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第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隔天严艺送小师妹回她自己的住处,转头出门就遇到了刚从师尊那问过问题回来的师弟元乐,师弟还是那一身衣服,看到严艺后俊脸上挂了些有点欠扁的微笑。

    拳头硬了,严艺回之以微笑。

    她正要离开不料被师弟叫住了:“严艺师姐。”

    “连名带姓,生分了师弟。何事?”严艺问道。

    “师尊叫我通知你择日外出历练。另外师尊说了既然你拿走了擎云剑,就带它去历练吧。”元乐说着,眼睛里流露出了霸总扇形图眼神,三分讥笑三分冷漠四分漫不经心。

    严艺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总是喜欢用琴笛之类拿着好看的灵器。而擎云剑是她为了适配赵凌星拿的,是一柄重剑,宽身,厚刃,使起来大开大合,无优美可言。元乐认为这个丢人的师姐还是会求师父收回成命,或是像以前出去历练那样索要护身灵器法宝,还要好看要去找赵凌星。

    没成想“真不错。”严艺美滋滋的说着,虽然还是要出门历练,但好歹可以自己择日了,并且白得了一柄男主前期升级主要使用的灵器,一时之间感觉赚大了。

    “呵。”元乐嗤笑一声,心觉这是她做的表面功夫,不想再多搭理她,而是往自己的地方飞去了。看着师弟离开的背影,严艺默默伸出手,笔直的竖起一根中指。

    严艺是首徒,虽然《修仙传》没写一个炮灰背后的故事,但她根据一些碎片记忆知道元乐刚被收入门中时,他年纪还小吃穿起居都靠师姐照顾。反倒是兰心小师妹入门时严艺已经认识了赵凌星,生活重心发生了转移。如今半个儿子的师弟却毫不遮掩对她的鄙夷。这白眼儿狼!

    回到住处,严艺就开始仔细回忆书中修行以来她本身该学会的心法和功法。师尊给她打的基础还是非常牢固的,严艺穿书来只要她思想接受了想通了身体就能很快适应,并自如的使用。她按照打游戏做攻略的方式,列出自己的技能树和自己的天赋点,勤勤恳恳的按计划复习起来。

    严艺是云泽成仙后收的第一个徒弟,自然是很有天赋的,年纪轻轻就已经结了丹,只是后来就一门心思给赵凌星当人形血包,好不容易修至元婴,就去魔渊为赵凌星偷救命的玩意儿,到死就止步元婴了。

    严艺内视着丹田内流转的金丹,真正开始了她在修真界的修行。

    一月后她站在洞天的阵法之中,看着阵法外泪眼婆娑来送她的小师妹,心怀宽慰,她这一月刷技能点的同时不忘刷师妹的好感度总算不亏了。

    “师姐……”兰心抽嗒两声,说道:“你在外有事多联系我,有难处我去帮你求师尊。等我结束这阶段修行外出历练时就去找你!”

    严艺百感交集,兰心比她想的还单纯。这一个月里兰心不仅主动承认了她告自己的状了,并且内疚的照顾了自己好几天,都忘了是严艺不对偷师门东西在先。这大概就是……偏心吧。

    严艺挥挥手,背过身,然后消失在了阵法当中。

    兰心目送她离开,抹了抹眼泪,搬到了严艺的地方旁盖了个小竹屋住下,一心一意的修炼起来。

    耀眼的光芒闪过,严艺落在一片原野之上,天似穹庐笼盖四野,阳光明媚而公平的洒在每一株草上,投下浓重的阴影。她确定自己还在京云派的势力范围内,但是离此时应在宗内的男主赵凌星已经很远了,心中就放松了一些。

    她还不准备招惹上男主这样的麻烦人物。自从她知道自己穿书而来不是女主,是书中不值一提早就死掉的同名炮灰时,她就打定主意一直有心避开男女主。

    甚至在她潜意识里也是想避开师尊这种大反派的。只是关系摆在这儿再加上师尊惊艳绝俗,声音又好听……想着想着严艺又跑偏了,她反手握了握背后擎云的剑柄,敛去灵器的光华,向着原野东边儿的补给城镇行去。

    男频男主历练准则第一条:扮猪吃虎。

    严艺学到了。她收敛气息,行至城镇,一派炼气期武者打扮,重剑负在身后看起来不是很好惹,但又平平无奇,刚刚迈入修行者门槛的样子。

    临近的原野再深入,就是有名的浑天原,那里有灵兽出没,灵草成材,是中低阶修士历练必经之地。所以边陲城镇聊原城因补给而繁荣,这里修士与凡人混杂,各种市场交易繁多,三步一酒楼十步一客栈。

    严艺随机走入一间客栈,选了普通单人间住下,开始规划接下来的行程。

    出了洞天,最显著的不同就是灵气浓度的下降,跟着呼吸吐纳间的提升都变弱了。因此首要目标是大量灵石。这些年严艺还是有些灵石存储的,只要不乱用,就能够她在不降低修行速度的情况下支撑一段时间。

    她出门觅食,边细细盘算着自己怎么用现有资源最少损耗最大程度的提高自己的修为。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骚乱,蹄声混合鞭响,严艺立刻往路边让去。刚刚让开,眼前一匹高大的纯黑色像马一样但是长着背刺的坐骑在行人如织的路上掠过。像拨开海浪的巨轮在人海中间开出一条道来。

    “好家伙,这坐骑真帅!”她感叹着。

    “太嚣张了!”“上面有人就是好办事!”“她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靠沈家!”“我要投了这好胎我也能成就元婴!”

    那坐骑和骑在上面的人刚走,严艺就听到耳边纷纷扰扰的议论,一眼扫过去好几个筑基,还有一个金丹。炼气期和凡人都大气不敢喘一下。更高修为的路边则是一个都没有。

    严艺神识追出去,马状巨大灵兽上是一红衣女子,她的修为比自己只高不低,只是轻轻一接触,严艺就迅速缩回了神识。和旁边的一个筑基修士搭话:“道兄好,请问刚才过去的那是什么人?”

    这修士五官端正,脸型奇方,看严艺问话也挺礼貌的,说起话来也和善,瓮声瓮气的说道:“你以前没来过聊原城吧,这是沈家的沈安。这聊原城的修者坐骑都是她家供给的,有宗门子弟组队来历练也都是她家接待提供物资。沈家老祖已是破虚修为,沈安本身也已成元婴。他们沈家在这聊原城算是大材小用了。”

    严艺摸了摸后脑勺,人家在洞天外都已成元婴,自己云泽上仙的首徒到死成个元婴,简直是败光三大洞天的脸面。先定他一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不是,要突破结婴再回洞天。她又回忆《修仙传》中有没有沈安出场,并没有想起来。

    严艺还在出神,前方突然传来更大的动静,混在人堆儿里的她顺水推舟的去凑了一下热闹。

    这下她看清楚了沈安,她一身红衣,神采飞扬,面容虽然一般但有种特别的魅力,整个人又又飒,严艺看了只想高喊姐姐我可以!沈安身下黑马前蹄高扬,就要落下。马蹄下横卧一人,似乎是没来得及躲避阻拦了沈安的去路。

    眼看一场交通事故就要酿成,沈安灵力一动,就把人从马蹄下掀飞出去,她几乎没有停顿的继续向前离开了。

    马蹄下的人被拖到路边,严艺观察了一下,也是一名修士,似乎是经脉损伤,灵力暂时无法使用了。他咳嗽两声,撑起身要离开,刚迈几步,就有一伙身穿沈字标志衣服的修士要把人带走。

    就像一道闪电劈进严艺的脑子,《修仙传》中赵凌星的好兄弟周文轩和他约好在聊原城见面然后一起去历练,结果男主还没到时,周文轩就在聊原城惹上了一个沈家子弟,被打成重伤。结果又因阻拦沈家大小姐的路,被沈家其他想拍马屁的人抓走了。男主到了之后就把这一档子事儿算在沈安头上。沈安是个连外貌描写都没有的炮灰反派!《修仙传》有一章通篇都是她如何嚣张,如何目中无人,如何视人命为草芥。

    严艺萎了,这无处不在的男主啊。

    严艺想了几秒,脑子一热拦住了抓走周文轩的沈家一行人。说道:“这人是我的朋友,放开他。”说完她掏出了崆峒洞天的信物,金丹修为向几人压去。

    “既然是崆峒洞天的道长,吾等就卖您一个面子。”沈家的人对视几眼,他们修为地位都不是太高,没必要为了一个不一定拍的上的马屁对上崆峒洞天出来的金丹修士。他们就要退走,领头那人最后问了一句:“敢问尊号?”

    严艺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起来,身形一正,高深莫测的说道:“雷锋!”

    待其他人走后,虚弱的周文轩开口说道:“雷锋道友万分感谢......”

    “咳咳”严艺不自然的咳了两声,说道:“不客气,我是在沈安大小姐的授意下来的。沈家家大业大,总有人乱拍马屁,你重伤在身,好好休养吧。”说完她就隐匿身形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看着她远去,周文轩靠在墙上,喃喃自言自语道:“这位雷锋道友怎么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果然等严艺吃饱喝足,再上街,就听到有沈家人打听雷锋,她想了想,分辨不出是沈安的人还是沈家那伙被她暂时劝退的人,抬手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件连帽披风罩住了自己。好在聊原城这样的城镇很多遮遮掩掩打扮的修士,她也不算可疑人物。然后向着城内最大的补给供应市场走去。

    在这个市场,就全部都是修士了,一大群一起的基本都是炼气期的,三两成队的十有八九筑基期,而单独行动的基本上都是金丹修士了。严艺没有考虑太多,就尾随加入了一个都戴着帽兜披着披风的炼气修士群。

    她来这主要是买些野外生活工具,这里不会有什么上好的灵器装备,更何况崆峒洞天出身的她也不需要。只她身后一把擎云,就抵的上全部摊位出售物品的价值总和了。

    有了目标,没一会儿她跟着这群人就以最低的价格买到了野外生活的必备物资,一个注入一点灵气就能燃烧很久的暖炉,一个注入一点灵气就能持续加温且熔点奇高的金属大锅,还有一顶注入一点灵气就能保持温暖隔音的大帐篷。

    看着储物袋里多出来的许多洞天内清心寡欲的修行者不会准备的生活器具,严艺舒心的呼出一口气。

    洞天之外的修行者明显更加贴近生活,除了像严艺这样洞天土著外出历练的,其他修士生活在外,有着更大的修行者基数,更加艰难的修行着。只有惊才绝艳之人,才能通过三大派,然后获得进入洞天修行的机会。

    这一切也不知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