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432章 大逃亡

第432章 大逃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文

    再看此时的北河,当他向着身后看去,就看到了在极为遥远海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线。

    在他符眼的凝视之下,他发现那条黑线,赫然是一只只形态各异的灵兽形成。

    这些灵兽中,他看到了箭矢般从水面之下跃起的箭鱼,还有丈着肉翅的形似海马一样的灵兽,以及更多的身躯鼓胀,但是速度却其快速无比宛如气泡一样的怪鱼,全都在半空飞驰。

    而在水面之下,更多的灵兽在涌动着,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滚滚而来。竟然是兽潮已经扩散了。

    在兽潮的前方,还有一些人影,同样在飞快的逃遁疾驰。仔细一看,这些人都是修士。

    仅此一瞬,北河就反应过来,看来跨海神舟已经被攻破,所以才可能出现修士逃遁,以及被诸多兽潮追杀的情形。

    于是他立刻回过神来,毫不迟疑远处破空而去。

    一路急遁之际,他还用手中的玉盘来确认张九娘的方位。

    这一次他居然碰到能够将整艘跨海神舟给覆灭的巨大兽潮,实在是让人惊惧。

    好在他当初并未被困在兽潮内,而且此刻他距离兽潮较远,所以完全有机会遁走。

    只见这时的北河,化作了一道黑线向着远处急遁而去。而在他后方的兽潮,则滚滚涌来。若是在高空鸟瞰,这一幕看起来就像是一团巨大的乌云正向着他逐渐的烟蔓。

    而即使是北河一路全力疾驰,他依然无法跟身后的兽潮拉开距离,不止如此,在他身后的兽潮,反而跟他越来越接近。

    虽然后方的兽潮大都是低阶灵兽组成,但是就像当年在伏陀城遇到的兽潮一样,一浪叠加一浪的情况下,即使是低阶灵兽组成的兽潮,速度都奇快无比。

    不时回头,他就能看到一个个修士,被后方涌来的兽潮给淹没。而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的下场如何。

    现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遁速毫无保留的施展,只有跑得够快,才能够有一线生机。

    就这样,北河通过手中的玉盘,一路向着张九娘所在的方向疾驰,在此过程中,他跟张九娘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只是随着他的逃遁,他却发现身后兽潮跟他只见的距离,同样越来越近,这让他脸色变得铁青。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被兽潮靠近的同时,他体内的经脉有一种宛如针扎的刺痛,这使得他的额头遍布汗珠,浑身上下都剧痛无比。

    并且下一息,让北河惊恐的一幕就出现了。

    只见在后方兽潮中,有一团黑色的阴影突然分离了出来,潜伏在海面下,向着他所在的方向飞速靠近。而那团黑色的阴影,竟然是一波较小的兽潮。

    而除了他之外,其余分散开来的修士,也有兽潮分离开来,想着他们追杀而去。

    北河一声暗骂,这群兽潮明显是要对所有的修士赶尽杀绝。而这种兽潮,往往都是由有灵智的高阶灵兽在暗中指挥。

    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只能继续一路向前疾驰。并且当他看到玉盘法器上,张娘距离他并不算远之后,北河一咬牙,继续向着此女所在急遁而去。

    只是小盏茶的功夫过去,北河陡然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这时他就看到在千丈之外的海面上,有一个黑色小点矗立在半空。

    仔细一看,那黑色小点赫然是张九娘。

    千丈距离对于他来说不过片刻即至。而当半空的张九娘看到北河来临,此女微微一喜。

    但是当看到这时的北河正一路全力疾驰,脸上还满是冷峻之色后,此女的笑意逐渐消失。

    并且这时的她,终于注意到了北河身后的一幕。

    在看清北河身后,竟然有一群海域中才有的灵兽后,此女大惊失色。

    接着她没有丝毫迟疑,体内法力一催,向着前方急遁而去。

    此女乃是结丹后期修士全力施展的话,遁速并不会比北河慢。

    蓦然回头,只见二人身后的兽潮依然在穷追不舍。

    只是当脱离了大部队后,这群兽潮的速度最终还是降了下来,因此北河跟张九娘两人,可以勉强跟身后的兽潮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时的两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在身后的兽潮中,有三股强大的气息。若是所料不错的话,这三股强大的气息,都是结丹期的灵兽。

    要是在通常情况下,面对三只结丹期灵兽,北河跟张九娘两人联手,还是有不少的把握能够战胜的,但是身后的可是兽潮,若是双方大战的话,那些低阶灵兽就会形成包围圈,将他们围困得水泄不通,那时候必然会陷入万分凶险的境地。

    尤其是当被包围之后,还会引来更多的灵兽,恐怕是元婴期修士都不见得能够脱困。

    当向前逃遁了一刻钟之后,在身后穷追的那一小波兽潮,终于被北河还有张九娘两人给甩掉了。

    二人又向着前方急遁了数十里,速度才慢慢降下来。

    只见这时的北河,脸上豆大的汗珠浮现,身躯在不断的颤抖着,并且他的皮肤通红,毛孔中一颗颗细小的血珠都溢了出来。

    之前斩杀吴悠悠三人,他就消耗甚大,而刚才一路急遁,他体内的法力可是毫无保留的运转,因此经脉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了。

    北河大袖一拂,祭出了那一只飞舟法器,对着他手指掐动,这一艘飞舟法器体积大涨,砰地一声就砸在了海面上,掀起了不小的浪花。

    “张九儿,接下来就看你了。”只听北河道。

    说完之后,他便向着飞舟法器掠去,打开舱门后踏入了其中。

    张九娘身形一花,来到了飞舟法器的甲板上,随着此女体内的法力催动,飞舟法器在海面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白色水痕,向着前方激射而去,不消多时,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虽然已经将身后的兽潮给甩掉,但是他们却不能因此放松,因为兽潮可能会随时杀来,在茫茫大海上,此地可以说就是海域中灵兽的地盘,修士根本占不到任何的优势。

    踏入船舱内的北河,立刻盘膝坐下,而后从储物戒中,连续掏出了三瓶能够恢复体内经脉伤势的丹药服下。

    接着就立刻闭上了双眼,开始了打坐调息。

    但是可以明显看到,他的身躯依然在疯狂的震颤,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流淌,将衣衫都给他浸透了。

    他体内受到的创伤,有史以来之最,即使是以他强悍的肉身,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绝对无法突破的。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体内的剧痛,在逐渐的减轻,就连他不断颤抖的身躯,也平缓了不少。

    “咚咚咚……”

    仅仅是小半个时辰过去,突然间北河就感受到船舱内陡然震动了起来,这一刻的他即使是在打坐中,也陡然睁开了双眼。

    只见他身形一动,再次出现时,已经在甲板上了。

    这时他就看到张九娘屈指连弹,一道道剑芒从她指尖激发,没肉了飞舟法器周围的水面之下。

    与此同时,在水中就有大片的殷红鲜血浮现。

    北河神识探开一扫,就发现在水中赫然有一种身躯足有手臂长度,长着利齿锋牙的怪鱼,在不断的攻击飞舟法器。

    这些怪鱼只有凝气期的修为,所以在张九娘的攻势下,轻易就被斩杀,只是胜在数量多,所以一时间杀之不尽。

    “嗯?”

    北河眉头深深皱起,随即他就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环视四周。

    不消片刻,他就神色一变。只见在远处的海面上,浮现了一团黑影,并向着他二人所在的飞舟法器不断的靠近。而那团黑影,赫然是一波兽潮。

    “走!”

    只听北河道。

    闻言张九娘有所感应一般同样看向了远处,当看到那一团黑影后,此女美眸微眯。

    二人腾空而起,北河对着飞舟法器隔空一摄。此物被他收入袖口之后,两人便施展遁术,向着远处破空而去。

    这时的北河脸色异常难看,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兽潮已经全部扩散了,无数的低阶灵兽就像是巡逻兵一样,只要发现了修士的存在,不但会立刻攻击,而且还会引来高阶灵兽,甚至是小范围的兽潮。

    如果真如他所想的这样,那么接下来在茫茫大海中,他跟张九娘两人,就要上演一出大逃亡了。

    当然,在海域上的兽潮也不可能无穷无尽,若是能够一次性远遁数千甚至是上万里,那么他们还是能够脱离兽潮的范围的。

    就这样北河跟张九娘两人花费了一个时辰,终于将身后追来的那一波兽潮给再次甩开。

    接着就见北河祭出了飞舟法器,由张九娘掌舵,他在船舱内恢复调息。

    他的伤势若是不及时稳住,极有可能会经脉寸断,造成严重的后果。

    只是就跟北河所想的一样,他仅仅是调息了小半刻钟,飞舟法器就在此被低阶灵兽寻到,并发动了攻击,这一次再度引来了一波兽潮。而且这一波兽潮潜伏在深海中,直到靠近北河两人三百丈范围,二人才发现。

    惊惧之余,两人再次腾空而起,向着远处的天边逃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