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奇观中心,仿佛有一个气泵,使云雾如潮汐般的收放。可此时,这个气泵好像坏了,本在收缩的云雾搅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就要破壳而出了。云雾掩藏中时不时传来沦为杀戮机器的修士的嘶吼低鸣,奇观化作了炼狱。

    “不好!”三大派之一的南煕派外派长老万临观察一晌,睁大了眼睛,转手翻出玉牌注入灵力,里面传来了一个从容的声音:“何事?”,万临听到这个声音心中稍定,快速描述道:“宗主,迷云矿场的云雾突然不按照规律继续收缩了。”

    对面稍作停顿,然后说道:“我会联系三大派共商对策,你且去把深入矿场离云雾较近的修士唤回,让他们在外沿稍作休整。”

    “明白。”万临长老应声而去,如一颗流星般向矿场深处划去。

    “老大。”“老二。”

    “有人进去了。”

    “是。”

    “修为不亚于吾等。”

    “对,破虚。”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晴儿的两位护法又往外蹦话。

    万临越是深入心中越是不安,虽然云雾没有蔓延出来,但是云雾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异动。等到站在云雾边缘,他压抑着情绪,听着隐隐传来的嘶吼和翻搅的云雾,灵力涌动,声如洪钟的宣及四方:“请各位修士立即退回结界附近!立刻!”

    破虚修为的灵力卷携着声浪顷刻间传遍每一个修士。

    有南熙派出来的弟子听到这声音惊讶的说:“本月是我派万临长老镇守!”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突然后退。”“这一波边缘的灵石可都被挖的差不多了啊。”“亏了亏了。”

    一时间修士们议论纷纷。

    严艺和晴儿两人已经到了中部地区,不知不觉她们已经挖了很多的灵石了,想要挖掘更多的心情驱使着她们向内部前进。此时她们已经可以看到云雾翻涌了。

    两个人都不知道云雾正常是什么样子,此时骤然听到要退到边缘,严艺停下挖掘动作观察着云雾:“是里面有什么异常吗?”

    “晴儿,我们往外退吧。”

    晴儿脸上一脸的不尽兴,她手里攥着一块儿刚挖出来的灵晶。嘟囔着:“这是发生什么了?我好不容易来这么一次。”

    “这应该是矿场镇守传音,一般都是三大派派来的破虚修为长老。应该是确有要事,咱们动作快一点,等靠近云雾的修士都过来,边界处就很挤了。”严艺牵起晴儿就往回退。

    万临看到众修士往回退去,心下稍安。转过身仔细观察起异常来。云雾的颜色和浓度并没有显著变化,只是翻涌的速度较快却并没有回缩。他抬起手,指尖停在浓雾外一寸的位置。破虚修为,并不能在云雾中全身而退。

    突然,万临一晃神,一寸外翻涌的浓雾猛的探出,像一只凶兽张开血盆大口吞掉了他的手。他脸色一变,往出抽手,云雾却不再蛰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蔓延!万临灵力涌动脱出身来继而再次传音四方:“云雾外涌!诸位速退!”

    他话音刚落,云雾似乎被惊醒了,猛然暴涨!瞬间,矿场深处范围尽数被浓雾包裹。万临的身影也被淹没在浓雾当中。

    话音传来,四处皆惊!

    刚才还磨磨蹭蹭的修士也都立马往外退。严艺这话音刚落,她立马拉着晴儿就开始飞奔。

    一位元婴修士月前与人赌战,输了全部灵石。虽然宗门内还可以用功勋换出来一些,但是量还是太少,所以他动身来到了迷云矿场想要回回血。他不屑与外围这些金丹筑基修士争抢,一进矿场就往深处去了。听到镇守长老第一次传音,他也放在了心上,且挖且退。不曾想还没退到中部,万临长老第二次传音就来了。他面露震惊,不再拖沓飞速往外退去。一回头,浓雾竟然距他只有一箭之地了。“妈的,什么情况?!”他咬紧牙,周身灵力涌动,拼了命的往外跑。以他的修为,若被吞噬,无路生还!

    浑天原太大了!迷云矿场太大了!逃命时所有修士才对这里有了新的认识。修士不必须吃喝,修行带来的漫长生命让他们对以月为单位的时间失去了概念。他们进来时埋头挖灵石,无论昼夜,花费几天时间才进入矿场深处。如今全力往外逃,却比犹如鬼魅的云雾慢太多了。

    严艺这会儿已经顾不上说话了,晴儿则有些害怕,但她很坚强,抿着嘴配合严艺往外逃,尽力不拖后腿。她们耳后是时不时传来的悲鸣,偶有修为较高的修士从她们身边掠过。其实在矿场中挖灵石的修士金丹修为已经很不错了,元婴就顶头了。再高修为的修士不论是收取供奉还是接取任务都比亲自来挖石头更合算。

    “啊啊啊我一定要回洞天搞一个飞行类灵器啊啊啊!我还不想死啊啊啊!这次还不如书里连元婴都没有修到啊啊啊!”严艺脸上没有表情,其实在心里疯狂嚎叫,她脚下灵力不停,抽空回头看了一眼。

    “雾草!”她一看就戴上了痛苦面具,那云雾竟然离两人只有十来米了。“这合理吗?这不合理!”严艺开始胡咧咧分散注意力,避免自己太过紧张而降速。“再见了妈妈我今晚就要远航~”她看了一眼晴儿眼角已经发红了。

    两位护法老者此时在外急的团团转,矿场结界已经封闭,只能出不能进,他二人需得强行破开结界,但是此结界乃是洞天上神设置,他二人联手没有两日也打不开一个缺口。

    “公主!”“公主!”

    “公主!”“公主!”

    两人一模一样的表情语气此起彼伏的喊着。

    眼看最多不过盏茶时间严艺二人就要被云雾吞没,她急中生智把晴儿抱起来,一脚踹在她屁股上,把她踢飞很远大喊道:“晴儿挖洞!”

    晴儿两滴泪水滴溜溜的在眼眶里打转,还是强撑着回答:“知道了!”边说她落到地面瞬间就用灵力在地上挖开了一个大坑,并且不断的往下挖。眼看自己就要被浓雾吞没,严艺纵身一个鱼跃跳进晴儿挖的地洞。她刚刚囫囵吞的整个人进入地洞,上方就已经被雾吞没了。

    晴儿在前面打洞,严艺把挖开的土往身后填,已经有丝丝缕缕的雾气下沉往洞里来了。不知道这雾是什么东西,总之不是好东西,她用土严丝合缝的把洞口塞住,跟在晴儿身后往地底深处去。

    两人还没从刚刚的生死时刻缓过来,都一门心思的挖洞,一时间沉默着在黑漆漆的地洞里没人说话。不知挖了多久,突然严艺一头撞上了晴儿小小的身躯,她在发抖!严艺一把搂住这个一路都很坚强的小姑娘问道:“晴儿怎么了?”

    “呜哇!”晴儿嗷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着气断断续续的说道:“严姐......姐我......感觉不清方向了......我挖到亮光了......”她说完把手放下,被她小小的手挡住的孔洞撒进一丝光线,这么一下就有雾气顺着下沉进来。

    “嘘!”严艺一把捂住她的嘴,只听到地面外有一个步履节奏奇怪的脚步声靠近,夹杂着蛇吐信子似的“嘶嘶”低鸣。

    “什么玩意儿?”严艺心里有点发毛。把安静下来的晴儿推到自己身后,从小孔往外看去。

    入眼全是雾气,什么都看不到,声音却越来越近了。

    突然小孔外面贴面的也出现了一只眼睛,通红的,从外面往里看。

    “草(一种植物)!”严艺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紧接着她就一根手指凝聚着灵力戳了出去。外面传来一声疯狂的痛吼,像受伤的野兽。“晴儿换方向往下挖!”严艺说完就从侧下方掏了土堵在打通的这里,指尖灵力凝聚成一条细线,像一束激光似的没有弯曲的指向地面反方向。凡人的地下矿道和其他地下作业常用激光设备定位,但是她在移动,这样做只能勉强参考不至于很快就又打洞回到地上。

    按理说修行者的方向感很强,筑基期就没有迷路的,除非有干扰项,一般都是阵法幻境之流,类似凡人的鬼打墙。可是在这里严艺既没有发现阵法阵眼,也清楚自己现在没有陷入幻境......没有吗?她突然有点不确定了。“不能多想,保住值。”严艺咬牙把乱七八糟的猜想压抑住,和晴儿一直往下挖。

    “严姐姐,过了多久了?”晴儿突然问道。严艺一愣,额头就冒出冷汗,好家伙她们甚至已经丧失对时间的感知了。在这样下去她们可能就要迷失在地下了。没有被云雾侵蚀失去理智,没有被失去理智的修士撕成碎片,而是......把自己活埋了

    严艺想了想,掏出一块灵晶塞进衣襟,说道:“以我的修行速度匀速吸收里面的灵气,五日左右吸纳完毕。我们用这个计时吧。今天就先到这里,不继续往下挖了”

    漆黑的地下通道里,绝望与迷茫充斥着,严艺掏出一堆灵石提供微弱的稳定光源,看着小脸儿像花猫一样蹭满泥土被泪水冲出花纹的晴儿,默默把她抱住,顿了顿,严肃问道:“你......”

    \"吃猪肉脯不?\"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