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384章 张九娘的算盘

第384章 张九娘的算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河站在一处药田之外,双手倒背着。

    看着药田当中一朵巴掌大小的黑色花骨朵,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这黑色花骨朵名叫幽骨花,正是祭炼高阶炼尸需要的一味灵药。而且这株灵药的品阶,还达到了四品的层次。

    也就是说,此物跟当年的那株黑冥幽莲品阶相当。

    不过虽然品阶相当,但是此物的价值,自然是无法跟黑冥幽莲比较的。

    但如果将这株幽骨花拿到外面去,必然也会引起诸多元婴期老怪的注意。

    在北河眼前的这处药田,还被一层宛如实质的光幕给罩住。

    这让北河想起了当年万花宗的十余位凝气期修士,曾联手破开罩住药田光幕的一幕。

    这一层光幕乃是禁制,有着一定的防御效果。

    不过因为药田中的灵药需要吸收灵气,而且必须保持灵气畅通,所以这层光幕不可能严丝合缝,防御力也就不算多么强悍了。光幕的存在,最主要的是起着一种预警的作用。

    若是放在当年,在没有正确开启方式的情况下,有人触碰光幕想要打其中灵药的主意,第一时间就会惊动此地的看守之人。

    而坐镇此地的,恐怕至少都是元婴期修士,甚至还不止一位。

    也只有梦罗殿坠毁,像北河这种小角色,才有资格踏入此地,并且敢打四品灵药的主意。

    吸了口气后,北河就走上前来,伸出手轻轻放在了面前的光幕上。

    轻抚之下,光幕上灵光流转,看起来极为奇异。

    下一息,就见北河稍稍用力向前一推。

    仅此一瞬,光幕灵光大放,而且还轻微震颤了起来。

    这种轻微震颤,是会激发预警禁制的,但是现在他自然不用担心这种问题。

    试探之下,他就察觉到了这层光幕的强弱。而后他收回了双手,向后退了一步。

    “呼啦!”

    突然间,他一拳向着前方轰了过去。

    “嘭!”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在他面前的光幕剧烈震颤了起来,表面的灵光更是疯狂乱颤。

    “咔嚓!”

    下一息,以北河落拳的位置为中心,光幕上裂开了数道裂缝,并飞快的蔓延开来。

    而后整个光幕在他的注视之下陡然溃散,一时间前方的药田,彻底暴露在了他的眼中。

    不止如此,从前方药田中,还有一股浓郁的芬芳弥漫了出来,扑在他的脸上,让他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北河缓缓收回了拳头,面带微笑的踏入了药田中,径直向着那株幽骨花走去。

    站在这株四品灵药前,他缓缓蹲下身,仔细打量。

    幽骨花他虽然从未见过,但是在药王殿待了那么多年,当初的他天资低下,一有时间他就会踏足藏书阁等地,观摩各种书籍,所以对于各种灵药他有着超出常人的认识。

    幽骨花属性阴寒,对于火属性或者雷电属性术法造成的伤势,有着恢复的奇效。

    倒是没想到要炼制一具高阶炼尸,也需要用到此物。

    北河翻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只长长的玉匣,而后又取出了一只玉铲,将这株幽骨花给连根采集,收进了玉匣中。将玉匣封印后,他又将此物给收进了储物戒内。

    将幽骨花采下后,北河将目光再次看向了药田。

    除了这株幽骨花之外,这片药田中还有不少的三品灵药。这些灵药对于眼下的他来说,还是有一定的用途。

    他的元煞无极身自从当年突破到第一重之后,久久都无法突破到第二重,或许他可以用药浴的方法来刺激一下。

    而要药浴的话,灵药就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于是就见他动作麻利的将此地的诸多三品灵药给全部采摘下来。

    至于角落中生长的一些二品灵药,他没有丝毫的兴趣。

    当北河将此地的灵药给采摘一空,便离开此地前往了下一处药田。

    接着,他就重复起了之前的动作。

    而凡是他所过之处,药田中的三品及四品灵药,全都被他给采摘一空。

    因为她早就知道要踏入梦罗殿,所以这些年来他准备不少的玉匣石盒之类的宝物,就是用来保存这些灵药的。

    虽然北河的举动宛如饕餮,但梦罗殿的药田颇为广袤,所以不是他短时间能够采空的。

    这些年来,西岛修域尽管有诸多的低阶修士踏足此地,但是他们能够采集的,但都是二品或者三品灵药。

    上一次万花宗的众人虽然采到了一株四品灵药,却是倾尽所有人力气的结果。

    在梦罗殿的药园中,种植的灵药以四品为主,所以数量极为可观,她应该能够凑集炼制高阶炼尸的所有灵药。

    一路采摘之际,北河心中颇为古怪。

    当年这片修行大陆上,有着脱凡期修士的存在。但是当脱凡期修士消失,并且没有人能够突破到这一层境界后,这片修行大路上就以元婴期修士为尊。

    因此,在这片修行大陆上,便出现了一种修行资源过甚的现象。在以往的数千年到现在,都是如此。

    也正因这样,才造就了无数的元婴期修士。

    这一点在西岛修域上还不明显,但是在陇东修域,随处可见。

    诸如万龙门这种修行势力,坐镇的元婴期修士绝对有数十甚至上百位之多。

    即便是这样,这数千年来,都无法造就一位脱凡期修士,当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看来这一方修行大陆无法突破到脱凡期,或许跟修行资源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有着别的原因。

    就在北河如此想到时,此时的张九娘,正盘坐在一处药田的深处。

    此女双目紧闭,陷入了打坐调息。

    并且可以看到从她天灵上的青丝当中,有一缕缕的白烟冒出,这一幕让她看起来有些奇异。

    “唔!”

    良久之后,此女一声闷哼,娇躯一颤之下,睁开了双眼。

    这时的她,双目中的瞳孔更加苍白。

    此女深深吸了口气,感受着小腹中她的元丹上覆盖的一层白色的冰霜,此女脸上逐渐浮现了一抹怒容。

    当年她遭到陇东修域一位元婴期修士诡异一击,给她造成的伤势根本就不是寻常手段能够恢复的。

    之前借助一株四品灵药,她试图再次将伤势压制。

    但是这些年来,覆盖在她元丹上的那层冰霜,越来越顽强,并且吞噬了她体内诸多的精元。到了眼下,即便是四品灵药,都无法继续压制了。

    此女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红色的玉简,而后贴在了额头上,开始查看。

    不消多时,她就将玉简摘了下来,陷入了沉吟。

    玉简中的内容,其实她已经查看过很多次,所述的是一门血道功法。

    这门血道功法讲述的,是吸收纯阳气血入体,而只要所吸收的纯阳气血够精纯浑厚,就能够炼化她丹田上覆盖的那层冰霜。

    “纯阳气血!”张九娘喃喃。

    而下一息,她就想到了北河。

    北河不过区区化元期修为,但是肉身之力就堪比结丹期修士了。

    当年她受伤之后,在天云门就曾想到过北河,并握着北河的手腕亲自查探过,所以她清楚北河体内的纯阳之气极为精纯浑厚,或许对她的伤势有效果。

    另外,北河距离结丹期只差一步,若是能够助他突破到结丹期,恐怕他的肉身之力还会暴涨数倍,那个时候他体内的纯阳之气就极为浩瀚了。

    最主要的是,她的伤势几乎无法压制,在这梦罗殿中,只有北河是唯一的人选。

    当然,以这血道功法疗伤只是她的下策。现在她要立刻前往天机阁,在天机阁中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灵丹妙药,如果能够将她的伤势治愈,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天机阁中没有适合她疗伤之物的话,就只能打北河的主意了。

    一念及此,此女将玉简收了起来,呼啦一声站了起来。

    即便是身受重伤,但是迈步行走间,身着黑色长裙的张九娘,也给人一种风姿绰约之感,大步离开了眼下的药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