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999章:背锅的弥勒

第999章:背锅的弥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声断喝,完全出乎观音的意料之外,让她一时间懵了,不知所措。

    之前自己用红线,牵了许多的人,即便是当时的孙悟空,都没能发现自己的存在。

    可是,现在用这个红线来牵猪八戒?居然被发现了?

    这怎么可能?

    “所以说,现在的猪八戒,修为变得非常高深了,居然能够察觉到我暗中在牵红线吗?”

    心中虽惊,但是,观音很快的反应过来,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小看了猪八戒了吗?

    短短几年的光景,现在的猪八戒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吗?

    “到底是什么人?不用躲躲藏藏了,出来吧!”

    一手揪着红线的一头,猪八戒开口喝道。

    说话间,手一抬,上宝沁金耙出现在猪八戒的手中了,眼神扫视四周。

    自然,随着猪八戒的这一声断喝,原本在旁边洗衣服的白鼠精,也跟着站了起来,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

    被发现了,就这么悄然无息的离开吗?还是出来现个身?

    思虑了一番之后,观音觉得还是没有现身的必要了。

    以现在猪八戒的实力,自己或许可以打败他,但是,想要诛杀他的话,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既然如此,那么现身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再说,自己暗中出手,却被猪八戒给发现了,这本来就是有些丢脸的事情吧。

    既是如此,那自然是没有现身的必要。

    最后,也是最主要的一点,见了猪八戒以后,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是单纯的撂一句狠话而已吗?

    观音想了想之后,悄然无息的暗中离去了。

    对于观音而言,今天的事情,自己暗中出手居然会被发现,这的确是观音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是,却也正因为如此,观音的心中切身的体会到了最近猪八戒的成长了。

    她也明白了,自己不能再按照以前的心思来度量猪八戒的实力。

    以后,自己要把猪八戒当做同等的对手来看待了。

    “难以置信啊!”

    想到自己以后要以同等的身份来看待猪八戒,观音的心中觉得难以置信。

    是的,圣人门下,自己是第二代弟子,圣人座下亲传弟子。

    而猪八戒呢?算是三代弟子,是圣人弟子的弟子……

    可是现在,自己居然要把猪八戒当做自己同等的对手来看待。

    是自己的实力太弱了?还是说,猪八戒的实力太强大了呢?

    ……

    且不说观音这边的心思,是什么样的,猪八戒一手拽着红线的一头,警惕着四周。

    可是,等了许久之后,都没有人跳出来,这让猪八戒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好吧,看来,是暗中偷袭自己的人意识到偷袭的事情被识破了之后,已经转身离开了吗?

    “二师兄,这是怎么回事?”白鼠精自然是什么都没感觉到的,站在猪八戒的身旁,开口问道。

    “有人在暗中,似乎要偷袭我们,被俺老猪发现了,不过,看样子对方意识到了自己被发现了,所以,已经离开了吧!”听白鼠精的话语,猪八戒开口回答道。

    说话间,手一抽,一手抓着红线,另外原本捆在白鼠精身上的另一头,自动松开了.

    然后猪八戒将这一缕红线卷了起来,放在手里。

    “这是,月老的红线?这是有人想用红线连接我和白鼠精师妹吗?”猪八戒当然认得自己手中的红线是什么东西了,嘴里低声呢喃。

    同时,猪八戒这个时候,心中也有些后悔。

    若是早知道袭击者,是为了用红线捆着自己和白鼠精师妹的话,自己是否应该假装不知道呢?任由对方成功?

    原本,还觉得暗中偷袭自己的人,是抱着恶意的。

    但是,看着自己手中的红线,猪八戒又觉得对方或许是个好人了:“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助俺老猪?这可真是好人啊!”

    “二师兄,你是说,这就是月老的红线吗!?”听猪八戒嘴里的话,白鼠精瞪大了双眼,吃惊的看着猪八戒问道。

    “是的,没错!”猪八戒点了点头的说道。

    居然有人,要用月老的红线,捆着自己和猪八戒二师兄!?

    到底是什么人呢!?

    “二师兄,这红线,你能否送给我!?”

    只是,虽然心惊于暗中有人干这个事,可知道了猪八戒手中这一团红线的真面目之后,白鼠精的眼神,又变得火热了起来。

    “啊?这个……”听白鼠精居然问自己讨厌这一缕红线,猪八戒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来。

    这一缕红线,猪八戒自己也想抓在手里的。

    以后看上了谁的话,偷偷的拿红线一捆,岂不是美滋滋的吗?

    “二师兄,莫非,这一缕红线,你不舍的给我吗?”看猪八戒的脸上有些迟疑的神色,似乎不愿,白鼠精一副非常失望的模样,低着头说道。

    “哪里哪里,怎么会呢?不过是一缕红线罢了,我可不会那么小气!”

    眼见白鼠精这幅模样,猪八戒哪里还能拒绝得了?立马摇头说道。

    说话间,猪八戒将手中的一缕红线,送到了白鼠精的面前。

    “多谢二师兄,我就知道二师兄对我最好了!”白鼠精美滋滋的伸手,接过了猪八戒递送过来的红线,高高兴兴的说道。

    “只要白鼠精师妹你喜欢就好!”完全是舔狗的模样,看着白鼠精高兴的模样,猪八戒一时间觉得,自己把红线送给她,又是值得的了。

    接下来,白鼠精继续在河边清洗衣物,猪八戒则在旁边守着。

    虽然暗中偷袭的人应该走了,可是,万一还没走呢?

    等着白鼠精好好的把江流的这些衣物全都清洗干净了之后,猪八戒和白鼠精这才转身回到了玲珑仙府。

    一夜无话,第二天,江流从打坐修炼中苏醒过来。

    睁开双眼,洗漱一番,如往常一般,白鼠精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了。

    白粥,小菜,包子,油条……

    虽然算不上多么的丰盛,但是,却也算得上是精致了。

    “师父,我们周围,似乎有人跟着啊!”师徒几个在一起吃着早餐的时候,猪八戒突然开口说道。

    “嗯?什么意思?”闻言,江流抬头看了一眼猪八戒。

    餐桌下,白鼠精伸出脚来,踢了踢猪八戒,示意他不要说。

    红线在自己手中的事情,白鼠精可不喜欢江流知道。

    只是,虽然舔狗一样的,对于白鼠精的要求,全都尽量的满足,但是,这件事情上面,猪八戒却并没有听从她的意思。

    只是看了白鼠精一眼之后,旋即,猪八戒继续开口。

    “昨天晚上,有人偷偷对我和白鼠精师妹动手了!”猪八戒开口道。

    “哦?是什么人?”听到这个话,江流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看白鼠精和猪八戒的模样,他们头顶上的血条都没有下降,显然,是没有受伤的,不用自己担心。

    但是,居然有人偷偷的对他们两个人出手?这让江流觉得凝重。

    西行取经的团队,现在可以说是凶名在外了吧?几乎没有什么人敢对自己这些人下手了吧?

    “我也不知道,对方只是暗中用一根月老的红线,想要捆着俺老猪和白鼠精师妹,被我识破了之后,对方并没有现身的意思!”

    猪八戒开口,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大致上的给江流讲述了一遍。

    “月老的红线!?”

    听得猪八戒的这番话,江流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对方暗中动手,用的却是月老的红线吗?

    看来,对方是没有杀人的意思。

    可是,用月老的红线捆着猪八戒和白鼠精,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为了撮合猪八戒和白鼠精?

    江流的心中暗自的思索了起来,撮合猪八戒和白鼠精之后呢?会有什么不同吗?

    亦或者说,对谁来说,是有利的吗?

    思前想后了一番,江流的心中,最大的怀疑目标,自然是弥勒佛了。

    身为西行取经的统筹者,他的目的是为了给西行团队制造劫难。

    所以,但凡是有点事情发生了,江流反射性的怀疑弥勒佛的话,这总归是没有错的。

    而且,暗中对西行取经的团队出手,但是却只是用红线而已,并没有要害人性命的意思,这也符合弥勒佛的目的吧?

    只是制作劫难,却不伤害西行取经团队的性命。

    “所以说,弥勒佛这是准备用情劫,来制作劫难吗?”

    怀疑这是弥勒佛做的,江流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神中非常的不爽。

    别的劫难,江流都觉得自己可以接受,但是,情劫的话,却不一样。

    被人肆意玩弄感情,这是江流最难以接受的事情。

    毕竟,当初在长安城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真真切切的受害者了。

    ……

    东胜神洲,新东来寺。

    弥勒佛原本端坐于莲台之上,突然,连打了三个喷嚏。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弥勒佛只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无端端的,是怎么回事?为何自己突然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想不明白,弥勒佛最后摇了摇头,也就不多想了。

    “算了,别想这些了,还是相信,以那个金鼻白毛老鼠精为突破点的话,该如何的制作劫难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