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375章 有眼不识货

第375章 有眼不识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河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向着刘七英掠去。

    看到他的动作,一侧的澹台卿亦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而当刘七英看到北河的动作,尤其是发现两日过去,北河身边又出现了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心中更是有些打鼓起来。她同样看不透那白裙女子的修为,因此不用想也知道对方必然是化元期修士了。

    于是她顿在了半空,静等北河两人的到来。

    片刻间北河就率先来到了她的面前,这时他向着刘七英的手中望去,就看到了一张包裹起来的兽皮。

    北河脸上露出了大喜过望的神情,而后闪电般伸出手来,对着刘七英手中的兽皮一抓,从他掌心爆发出了一股吸力,将那张兽皮给直接摄了过来。

    一把将兽皮的一角给打开,这时他就看到了兽皮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复杂图案。

    看到这些复杂的图案后,他就可以确信此物正是当年他埋在下方的那张阵图。

    恰在这时,澹台卿也赶了过来,北河眼疾手快,一把将手中的兽皮给合上,而后放在了身后,这才转身看向此女,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澹台卿看着北河有些不快,因为北河明显是避着她。而这也让此女对于他手中的东西,越发感兴趣。

    另外,刚才虽然北河动作不满,她还是隐约看到了北河手中之物,似乎是一张兽皮。

    “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就拿出来看看吧,莫非你不想要那高阶炼尸术了不成?”澹台卿看着北河问道。

    闻言北河道:“澹台仙子不用着急,此事我等下去慢慢再谈,现在北某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还望澹台仙子稍等片刻。”

    澹台卿撇了撇嘴,并看了看在北河身后的刘七英,而后向上一翻白眼,站在原地静等起来。

    北河转过身来,而后对着储物袋一拍,从中取出了一只白色的瓷瓶,并向着刘七英一掷。

    后者见状大喜,立刻将那只白色的瓷瓶接了过来。

    “这就是七步散的解药了。”北河看向此女开口。

    “多谢前辈。”刘七英向着北河拱手一礼。

    北河点了点头,而后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空白的玉简,贴在了额头开始铭刻,小片刻后他就将玉简从额头摘了下来,再次向着此女一掷。

    “玉简当中标注的,就是梦罗殿内那处药园的位置了。”北河以神识向着此女传音。

    当脑海内响起北河的声音,刘七英先是有些惊讶,随即她就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并向着北河再次欠了欠身。

    “现在没有你的事情了,你走吧。”北河看向刘七英挥了挥手。

    “是,前辈。”

    刘七英连忙点头,而后豁然转身向着远处疾驰而去,不敢在此地停留片刻。

    她已经决定,下去之后就仔细检查一番北河给她的解药,是不是有问题。不过在她看来,丹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北河有着化元期修为,要对付他这个小小的凝气期修士,可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

    眼看刘七英离开,北河这才看向了身后的澹台卿,“澹台仙子,我们换个地方谈如何。”

    “本姑娘正有此意。”澹台卿道。

    于是两人身形一动,向着斑斓沙漠的远处掠去。

    当再度现身时,两人已经在一棵枯萎的胡杨之下,此刻盘膝相对而坐,面前还摆放着一张古朴的案几。

    北河端起了案几上的一只茶壶,给此女倒了一杯清茶,而杯中的清茶自然就是花凤了。

    “这些假把式就不要来了,你不是想要一门高级炼尸术吗,那东西就先拿出来让本姑娘瞧瞧吧。”澹台卿看着北河道。此女对于面前的清茶,丝毫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并非是北某信不过澹台仙子,只是澹台仙子想要空手套白狼,这似乎不太好吧。”北河道。

    “莫非你还以为本姑娘会食言不成,之前本姑娘就说了,若是看得上你的宝物就跟你交换,若是看不上,东西自然还给你。而且只是看一眼又不会少一块肉,你怕什么。”

    听到她的话,北河不急不缓道:“在此之前北某想问澹台仙子一个问题。”

    “哼,废话真多,想问什么你就问吧。”澹台卿道。

    “澹台仙子此次赶到这斑斓沙漠来,应该是为了梦罗殿吧。”

    听到他的话,澹台卿眼珠子转了转,而后就挺了挺胸膛,“不错,本姑娘就是冲着梦罗殿来的。”

    “恕我直言,梦罗殿即便是开启,但是澹台仙子的修为,想要踏入其中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澹台姑娘来了也是白来,不知道意义何在。”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澹台卿道。

    “莫非澹台仙子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能够躲过梦罗殿之外那座大阵的查探,悄然踏入其中吗?”北河微微一笑,话音落下他又继续道:“或者说澹台仙子打算借助凝气期的炼尸,踏入梦罗殿中不成。”

    “看来你对本姑娘的目的很感兴趣呀。”澹台卿眯眼看着他,一副有些生气的样子。

    “若是澹台姑娘打算亲自踏入梦罗殿,那北某自然是有着浓厚的兴趣,希望澹台仙子能够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带北某一把,对此北某是感激不尽的。”

    “哼,你想多了,本姑娘自己可没办法踏入其中,如何能够帮你。这次本姑娘是打算以凝气期的炼尸踏入其中,所以爱莫能助了。”

    北河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思量。对于澹台卿的话他倒是并不怀疑,梦罗殿存在这么多年,就连元婴期修士都没有办法踏足其中,他就不信澹台卿这个小小的化元期修士有办法。

    至于此女所说是打算用一具凝气期的炼尸踏入其中,这倒不失为一个良策。

    而他之所以向着此女打探这么多,是因为他也要踏入梦罗殿,所以自然要防备此女一番。

    得知此女无法踏足其中后,北河倒是松了口气。

    并且这一刻的他,看着此女还陷入了思量。

    最终他手掌一翻,就将那张兽皮给取了出来,放在了澹台卿的面前。

    眼看北河终于进入了主题,澹台卿神色一喜,二话不说将兽皮给抓了起来,一抖之下哗啦一声打开了。

    只见这张兽皮竟然足有丈许大小,其上密密麻麻的铭刻着诸多的图案。

    这种图案并非寻常的图案,这一看有点像是阵纹,或者是某种结构图,仔细凝视的话,还会有种眩晕之感。

    “这是什么东西?”澹台卿看着手中的兽皮问道。

    “这是一张可以禁锢元婴期修士的杀阵的阵图。”北河撒了个谎。

    “阵图?”澹台卿柳眉蹙起,虽然她并不精通阵法一道,但是她乃是天尸门宗主的女儿,所以见识可不凡,她也看出了这复杂的结构图,的确像是阵图。

    但是随即她就看向了北河,大大的眼珠子再次转动了起来。似乎在思索着北河的话,到底可不可信。

    对此北河视若无睹,而是端起了面前的花凤清茶,放在唇边啜了一口。

    “区区一副阵图,就想换我天尸门的高阶炼尸术,你觉得可能吗。”

    说着澹台卿一把将阵图给丢在了面前的案几上,一副恼怒无比的样子。

    北河叹了口气,而后将茶盏放了下来,转而将面前的阵图给折叠收起。这时他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只天时壶,放在了二人的面前的茶盏上。

    看到这只天时壶之后,澹台卿眼中流露出了些许异色。

    这时就听北河道:“这是阴煞之气的灵液。”

    而此物,自然就是当年他从五根岛上带出来的了。

    “哦?”澹台卿有些意外,而后他就将天时壶拿了起来,并将葫芦塞子给打开。

    霎时,一股精纯浓郁的隐煞之气,就从葫芦口中溢散了出来。

    当感受到这股阴煞之气的浓郁程度之后,此女微微一惊。接着她就隔空一个抓取,从葫芦口中顿时有一滴纯黑色的液体被她摄了出来,而后放在了面前打量。

    看着眼前这一滴漆黑如墨的液体,澹台卿眼中逐渐流露出了一抹震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