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1220章:王母相邀

第1220章:王母相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十难:解救姜尚。

    紫竹林中,金光菩萨金毛吼手捧着劫难簿,看着上面多出来的一次劫难,心中暗自的感慨。

    果然,玄奘法师真的成功了,纵然是玉帝铁了心的要杀姜子牙,可是,玄奘法师想要救他,就有成功的可能性。

    这无量量劫的中心,而且本身又拥有堪比准圣一般的能力,的确是能做到很多奇迹了。

    “以如今玄奘的修为,若是真的西行取经完毕之后,他足以担任三世佛的职位了吧?”感受到现在江流所拥有的能耐,金毛吼的心中暗自的呢喃着。

    不过,想到这个问题之后,旋即金毛吼又暗自的摇了摇头。

    看玄奘最近的行事,他的目的似乎并非是为了授封成佛啊!

    “多谢教主相救!”另外一边,南天门外,姜子牙对江流道谢。

    为了救自己,江流这个教主是做了多少的工作,姜子牙也是非常清楚的,自然心存感激。

    自己的事情败露了,而且又是落到了玉帝的手中,玉帝铁了心的要杀自己啊,可江流愣是从玉帝的手中把自己救下来了。

    一则姜子牙看到了江流的情义,另外一方面,更加看到了江流的能耐。

    “你这是做什么?身为教主,我用尽全力的来救你,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眼看着姜子牙给自己道谢的样子,江流回答说道。

    是的,在江流看来,这是自己份内之事,身为教主,若是坐视手底下的人去死,那自己还当这个教主做什么?

    “教主大义……”听江流这理所当然的回答,姜子牙点头说道。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姜子牙张了张嘴,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就是了……”看姜子牙的这幅模样,江流奇怪的说道。

    “其实,教主,若是麻烦的话,你可以选择放弃的!”听江流的鼓励,姜子牙回答说道。

    “放弃?”江流的眉头皱了皱,显然没想到姜子牙说出来的话居然是这点。

    “不错,当初封神之战,截教为何湮灭了?还不就是全教上下如教主这般大义吗?”点了点头,姜子牙跟着说道。

    这个话,让江流沉默了。为人有情有义,反倒是容易遭受劫难吗?这似乎真的是一个讽刺的事情。

    但仔细想想,莫说是封神的世界如此,就算是自己穿越前的世界,不也是这样吗?

    善良的人,好人,总是容易吃亏的,反倒是那些斤斤计较,不折手段,无情无义的人才容易占便宜。

    所以说,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当个好人总是特别难的吗?

    “唉……”想到这个问题,江流暗自的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自己能说什么呢?说自己以后会放弃?这违心的话自己说不出口。

    可说出豪言壮志?连圣人通天教主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能够做得到吗?

    话聊到这个份上,似乎已经聊死了,久久没有说什么,江流和姜子牙之间也就挥了挥手,表示道别。

    看着姜子牙离去,江流心中也暗自的收拾了一番心绪。

    虽说这次为了救姜子牙,自己的确是耗费了不少的心力,甚至进一步和玉帝决裂了,但是,在江流看来,能够把姜子牙救出来的话,行动还算是成功了的。

    至于决裂?西行都没有多少路了,到时候本来就是彻底决裂的日子了。

    “只是,没想到啊,为了维护玉帝的威严,太上老君居然会牺牲这么大……”这个时候,江流的脑海中又想到了太上老君下跪磕头的事情,心中暗自的感叹。

    感慨了一番之后,江流正准备转身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两道身影却出现在江流的面前了,恭敬的给江流行了个礼。

    “见过圣僧!”一左一右,千里眼和顺风耳挡在江流的面前。

    “两位有礼了!”完全没有了之前在处刑台前咄咄逼人的气势,江流依旧是谦逊有礼的模样,回礼说道。

    “圣僧,王母娘娘让我们来请圣僧,说是有事想要和圣僧聊聊,还请圣僧移驾与我等去见王母娘娘……”千里眼开口,对江流说道。

    “王母娘娘?”听得千里眼和顺风耳来找自己的目的,江流沉默了。

    若是玉帝来请自己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自己都要婉拒,毕竟自己和玉帝之间几乎是彻底撕破脸皮了,没必要在顾着一些表面上的关系了。

    但是,如果是王母娘娘来请的话,自己还真不好拒绝啊。

    虽然王母娘娘两度都差点被自己所杀,但明面上,自己毕竟也算是多多少少欠了王母娘娘一些因果。

    手中一直在使用的山河社稷图,不就是从王母娘娘手中借来的吗?

    心中暗自的沉吟了片刻,旋即江流点了点头,道:“既然是王母娘娘有请,贫僧那就陪两位走一遭吧!”

    艺高人胆大,太极图暂且不说,现在自己手持青莲宝色旗和屠巫剑两大重宝,综合实力达到了准圣的地步,在江流看来,自己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既然如此,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随着千里眼和顺风耳之后,很快,江流再度进入了南天门中,也到了王母娘娘的甘草园。

    这个时候,王母娘娘的脸色有些苍白的坐着,玉帝也坐在王母的身旁。

    看了一眼过来的江流,玉帝神色冷淡,并没有主动打招呼的意思。

    “见过陛下,见过娘娘……”且不说玉帝是对自己如何的冷淡,既然见到了,没什么争执的时候,江流依旧是表现出谦逊有礼的模样。

    “玄奘法师来了?坐吧!”玉帝到底也是三界之主,城府自然是有的,眼见江流主动对自己见礼了,若是不回话岂不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随着玉帝的话落,江流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还不等江流开口询问王母娘娘把自己找过来的目的,王母娘娘却是先开口了,道:“玄奘,那山河社稷图你可还喜欢?”

    听王母娘娘一开口就先提起山河社稷图的事情,江流微微一滞,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这山河社稷图菩萨非常喜欢,多谢娘娘将之借与贫僧!”

    “嗯,喜欢就好!”听江流的回答,王母娘娘点了点头的说道。

    一言及此,微微一顿,王母娘娘复又跟着说道:“听说前不久,玄奘你和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之间有一场赌斗?”

    “看来,他们把我喊来的目的,是为了搜宝镜!”听得王母娘娘提起了自己和闻仲赌斗的事情,江流的心中暗自的呢喃着,明白了他们吧自己喊过来的目的了。

    “是的,娘娘,贫僧的确和天尊之间有一场赌斗!”心中虽然思绪转得很快,但江流的表面上却是不动神色,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听说玄奘你赌斗的彩头,乃是一面搜宝镜,只要对着宝镜呼唤自己想要知道的宝物,就会知道那宝物的方位?”王母娘娘跟着又开口问道。

    “此事,贫僧倒是非常的惭愧了……”听得王母娘娘所言,江流低着头,一副愧疚无比的模样说道。

    “惭愧?为何惭愧?”看江流的模样,王母娘娘问道。

    “当时贫僧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但实际上,所谓的搜宝镜乃是贫僧说的一个诳语!贫僧手中其实并没有搜宝镜这样的宝物!”江流开口,否认的说道。

    “没有?”

    听江流的回答,旁边一直都沉默着的玉帝这个时候忍不住开口了,眉头微皱的盯着江流,道:“你是当时说了个诳语?还是现在说了诳语?”

    显然,玉帝这是怀疑江流现在在欺骗自己的。

    对于玉帝这个质疑的话语,江流低着头,嘴里宣了一声佛号,沉默不答。

    而看江流这幅拒不回答的态度,玉帝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玄奘这是完全没有把自己这个三界之主的话放在心里啊,连自己的问话竟然也拒不回答?

    “原来,这只是当初你的一个诳语啊……”眼看玉帝的脸色难看,他和江流之间的对话要把气氛弄得针锋相对的时候,王母娘娘又接过了话头的说道。

    “阿弥陀佛,菩萨惭愧!”低着头,江流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

    “都说玄奘法师你乃是圣僧,没想到,你居然也会说诳语,咳咳……”轻轻一笑,王母娘娘的话让气氛缓和了不少,只是,笑了笑的她脸色又是一变,旋即轻轻的咳嗽了一下。

    玉帝转过头来,伸出一只手放在王母的后背上,金色的光芒涌动,帮助王母稳定了身上的伤势。

    说话到这里,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沉默了片刻之后,江流起身告辞了。

    “圣僧有些日子没来我这甘草园了吧?欣赏欣赏景色再走不迟!”王母娘娘开口挽留了一下。

    “不了,贫僧肩负西行取经的重任,等这重任结束了之后,再来叨扰!”

    也知道王母娘娘的挽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客套罢了,江流面带笑容的婉拒之后,和玉帝及王母告辞了一番,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