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哦。”沈安一本正经的拿起那条毛腿看了看,摸了摸,嗅了嗅。说起来御兽算沈家的老本行了,也是他们在聊原城立足的根基。“严道友说的是对足豚兽吧,你捉到的这只应是筑基期八足豚。此乃浑天原特有的,也很少见。生来就是炼气期为六足,筑基八足,金丹十足。每长一个大境界,便多生双足,故名对足豚兽。严道友可是捕来有用?”

    严艺更不好意思了:“想活捉起来养着繁殖,然后杀了吃肉。”

    沈安又嘴角抽了抽:“某不知对足豚兽可食。”

    厌晴听到这儿来劲了:“可以吃可以吃,还特别好吃。比灵雉肉好吃多了!”

    沈安看她是认真的,想了想说道:“对足豚兽难捕,其危则喷射毒足如掷杆。但性懦食植,逃逸雷疾,很难活捉,也无人花太大的功夫活捉。这样吧,某送严道友一兽,嗅之寻踪,或可在旷原之上帮助一二。”

    严艺脑子里有神犬的画面了,她疯狂点头,双眼冒出星星的等着沈安送的兽。不一会儿屋外传来一阵阴测测如哭似泣好似鬼魅的声音。她一脸这是什么玩意儿的眼神看向沈安,用眼神疯狂疑问: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就是这鬼叫的怪兽吧?!沈安一脸沉静:没错。

    “这是鬼鸣山君,最擅追踪。严道友一观,请。”沈安说着站起来,要引几人出去。严艺抖了抖鸡皮疙瘩,看着身后见识还没自己多,根本不知道鬼鸣山君是什么的兰心厌晴两个小姑娘听这叫声发毛的样子,镇定下来,想着管它是什么山精鬼怪还是水猴子之流,元婴也不是好欺负的。

    一开门,一张硕大的脸就挤在门口,似乎想要挤进来,张着嘴还在发出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鬼叫。严艺愣住了,看着眼前不停往里挤的大脑袋,伸出手颤抖着指着:“大......大......大猫!”

    聊原城外,严艺心情复杂的趴在一只金渐层大猫身上,不,更像老虎一点,只是皮毛更长,体型更加巨大,她爬上去刚好陷在大猫强壮的肩胛肌肉间的凹槽里,这里的毛发绵密,严艺甚至感动到想哭。谁能抵抗的了大猫猫!只要它不鬼叫一切好说。沈安帮她和鬼鸣山君下了灵契就送准备她们离开了,还特意提醒道:“此去注意安全。近十多年不知为何浑天原附近魔族高手频现,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如若需要帮助尽可来聊原城寻我,有盟约在前魔族尚不敢入我人族之城。”想必魔族高手被察觉踪迹,应该是为了厌晴来的,严艺悄咪咪瞄了一眼厌晴,好家伙,这孩子脸上纹丝不动,一点看不出来她这个魔族公主就在沈安面前。

    萍水相逢,终须一别。沈安站在城门口,看着远去的几人进入苍茫无限的浑天原:“今日埋子,望天下棋局将来有我沈安一着。不要让某失望,严道友。”她转身一瞬,因心情激荡气机稍有泄露,竟是元神修为!“洞天?会有某一席之地。”

    严艺什么都不知道,她和兰心厌晴三人快活的爬在大猫的皮毛中,在原野中飞奔。她要知道沈安看好她的心思,非得好好劝劝沈安,选潜力股交朋友也得分光环,她错过来过聊原城光环巨大的男主,而选了一个在命运中挣扎的炮灰,实在不是很明智。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谁又知道改写的命运经由那一条河流汇入结局的大海呢?

    浑天原深处,严艺拿出一条蜘猪腿给大猫嗅了嗅。只见大猫沉下身,毛茸茸的大脑袋挤开浓密茂盛的草叶,嗅闻着土地中的气味。“......狗猫?”她们三人看着大猫找东西,突然闲下来了,窝在毛茸茸中间不动。“厌晴。”严艺突然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与我被困浑天原十五载,大家都在找你。”厌晴看了她一眼,自从从迷云矿场出来,严艺就连名带姓的叫她全名,好像她终于长大了,不是小孩儿了。虽然在旁人看来厌晴仍然是小孩儿模样。

    “等姐姐回洞天,我就离开。”厌晴想了想回答。严艺听她的回答,虽然字句没有什么问题,但不知为什么感觉她有一点悲伤和决绝的意味。严艺下意识按捺住感受到这样心情的躁动,权当厌晴是不舍得她了,但是厌晴的身份肯定是没有办法和自己回洞天的,所以插科打诨:“厌晴不会是惦记红烧蜘猪赖着不走吧。”

    厌晴笑了笑,眼睛好像有些泛红,说道:“对呀,出来以后就一直想吃一回姐姐的现杀蜘猪烧肉,鲜美又味足。储物袋虽然能保里面的肉经年不腐,但是和新鲜的还是有很大差别。”

    “说到这咱们这回进聊原城我又备下不少调料,抽空把剩的几条毛腿处理一下看看能不能吃。”严艺苍蝇搓手一样继续说:“每日三问,能不能吃,吃什么,怎么吃。解决好这三问,修真路上大圆满!”

    兰心先是一脸无语的看着为吃无下限的大师姐,突然,在洞□□夕相处的故事达人光环褪去了,她扒着师父腿大喊“我错了”的身影与她此刻重叠。然后兰心悟了:“原来师姐是这样洒脱不羁,能屈能伸的师姐!修行之人逆天而行,随心所欲,我要向师姐学习!”

    过了几日,草叶掩盖下,一个硕大的地洞展现眼前,大猫停在了这里。

    严艺了,她现在看见地洞就想,她突然决定以后再也不住低矮的房子、山洞、窑洞等任何让她想起地洞生涯的日子,一看见这地洞,十多年的鼻尖的土腥气和指甲里刺满泥土的感觉立刻就出现了。厌晴和兰心看严艺干,忍不住被恶心的感觉,也跟着干呕了两下。大猫二话不说把她们三人掀到地上,自己去不远处扑小灵兽去了。

    严艺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了一下不会再被困地下的心里建设。然后她打头走进了地洞,厌晴走在中间,兰心断后。地洞中有一些蛛丝悬挂着:“这不会是蜘蛛洞穴而不是蜘猪洞穴吧。”她嘟囔着,往里探去,挥舞着重剑擎云破开蛛丝一直走到最深处,这里已经被蛛丝布满,中心像燕窝一样由蛛丝做成的巢里有几粒洁白的蛛丝卵。“好家伙!是蜘猪宝宝?”严艺探出手,就要捧起其中一粒蜘猪卵,这一颗蜘猪卵就有篮球那么大。突然整个洞穴震颤起来。三人齐齐回头,还没看见什么,一声穿透耳膜的熟悉的尖啸声就传来了。

    “不好!蜘猪妈妈回来了!”来不及细看,严艺一把将所有蜘猪卵都收到储物袋中,就要往外跑。只是快不过救娃心切的对足豚兽。它尖啸着冲入洞穴,堵死了洞口。

    巨大的猪头尖啸着撞过来,两只前足高高举起就向厌晴兰心两人刺下来。严艺面色大变:“十足!金丹豚兽!小心!”她喊着帮了一把还是筑基的厌晴,金丹期的兰心则自己就可以阻挡。严艺一个滑铲到豚兽腹下,与另外几足缠打:“你二人在这里我束手束脚,找机会出去,我来解决它!”她向两人喊完,蜘猪肉眼可见的针对起兰心和厌晴。

    严艺再不敢小瞧灵兽开智的程度,她躲着身旁黏糊粘人的蛛丝,控制着灵力死死牵制住了蜘猪。兰心拉着厌晴不多说什么,知道留着反而是拖后腿,找准机会就冲出了地穴。

    她们两人一走,严艺就大开大合起来,元婴修为的威压顷刻间辖制住在自己主场的蜘猪。她虽然经验匮乏,但境界的压制还是立刻占据了优势地位,擎云横举胸前,卷携着灵力就抽了过去,巨大的蜘猪轰然倒地。严艺防备着它射腿,退到它身后:“这是......”

    只见蜘猪的尾部一边一个骨状凸起。

    “这蜘猪金丹后期就要突破元婴了!”严艺面色又是一变,反应过来刚才那一下不至于给这只蜘猪以重创,什么都没想下意识一个滚翻,一条尖锐的蛛足就落了下来,插进地里激起一片土尘。严艺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刚才那一下要是没躲开可就捅进丹田了。现在看着蜘猪的眼睛,严艺分明看出了狡猾与痛恨。

    这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它格外聪明。比一般同修为的灵兽都要聪明。

    这一刻,严艺心情有些复杂。对于蜘猪来说,她们是偷孩子的恶人,而不是养殖场掏鸡蛋的主人。对于严艺来说,有极高灵智的蜘猪让她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变得迟缓下来。人类有恐怖谷效应,对于不是人而极其像人的东西会有一种莫名的诡异的恐惧。除此之外还会产生恻隐之心,物被赋予了人格就让人格外难以下手。严艺认为这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机制,如果不对人格物有同情,就不会对本质是动物的人类同胞有同情,人类就会陷入无尽的自杀自毁中。

    她思考了一下,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蜘猪卵向洞穴深处抛去,蜘猪果然尖啸一声去接那枚卵。严艺趁机退出地洞,带着兰心、厌晴迅速离开了。蜘猪自知不敌,也没有追上来。

    “总觉得自己没干好事......”严艺嘟囔的声音吹散在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