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女生小说 > 猛爹 > 第十三章 在这笑容背后隐藏的肯定是令人发指的恐怖阴谋

第十三章 在这笑容背后隐藏的肯定是令人发指的恐怖阴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芳家的厨房和卫生间是挨着的,这也是老房子最常见的设计。

    哗啦哗啦......

    赵芳正在打汤呢,突然听到卫生间里面的水一直响,就笑着问道:“曼柔,小家伙又尿裤子了?这俩孩子,天天什么都不比,就比着折腾裤子,不是拉上了就是尿上了,你快点洗啊,汤好了,估计丁叮和丁当马上也该回来了,等她们回来了就开饭。”

    “......”

    赵芳说完之后,发现卫生间没人回答,只是水还在哗啦哗啦响,她就有点纳闷了,心说曼柔怎么了?姐夫又骂她了不成?自己也没听到姐夫骂人啊。

    “曼柔?曼柔?”赵芳喊了两声。

    “唉,小姨,你喊我呢?我给阿力把裤子穿上。”丁曼柔的声音从卧室里面穿了过来。

    赵芳一愣,拿着勺子正在打汤的手停了一下,丁曼柔竟然不在卫生间,那卫生间的水怎么一直响?

    她拿着勺子来到卫生间门口,发现卫生间的门没关,就见丁鹏背对着门蹲在那里搓什么呢。

    “姐......姐夫?你在干什么?”赵芳好奇的问道。

    丁鹏回头看了一眼,道:“哦,阿力刚才拉裤子上了,我洗一下。”

    当啷~

    丁鹏的话刚说完,就见赵芳手里的汤勺直接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丁鹏有点纳闷道。

    赵芳赶忙弯腰将汤勺捡起来,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

    说完,赵芳转身就离开了,只是她没去厨房,而是来到里屋,见丁曼柔刚刚将丁力的小裤子穿上,她小声问道:“曼柔,你爸今天到底怎么了?没受什么刺激吧?”

    一边说,赵芳手里的汤勺指了一下外面。

    丁曼柔苦笑了一下,道:“小姨,说实话我现在比你还懵呢,我刚才还特意跑到窗口看了看,今天的太阳也是东升西落的,一切都很正常。”

    “那他是怎么回事?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给阿力洗裤子呢。”

    丁曼柔耸耸肩,道:“不怕你笑话,我也是第一次见。”

    赵芳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你说会不会是昨天喝酒喝过去之后脑子被烧开窍了?”

    “......”

    丁曼柔差一点笑出来,道:“小姨,你可真能瞎想啊,光听说把脑子烧坏的,还从来没听说过把脑子烧开窍的。”

    “那除了这一种解释,你说说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管怎么说,他能转性变好就是好事,但愿他不是三分钟热乎劲儿就行,要不然......”

    “没事,一切有小姨呢,哦,对了,今天你们就别回去了,在这里挤一挤,我担心他突然再犯病了,到时候又打又骂的,你们姐弟几个受罪。”ァ新ヤ~~~中文網.~~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é ǎ  ǎ

    丁曼柔想了想,笑道:“小姨,没事的,别说他现在稍微正常点了,就算以前喝多了我们几个不也是在家好好的吗?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能保护好他们。”

    赵芳还不放心,道:“那我晚上电话不关机,他要是犯病打骂你们了就给小姨打电话。”

    “嗯。”

    虽然知道赵芳是为自己姐弟几个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她总是说自己老爸犯病,丁曼柔的心里有点隐隐的不舒服。

    老爸没有病,他只是喜欢喝酒而已。

    赵芳从屋里出来,丁鹏也正好拿着小家伙的湿裤子从卫生间出来,然后找了个衣架凉了起来。

    就在他刚刚将小裤子凉上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小姨,我姐还没回来,我又来吃饭了。”

    赵芳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饭马上就好了,就知道你们该回来了,快点洗洗手一会儿要开饭了。”

    “得嘞,哇,好香啊,小姨,你做饭的水准越来越高了,比我姐做的还要香。”

    说着话,门口一个一米六五左右身高的女孩子嘴里哼着歌就进来了,扎着一个马尾辫,一身衣服虽然是旧的但是很干净。

    丁鹏正好将晾衣服的撑杆放下转过身来,小姑娘也正好从门口进来,结果两个人打了个照面,然后就大眼瞪小眼了。

    小姑娘看着丁鹏的眼神很明显有些害怕,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差一点又到门外面了。

    而丁鹏则是笑呵呵的看着她,仔细的观察着她。

    小姑娘虽然穿的朴素,但是却根本无法掩饰她绝美的容貌,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的令人心疼,只是脸色有些白,好像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丁鹏发现这女孩子和丁曼柔长的有几分相似,他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丁曼柔给他看的那张照片,于是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道:“叮叮,回来了?”

    小姑娘一脸戒备的看着丁鹏,一句话也不说。

    丁鹏就有点尴尬了,心说自己家姑娘不认识自己了吗?

    “怎么了?”

    小姑娘还是不说话,只是使劲的抱着怀里面的两本书,然后趁丁鹏稍微不注意的时候,从他的身旁蹭一下窜过去了,一边往里屋跑一边尖声的叫着。

    “啊啊啊,小姨,救命啊。”

    砰!

    小姑娘一着急一害怕也忘了赵芳在厨房了,直接冲进了里屋,然后砰的一下将房门给关上了。

    丁鹏:“......”

    你奶奶的个酒鬼丁鹏,你特么的以前到底怎么虐待这几个孩子的啊?怎么见了我像见了鬼一样啊?

    这货站在那里更尴尬了。

    赵芳端着汤盆从厨房出来了,往左右看了看,道:“人呢?我刚才听到声音了。”

    丁鹏郁闷的往里屋指了指,道:“那里。”

    “哦,姐夫,你先坐吧,我去看看,要不你先吃也行,桌上有酒。”

    解下围裙,赵芳来到里屋门口敲了敲门,半天没人反应。新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

    肯定没人反应啊,屋里面的小姑娘吓的躲在了丁曼柔的身后,抓着丁曼柔的衣服正在问十万个为什么呢。

    “姐,你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丁鹏。”

    “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爸。”

    “他?哼,好吧,咱爸就咱爸吧,姐,你知道刚才他对我做了什么吗?”

    “做什么了?”

    “他对我笑了,他对我笑了呢,你都不知道,差一点把我给吓死。”

    丁曼柔:“......”

    “对你笑还不好啊?”

    “肯定不好了,他以前见面不打我骂我我就谢天谢地了,我那敢奢望他对我笑啊,今天他突然对我笑了,我这心就噗通噗通狂跳,我知道这一定是恶魔的微笑,在这笑容背后隐藏的绝对是令人发指的恐怖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