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该怎么让认可男主的石头认可炮灰呢?”“就不可能。”严艺很清楚这件事。她回忆了一下天道源石是怎么认可男主的。

    男频男主历练准则第二条:滴血认主。

    严艺确定《修仙传》原文男主血不小心滴在源石上触发了考验,后期高修为男主经过重重考验后终于获得了天道源石的认可。没有光环的炮灰严艺一没有可触发考验的血液,二通过不了考验。严艺现在就像一个快渴死的人在沙漠里挖泉水结果挖出一箱金币。“我就请问有什么卵用?”严艺求生的希望被打破,气急败坏的抬脚往天道源石上踹了一脚。

    一脚上去,天道源石不是坚硬的,而是像史莱姆一样的东西,把严艺的脚吸住了。

    “......假的吧?!”她说着往外拔腿,却怎么也拔不出来。她停下看了一眼自己脚陷进去的部位,默默从靴子里把脚□□。她现在光着一只脚站在身上插了一个靴子的天道源“石”前陷入了永恒的沉默。

    严艺在怀疑人生。

    好一会儿她终于不再怀疑了,决心想出解决办法。

    “不行,我再怀疑一会儿。”严艺决定自己要再怀疑一会儿。(作者菌:诶诶刚才发生了什么?!Σ(っ°Д °;)っ)

    半晌,严艺打起精神,仔细观察起天道源石,五色光芒在晶体内部流淌,离的近了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芳,她感觉地底的这些年来修行到的金丹后期突破至元婴的瓶颈有了一丝松动。“好家伙,比魔仙彩石高到不知哪里去了!”她秦王绕柱走位,不停的思考。最后泄气的认定这次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就在这里修炼吧。”虽然没办法藉由天道源石出去,但想到刚才仅仅是离得近嗅到天道本源的气息,就对自己的修行有所裨益。起码呆在这里一时半会儿没有生命危险,也许还能突破元婴,死的更晚一些。这里灵气充裕,光线明亮,比之前自己打的地洞适宜生活多了。

    在天道源石附近,严艺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手动夯了一个土炕,土炕上又捏出一个案几,案几上又用土做出一个花瓶。她盘坐在上,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难道雾气又在作用了?我又进入幻境了?”

    在天道源石的空间外,厌晴在土坑里默默鼓涌着。

    修行不知多久,下意识摸后背准备和厌晴交流一下的严艺终于想起来自己在迈入光芒之前把厌晴放在了外面。她赶忙出去看了看厌晴,思考着她和天道之间相逆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把她带进去。后来试了试发现光芒虽然不会伤害厌晴,但是会把她阻隔在空间之外。就着这刺眼的光芒,严艺看着晴儿消瘦但明显成长了面庞,她从一个小姑娘在浑浑噩噩中长成了青少年,严艺心情复杂。为了保住厌晴的性命,严艺开始定期出来给她输送灵力。

    厌晴被捆住靠坐着,双目赤红,挂在少女清癯的面容上诡异又可怜。她喉咙里发出“赫赫”的无意识的低嘶声,身体一直在试图挣脱灵石锁链。严艺双手托住她的肩膀,慢慢将灵力输入,再带着灵力在她体内逆行一周天,好像给病入膏肓无法进食的病人输营养液吊住她的命。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严艺手上动作不停,嘴上还嘟囔着说着:“有了天道源石提供灵气,只要再无异变,咱们就在这住下了。你可一定要坚持住,虽然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有机会恢复神志。”

    在天道源石附近修行的时间久了,严艺距离打破瓶颈也越来越近,她能感受到体内灵力磅礴的运转着,内视金丹越发凝实。

    有一刻,她突然感觉是时候了,盘坐在天道源石边的土炕上,肉眼可见的灵气仿若漩涡注入她的体内,她引导着灵力顺着经脉运转一个又一个周期。精纯的灵力注入金丹,在金丹周围逐渐形成灵力海洋,滋养着金丹不断胀大,然后坍缩,最后在原本金丹的位置凝练成一个由灵力构成的缩小版的严艺。

    严艺呼出体内的浊气,阖着的双眼睁开,骤然光华闪动好似神目,而后气息内敛,变得朴实无华了。

    “这,就是元婴......”严艺感叹着握了握拳,感受力量充满身体。一种拿了男主升级剧本感觉的她骤然豪情满怀,恨不能马上出去和浓雾中的修士大战几回合。然后一想自己的处境和手里的炮灰剧本又默默坐下了。

    正在这时,严艺忽然嗅到一股莫名的香味,和之前闻到的天道源石的幽香不同,这种香气更像是什么植物成熟了。她闭上眼睛,跟随着嗅觉在旷大的空间内移动着,寻找香气的源头,然后她停了下来,睁开眼,眼前是......天道源石。她抽了抽嘴角,自己观察着这个流光溢彩的巨型晶体,忽然,好像有什么在里面动了。

    严艺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仔细看去,晶体的中央,有一朵小小的,透明的花,此时它正舒展开花瓣绽放着。严艺拼命搜刮脑海里关于《修仙传》的记忆却一无所获。不知道是她忘记了,还是真实世界自己补足了男主视角之外发生的事情。就看着那朵花,她突然就出神了,那些一片片舒展的花瓣似乎暗合着天道,它的绽放蕴含着这个世界的本质规则。严艺痴迷了,在突破瓶颈状态的加持下,看着天道源石中间不知名的花朵,好似窥见真相一角而灵智顿开的蝼蚁,世界蓦然在眼前展开。

    “这里不是空间的迷雾!”严艺顿悟了。

    “这是时间的迷雾!”她懂了,她完全懂了。

    迷失在这里的修士不是走入了迷宫,而是在时间的交汇处丧失了对这个世界线性时间的感知。就像那个进入迷雾的上仙,他沿着直线走,却从原处出来。他确确实实是沿着空间的直线行走却在时间上回到了过去!

    严艺捂着嘴坐倒在地,震惊的看着那朵在天道源石中央绽放的花朵一时之间再不能说出一句话来。她浑身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突然获得了一部分真相导致她为自己的无知而惊恐——世界真的可以被人完全认知吗?

    好一会儿严艺才缓过来,她深呼吸着。这一刻穿书而来对这个世界的模糊感与轻视完全消退,她之前总带着一种“这个世界也不过是一个二流网络小说作者创造的世界罢了”的傲慢,现在她完全知道自己错了,这里是一个规则完整的世界,是不能被作者完全掌控的世界,他构建了框架,而宇宙规则填满了血肉......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严艺隐隐感觉自己的元婴又凝实几分。从元婴修为开始,修士修为的提升除了灵力的积累,很大一部分都要仰仗顿悟,要理解本源规则。不然的话大家都呆着不动拼命灌灵力就行了。她要把握住难得的机缘,不再分神的投入到透明花的绽放过程当中。

    等到空间内芬芳不再,花朵也固定在完全绽放的状态。严艺才从领悟的状态中抽离出来。她也知道了迷失神志的修士们都迷失在什么样的幻境。不,甚至不是幻境。他们既不像严艺是两个世界的孩子,修为又不足以勘破时间的混沌。他们,是迷失在了自己的过去。如果重来,该如何分辨哪一个是过去哪一个是将来?就算分辨出来,又有多少人能打破重来人生弥补遗憾的困局。甚至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的神志获得了一直追求的永生,只不过受到此时肉身的局限终将会化成黄土一抔。

    她站起身走出空间外,看着双目赤红的厌晴,捏了捏她的脸颊,笑了:\"晴儿,到出去的时候了。\"

    严艺回到空间,抹平了自己夯起的土炕,除了天道源石上留下的一只靴子,一切就像从未有人来过。“时间没有起点就没有终点,我在这个节点进入,若在出去在这个节点之前,那我就在此时没有来过。”

    她闭着眼睛,灵力运转,模仿着花朵绽放时的波动,走出发光的空间,她双脚穿着靴子,背着厌晴,往来处走去。

    她闭着眼睛,每走一步,身后的土就填实一分,好像从来没有被挖开过。走到地表,云雾翻涌却仿佛是倒着搅动,云雾中的修士从她身旁飞扑倒翻着散开,她身后厌晴的面容逐渐饱满幼态。她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向回到过去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