又开心的说:“师姐出关了?!”

    严艺脚下使着劲儿,笑着回答兰心:“对呀,这不没有几天就开赛大典了吗,我提前出来活动活动筋骨。”

    “师姐修为又有精进?”兰心看着有些意气风发的严艺高兴的问道。

    “是呀,元婴后期圆满了,只差突破瓶颈的契机了。”严艺点头。兰心跨过地上爬着挣扎的元乐抱了抱严艺,考虑了一下有点为难的说:“师姐要么还是让师兄起来吧。”

    严艺呵呵一笑,没动弹,拉着兰心的手说道:“这种白眼狼,让他长长记性。我严艺恋爱脑的时候修为也是比他强一些的,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更令我无语的是不知道我看着长大的师弟在哪就学了一身恶臭。出去受了冤枉气,分不着东西,不反击。反而回来怪师姐。他这是长歪了,我按回地上给他重新正正苗。不过有一点他说的还行,师姐过去恋爱脑你可别学,那是我糊涂。”

    元乐爬在地上,双手撑着地,腰腹和胯被踩的贴在地上怎么都起不来。他脸上染上羞愤的神情:“严艺!你滚开!”

    “师弟一见我发什么疯?大呼小叫的,没礼貌,连师姐都不叫了。”严艺皮笑肉不笑,看着兰心说:“师妹帮忙师姐把那苗被他踩了的灵植扶起来,用竹棍固定一下,浇一些灵泉。”兰心又看了看还被踩趴在地的元乐,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什么,攥着手转身去按严艺说的做了。

    严艺一手扶着膝盖,俯下身,轻声说道:“有些人就是这样,哪怕有卓然的师尊,像母亲一样照顾你的师姐,善良的师妹,只要一进入混杂的大环境,慕强的你就学不会反抗更强的,转而把怨气都发泄在身边的人身上。”她抬起脚,看着元乐起身跪坐在地,蹲在他脸前,伸手掐着他的下巴掰正他的脸与他对视:“我的师弟怎么又蠢又坏呢。在师姐的地盘背后说师姐坏话就算了,还要挑唆小师妹。”

    看着元乐师弟瞪着眼,一向神气英挺的眉毛皱成一团,严艺忍不住笑了:“学不会说话就闭嘴。师姐和师妹说话轮不到你插嘴。”她放开手,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元乐:“你还好意思向师尊申请参赛特许从思过崖出来?屁股坐歪了都不知道,连师姐的事你都只怨我,却能夸赞陵延洞天赵凌星。连洞天的立场都站不住,不怪你是非不分,对内撒火,对外跪的快。”

    “你放屁!”元乐站起来拍了拍玄色衣服赤色腰带上沾的泥土,他不管是身份还是实力都不比严艺,但他不认为自己有错,他知道严艺不能把他怎么样,他嘴硬:“你本来就不配赵凌星道兄!赵凌星道兄天赋卓绝,古道热肠,神人之姿,你给他提鞋都不配!”严艺看他的样子就想笑,《修仙传》中元乐连她的戏份多都没有,也没有成为赵凌星小弟的宿命,他明明那么自由,却那么容易下跪。“这么说来,你想给他提鞋?不然你这么着急的骂我不配给他提鞋作甚?”严艺教他:“你要是也喜欢他,才这么仇视师姐。师姐让给你就是,何苦不把师姐的命当命呢?”

    元乐脸都憋红了:“你才喜欢他!”严艺“呵呵”笑了两声:“是啊,对的。我之前就是喜欢他,不然你为什么讨厌我?”说完她不愿再笑,冷冷的看着元乐:“小事儿你爱怎么胡闹,我根本不在意。只是再让我知道有下次暗处挑唆,看着师门同胞丧命推波助澜,别怪我不讲过去情面!”

    “你!”元乐伸手指着她。“你什么你!”严艺一巴掌拍掉他抬起的手,又是一脚飞踢,把他往天际的方向踹远了:“不识好歹的东西!”

    远远的,元乐在空中堪堪稳住身形,他脸通红,喘着粗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紧紧攥住双拳,向着空气打了两拳。

    “师姐,你别生气。”兰心看严艺的神情,说道:“师兄他一时想偏了。等这次大赛,师姐发挥实力,师兄就不会再这样了。”严艺摇了摇头,过去搭手扶正被踩倒的灵植:“外人如此便罢。可他是同门师弟,是我看着长大的,却需要我的实力来压制他才能相处,他这样又比外人强到哪去?我今后就当他是外人就行了。”

    “师姐......”兰心看起来有些难过,似乎像一个家要散了,不圆满了似的神情。严艺感觉到她这样的心情,叹了口气,牵起她的手,把沾上的泥土往下婆娑,说道:“人生来孤独,若不想生活在孤岛就会与身边的人建立起各式各样的联系,种种联系是同等重要的。但有些联系建立起来会带来痛苦,那就当断则断。不要因为害怕孤独而陷于内心的纠结与痛苦。”

    “师姐很感谢你主动与师姐联结,对于师姐来说这样的联结就像船的锚,让我在这里有了存在感。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的联结会带来痛苦,会因为种种原因分道扬镳,师姐希望你能笑着说再见,我们能平静告别各自奔赴目标。”严艺说着说着,情绪上来了,语气轻软。兰心眼眶红了,却笑着伸手摸了摸严艺的额头:“师姐你发烧了么?说这么煽情的话,一点都不像你。”

    “我说什么话才像我啊?”严艺忍不住笑了,指着自己:“在你心里,师姐是不是就知道吃和玩儿?”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没有。”兰心疯狂摇头:“在我心里师姐不拘小节洒脱自在,总是有奇奇怪怪的想法,很有趣。师姐也许不知道,我告师姐的状有不甘心、有嫌师姐丢人、有表现自己好的这些原因。十几年前师姐明知道我告了师姐的状,却抓着我给我讲故事,给我讲我不知道的见闻,待我如亲姐妹。突然我却得到了师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可能死去的消息。我就一直在想,难道我对师姐的了解就到此为止了吗?我太好奇师姐为什么能想通对赵凌星的感情,为什么不因为我告状而生气报复,为什么师姐明明一惊一乍,我却感觉很温柔。师姐,我等你十几年,也许不是因为我有多相信你好死不如赖活着就能从迷云矿场出来。这一切也许是因为我太好奇了,所以师姐也不要觉得我是多善良、多单纯、多好呀。”

    “还说你不好。”严艺弹了兰心一个脑瓜崩儿:“你就看看元乐,不止今天他说的这些话,他都多久没给我好脸色了。有师尊在的时候他还装个人样儿,遇着他几次他都不带正眼看我的。但他不曾拒绝我对他的照顾,不制止我的行为,也不把不满告诉我,而是他受了委屈似的生气的背着我和你说。真就人比人,有的人就显得不是人。”严艺回忆着自己有的记忆碎片,随着这些年她的不断回忆,好像严艺本身的回忆碎片变多了,不像她刚来,午夜梦回都只有如何惨死。

    两个人相携坐到院子边的竹凳上,看着田地里其他冒出尖尖的新芽,努力的汲取着灵力养分,生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