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艺在晴儿疑惑的目光中,从腰侧的衣带里翻出别着的油纸包裹住的猪肉脯。她自从拍死那蜘猪又知道自己要进上交储物装备的矿场,就着手制作了一些便携的猪肉脯准备背着晴儿给自己加餐。

    “噗。”晴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驱散了好多恐惧与绝望,她小大人似的看着严艺叹了一口气:“严姐姐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吃。”

    严艺“呵”的干笑一声,翻了个白眼,三两下从油纸里剥出一片密红色的肉脯塞进晴儿的嘴里:“说得好像你跟着我不是为了吃一样。”

    “唔,真好吃,我叫厌晴。”那孩子不知是故意挑这个时候还是恐惧中被美食打开了心防,突然就说出了自己的全名。

    按理说,一般人不会知道这个名字,厌晴应该也是这样想的。

    只是......严艺噗的一下把嘴里嚼碎的肉脯喷了出来。啊啊啊罪魁祸首就是你这熊孩子啊!严艺整个人要疯了。

    厌晴是谁?厌晴是他娘的魔族的他娘的公主啊!!!严艺就说怎么这孩子看着分外脸熟,能不脸熟吗?!在《修仙传》中严艺元婴期入魔渊为赵凌星偷救命的堕神草,就在公主府中,她被公主抓了个正着,然后按人魔两族的盟约,不涉足对方领地,违反者轻则废去修为生死由命,重则当场灰飞烟灭。

    严艺看着记忆中魔族公主那张尚还稚嫩的脸,咬牙切齿,牙齿咬的咯咯响就要搓出火花子来了。讲道理,多年来还是有很多魔族和人族到对方的领地的,只要不被捉住拿捏。严艺技不如人还莽的一批,还以为是在洞天偷东西呢,然后被捉住了废了修为,穿来的她可以把结局归结于多方。可是现在,这矿场,完完全全就是厌晴的锅了好吧!

    想来《修仙传》中也爱男主爱的死去活来的魔族小公主是这一次就在浑天原和赵凌星相遇了。没成想被自己一锅红烧肉截了胡。后来男主在魔渊再次与公主相遇没有带来杀身之祸,而是和公主欢喜冤家一样闯荡升级。然后两个人又一起来了迷云矿场,也就是那一次,男主赵凌星获得了逆天的领域类至宝。

    首先,云雾实则是天道奇观,也就是《修仙传》作者用天道为理由给洞天外的修者提供的福利,好平衡逆天的洞天。那么落实到修仙世界中,天道产生的奇观,在遇到一种情况时会发生反应,好给男主提供升级契机——违逆天道者。

    魔渊天旋地倒,阴阳混乱,魔族修士灵气逆引,反天道修行,以此称魔族。而厌晴,魔族公主,经过多代逆修的魔族大能血脉提纯而生,天生的经脉逆行,她的灵气顺引就是无数魔族克服天道威压才能的灵气逆引,她简直就是拿着天道翻了个个儿。

    这孩子,是个天生的逆种!

    厌晴平日里使用的也是灵力,有所遮掩能蒙蔽天道,但是进入这与天道本源相连的奇观当中,好比一滴水砸进了热油锅,噼里啪啦带来一系列异动。

    严艺欲哭无泪了,自己的红烧肉截胡了男主的女配,可自己没有福缘化解灾祸啊。

    “我以后就是从悬崖上跳下去饿死在外头我也不会不看时间地点的吃东西了!”严艺下定决心立下了,说完她塞了一片猪肉脯进嘴。

    “......真香。”

    “让我好好想想男主是怎么办的?”“我靠嘞我怎样也不会被天道源石认可啊!”“作者大大我恨你,不给炮灰留活路!”

    在严艺一大堆厌晴听不太懂的喋喋不休自言自语中,厌晴竟然好像忘记了恐惧和绝望,逐渐被睡意淹没。

    严艺安静下来了,看着厌晴小小的一团蜷缩在黑糊糊的地洞里,蹭了个土坑就睡着了,像个狗娃子一样,她突然不太愤恨了。“唉......”她叹了口气,这孩子这么睡着会不会着凉啊,她正要脱去外衣,又停住了手,默默的从旁边掏了一些土盖在了厌晴身上,只把她的脸露在外面。

    “这样也行。”严艺美滋滋的合拢了衣服。

    厌晴睡着了,严艺还睡不着,她在考虑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活下去。

    雾气肯定不是躲在地下就能行的,沙土又不是真空装置。看样子密度肯定比空气大,之前挖开的洞雾气下沉很快。结合雾气中修士的状态,合理推测雾气中有成分不能通过气体排放安全标准。她们挖地洞并不是企图躲过雾气,她们甚至都不知道雾气的来源,也许雾气就是从地下什么地方产生的。她们是想要躲过地表云雾中沦为杀戮机器的修士,这里积累了一大批早期不明真相的元婴至破虚的修士,每一个都能打死她们两。

    那么她们两人只有继续往下挖一途,问题是不知道被什么干扰无法用灵力感应方向。而且只要厌晴还在这里,云雾就不会消散。挖地洞挖出矿场范围?不挖出地面就不错了,云雾中无人可分辨方向。等到哪一天灵石用尽,灵力完全消耗,深入地下没有灵力来源,她们就会像凡人那样窒息挤压而亡。

    严艺现有的信息,就是严艺本身的片段化记忆,和对《修仙传》的印象。老实说,男频修仙文几百万字完结,每天看小说和喝水一样,只有关键人物、重大情节点和整体走向严艺还有把握,其他的已经排出的差不多了。而且她穿书来后积极改变命运,许多事情的发展已经开始有了偏差,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少。

    思索了很久很久,严艺竟然发觉自己真正走投无路了。她们注定走上一条不停靠近死亡的道路。

    “我不想努力了。”严艺一下泄了气,靠在一边也渐渐睡着了。

    “严艺!严艺!快醒醒!”

    严艺听到声音,揉揉眼睛挣扎着醒过来,刺眼的光芒晃得她一时之间睁不开眼皮。闭着眼睛光芒使眼前一片通红。

    “你昨晚又修仙了?”那个喊她的声音又问。

    “!!!”严艺猛地坐起来,才反应过来,她应该在车底不该在车里,不是,她应该在地洞里和厌晴睡在一起,怎么竟......从书里出来了吗?

    她眼前是室友李晓灵背光站在正午的太阳中。

    “对,我昨天看了一夜小说,就我给你们提过的那本《修仙传》。”严艺回答着,好像在渐渐忘记什么东西。厌晴,哦,对啊,睡前看的小说里的魔族公主嘛!

    她从上铺爬下来,拿着面盆洗漱用品往寝室门外走,边和室友李晓灵说道:“集美求带午饭!要胖子面食的香辣鸡柳盖面。晚饭我去给你带!”“”

    得到答应,严艺去走廊中间的盥洗室洗漱,顺便和刚从隔壁上完厕所经过洗手的室友打了的招呼:“李晓灵去带饭了,我要了香辣鸡柳盖面,你中午吃什么?”“哦我也拜托她带了香辣鸡柳盖面。”

    室友渐渐走远。

    严艺掬了一捧水龙头中哗哗流淌的凉水,感觉不到温度似的拍在自己脸上:“你清醒一点啊,海娃都走了十年啦!”什么香辣鸡柳盖面,那玩意儿盖饭才好吃!这根本就是云雾的幻境对吧!再说了她都毕业了......虽然香辣鸡柳盖饭才是让她醒悟的契机。

    她站直身体,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笑死,根本不疼。”

    然后她在盥洗室众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走进隔壁厕所,打开厕所窗户,高喊着:“万物皆虚,万事皆允!”来了一记信仰之跃。然后她从一楼的地板上坐起来:“笑死,根本死不了。”

    严艺站起来,走到正在上课的大教室,安详的躺平在讲台上。

    再睁眼,是散发着幽幽灵石光芒的黑暗地洞,厌晴还躺在土堆里。

    严艺拍了拍脑门,手劲儿十分让人清醒,她早该意识到的——雾气已经来了。厌晴虽然还是小孩儿,但确实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了,她不应该把自己对普通人的认识负迁移到修行者身上。厌晴她不应该因为这么一点劳动量就睡着。至于她自己,怎么会经历这么劣质的幻境,严艺推测是因为自己是穿书来的,就像她见到赵凌星,心脏小鹿乱跳,却没有感情产生。现在她能感觉自己体内灵力流动有些紊乱,头疼头晕,身上有种郁燥的感觉。她看向厌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幻境将应该还没有经过什么苦难的单纯的小孩困住。

    没等她再多感慨,厌晴突然动了,她坐起来,转头看向严艺,双眼睁开,毫无神智,尽是血色。

    严艺想了想,按照切后颈的动作一记刀手,把刚像安娜贝尔一样起身的厌晴打晕了。

    “幸好现在是修为比我低的晴儿,来的要是修为比我高的厌晴,估计刚才我就没了。”严艺深呼吸了一下,掏出灵石开始炼器,她使用修真界最基础的手法,用自身的灵力同化灵石,然后像自如使用自己灵力一样,重新排列灵石结构,使它们成绳索状,牢牢的捆住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的厌晴。

    做完这一切,严艺已经匀速消耗了十块儿灵晶了。

    她们被困地下,五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