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978章:弥勒:我这工作是地狱级难度

第978章:弥勒:我这工作是地狱级难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滴滴滴!</>

    <>江流坐在白龙马的马背上,一路西行而去,突然,脑海中传来了信息提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江流自然是拉开了自己的好友列表看了看,只见高阳的头像在跳动着。</>

    <>江流打开了这个消息。</>

    <>“事情已经办妥了,血雨已经认我作娘亲了。”</>

    <>看到这个消息,江流心中一惊,只觉得无比诧异,赶忙回了个消息过去:“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啊,打一棒子,再给一个枣就行了!”高阳那边也很快回了个消息过来。</>

    <>“打一棒子?给一个枣?”高阳的话,让江流的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就这么简单?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早点用这个办法呢?</>

    <>只是,想了想,若是自己对血雨下手,打一棒子的话,相信都等不到自己给一颗枣,那血雨就要找自己拼命吧?</>

    <>毕竟,她对自己的怨恨,那是极深的,这么简单的方式,也就只有高阳可以了,自己是不行的。</>

    <>“如此,那血雨你可就多费心了!”摇了摇头,也知道自己要做到这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江流对高阳发了个信息过去。</>

    <>“放心,我是她唯一的娘亲,她也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自然会用心教导的!”高阳回了个消息过来,让江流的心中暗自的放心了不少。</>

    <>……</>

    <>幽冥血海这边,高阳和江流结束了通话之后,目光看向身旁的血雨。</>

    <>看着高阳,血雨脸色并没有了最初的抗拒。</>

    <>或许是被打服了,又或许是被打了之后,这个便宜娘亲给自己涂抹膏药的举动,让血雨感受到了母爱。</>

    <>所以,血雨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接纳高阳,但至少,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强烈的排斥了。</>

    <>毕竟,血雨心中怨恨的对象只是江流,对于高阳,原本就只是迁怒而已。</>

    <>“看来,这个关系方面,还是需要慢慢来建立……”看血雨盯着自己的眼神,高阳的心中暗自的呢喃。</>

    <>思索了片刻,便大致上的有了如何应对这一切的方法了。</>

    <>“好了,这个药膏不是凡品,你这个伤势,涂抹上了之后,大概四五天的时间就能痊愈了!”把药膏涂完了之后,高阳在血雨的身旁坐了下来。</>

    <>“好的,我知道了!”微微点头,血雨回答说道。</>

    <>按理说,母女两个确定了一下关系,也已经见过面了,甚至帮自己涂完了药膏,她应该要离开了吧?</>

    <>说实话,刚认了这么一个母亲,现在独处在一起,血雨只觉得有些尴尬,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心中还是希望她能够快点离开的好。</>

    <>只是,等了许久,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血雨忍不住了,奇怪的问道:“你,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不是说了吗?”偏过头来看了血雨一眼,高阳回答说道:“用这个药膏,大概四五天的时间才能痊愈,这几天,我自然是要留在这里,等你痊愈了再走!”</>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你管着整个明教的事情,应该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吧?”听高阳的话,居然还要留下来四五天?血雨有些急了。</>

    <>“明教的事情虽然重要,但是,你的伤势也同样重要啊,别说了,等你伤势痊愈了我再离开,就这么定了!”高阳开口,说的话倒是不容置疑的感觉,完全不给血雨反驳的权利。</>

    <>好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自己反驳也完全没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血雨张了张嘴,也就不再说话了。</>

    <>“对了,血雨,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个父亲,心性方面有些不太好?”或许是因为干坐着也无聊,高阳突然开口,一副漫不经心的和血雨闲聊的模样说道。</>

    <>“不好!?”</>

    <>若是高阳要灌输一些江流很好的观点的话,血雨绝对是非常反感的,但是,高阳突然开口,似乎要说江流一些坏话?血雨自然是挺有兴致的。</>

    <>“是啊,你想想看,他是佛门弟子吧?可是,喝酒吃肉,他可一样都不落下!”高阳点头说道,说着话的同时,还在掰着手指,来细数江流的那些缺点。</>

    <>“再比如说,身为僧人,应该静修己身,但是呢?却发明了麻将,扑克牌这些赌博的玩意!”</>

    <>“再比如说,出家人应该慈悲为怀,可是,这一路西行而去,死在他手里的生命,真是数之不尽!”</>

    <>……</>

    <>不得不说,高阳每细数一个江流的缺点,血雨就觉得和高阳之间要更亲切一分。</>

    <>只要是她不断的数落江流的缺点,血雨就越是觉得和她很亲近。</>

    <>四五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也不短了。</>

    <>这几天的时间,高阳一直和血雨待在一起,最初,狠狠的打败了她,然后,再给她亲自上膏药,甚至表示愿意为了她留下来,撂下明教的那么多事物。</>

    <>这些日子,待在一起的时候,高阳又在不断的诉说着江流的那些缺点,表明了和血雨是同一条战线的意思。</>

    <>所以,短短几天的时间,高阳和血雨之间的关系,倒是亲密了许多。</>

    <>虽不说如同真正的母女一般,但是,现在血雨开口喊她娘亲,倒也没有太大的排斥了。</>

    <>血海之中所发生的一切,自然都是瞒不过冥河老祖的,对于这些日子高阳的所作所为,冥河老祖也都看在眼里。</>

    <>同时,暗自的点了点头,心中满意,不愧是通天教主都看中的人吗?果然还是有一套的。</>

    <>虽然表面上,高阳在不断的述说玄奘的缺点,但是,冥河当然看得出来,她这最初的策略,是为了和血雨打好关系。</>

    <>只要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打好了的话,作为中间人,缓和血雨和玄奘之间父女的关系,定然是事半功倍了。</>

    <>“不错不错……”心中暗自的点了点头,冥河老祖对于高阳的所作所为,也暗自的赞叹。</>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果然,在高阳精心涂抹药膏之下,血雨那肿起来的屁股,已经痊愈了。</>

    <>这一天,高阳开口和血雨道别。</>

    <>“血雨,你的伤势已经好了,为娘先回明教去了!你这些日子待在血海之中,好好修炼吧!知道吗?”高阳开口,对血雨说道。</>

    <>“嗯,知道了!”血雨点了点头,在高阳的面前,倒是没有了那怨恨的神色。</>

    <>“若是有机会来人间的话,可以来明教找我,当然,若是为娘有空闲的时间,也会来找你的!”伸出手来,摸了摸血雨的脑袋,高阳跟着说道。</>

    <>“好,我知道了!”血雨跟着点头说道。</>

    <>好好的道别了一番之后,高阳旋即目光落在旁边的冥河老祖身上,道:“教主,小女的事情,就劳你多多费心了!”</>

    <>“这是自然!无需多言!”冥河老祖微微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和冥河老祖打过了招呼之后,高阳没有多说什么,身形一动,直接离开了幽冥血海,往人间回去了。</>

    <>血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目送着高阳离去。</>

    <>旁边的冥河老祖看了看血雨的神色,嘴角微微扬起,道:“血雨啊,看样子,你对这个母亲,似乎挺喜欢的!”</>

    <>“她对我,并不坏!”听得冥河老祖的话,血雨想了想,回答说道。</>

    <>“果然,她对高阳公主的感官挺好的,或许,真的是因为有母女之缘吧!”听得血雨的回答,冥河老祖暗自的点了点头。</>

    <>心狠手辣之辈,最不怕茹毛饮血之徒,怕的反倒是真诚和善意的相待!</>

    <>这一点放在血雨的身上,似乎挺合适的。</>

    <>身为魔婴出身,血雨心性邪恶完全说得过去,但是,高阳却能够得到她的承认,武力自然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还是高阳发自内心的善待吧?</>

    <>上天对血雨的确不公,因为是饮下了子母河的河水,所以她并没有母亲,至少灵雨还有亲生母亲。</>

    <>但是,上天对血雨又是公平的,正因为她没有亲生母亲,所以,高阳才能真正发自内心的将她视如己出。</>

    <>若是想要让高阳像对待血雨一般来对待灵雨?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好了,回去修炼吧!”对于血雨和高阳之间,能有这份母女之缘的关系,冥河老祖的心中,也觉得挺满意的。</>

    <>暗自的思索了片刻之后,招呼着血雨去修炼。</>

    <>……</>

    <>“难,难,难!”</>

    <>且不说幽冥血海那边,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另外一边,重建的东来寺,弥勒佛祖的脸上充满了苦恼之色,摸着自己的大光头。</>

    <>若是有头发的话,弥勒佛祖或许头发都要掉了一大把了。</>

    <>作为西行工作的统筹者,这个时候,弥勒佛感觉到自己的工作,简直是地狱级的难度了。</>

    <>首先,劫难簿没有了,自己根本不知道西行取经到底有多少次的劫难了。</>

    <>其次,是现在的西行取经团队,实力强得有些变态吧?</>

    <>前些日子,连那神秘人居然都败在玄奘等人手中了?</>

    <>如此可怕的实力,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给他们创造劫难呢?</>

    <>最近这些日子,自己找了不少天庭和佛门的强者,让他们下界应劫。</>

    <>可是,全都拒绝了自己啊。</>

    <r>b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