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1047章:玄奘和高阳的感情危机?

第1047章:玄奘和高阳的感情危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的确,鲲鹏的心思,也正是江流自己所想的。

    鲲鹏和西行取经团队之间是有些过节的,尽管江流觉得和鲲鹏打好关系的话,利大于弊,因此,之前鲲鹏拿着火精丹元来明教道贺的时候,江流甚至拿出了几瓶治疗药水作为回礼。

    可是,这毕竟是明教和鲲鹏之间的事情,并非是西行取经团队和鲲鹏之间的事情,因此,江流并没有理会鲲鹏的意思。

    江流来到了明教之后,五位准圣级别的大佬,江流分别和四位准圣级别的大佬都打过招呼了之后。

    旋即,江流的目光落在燃灯佛祖的身上,开口说道:“佛祖,敢问你们几位联袂而来明教,所为何事?”

    江流没有废话的意思,径直对燃灯佛祖开口询问。

    趁着打招呼的时候,再看了看眼下的局面之后,江流的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了。

    这些人情世故的确是不好应对,可这件事情都是相对的吧?

    自己觉得这人情世故为难,他们也一定觉得为难吧?

    “玄奘,高阳公主与那神秘人之间的关系如何,你是知晓的吧?”听江流的询问,燃灯佛祖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旋即,开口对江流问道。

    “不错,弟子知晓,前些日子还和那神秘人切磋过一二,侥幸胜了他半分!”随着燃灯佛祖的话语,江流点了点头的回答说道。

    只是,他的这个回答却让燃灯佛祖的神色有些尴尬了。

    玄奘和他战斗,打败了神秘人,可是,那神秘人拿出太极图却打败了自己。

    这岂不是说自己的实力,尚且不如玄奘吗?

    不过好在,到了燃灯佛祖这个程度,那脸皮简直比钢板还厚了。

    因此,尽管燃灯佛祖听到这番话,神色间有些尴尬之色,可却是一闪而逝,若是不仔细看的话,完全看不出来。

    微微点头,旋即,燃灯佛祖继续说道:“其实,本座今日前来,目的就是为了那神秘人,上次和他切磋,惜败一招,今日前来询问那神秘人的下落,也是为了挽回尊严,至于其他几位道友嘛,他们也各自有自己的目的吧!”

    “哦?大哥?冥河教主,你们的目的也都是冲着那神秘人而来吗?”随着燃灯佛祖的话落,旋即江流的目光又跟着落在镇元子和冥河老祖等人的身上,开口问道,佯装诧异的样子。

    “不错,我们恰好,都是为了那神秘人而来,贤弟,还希望你能帮我等劝一劝高阳公主!”镇元子闻言,点了点头的说道。

    “玄奘,我记得你和那神秘人之间,也有些不太对付吧?”冥河老祖想了想之后,也跟着对江流说道。

    之前,江流和那神秘人之间的战斗,三界尽知,今日这么多准圣来找那神秘人的麻烦,冥河老祖想了想,觉得江流应该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才对,于情于理也应该会帮助自己才对。

    看着燃灯佛祖,镇元子和冥河老祖他们的模样,江流的神色沉默了。

    旋即,转过头来,目光落在高阳的身上,道:“高阳,你也看到了,这几位都想知道那神秘人的下落,恰好,我也想要知道,因此,我希望你知道的话,可以说出来!”

    “现在,只能由我们两个,来演一出双簧了!”

    表面上,江流是开口和高阳说话,让她把神秘人的消息说出来,可实际上,江流却偷偷的拉开了自己和高阳之间的聊天栏,发了个消息过去。

    扫了一眼江流偷偷发给自己的消息,高阳的心中跟明镜似的,知道了江流的意思。

    表面上是不动声色,微微摇头,神色间带着苦恼之色,道:“江流,并非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他的下落在哪里,我也不知晓,每次都是他来明教寻我的,并非是我去寻他!”

    “即便是不知道他的踪迹,你也总该知道他的身份吧?”随着高阳的话落,旁边的燃灯佛祖忍不住开口追问道。

    “不错,佛祖所言有理!高阳,他的身份,你总该是知晓的吧!?”江流点了点头,一副站在燃灯佛祖这边的模样,对高阳问道。

    “只是,我连他的身份也不知晓啊,每次他见我的时候,也都做黑衣人的打扮!”听江流的追问,高阳摇了摇头,一副苦恼的神色说道。

    看她的模样,不似作假的样子。

    “连高阳都不知道那神秘黑衣人的身份!?”听着江流和高阳之间的对话,镇元子的心中暗自的犯起了嘀咕。

    自己等人开口询问的时候,高阳不肯说,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现在连玄奘都来了,玄奘的询问,高阳居然也不肯说?

    如此想想,似乎可能性不大啊。

    毕竟,高阳说得或许也有道理,那黑衣神秘人既然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的话,若是说连高阳也一起瞒着,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

    “你说得是真的吗?”且不说旁边的镇元子几人,是什么样的心思,随着高阳的回答之后,江流的眼神中充满了质疑的神色看着高阳。

    很显然,对于高阳的话,江流并不是很信任的模样。

    自然,眼看有江流替自己询问那神秘人的下落,燃灯佛祖几位准圣也就没有插嘴的意思了。

    无论如何,江流来问,总比自己这些人来问,要方便得多了。

    “我说的是实话!”听江流的话语,高阳点了点头的说道。

    一言及此,高阳的脸上带着愤怒与伤心的神色,道:“莫非,你现在连我的话都已经不相信了吗?”

    “并非是我不相信你,只是,你与我的关系虽然好,可你和他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却并不清楚,万一,你为了护着他,欺骗于我呢!?”江流开口,做出一副质疑高阳的模样来,说道。

    “江流!”

    高阳整个人几乎都炸了毛的样子,就差跳起脚来了,同时,嘴里也是尖声叫道:“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怀疑我了?觉得我移情别恋了是吧?”

    “若是你真如此想的话,那你我之间的关系,可就没意思了!”

    “所以说,你为了他,准备和我分道扬镳了吗?”随着高阳的这番话语,江流的脸色也变得沉重了下来,径直对高阳说道,脸上也明显的带着愤怒之色的模样。

    “言尽于此,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请吧!”高阳的脸上阴沉了下来,竟然是开口下逐客令了。

    “你居然要赶我走?你果然变了!”高阳的这幅模样,让江流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

    江流和高阳之间两个人的对话,已经变成了争吵了,而且,似乎有越吵越烈的模样。

    旁边的燃灯佛祖他们几个,都没有插嘴的意思,即便是争吵起来,在他们看来,江流询问出那神秘人下落的可能,比自己要高。

    若是连他都问不出来的话,自己几个,更加不可能问出来了。

    原本,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了玄奘和高阳两人争吵的话,燃灯佛祖是该上去劝一劝的。

    可是,事关鸿蒙紫气的缘故,燃灯佛祖并没有开口相劝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在旁边看着。

    都闹到这个地步了,若是高阳还是守口如瓶的话,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了。

    其一,高阳的确对那神秘人的情况也知之甚少。

    其二,那就是神秘人的重要性,甚至让玄奘与之争吵,都不足以问出来了。

    “你给我滚开!休得在这里争吵!”就当江流和高阳之间,争吵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时候,甚至,江流手中的雷电戟都扬起来了,准备出手的模样,血雨突然开口,冲着江流喝道。

    同时,血雨手中的绝仙剑也拿了出来,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动手的模样。

    很显然,若是说江流这个父亲,还有高阳这个母亲之间,让血雨来选择的话,血雨绝对是选择高阳这边的。

    “你,你们……”手指着血雨和高阳两个,江流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仿佛难以相信自己居然会落得这么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因为愤怒的缘故,江流的脸色涨得通红,双目瞪得铜铃似的,胸口也因为粗重的呼吸像是拉风箱一般。

    良久之后,江流这才平息了一些心头的愤怒,旋即,转过头来,目光对燃灯佛祖说道:“佛祖,对不起,你想知道的东西,弟子没有本事帮你问得出来!”

    “阿弥陀佛,无妨,你已经尽力了!”到了这个时候,燃灯佛祖还能说什么呢?自然只能安慰江流几句了。

    旁边的镇元子和冥河老祖他们几个,也都是面面相觑,脸色有些难看。

    玄奘和高阳之间的感情,三界六道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可是,今天为了神秘人的情况,他们两个都争吵起来了,甚至看起来有分道扬镳的局势。

    可就这般,高阳公主都没有松口。

    不管是高阳公主真的不知道那神秘人的情况,还是不肯说!

    冥河老祖他们知道,玄奘都问不出来的话,自己想问出来,更是难如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