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老九门开始 > 第十九章 夺名帖 (求收藏推荐啦)

第十九章 夺名帖 (求收藏推荐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以,有点东西!”

    十分钟后陈凯拿起桌上的水瓶喝了一口水,然后看着空荡荡的饭盒直点头,嘴巴还动着口腔中还有些米粒。

    “小日子就是舒坦!”

    陈凯往后一靠摸着肚子说道,想睡睡,想吃吃,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啊!但是美好的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啦!

    得到系统的陈凯注定是回不到以前的宅男生活了,他必须想尽办法,尽一切努力提高实力。

    如此才能应对将来指不定什么时候发生的危机,毕竟活着还是放在第一位的。

    他吃饭是为了活着,而不是活着为了吃饭。

    坐在包厢的小凳上,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晚上,漫天的繁星,微微的秋风,简直是凉爽极了。

    陈凯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种景色了,最近的一次是十年前他读初中的时候,每年寒暑假他都会回老家,那时的晚上星星是真的亮。

    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拿着把蒲扇吃西瓜,抬头一看就能看到一整条银河,自动而西的流淌。

    时间来到深夜,火车上一片寂静,有的只是“哐当哐当”的火车轮转动,听着耳边传来的汽笛声陈凯进入了梦乡。

    窗外的田野里青蛙叫声不停,声音跟上了火车的速度从窗户的缝隙中传了进来。

    ……………………

    …………

    “叮咚!乘客们大家早上好我是本车的播音员,此次列车终点站长沙站到了,请各位旅客带好行礼按秩序依次下车!”

    火车缓缓地开进长沙站最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包厢里的广播响着列车员的提示音,陈凯还躺在铺上呼呼大睡鼾声不止,丝毫没有察觉,要是现在有人要杀他肯定是一杀一个准,唉!不由得让人感叹还是太年轻!

    伴随着月色入眠,蛙声耳边作伴真是神仙般地日子,也难怪睡的这么死了。

    最后还是乘务员按例巡视的时候把他叫醒的,他这才下了车不然恐怕又要坐回去了。

    出了车门看着熟悉的站台和稠密的人群,陈凯开兴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往出站口走去。

    出了火车站陈凯就直奔张启山的府邸而去,因为除了那儿他也没其它去处。

    没有接送,没有欢迎,直到他走到佛爷家别墅门口也没人出来迎接,这让他心里有些不爽,虽然他知道是自己行踪飘忽不定的原因,但是他还是不爽。

    “道爷”

    门口的站岗侍卫齐声喊道。

    “嗯”

    陈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佛爷在里面吗?”

    “都在”

    “都在,还有谁?”陈凯疑问道。

    “八爷,二爷一早就过来了,现在估计正在屋里谈事呢!”其中一位侍卫说道。

    “难道是那件事开始了?不行我的马上去看看!”陈凯心里如此想道。

    “好”

    陈凯回过神来简单回了一声,然后就往别墅的大门走去,路途中看着那么一尊大佛陈凯不禁问道,搬运术有这么牛批吗?

    陈凯也没有深究,转弯就进了房子。

    一楼没看见张启山等人,他猜想应该是在张启山办公室,因为平常谈事都是在那儿!

    知道在二楼后陈凯反而不急了,上了二楼他没有急着去张启山的办公室而是回了自己房间换了一身衣服。

    几分钟后他穿着一身休闲服打开了房门,然后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好!既然都同意了,我们就行动!”张启山扔掉笔说道,他们前面赫然就是一副中国铁路网地图,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讨论行动计划。

    “我现在就回家接丫头,我们在火车站汇合!”二月红急忙说道,因为事关夫人生死,所以他一刻也不想托。

    说完就回头向门口走来刚好和陈凯碰头,不过他也就是稍微点了一下头看了一眼就走了,因为他不认知陈凯。

    “佛爷你看二爷急得!”

    “夫人的病日益加重,二爷关心则乱了。”张大佛爷说道。

    “也是!”齐铁嘴想了想说道。

    “唉!这不是道爷吗?回来了!”齐铁嘴眼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转角处的陈凯。

    张启山也下意识往门口望去,一看果然是陈凯。

    “陈兄,这三个月你是去哪儿了,就像失踪一般。”张启山走进问道。

    “往贵州省跑了一趟,这不事情办完了也就回来了!”陈凯尴尬的笑道,在他们两人面前陈凯还真有些不自在,因为他还没搞清楚为什么他们会认知自己。

    是有一个人与自己长的一样,还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这种情况下当他们说出一些“往事”的时候,陈凯明明不知道但是还要装作知道的样子,真是心累!

    “正好,陈兄武功高强,和我们一起定能拿到邀请函!”张启山见陈凯不愿多说,他也就没有多问。

    “对!之前我还给自己算了了一卦,卦象是有惊无险,现在有了道爷肯定是无精无险!”齐铁嘴在一旁笑着说道。

    陈凯装傻充愣的问道:“什么名帖?”

    “北平新月饭店的名帖,新月饭店的规矩只有拿着邀请函才能进!”张启山解释道。

    “原来如此!”陈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知道了,你们进新月饭店一定是为了那三味药材吧!不过我不懂你们要那药材干什么,我听说那几味药材可不便宜!”陈凯再一次装傻道。

    “哦!陈兄也知道!”

    “我在贵州的时候听说过,北京新月饭店要拍卖的消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

    “并且我还听说新月饭店的千金要在这次拍卖会上挑选自己的夫君呢!”陈凯接着说道。

    看着陈凯那别有意味的眼神张启山感到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在这种细节上纠结。

    “陈兄你猜的不错,我们确实是奔着药材去的,不过我们只要其中一种,至于拿来干什么我们边走边聊!”张启山说道。

    说完就往外走,然后陈凯、齐铁嘴相继都跟了上去。

    在路途中张启山把行动的计划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果然剧情还是和原剧一样!”陈凯心里想道。

    可怜了我彭三鞭小弟弟,我招谁惹谁了,我不就是唉!为小弟弟默哀十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