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192章:话说西行

第192章:话说西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为天蓬元帅出身的猪八戒,眼界还是有的,比如九品黑莲这样的东西,孙悟空都不认得,但是猪八戒却认得。

    比如说西行取经的功德大概有多少,完成了之后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授封,猪八戒也能猜得出来。

    这些都是曾经作为天蓬元帅的他的眼力能够看得到的东西。

    但是,要说猪八戒的智慧的话,那是真的不高。

    或许是因为转世成为一只猪的缘故,亦或者是因为他的智慧原本就不高。

    毕竟若是真的聪明的话,又怎会干出酒后对嫦娥无礼,然后被打下凡间这样的事情来呢?

    关于自己和珠珠之间的事情,猪八戒自然是上心的,尽管猪八戒滥情,但是,滥情就不是情了吗?

    否则,也不会悲伤到对观音菩萨下手了。

    可是,在悲伤之余,猪八戒也觉得自己和珠珠之间的事情有些蹊跷之处,但具体原因为何?猪八戒却想不清楚。

    所以,他只能求助江流这个师父了。

    江流这个师父最让猪八戒佩服的地方是什么?那就是他有能力让几乎所有的女妖和仙女都倾心于他,这也是猪八戒愿意跟着他一起西行的主要原因!

    可是,若是说师父还有什么能力让猪八戒钦佩的话,那就是他的智慧了。

    当初,几乎只是一个照面而已,就能环环相扣的推断出自己的身份和来历,他的智慧给猪八戒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第一印象。

    而他自称为“福尔摩斯”的怪异称号,似乎也是表明自己的智慧很高的意思似的。

    因此,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猪八戒只能求教于江流这个师父了。

    他知道,师父是一心向着自己的,对自己也极好!

    “八戒,你,真的想知道吗?或许,事情的真相比你想象得还要深得多?”江流来到了猪八戒的身旁,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问道。

    “师父,俺老猪都已经沦落到这步田地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俗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了!”偏过头来看了自己身旁的江流一眼之后,猪八戒开口说道。

    “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事情,大致上的给你说一说吧……”得到猪八戒肯定的答复之后,江流点了点头。

    “你身为天蓬元帅,很多东西都知道,我也就不太废话了,我只告诉你,天道注定,佛门当兴,这是大势,无人能够更改,而西行取经则是佛门大兴最重要的一环,佛法东传……”江流开口,直接阐述说道。

    “这点俺老猪还是知道的,西行更是天地大劫,你我几人群都是应运之人!”随着江流的话落,猪八戒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嗯,你明白就好,那么我们继续来说,既然是西行取经,十万八千里,是一大劫难,那么,这西行取经的路途,自然就不可能顺利,九九八十一难,或许是天道注定的难数!”微微颔首,江流跟着说道。

    “九九八十难吗?也就是说,这是轮到了俺老猪的一场劫难吗?”听得江流的解释,猪八戒也能明白了,神色间有滴落,有黯然,还有愤怒和不甘。

    身为天蓬元帅的自己,原本在仙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了,现在都已经沦落到变成了一头猪的地步了,所谓的上天还不肯放过自己的吗?

    天意如刀,果然是无情而狠辣。

    “不,你或许误会了什么!”看着天蓬元帅的模样,江流摇了摇头,道:“在次之前,我来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吧,是关于我和高阳之间的故事……”

    江流开口,声音有些缥缈,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显然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然后将自己和高阳之间的事情,给猪八戒阐述了一遍。

    自己还没有成为和尚的时候,在金山寺的后山处烤肉,与高阳相遇,然后一起在狼妖卒的追杀下逃命,可谓患难与共,然后一起下山复仇,海誓山盟。

    直到后面自己授香之礼上点上了十二个香疤,浮屠山除妖,再与高阳一起隐居两个月,再到最后,高阳中毒,自己只能恳求佛祖救她,踏上西行之路。

    关于自己和高阳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江流一五一十的全都给猪八戒阐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难怪师父你当初和我说,让我趁早和珠珠分开吗?”

    听完了江流的故事,猪八戒的神色间有些恍然之色,道:“我的情况和师父你当初的情况何其相似!?师父,你的意思是我和珠珠之间的劫难,很有可能是观音菩萨安排的吗?”

    “是不是菩萨安排的,我也只是推断而已,没有实据,另外,若是我的猜测没错的话,九九八十一难虽说是定数,但是,天上的仙佛或许能够人为制作磨难,来让我等应劫……”对于猪八戒的话,江流开口答道。

    这番话却是实话,是不是观音菩萨设计的?江流虽然相信自己的猜测,但也毕竟只是猜测而已,具体是不是,这就需要猪八戒自己去判断了。

    自己的主观判断,不能强加在别人的身上当做事实。

    “只是猜测吗?哼哼哼,那俺老猪就自己去找证据,证明这一切!”听得江流的话语,猪八戒嘴里冷笑了两声的说道。

    “唉?你自己去找证据?你要去哪里找证据!?”听得猪八戒此言,江流微微一怔,旋即诧异的对猪八戒问道。

    “我与珠珠之间的感情问题,月老岂会不知!?俺老猪这就好好去问问他!”猪八戒答道。

    月老而已,虽说职位特殊,但并不算多么有权有势的存在,以猪八戒的身份,亲自去找他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话音落下,猪八戒身形一动,直接往天空中飞去,飞上天庭去了。

    “咦?找月老问个清楚?这似乎真的是一个办法?”看着猪八戒离去的身形,江流的心中微微一动,喃喃暗道。

    不愧是曾经当过天蓬元帅的人吗?什么事情都能想到找相对于的人,不像自己,就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找月老。

    虽说已经被打落凡尘了,可猪八戒毕竟是天蓬元帅的出身,再加上本身太乙真仙的修为,来到这天庭之中,自然是驾轻就熟的。

    又有三十六天罡变化之术傍身,寻常的神仙根本就发现不了他的踪迹,并没有花费多少的时间而已,猪八戒很快的就找到了月老所在的姻缘殿。

    进得姻缘殿中,能够看到姻缘殿内几个童子,正在摆弄着红线,这些红线全都是有关于凡尘姻缘问题。

    这些红线,似乎非常有灵性的模样,随着童子手一洒,会自动的匹配,缠绕而去。

    有的人身上会缠绕上好几根红线,也有的人身上一根红线都没有。

    甚至,有的红线上面,会打上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结,整个姻缘殿,这些红线缠绕,看起来是杂乱不堪的样子。

    躲在暗处,等了片刻之后,这些童子的工作似乎完成了,各自退了下去,不消片刻,一个须发皆白,身穿大红色衣衫的老者走了出来,看起来非常喜庆的模样,手上还拿着一团红线。

    “终于出现了!”

    看着这个走得出来的老者,猪八戒心中冷笑一声,然后直接扑了出去,将月老扑倒在地,同时,一双手掌捏住了月老的脖子。

    “你这老头,终于舍得出来了!?”猪八戒的神色凶狠的模样,盯着月老说道。

    “你,咳咳,你是,天,天蓬元帅!?”被猪八戒扑倒在地,脖子都被强壮而有力的手掌捏住了,月老脸色难看,吃惊的说道,显然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袭击,而且袭击自己的人还是早就被打落凡尘的猪八戒。

    “哼,怎么!?看到俺老猪来找你,你觉得很奇怪吗!?”猪八戒恶狠狠的盯着月老,开口问道。

    “元帅饶命啊,你,你是想要杀死我吗?老朽,老朽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还请元帅明示啊!”月老一副委屈的模样,高声叫屈的喊道。

    “好你个月老,我和珠珠之间的事情,你说你会什么都不知道吗?俺老猪可不相信!”手稍微松开了些许,猪八戒没好气的说道。

    “元帅,你身上的姻缘吗?老朽,老朽给你查查看……”听得猪八戒讲述了一下自己和珠珠之间发生的事情,月老开口说道。

    说话间,月老运转自身的职位能力,双眼中似乎能够看到无数的神采闪过,紧盯着猪八戒打量。

    “如何?看得怎么样了?”随着月老查看一番之后,猪八戒凶神恶煞的问道。

    “很奇怪啊,元帅你身上的确是多了一缕红线,可是,这一缕红线却不是我系上去的啊,老朽,老朽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戏弄元帅你的感情啊,冤枉啊!”

    对于猪八戒的情况,月老自己也是一副迷惑不解的神色,不过,更多的还是委屈的喊冤。

    “哼,这三界六道谁不知道,红线就只有你这里才有,不是你系上去的,莫非还有别人吗?”对于月老的喊冤,猪八戒丝毫不予理会,说话间手一抬,九齿钉耙都拿了出来。

    “莫非!?”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得猪八戒的这番话,月老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莫非什么!?快说!”看月老的模样,猪八戒追问道。

    “我,我不敢说!”月老摇头,神色惶恐。

    “哼,不敢?你怕别人莫非就不怕我吗?俺老猪现在已经是一只猪妖了,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就不怕俺老猪现在就将你打杀了!?”扬起钉耙,作势要筑下去。

    “等等,元帅,我说,我说,前些日子,观音菩萨从我这里讨了几根红线走了,说,说是西行大劫,需要几缕红线的作用相助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