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1117章: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第1117章: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喊了好几句护驾,可是外面值守的卫兵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甚至,国王看了看自己身旁的王后,自己喊得这么大声,王后居然都是一副熟睡的模样。

    国王很清楚,这些都是江流的手段了。

    既然叫喊已经没用了,国王也就起身了,直接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气度却是不凡的来到了江流的面前坐下。

    跟着抬起手来,抓起面前江流给自己倒的一杯茶,一饮而尽。

    “嗯,大师,你这泡茶的手艺可不怎么样啊!”把空茶杯放下来之后,国王开口点评了一句。

    “哦?看陛下的模样,倒是一点都不慌啊!”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喊了几句护驾,可这么快就能镇定自若的和自己对话,江流倒是诧异的看了国王一眼。

    不管他是真的镇定自若还是故作镇定而已,在江流看来,可都不简单。

    “为什么要慌?若是你想杀我的话,刚刚在睡梦中就动手了!”看了江流一眼之后,国王回答道。

    “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微微点头,说得很简单,可是,即便是明白这个道理,能够镇定自若的人也极少。

    这就像是在高楼的边缘行走的话,按理说来不出意外是不会摔下去的,可是,有几个人能够真的镇定自若的沿着高楼的边缘走上一圈呢?

    “好了,说吧,你深夜来这里找我,有什么目的?是为了阻拦我诛杀和尚的吗?另外,你是什么人?”国王没有废话的意思,开口对江流问道。

    “不,我来找你的目的,并非是为了阻拦你诛杀和尚的,至于我的身份?我是今天才到贵国的!”江流谦逊有礼的模样,对国王说道。

    “原来,你就是今天从东土大唐而来的高僧!”听江流的话语,国王自然是明白江流的身份了,恍然的点头。

    自己白天的时候还觉得疑惑,能够轻易就被自己的几个卫兵抓住,这唐僧一行人到底是如何走过七八万里的穷山恶水之路的。

    现在看来,自己想得没错,他们果然是有降妖伏魔的神通手段。

    “身为僧人,你却不想阻拦我诛杀其他的僧人吗?”心中尽管恍然,但是,国王却更加诧异的看着江流。

    “我为什么要阻拦你?”江流微微一笑,问道。

    “你身为僧人,看到我诛杀其他的和尚,不应该阻拦我吗?”国王觉得非常的莫名其妙。

    对于国王这诧异的询问,江流并没有急着回答的意思。

    只是,江流这般越是不回答的模样,国王自己想了想,神色旋即恍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来:“果然,你们佛门中人,都是无情无义的,连自己人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显然,在国王看来,江流之所以没有阻拦自己诛杀和尚,那是因为江流对于其他和尚的生死都不在意。

    身为佛门弟子,却不在意其他和尚的生死?这种态度,国王是不客气的表现出了嘲讽来。

    “陛下,说到底,现在我为刀俎,你是鱼肉,你这般嘲讽贫僧,就不怕贫僧狠下杀手吗?”江流的神色依旧平静,不过嘴里却对国王说道。

    “所以呢?你既然不是为了阻拦我诛杀其他和尚的,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的意思,国王对江流问道,转移了话题。

    嘴角微扬,对于国王这转移话题的态度,江流也没有点破,开口说道:“我今日来这里,主要是询问陛下,你为何要诛杀一万个和尚呢?”

    “这个原因,重要吗?”国王对江流问道。

    “对我而言,很重要!”江流点了点头的说道。

    他这个回答,倒是让国王诧异的看着他了。

    自己诛杀那么多和尚的事情他不管,可是对自己为什么要诛杀那么多的和尚却这么在意?而且,对他而言很重要?为什么?

    “我今天晚上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还希望陛下你能据实相告!”看国王愕然的神色,江流就能明白他的心思了,跟着开口说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江流,国王的心中暗自的思索着没有说话。

    对于江流的态度,国王觉得非常的奇怪,按理说,他救下那些即将被杀的和尚才是最重要的吧?至于自己为什么要诛杀这些和尚?重要吗?

    可是偏偏,他对自己诛杀这些和尚的理由非常的在意,但那些和尚的生死却并不在意?

    暗自的思索了片刻,虽然不明白江流为何如此。

    但是,想到江流深夜偷偷潜入自己的寝宫,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国王也就不再多思索这些了。

    既然他想要知道的话,告诉他也无妨吧?

    “我对和尚的憎恨,在于年轻的时候,遇到过的一件事情!”国王开口对江流说道。

    “这个啊,那喝茶就不太合适了……”听到国王的话语,江流开口说道。

    说话间,江流倒是把桌子上的茶具都收到了一旁,然后,拉开了自己的包裹空间,从中取出了一些酒具,摆上了之后,分别给自己和国王各自斟满了一杯酒,道:“我有酒,你亮出你的故事来吧!”

    看江流的这番态度,国王的嘴角微微抽了抽,这么具有仪式感的要听自己讲故事,还是第一次。

    我有酒,请亮出你的故事?

    这句话听起来,似乎挺有感觉的啊?

    端起江流给自己斟满的一杯酒,国王再次一饮而尽,跟着说道:“年轻的时候,我曾梦想仗剑走天涯,除恶为善!”

    “嗯,这个不奇怪,只要是男人,都会有这样的梦想!”听得国王的话语,江流点了点头,倒是很自觉的发挥了捧哏的角色。

    “然后呢,有一年大旱,我发现这寺庙中的和尚,堆积着许多都吃不完的粮食,但是,却总是对外面说自己穷困,需要广大的百姓布施给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国王的脸上,难以掩饰的带着一抹愤怒的神色说道。

    这番话,说得江流无言以对。

    的确,僧人都是需要去化缘的,说得好听是化缘,说得难听一点,和要饭没什么区别。

    而且更主要的是,寺庙的田产种植出来的粮食,一般都是不用交国家的税的。

    百姓种出来的粮食,要交税,可是寺庙种出来的粮食却不需要交税,按理说来,寺庙中的和尚应该比百姓更加富裕一些吧?

    可是,和尚却还总是去向百姓伸手要食,美其名曰是化缘,求来世能够投胎一个更好的人家什么的。

    “就因为这个,所以你要诛杀一万个和尚吗?”虽然江流也明白国王的愤怒,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但是,江流觉得光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让国王愤怒得要杀一万个和尚吧?

    “的确,光是这样的话,我即便是愤怒,倒也不至于要杀了那么多的和尚,可是,就算是在这样的局面下,却还有和尚想要侵占百姓的农田为己用!”

    一言及此,国王微微一顿,脸上带着一抹追忆之色,道:“当年大旱,我记得很清楚,而天灾降世,更有妖魔作祟,我记得当初遇上了以为妖将,那妖将能够施展法术,我虽然最后拼尽全力诛杀了那妖将,可是,自己却也重伤了!”

    “然后,我恰好被一个好心的老农给收留了,当时那个老农,可算得上是生性善良。”

    “你要知道,在那大旱的时候,老农愿意收留我,每给我吃的一口东西,都是他从自己的嘴里抠下来给我的!”

    “嗯,如此说来,那的确是生性善良之辈了!”听得国王的讲述,江流赞同的点了点头。

    之前的法海,还有如今国王嘴里的老农,这天地之间虽说是尔虞我诈,但是同样的,却也有不少生性善良之人。

    “后来,那老农死了!”

    瞟了江流一眼之后,国王的神色黯淡了许多下来,道:“那老农最后因为农田被一个寺庙的和尚夺走,绝望之下跳河死了!”

    “这些寻常嘴里说着漂亮话的和尚,坑害起人来的时候,哪里还有丝毫慈悲为怀的模样?”

    “后来我登上王位之后,好好的调查了一番,这些和尚没一个好东西,因此,我发下了誓愿,要诛杀一万个和尚来报仇!”说到最后的时候,国王的脸上带着仇恨和愤怒的神色。

    “原来如此!”听得国王要诛杀一万个和尚的动机,江流心中恍然的点头。

    国王此举,一是为了泄私愤,二是为了僧人手中的土地和财富吧?

    江流记得前世的时候,历朝历代,只要到了天下大乱的时候,寺庙总是容易被抢夺。

    这国王也是这样的心思吧?

    诛杀一万个和尚,那些寺庙里的僧人都躲起来了,那些农田自然也就回归到百姓的手中了。

    既可以给百姓更多的好处,又因为税收可以充盈国库,最后还能泄私愤,这才是国王要诛杀一万个和尚的真相吧?

    “贫僧还有一个问题!”只是,明白了国王的动机之后,江流跟着说道:“那佛门的罗汉和菩萨,为何就没人来阻拦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