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326章 虚张声势

第326章 虚张声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无涯之前在北河一掌之下,整个头颅都溃散了,看来此人跟他所想的一样,实力十不存一。那么只要能够将这些被此人操控的骷髅解决,说不定他就可以对季无涯出手。

    一念及此,北河身躯一震,嗡的一声,从他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无形的气势,一身长袍都鼓荡而起。

    “唰!”

    北河的身形从原地拉出了一道残影,向着前方掠去。

    电光火石间,就看到他黑色的身形,跟那二十余具骷髅形成的白色浪潮,撞击在了一起。

    轰咔!

    北河毫无花哨的一拳,当先轰在了其中一具白色骷髅的身上。

    在他一拳之下,这具白色骷髅身躯四分五裂的炸开,一根根枯骨断肢哗啦啦的激洒了出去。

    落入骷髅群当中的北河,身形游走,双臂震动间一拳拳轰出,每一拳都打在其中一具骷髅的身上。

    虽然这些骷髅全都散发出化元期的修为波动,但是北河的肉身之力,几乎可以跟结丹期修士硬碰硬,如何是这些骷髅能够抵挡的。

    一时间北河就像狼入羊群,砰砰的声响接连不断,每一拳落下都能够将其中一句骷髅给轰杀。

    尽管在过程中,不时就有一拳一掌同样落在他的身上,但是这些骷髅的攻击对于北河来说,可谓不痛不痒,甚至无法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势。

    以一掌换一掌,一拳换一拳的方式,只是寥寥十余个呼吸的功夫,在北河的周遭就只剩下了一堆断裂的枯骨,没有一具完好无损的骷髅。

    “小辈的实力倒是不错。”季无涯看向北河开口道。

    并且此人话音刚刚落下,之前那一方圆形的水池水面炸开,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

    仔细一看,这些同样是一具具的白色骷髅。不过这一次,这些骷髅的数量比起之前多出了数倍不止,一只只从前方的水面当中掠出,而且呈现连绵不绝之势。

    这些年来,被季无涯吞噬精血的修士,不知道有多少,这些人的尸骸,全都能够被此人给控制。

    感受到这些骷髅身上的波动,亦是只有化元期后,北河没有任何迟疑,继续向着前方冲了过去,撞进了大片的骷髅当中。

    虽然这些骷髅的数量比起之前多出了数倍不止,但是在北河的攻势之下,依然无人可挡,具是被他打得粉碎。

    一股凶猛的法力波动,以及的剧烈的斗法之声,充斥在整个大殿当中。

    站在远处,可以看到北河一路横冲直撞,势不可挡的向着那一汪水池杀去。

    过程中乳白色的池水翻滚,当中一具具骷髅掠出,好似无穷无尽。

    就在北河心中极为阴沉,暗道莫非没完没了之际,前方的水池一顿,终于不再有骷髅从中掠出。

    “轰!”

    北河身躯原地一转,一记扫腿抽在了最后一具骷髅的胸膛,只见这具骷髅身躯立刻炸开。

    此时在北河的脚下,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骨渣,踩踏之下都会发出阵阵异响。

    北河略显气喘的站在远处,看着前方的那一汪水池,神色依旧有些阴沉。

    “真以为季某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又听季无涯开口道。

    这一次其话音落下之后,前方的水池再次沸腾了起来。

    “唰唰唰……”

    从水面之下,十余道身形一跃而出,落在了水池的边沿。

    仔细一看,这十余道身形同样是骷髅之躯。但是跟之前那些骷髅不同的是,这十具骷髅的身躯表面,呈现的是一种银白色,看起来就宛如精钢铸成。

    最主要的是,从这十余具骷髅身上,居然散发出一股节结丹期的修为波动。

    看来这十具骷髅,生前应该都是结丹期修士。

    没想到就连这种修为的人,被吸引到此地后,都没有办法逃走,只能沦为季无涯祭炼肉身的祭品。

    不过这十具骷髅现身之后,却是矗立在原地,并未妄动。

    “嘎吱!”

    只听一道铁门摩擦的声响传来。

    在北河身后的两扇铁门,此刻竟然打开了。

    “虽然要宰了你不是什么难事,但季某也不想因此耗费太多的力气,滚!”

    只听季无涯看向北河开口道。

    “嗯?”

    原本已经做好了一场苦战的北河,此刻眉头皱起,眉宇间的川字极为明显。

    似乎没想到季无涯竟然会突然大发慈悲的放过他,而从对方口中他也听出了原因。

    眼前这位古武修士的情况本就不容乐观,被困在此地无法离开。若是因为他而损耗了自身太多的实力,可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而北河也不想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毕竟杀了季无涯,对他而言似乎也没什么好处。

    “那就多谢季前辈了。”只见他脸上勉强露出了一抹笑容。

    接着便身形一动,向着敞开的大门掠去。

    这时在乳白色的池水中,有一双眼睛,注视着北河离开的背影,神色沉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这双眼眸的注视下,很快北河就来到了敞开的大门前,就要一掠而出。

    不过就在这时,却见他身形陡然一顿,竟停了下来。

    北河缓缓转过身,看向了季无涯所在的水池,而后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之色。

    “季前辈如此好心,晚辈感激不尽。不过话说回来,前辈就不怕晚辈离开之后,将你的秘密抖出去吗。”

    “嘿嘿,你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季某放你离开你还不走,看来你是存心要找死了。既如此,那季某成全你。”

    听到此人的话,北河心中一沉,但他却一咬牙,站在原地并未挪动半分脚步。

    当季无涯最后一句话落下后,他后方敞开的两扇铁门,再次滑动起来,就要关闭。

    但是跟最初这两扇铁门,在刹那间就轰然紧闭不同的是,此刻两扇铁门缓慢的滑动着,似乎只要北河愿意,便可以一掠而出。

    看到这一幕之后,北河嘴角顿时勾起了一抹明显的笑意。心中暗道,看来他猜得没错了。

    足足七八个呼吸的功夫,只听“嘭”的一声,两扇缓慢滑动的铁门,终于关闭。整个大殿,陷入了一种昏暗跟寂静当中。

    这时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在池水中,那一双眼眸神色有些难看

    “哈哈哈哈哈……”

    突然间只听北河一阵大笑。

    良久之后,他才收敛起了笑声,看向季无涯道:“没想到当年降临这片修行大陆的古武大能修士,竟然也会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听到他的话,季无涯并未开口,而是静等他说下去。

    “恐怕季前辈是黔驴技穷了吧,见识过晚辈的实力之后,知道拿晚辈没有办法,之前才会故弄玄虚,想要将晚辈给惊退。”

    其话音刚落,水池中那双眼眸,神情彻底阴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