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女生小说 > 猛爹 > 第三十六章 神助攻

第三十六章 神助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丁鹏这货压根就没想着走,他就是吓唬吓唬马清波而已,这丫的太不爽快了,不刺激刺激不行。

    “放开我。”

    丁鹏假装用力去掰马清波的手,结果发现这家伙抱的很挺紧。

    “我不放,丁叔,再喝杯茶可以吗?算我求你了。”马清波哭丧着脸说道。

    “我不和没有出息的人喝茶。”

    “我......丁叔,我这有没有出息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吗?你写的这些东西我刚才看了,虽然很多都看不懂,但是确实非常专业,有你的帮助,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呵~我怎么帮你?就凭这本子上的东西吗?你觉得畜牧养殖业有这么容易吗?里面的水有多深你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我才需要你这个引路人啊。”

    丁鹏最后将马清波给推开,然后一转身又回到了屋里,坐在椅子上说道:“引路人就算了,如果你的心态不改变的话,就算是畜牧养殖界的祖宗弼马温来了也带不动你。”

    “汗,这怎么还和弼马温扯上了呢?丁叔,你说我该怎么做?”

    丁鹏没说话,自己倒了杯茶一口闷了下去,胸口剧烈的起伏,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见丁鹏这么生气,马清波坐在一旁也不敢再问了。

    “做你的引路人可以,但是我先给你说明,我的引路费很贵,就怕你不舍得。”过了片刻,丁鹏突然没好气的说道。

    马清波赶忙道:“丁叔,你刚才也说了,知识是无价的,只要你能帮我,钱不是问题。”

    丁鹏“忍不住”的笑着骂道:“真是拿你这小鬼没有办法,我觉得我丁鹏上辈子肯定欠你的。”

    说着,这货又将小本子拿出来了,然后打开之后哧啦一下将第一张写着“青年母鸡病的诱因和预防治疗方案”的纸张撕了下来,推到了马清波面前。

    马清波不知道丁鹏是什么意思,道:“丁叔,这......干什么?”

    丁鹏脸不红心不跳的将手掌伸了出来,道:“五千,给你了。”

    马清波:“......”

    这货现在才明白丁鹏今天是来干什么的,这特么的竟然是来卖给自己这小本子上的知识的,只是这也太贵了,一张纸而已,你要五千?这不是抢钱的吗?

    “丁叔,这......这就是学费吗?”马清波有点冒汗的问道。

    丁鹏很认真的摇摇头,道:“什么学费?俗,太俗了,这叫引路费,不过你放心,我并不是收了钱之后将几张纸给你就完事了,就像你读书一样,这只是课本,具体的讲解我会以后慢慢的给你说。”

    马清波好想哭,心说我上学的时候课本也不是一张纸啊,老厚了行不行,那才一二十块钱,你这一张纸就要五千?忒黑了吧。

    见马清波不说话,丁鹏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怀疑这些知识的真实性,这是应该的,说明你对知识还是比较尊重的,就像这种青年母鸡病的疾病,你应该连听说都没听说过,你怀疑它是不是存在是对的。”

    马清波实事求是道:“丁叔,你也别生气,我真的在怀疑有没有这种疾病。”

    “那么我告诉你,有这种疾病,而且发病在母鸡下蛋时期,又叫母鸡疲劳症,会在产蛋的时候让鸡死亡,可以说是最痛心疾首的一种疾病,我不知道你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如果有,或许你们也不会在意,不过以后你就要注意了,如果遇到这种在产蛋的时候突然死亡的鸡,多半是这种疾病。”丁鹏一脸严肃的说道。

    马清波心里扑通一下,他还真遇到过这种情况,因为有好几次西郊的养殖户都问过他这个问题,他们有些鸡正在产蛋高峰期呢,结果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死亡情况,自己也没有在意,原来是种疾病。

    “这种疾病能预防和治疗吗?”

    “这题目不是写的很清楚吗?有!”

    “我看看。”

    “不给看。”

    丁鹏快速的将纸拿了过来,让马清波抓了个空。

    马清波郁闷的不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丁鹏看了半天,才咬了咬牙说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一样,这种疾病能够治疗和预防,五千我买!”

    “给。”

    一听马清波买了,丁鹏二话不说就扔给他了。

    马清波拿着这张纸,这货觉得肉疼,自己就从来没听说过一张纸这么贵的,五千啊,妈的,这混蛋可真不是一般的黑啊。

    不过当仔细看到这张纸上所写的内容的时候,马清波心里面的不满慢慢消失了,因为这上面写的太具体了,虽然只是一张纸,但是将原因和治疗方案写的清清楚楚,只是字体有点小。

    他看了一眼丁鹏,道:“丁叔,字你就不能写大一点?看着都费劲。”

    丁鹏笑道:“我这一张纸五千块钱,写那么大不是浪费纸吗?”

    “......”

    “行了,纸张毕竟有限,你看着我写的好像很具体,其实也只是笼统的介绍了一下而已,如果你想彻底的了解这种疾病,我教你。”

    “收学费吗?”马清波赶忙问道。

    他现在真是怕了丁鹏了。

    丁鹏笑道:“当然不收了,你这五千块钱里面包括着这种疾病的所有费用。”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五千块钱也不算很贵。”马清波嘟囔道。

    他可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学会了这种疾病的预防和治疗方法,等到出现这种疾病的时候自己妙手回春,然后再一篇论文发出去,那就不是五千块钱能买得到的好处了。

    “那这些呢?”马清波指着丁鹏手里的笔记本,问道。

    丁鹏哦了一声,左手压在本子上不停的点动着手指,道:“一样价,五千一张,包含后续的学习费用。”

    看着这么厚的一个笔记本,马清波有点冒汗,吞了口唾沫问道:“这有多少张?”

    丁鹏掀起本子哗啦啦一下,道:“二十张左右吧,不仅仅是包括鸡的疾病,还有其它家禽家畜的疾病,不过都是我随手写的一两种,没有写全,如果你想学全的话,我教你啊。”

    “收费吗?”

    这货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没办法,丁鹏太狠了。

    “还收什么学费?你钱多是不是啊?我早就告诉你了,我也是一个将钱看的很淡的人,要不然我能到现在还这么穷吗?钱够花就可以了,要那么多没意思。”

    丁鹏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没错,脸皮就是这么厚。

    马清波撇了撇嘴,他也不知道丁鹏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反正这货是真有本事,但他也是真穷。

    就在马清波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马清波拿出手机看了看,道:“丁叔,我接个电话。”

    丁鹏无所谓,你接个电视机也跟我没关系,反正我就是忽悠钱的。

    开门来到外面,马清波接通电话。

    “锋哥,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哈哈蛤,兄弟,我这不是遇到问题来找你的吗?我毕业之后不是被分配到清源市畜牧局了吗?我们这边养驴的比较多,现在好多驴出现了瘸腿的现象,关节肿大,走路一瘸一拐的,你知道是什么问题吗?你上学的时候比我学习好,比我懂得多。”

    马清波:“.......”

    “卧槽,我......”他刚想说我哪知道啊,可是一想丁鹏在屋里呢,赶忙说道:“我想想啊,你等我一会儿,一会儿我给你电话。”

    “行,我等你电话。”

    挂了电话,马清波赶忙跑屋里来了,直接问道:“丁叔,驴瘸腿是怎么回事?关节还好像肿了起来。”

    丁鹏一愣,过了一会儿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将小本子打开,然后直接推到了马清波的近前,道:“是这种情况吗?”

    马清波看了一下,虽然他同学说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丁鹏这本子上写的清楚,将几种引起驴膝关节肿胀疼痛的情况都分析到了,而且下面还有治疗方法。

    在马清波看小本子的时候,丁鹏将每一种情况又给他介绍了一下,最后马清波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过他还是给同学打了个电话。

    “锋哥,情况分析出来了,大概有这几种情况,另外还有一些针对性的预防和治疗方案......”

    电话刚接通,马清波就将丁鹏给他讲解的对老同学说了一遍。

    马清波的同学锋哥惊喜道:“兄弟,行啊,你跟莫老师分析的一样,不是,你比他分析的还要多两种情况,而且你还给出了预防和治疗方案,你小子毕业几年现在比咱们莫老师还厉害啊。”

    “什么?莫老师?你是说咱们学校技术指导中心的主任莫建设老师吗?他可是养殖方面的省级高级专家啊。”

    “对啊,我刚才等了一会儿还是有点没底,于是就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给我讲解了一下,不过他这个高级专家还没你分析的透彻呢,我就按着你说的先检查一下,然后对症下药,清波,算兄弟欠个人情,有机会一起喝酒啊。”

    “哦.....哦。”

    马清波不知道是怎么挂了电话的,他没想到丁鹏随便给自己讲解一下,竟然让自己直接盖过学校技术指导中心的主任莫老师了,那可是省高级专家啊,有没有搞错?

    好半天,马清波回来之后将目光直接放在了桌子上的小本子上,然后毫不犹豫道:“丁叔,这个本子我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