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结界封闭十五载,风沙掩盖了人迹。

    天地间昏黄一片,细看只有一个人影动也不动的盘坐在那里。有见过的人说那个人正在等一个故事的奇迹结局。

    这一天,她终于睁开了眼。

    她激动的站起身,岁月的十多年沉淀对修行者来说见效甚微,她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金丹修为,一脚深一脚浅的在黄沙中狂奔。她看到了那封闭已久的结界处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和离开时一样,身着月白色衣袍,罩衣上面红色的凤尾花纹在夕阳照耀的沙地中随着衣摆被狂风吹的不停翻飞,像火一样!

    她终于醒过来了也忍不住了,灵力运转的飞去大喊着:“师姐!师姐!”

    严艺的灵力在最后一刻消耗一空,她睁开眼,闷哼一声跪倒在风沙里,厌晴从她背后滚落下来栽倒在一边。她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听到了有人大喊师姐。

    “小师妹?!”严艺震惊的睁大眼睛,看着有点陌生又熟悉的面孔飞扑过来抱住自己。原来真的有这样纯粹的善意,因为几日的朝夕相处和一些愧疚,就能在风沙中等待数十年,真心实意的相信自己能从那样凶险的地方活命。这震撼甚至不下于她窥见真相一角的那一刻,却毫无对未知的恐惧,而是像浑身浸泡在温水浴池里,熨帖的不得了。

    “好姑娘,你在这里等了师姐多久?你怎么知道师姐在这里?”严艺轻轻拍着兰心的后背,像她当年安慰被自己的故事吓到的小女孩儿一样。兰心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她的怀抱中起来,说道:“当时师姐走的时候和我提过一句可能会来浑天原,你可能忘记了。我修为提升以后就向师尊申请出来历练。到了聊原城遇到了沈安姐姐,她说你来了迷云矿场,却没能逃出来。我就来这里等你出来顺便修炼了。”

    “沈安”严艺想了想,估计是自己因为周文轩那事儿被地头蛇沈家大小姐注意到了。她虽然有一定遮掩,但对有心人来说她透露出的情报还是足以查明身份了。崆峒洞天来头不小,沈安想必放心不下。

    “你怎么就能笃定师姐会出来,迷云矿场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严艺伸手拍了拍兰心的肩。“知道啊。”兰心说道:“只是觉得师姐不会放弃活下去,师姐肯定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她说的一本正经,严艺则哭笑不得,听着不像夸人的话,但其实确实是在夸自己。

    “这是谁?”兰心突然指了指栽在土里没人管的厌晴问道。“哦,这是师姐路上碰到的一个小孩儿,除了贪吃点儿没有别的毛病。”严艺回答着伸手把陷入昏迷的厌晴从沙土里掏出来,起身一手抱着厌晴,一手牵着兰心:“走,和师姐问三大派要东西去,储物袋、大宝剑还有精神损失费。这么大三个派,完善的应急机制都没有,要不是你师姐我命大......”

    漫漫黄沙中,是三个飞向聊原城的人影。

    府邸中,沈安看着大吃大喝的三个人陷入了沉默。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看错人了,这个一手一个鸡腿往还没有全咽下去的嘴里塞的人不可能是莫名其妙帮自己一把还能从迷云矿场异动中存活并出来的人。

    “咳咳。”沈安半攥着拳抵住下唇咳了两声,吸引三个人的目光,然后问道:\"你们还吃什么吗?\"赶快的,天知道她憋问题想问憋多久了。这三人进来坐下就开始吃,还没吃完。和饿了几天的凡人似的,一点修士的样子都没有。

    兰心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住了,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吃饱了。\"

    厌晴鼓着腮帮子没有说话,看着中间的严艺眼神明显是还想吃别的的意思。

    严艺停下继续塞的手,咽了几口腾出嘴巴十分不好意思,真诚的看着沈安说:“不知道有没有糕点甜食,咸的吃多了有点齁。哦哦,那个冰梅灵茶能不能再来两壶,送送喉咙里的饭。谢谢谢谢,真是太麻烦你了。还有炙烤灵兽脆骨再来两把,多撒料,孩子还小,长身体需要吃啥补啥。”她看了看厌晴道,完谢又补充两句。

    沈安嘴角抽了抽,但还是豪爽的挥了挥手,按严艺说得双倍上了一桌子。

    兰心沉默着看两人继续以迅雷不及机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风卷残云的清空吃的,恢复了崆峒洞天上仙弟子的身份自觉,抢出一杯酸酸甜甜的灵茶用端庄的姿势慢慢品尝。

    终于,严艺收完尾,用最后一口灵茶就着吃下最后一串脆骨,餍足的瘫在沈安府邸里包了软垫的大椅子里。

    沈安一袭红衣盘坐一边,她等的不耐烦开始修炼了。此时她睁开眼,一脸的你们终于吃够了的表情问道:“严道友十五年前为何要帮某救下周文轩说是某授意?”她没有先问更急的迷云矿场始末,而是先承情,问十五年前的一桩旧事,一件小事。严艺觉得沈安这种人,若不中道陨落,有朝一日定会带领沈家,成为一方巨擘,而不仅仅是称霸一个聊原城。

    “小事小事。”严艺现在真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只顾着吃耽误了人家不少时间。“只是当时沈道友虽眼高心大,但并未草菅人命,无端承受许多骂名,一时心有不平而已。”

    “呵”沈安嗤笑一声“换做骂某的人,他们只怕更甚。沈家上有破虚,下有炼气。只是某作为中青一辈,出了头,沈家的骂名就都是要由某来背的。等日后......”沈安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挥挥手示意从人拿东西上来,边说道:“倒是劳烦严道友多加忧心了,只怕严道友年少天才,心气儿高,不知诋毁难免,无需多虑,一切还以实力为上。”严艺感觉有些复杂,一边心知在这个世界男主光环多厉害沈安又在舆论和谣言中陨落,一边又佩服生长在这个世界的修士,她们追求实力,不惧外物,一往无前:“受教。愿沈道友长久进步,万夫莫敌。”

    严艺话音落下,沈安把刚拿来的东西抛给她说道:“当年迷云惊变,三大派退不驻守,只遣人定期探查。出来的修士领走了自己的东西,其他都由三大派收回。某自作主张截留下来,本想等有机会交给崆峒洞天,不料严道友竟能破迷云出结界,某佩服,自当物归原主。”

    严艺开心的拿回来,本以为还要费点功夫,没想到沈安还会留意这种小事。“某对严道友如何出得迷云心中甚惑,还请解之一二。”沈安顺着就说道。

    严艺被沈安的用词说话的方式影响了,文绉绉的实话实说:“大道繁深,言难载之。我只能说迷云之谜不在空间,而在时间。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窥玄机,竭力脱困。”厌晴看严艺说话变得文绉绉的,牙齿酸了酸。只是这对话让她的思绪又回到了迷云。她从迷云矿场出来是昏迷着的,醒过来恢复了神志发现自己还是十五年前的容貌样子,但她失去神志的十五年在过去不断轮回挣扎的日子的记忆是在的,她从出来就有一种错位感,神志有时候一恍惚又回到了无穷无尽的痛苦中,根本没有被严艺带出来。

    这种感觉在严艺身边能得到缓解,严艺好像就是那柄划开现实与虚妄的利刃,能带来冰凉的清醒感。严艺和她讨论过迷云矿场还有那么多修士,是不是只要从迷雾中出来就能恢复神志,结果是必须得需要严艺这样能把时间在肉身内回溯,才能把神志唤醒。而带回一个厌晴,已经让现在的严艺精疲力竭了。厌晴记得严艺当时嘟囔着:“我又不是圣母......”把迷云矿场还有无数丧失神志的修士的事放下了。

    沈安好像听懂了什么似的陷入沉思,兰心则是一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她在严艺出来后就问过了,当时严艺给她解释比告诉沈安详细的多,但是每个字她都认识,每个词她都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就是听不懂严艺到底在说什么。过去就是过去,现在就是现在,未来就是未来。什么从现在到未来回过去,简直就是胡乱的一团,比一团线还绕腾,线团还能理出头尾,严艺说得时间根本没头没尾,好似她说得现在过去未来也只是因为被通用的语言逻辑限制了。

    沈安点了点头,又问道:“我知道了。那严道友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有需要沈某帮助的尽可言声。”严艺笑了笑说道:“我在浑天原还有一点小事要办,办好后就回崆峒了,沈道友客气了。还有一点问题就是想问问沈道友最近的传送阵法在哪一座城?”没记错的话聊原城是没有的。

    沈安手中翻出一枚玉牌,上面有一安字,她双指并拢,向玉牌一点。然后交给严艺说道:\"这是某的私人印牌,道友南下至临风城点亮此牌,某会派沈家子弟接应道友至阵法。\"严艺收下留了一枚自己的玉牌。“严道友若是方便可以告诉某是何小事,这浑天原附近沈家可提供一二便利。”沈安又说道。

    严艺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问道:“不知沈道友知不知道蜘猪?”说着她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出了一条保存良好的巨大毛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