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99章 十九条灵根

第299章 十九条灵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柄巨锤通体呈现金黄色,锤柄有常人手臂粗细,约莫丈许长度。奇异的是,锤柄并非笔直,而是就像藤蔓一样,一圈圈蜿蜒扭曲,造型极为奇特。

    而在顶端的锤头,呈现的是浑圆的形状,约莫三尺大小。不管是锤柄还是锤头,都铭刻一条条复杂无比的纹路,乍一看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眩晕之感。

    那股惊人的威压,正是从北河眼前这柄巨锤上散发出来的。

    仅仅是片刻间,那股威压就慢慢蛰伏了下去,就连那片金光亦是变得黯然。使得这柄巨锤看起来就像是一件寻常的法器。

    北河在适应那股刺眼的金光之后,终于睁开了微眯的双眼,看着面前的这柄巨锤法器,他毫不犹豫的对着此物一抓。

    然而在他的摄取之下,巨锤法器却纹丝不动,北河还能够感受到此物的一种沉重感,仿佛不可撼动一样。

    于是他上前两步,一把将此物的锤柄给抓在了掌心,接着他便试图将这柄巨锤给拿起来。

    让他吃惊的是,这柄巨锤竟然奇重无比,于是他用双手将锤柄握住,用力之下,这才将这柄巨锤给拿在了手中。

    “莫非是脱凡法器?”

    看着眼前的巨锤,北河不禁猜测。

    当年他在伏陀城中,曾看到过那法袍人祭出了一杆伏魔杖,轻易就将伏陀城的护城结界给轰开了。

    而那柄伏魔杖,就是一柄脱凡期修士的法器。

    但是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因为这柄巨锤虽然散发的威压惊人,但似乎还无法跟当初他看到的那杆伏魔杖相比较。

    可是此物又不像是属于元婴期修士的法器,因此这又让北河有些疑惑。

    思量间北河体内法力鼓动,注入了手中的巨锤中。

    “嘶!”

    下一息他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在他尝试将体内法力注入这柄巨锤时,此物就像是一个散布吸力的无底洞,将他体内的法力疯狂吸收。

    可以说在跟法力接触的刹那,北河体内的法力就已经不受控制了,滚滚向着巨锤涌去,并没入其中。

    这柄金色巨锤就像久旱逢甘霖,此时轻颤了起来,表面金光更是大涨,随之散发出来的威压,形成了一股狂风,在狭小的石室中席卷。

    北河脸色一变,似乎从未料到会发生这一幕。

    他尝试着将体内的法力给掐断,但是这柄巨锤对法力的吞噬,似乎达到了一种不可抵挡的地步,而且还有种越来越烈的架势。

    仅仅是十余个呼吸过去,他体内浑厚的法力,就被抽得只剩下最后三分之一。使得北河的脸色,都变得微微发白。

    到了这时,这柄巨锤疯狂的状态终于停止。从巨锤上散发的威压,几乎让化元期修士不敢直视,即便是结丹期修士面对,多半都会为之失色。

    虽然心中惊惧,但是看着手中的巨锤,北河眼中却爆发出了两道精光。

    这柄巨锤显然是一件异宝,虽然片刻间就将他体内的法力给吸干了三分之二,但他能够想象,若是手持这柄巨锤一砸,恐怕一座山头都能够被他给直接轰平。

    北河心中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试试这柄巨锤的威力到底如何。

    但是最终他还是将这个念头给压制了下来。当初他踏入万花宗,那位万花宗的宗主就感应到了此物的气息,甚至躺在养尸棺中的无良,都出现了躁动。

    若是现在他将此物拿出去试验一番,说不定隔着遥远的距离,那位万花宗宗主都能够察觉到。那样的话,他必然会遇到麻烦。

    让他无语的是,手中的巨锤在将他体内的法力给抽干了三分之二后,散发的威压一直持续着,似乎不施展出一击将内部的能量宣泄,此物很难平息下去。

    北河眼皮抽了抽,现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内部充斥的法力会逐渐消散并最终消失的,那个时候这柄巨锤就会恢复正常。

    就这样,北河足足等了一刻钟的时间,从这柄巨锤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才逐渐的消散,最总此物恢复到了最初的样子。

    北河神识探开,将这柄巨锤给笼罩,仔细的查看着。

    在他的查探之下,他发现这柄巨锤不像是被人炼化过,反倒像是一件无主之物。

    于是北河咬破了食指指尖,向着这柄巨锤屈指一弹。

    数滴殷红的精血顿时打在了此物上,但是跟他想象中一样,他祭出的精血顺着巨锤光滑的表面滑落了下来,并未被这柄巨锤给吸收。

    接着他又将此物给研究一番后,最终才看向无良道:“将此物给封印起来。”

    无良一挥手,那只灰色的千机球就宛如一只气泡一样,以金色巨锤为中心浮现,将此物给包裹在了其中。

    而后他就打出了一道道法决,只见千机球开始收缩,最终化作了龙眼大小。

    北河将无良的动作看得仔仔细细,当他将千机球给拿在手中后,接下来他便开始尝试起了将此物的开启。

    在让无良给他连续示范了十余次之后,他终于掌握了此物开启以及封印之法。

    至此,这只千机球还有其中的那柄金色巨锤,自然而然就落在了他的手中了。

    做完这一切后,北河便盘膝坐在了石床上,开始打坐调息。

    接下来的时间,他要好好调整一番。海域上如今双方的大战正愈演愈烈,他能够忙里偷闲,自然要好好修炼了。

    如今他得到了三份通脉丹的灵药,现在可以着手再打通一条体内的经脉了。

    而在有将近二十余灵根的协助下,他的修炼速度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北河绝对有把握在十年之内,冲击化元后期。

    甚至在下一次武王宫开启之前,他的修为就能够达到结丹期。

    ……

    就这样,北河在海域上的这座荒岛,一待就是两年的时间。

    在这两年中,他倒是遭遇过一次陇东修域的修士,那一次他同样以雷霆手段,将对方五人给尽数屠杀。从那以后都相安无事,并且北河还打通了体内的两条经脉化作灵根。

    事到如今,他体内已经有十九条灵根存在了,在运转四象功吸收灵气之下,会出现一股微风席卷。

    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北河发现在他鼓动真气的时候,体内的经脉会有一种刺痛感。这种刺痛感,会随着他的修为的提升,越来越烈。

    显然他是不可能同时走古武还有修士一道的,二者必须选择其一。

    北河的选择很明显,那就是走修士这条路。因为他仗着体内的数十条灵根,将来有很大的把握突破到元婴期。他可不是吕平生,有着可以在这一方修行大陆上,也能修炼古武一道的宝物,所以修士这条路,他非走不可。

    这一日,就在北河盘膝静坐在石室中打坐之际,突然间他睁开了双眼,而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执事长老的令牌。

    接着就将此物贴在了额头上,开始查看起来。

    不消多时,他从额头上将令牌摘下,脸上浮现了思量的神情。

    只见北河霍然起身,离开了石室,冲天而起向着某个方向破空而去。

    当北河再度现身时,已经在一座约莫数里大小的岛屿上了。这座岛屿上生长着绿色的植被,而且还有充沛的灵气。

    北河来到了岛屿正中一座阁楼前,并迈步踏入了其中。

    这时他就看到在阁楼的高座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色长裙的少妇,正是张九娘。

    “见过张长老。”

    来到此地后,北河向着张九娘拱手一礼。

    张九娘看着他,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两年过去北河没有任何变化。

    这时就听此女道:“这次找你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或许也是一场机缘。”

    “什么事情?”北河看着张九娘道,心中更是有些疑惑,不知道此女所指的机缘是什么。

    而下一息,张九娘就说出了一句让北河一惊的话来。

    “你可听闻过无根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