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不见天日的地下,严艺将不再清醒的厌晴绑在背后,厌晴有时像发癔症一样胡乱蠕动,始终挣脱不了灵石锁链。严艺自己凭感觉继续打洞,打洞累了,就拿出灵石吸纳打坐修炼。地下打洞的日子,她又收集到了许多灵晶灵石,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了。

    她嘴里含着最后半片猪肉脯,秉承着地道战精神,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灵晶消耗了三十块儿时,严艺又在地下遇到了其他人。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元神期修士,不知是什么年代来的。他蜷缩在地洞中,因为丧失神志,不再呼吸吐纳了,在不知深度的地下,他慢慢耗光自己的漫长的生命。意识不能清醒,生命就没有尺度。一切都毫无意义。严艺趁他没有发现自己,又用土堵住了他自己的洞。

    再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严艺只记得消耗灵晶和打坐修炼两件事。有时候她会突然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她不知道是黑暗还是浓雾的原因,她害怕有一天她全都忘记了,那时候她将不记得从何处来,不记得往何处去,最后会忘记自己是谁,那一天将是她死亡到来的日子。严艺已经脑补了自己死亡全过程,她会像一缕求生的游魂,钻出地面,在浓雾中不明不白的死在那些活在过去没有神志的修士手中。

    她绝不愿意像那样死去。就算有一天,她走到终点,清醒会带来无尽的痛苦,她也绝不愿意丧失神志浑浑噩噩的死去。她会清醒着痛斥苦难,在黑暗中怀抱英勇,酣然赴死。

    为了保住自己的记忆,她开始固定节奏,在消耗灵晶打坐修炼中加入新日程——对着不清醒的厌晴讲述自己所记得的一切。

    她从穿书前自己上幼儿园开始讲,讲那栋建筑漆成粉蓝色的墙,讲小学遇到的不公平的老师,讲初中沉迷于玄幻仙侠小说,讲高中与挚友相识,讲大学寝室的笑闹和导师严格的神情,讲她考研的滑铁卢,讲她毕业后迷茫,讲她被资本割韭菜成为加班到深夜的社畜,讲她放狠话辞职,讲她在自己的窝里抱着猫疯狂读小说,幻想成了她迷茫的人生最后的避难所。

    然后有一天,她也许猝死了,也许是庄周梦蝶一样,她穿书了,穿进一本叫《修仙传》的男频小说,成为一个平平无奇的炮灰女配。她又开始讲还记着的《修仙传》剧情,从赵凌星起于微末,讲到他崛起,讲他与女主角明玦相知相爱,讲无数女配角为他飞蛾扑火,讲他几次奇遇,讲他最后成为无数年来唯一一个飞升的修士。最后她讲起了严艺的死亡,在魔渊中悲惨、悔恨、没有尊严的死亡。

    现在,自己也正向死亡走去了。原来命运无法反抗么?无论如何都会殊途同归么?

    有那么两次,她也打洞挖到了地面,第一次幸运的周围没有失去神志的修士,第二次却遇到了一位金丹修士。严艺本身也已经结丹成功有一段时间了,来不及退回地洞当中,只能迎战。

    那位金丹修士失去神志此乃他的劣势,但也因此不怕搏命,俗话说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而严艺占着灵活的优势,却要为了自己的性命和背后厌晴的性命处处受限制。要是耗,严艺也能耗死不会再吸纳灵气的修士。只是云雾当中还隐藏着其他更强大的修士,她务必要速战速决,不然就会被拖到引来围攻而死。她突然有了末世丧尸世界的既视感,她必须在动静引来其他丧尸之前,回到避难所。幸运的是这修士应该也是三大派掌控迷云矿场之后来的,不知是如何误入迷云,身上并没有携带武器。

    你来我往赤手空拳,严艺根本不讲武德,阴的明的只要有用通通往出使。在遇到其他修士之前成功的干倒对方,捡走他在矿场收集的灵石,返回地下洞穴。

    灵晶消耗第三百六十五块儿,困入地下整整五年。

    严艺挽起长长的头发,摸了摸背后失去神志不会吸纳灵气而至瘦骨嶙峋的厌晴。要不是她时不时蠕动,严艺会怀疑她早已死去了,自己背着一架骷髅,在不停和骷髅讲话。

    “唉,晴儿呀。你说现在外面什么样了?不过云雾肯定没散去,你在这里活着,天道不会退让的。”

    “我都忘记人长什么样了,我想不起来自己的脸和你的脸了。我都不敢看你,好好地一个肉嘟嘟的小姑娘,现在我背着你,你轻的像一片羽毛。要是我们能活着出去,我每天给你喂肉吃。把你养回来。”

    “五年过去了我在小师妹那儿刷的好感度不知道有没有掉光,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联系她,她也许以为我还是怪她告状呢。”

    “我现在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师尊的惊为天人的面容了,要是我能活着出去,我会每日赞颂他的美貌。”

    “啊,我还记得那日草原上,狂奔的毛腿蜘猪。”

    她说着,看了看手里握着的最后一块灵晶。灵石灵晶都消耗完了,她却没有挖到新的灵矿:“晴儿,五日后活多久就看我体内的灵力能支撑多久了,咱们也将失去时间概念了。你别太担心,再挖一会儿,说不定又挖出新的灵晶灵石了。”说着她眼睛有些酸涩,控制不住的掉眼泪,用手背抹了抹。

    虽然她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可真到这一刻,所有事情都渐渐失去掌控,悲戚与绝望铺天盖地的令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严艺都没有再挖到一块儿灵石灵晶,没有了参照物,时间就是一个虚无的概念。

    此时她正照常进行挖掘工作,向前挺进的灵力突然遇到了障碍。

    “我......这是挖到底了?”严艺挠了挠后脑勺“不对啊,地层结构不对啊。怎么说不得见一回地心岩浆啊。”她又继续使用灵力,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挖开眼前看似不堪一击的岩土层。她就在这片障碍前盘腿坐下,时不时就探出灵力挖一下试试。

    她沉默了,不知道为什么,灵力一点作用都没有。突然她福至心灵,站起来走到障碍前,全身灵力回缩,像个普通人一样。然后她伸出手,扣下了一块儿岩土,指甲缝里都卡着泥灰。

    “......”

    “就这?!就这?!认真的吗?!”

    严艺已经无力吐槽了。她两手并用开始刨起眼前的岩土,突然她想起最初进矿场挖灵石的她懵懂的用双手挖掘,原来一切都是宿命轮回:“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呆呆的站在土堆前~”她哼唱着,自娱自乐的抓住眼前这个不是很靠谱的希望。

    直到她的双手麻木,胳膊抬不起来,眼前掏出一个一臂长的洞:“完......完了......胳膊不够长啊,也许就差二寸呐。”无奈她开始扩大这个洞的面积,才能继续往里挖,她估摸着手应该秃噜皮儿了,可是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每当她觉得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生的希望,而是死神无聊的恶作剧,想要放弃继续挖的时候,她就会想起当年互联网上的那张图,图上两个人挖钻石,一个怎么都挖不到就放弃了,另一个还在坚持,原来放弃的时候离钻石只剩下再来两下了,鸡汤有时候还是有点用的。

    “来都来了。”严艺念叨着这句话,继续挖着。

    又是挖了不知多久,中途严艺实在挖不动了,就把瘦骨嶙峋硌人的厌晴放进挖出的洞里,让她胡乱鼓涌,“能蹭下来一点是一点,别怪我,就当你为了咱们活命做贡献了哈”。厌晴鼓涌累了不动了,严艺就继续接力挖。

    “啪嗒!”突然面前的岩土壁向内塌陷掉下去一小块,瞬间有光束照射在黑暗了很久的地下洞穴中,“应该不是又挖出地表了吧。”严艺嘟囔着,打出一拳。面前阻碍她很久的岩土壁就像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的全都向一边坍塌下去。

    壁垒的那一边,竟有一个旷大的空间!

    刺眼的光芒有如天庭的圣光照耀在严艺身上,照亮了整片地下洞穴。她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整个人都振奋了!

    “哇!金色传说!”她把厌晴放到一边,让她靠坐着,自己则防备着危险小心翼翼的向光芒探去。

    很神奇,在走近之后光芒反而不耀眼了,好像走进了龙卷风里安静的风眼一样。眼前是一块和人一样高的五彩的灵晶。

    严艺懂了:“这这这!这就是认可了男主的天道源石吧!”这一瞬间,她的眼前划过女娲补天炼五色石,剩下一块劣质石头体会人间风月在自己身上刻了《石头记》然后受日月精华化作灵猴和唐僧西天取经到天竺,阿三爬满火车的画面。严艺摇了摇头,把不相干的剧情甩出脑袋,然后陷入沉思。

    严艺深省的发自内心的自问:“该怎么让认可男主的石头认可炮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