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457章 落荒而逃

第457章 落荒而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第十八层宫殿中的情形,北河惊骇得无以复加,没想到即便是传送阵崩溃,被传送而来的那位,依然能够仗着**力,从中挣脱出来。

    要是换做一个寻常修士,恐怕早就在空间之力的挤压下,粉身碎骨了。

    而且出手之下,能够一把将空间给禁锢,来人必然不可能是元婴期修士,这种手段只有脱凡期修士才能施展出来。

    于是他对着前方一招,之前跟吕平生斗法,被遗留在第十八座宫殿中的五子禁灵环倒射而回,再度出现时已经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就在北河刚刚将此物给收回来,从前方黑色通道中探出来的大手,再次猛地一拽。

    “咔咔咔……”

    以黑色通道为中心,一条条常人大腿粗细的裂缝不断向着四周扩散而开。

    当这些裂缝触及在宫殿的墙壁、穹顶、以及地面上时,后者顿时被撕裂。

    这一幕就像是整个第十八座宫殿仿佛被画在了画布上,而一只凭空出现的手掌,则一把抓在了画布的中间,使得宫殿扭曲坍塌。

    这时北河还有吕平生毫不犹豫的向着后方激射而去,踏入了第十七座宫殿中,避开了蔓延的空间裂缝。

    然而从第十八座宫殿内蔓延出来的裂缝并未停止,随着二人延伸到了第十七座宫殿内。

    一时间第十七座宫殿的地面龟裂,墙壁坍塌,整个空间都在猛烈晃动。

    于是两人再次向着后方掠去,踏入了第十六座宫殿中,惊魂未定的注视着前方。

    让他们松一口气的是,这时第十八座宫殿内的黑色通道竟然在缩小,随之蔓延的开来的空间裂缝,也不再向着四面八方延伸。

    而那只由真气凝聚的大手,依旧在不断颤抖。

    随着黑色通道的缓缓愈合,通道内挣扎的那位,极有可能被封死在其中。

    “喝!”

    关键时刻,北河还有吕平生听到了一声暴喝,从前方的黑色通道中传来。

    而后那只真气凝聚的大手开始狂颤,只见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身影,从黑洞中慢慢的向外钻出,露出了脑袋,而后是上半身。

    此人还保持着右手对着空间一个虚抓的动作。

    如此近的距离,北河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是一个容貌妖异俊美的青年道士。

    只是如今的此人,在承受莫大压力的情况下,俊美的脸颊略显得有些扭曲跟狰狞。

    “呼呲!”

    就在黑色通道已经缩小到丈许大小,即将将此人给困死之际,青年道士身上突然燃烧起了一股血色的火焰。

    “唰!”

    下一息,此人的身形就从黑色通道中一掠而出。

    在他挣脱的刹那,阵法崩塌形成的黑色通道,也随之彻底愈合如初。

    “砰!”

    只见青年道士的身形从半空坠落而下,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道沉闷的声响。

    而后此人身上的血色火焰熄灭,只见他浑身上下鲜红一片,仿佛被鲜血给侵染。

    不止如此,其脸色略显得苍白,胸膛更是在剧烈的起伏。显然刚才一番动作,让他消耗巨大。

    他身上的白色道袍,有不少地方都被撕裂,这是在空间之力挤压下所致。他体内的脏腑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虽然强忍住将一口精血咽了下去,但是嘴角却溢出了一缕鲜血。

    此人从黑色通道中挣脱后,第十八以及第十七座大殿,几乎变成了残垣断壁。

    北河脸上带着古武面具,这时他体内真气注入了面具中,在灰色的视线下,目光向着前方躺在地上的青年道士看去。

    虽然心中早有所料,但是当看到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远远超过元婴后期修士后,他还是微微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脱凡期修士。

    一念及此,他陡然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激射而去。

    面对这种存在,他绝对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眼下对方身受重伤,正是他逃走的绝好时机。

    从第十六座大殿中掠过后,北河一眼就看到了在高座上邢军的肉身。

    但是他立刻回过神来,身形从第十五座大殿,而后是第十四座大殿中继续掠过。

    眼下这种危机时刻,他能否逃走都是问题,如何敢打邢军肉身的主意。

    就在他的身形刚刚踏入第十四座大殿时,他发现孙颖此女竟然还在此地,并且这时的孙颖,还抬头看着第十八座大殿的方向。

    之前传送阵开启,以及那青年道士从传送通道中挣脱的动静,此女自然也听见了。不过因为在第十七座大殿中充斥着黑烟,所以她毫无发现。甚至她猜测之所以有如此剧烈的动静,可能是北河跟吕平生在斗法。

    此时看到北河现身,她更是对心中的猜测越发肯定。并且还以为,应该是北河不低那吕平生。

    北河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看到此女后,他从孙颖身侧一掠而过,直接将她给夹在了腋下,向着第十三座大殿,而后是第十二座大殿激射而去。

    被北河给一把夹在了腋下,孙颖先是有些不知所措,随后精致的玉容上,就浮现了一抹羞红。

    “北大哥将我放下吧,我自己会走。”只听此女道。

    然而北河的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并且直接施展了无极遁,将速度彻底施展开来。

    “孙仙子,那传送阵开启了,不过却是一位脱凡期的古武修士反向传送而来,若是孙仙子不想遭殃的话,就尽快离开,下一次也永远不要踏足此地了。”只听北河道。

    而他说完后,已经夹着孙颖,从武王宫中一掠而出,踏入了昏暗的沙漠。

    “什么?”

    北河的话虽然不多,但是透露出的内容,却是让孙颖惊骇无比。

    脱凡期的古武修士,竟然通过传送阵降临了这片修行大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这片修行大陆接下来就将大乱了。

    只是片刻间的功夫,孙颖就觉得娇躯一松,竟然是北河已经将她给放下。

    “后会有期了。”

    这时又听北河的声音响起。

    孙颖豁然抬头,就发现她已经出现在了那九间石屋百丈之外。

    而北河则火速向着最右侧的那间石屋掠去,只给她留下了一个背影。不止如此,在北河的手中,还拿着一面巨大的盾牌。此物赫然是五十年前,一位肉身被毁的元婴期修士留下的。

    一想到刚才北河的话,孙颖震惊无比的看了身后的武王宫一眼,接着她足下一点,向着身后九间石屋中的一间掠去。

    北河不可能骗她,而若是真有脱凡期的古武修士出现,那她能做的跟北河一样,只有跑了。

    在向着最右侧石屋掠去之际,北河的心脏砰砰跳动,担忧那位武王境界的古武修士会不会追来。

    不过让他松一口气的是,直到他身形一闪踏入了最右侧的石屋,他所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这时的另外八间石屋,不少石门大打而开,石屋内各有一个修士盘膝坐着。

    其中就包括那法袍人,魁梧大汉,还有中年男子。

    除了三人之外,还有另外两间石屋的大门同样打开,其中是一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少年,另一个是住着拐杖的老翁。几人在打开石屋后,竟然都没有离开半步,而他们都是在忌惮北河,以及初次踏入此地的吕平生。

    之所以打开石门就这么干坐着,不过是想看看北河还有吕平生这两个古武修士,到底在搞什么鬼而已。

    当几人发现向着此地落荒而逃的北河后,神色不由一动,而后具是抬头看向了沙漠的深处。

    刚才从武王宫传来的动静,他们也有所察觉,只是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想到北河这么快就逃了回来,众人心中不禁生出了各种猜测。其中不少人,就跟孙颖想得几乎一模一样,暗道应该是北河跟吕平生发生了内斗。

    此时在武王宫的第十六座大殿中,吕平生看着北河逃遁的方向,最终他神色复杂的收回了目光。对于北河,他没有要追杀下去的意思。

    这时吕平生看向了那个依然躺在地上的青年道士。

    在他的注视下,气喘吁吁的青年道士突然间盘膝坐了起来。

    接着他双手结出一个古怪的法印,张口之下猛然一吸。

    “嘶!”

    一股惊人的吸扯力,就从他口中爆发。

    而后在武王宫内充斥的元气,宛如受到了吸引,纷纷向着他口中席卷而去,风卷残云一般被他吞噬。

    在元气被此人狂吸的过程中,还形成了一股狂风。

    沙漠之外石屋中的那几位元婴期修士,这时就看到沙漠中充斥的黑色气息,随着狂风全部向着深处灌去,整个沙漠逐渐变得清晰。

    不少人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望着沙漠深处,眼中惊讶无比。

    而随着此地的元气被青年道士狂吸,那股对于修士体内法力的压制,则变得越发的薄弱。

    众人中不少人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踏出了石屋。

    当感受到此地对于法力的压制,在逐渐的减弱后,讶然之余,他们看向武王宫深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