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77章 终于找到你

第277章 终于找到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朱子龙的狂轰乱炸之下,下方的山林坍塌了一大片,在大地上还被轰出了一个巨坑。

    黑袍青年正处在巨坑中,此人周身有一层金光将他给罩住。

    这时从朱子龙拳头上激发的拳印,全都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他的身上。只见大地上的巨坑越来越深,而身处巨坑中心的黑袍青年,则不断的下沉。

    朱子龙的每一拳轰在他的身上,罩住此人的金光,就会随之震颤一下。不过也不知道黑袍青年施展的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将魔化后朱子龙的攻势,给硬生生抵挡下来。

    但从此人紧咬的牙关,还有不断乱颤的金光来看,似乎他也支撑不了多久。

    黑袍青年尝试着心神一动,头顶半空散乱的九支金色箭矢立刻一顿,就要向着朱子龙激射而来。

    但是在朱子龙连绵不绝的攻势下,此人体内法力动荡,因此下一息九支金色箭矢就再次涣散开来。

    “去死吧!”

    朱子龙一声低吼,一道道拳印轰在此人的身上,使得黑袍青年又下沉了数丈之多。

    与此同时,半空那双十年华的少女,终于将那一大片腐蚀性的血雨给抵挡了下来。新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

    在此女前方,出现了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

    此女身着一套血色长裙,更是用一张红色的丝巾,将面容给遮掩了起来,只露出了一双眼眸。其身段前凸后翘,极为傲人,让人有种血脉膨胀之感。

    在她手中,还拿着一杆血色的三角幡旗。

    现身之后,此女将手中的血色幡旗一挥。

    “呼!”

    血色幡旗上立刻刮起了一片红色的腥风,腥风中还夹杂着大片的血色雨珠,继续向着前方的少女爆射而去。

    “血道修士!”

    双十年华的少女看着突然出现窈窕女子,露出了些许吃惊之色。而后就听此女道:“当真是邪魔外道都聚齐了。”

    语罢此女手指掐动,在她头顶的银色宝塔,银光再次大涨起来,向着前方的窈窕女子照耀而去。并且这一次,银光中还多出了一种锋利的气息。

    在银光的照耀下,呼啸的腥风一顿,连带其中的一颗颗血色雨珠,全都溃散开来。接着银光去势不减分毫,继续向着窈窕女子照去。

    这尊宝塔法器乃是师门赐下,专门保他们此行任务顺利的,可以说有这件法器在手,他们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或许是知道这尊法器的厉害,窈窕女子玉足一点,身形向后倒射。

    双十年华的女子并未乘胜追击,而是身形一动,冲向了下方的朱子龙。

    在此女的操控之下,那尊银色宝塔,也带着大片的银光,随着她下坠。

    从远处看,银光形成了一片方圆百丈的空间,只要将朱子龙给照进其中,那么他必将重蹈覆辙。

    虽然一路对着黑袍青年狂轰滥炸,使得此人形势岌岌可危,但是朱子龙显然也注意到了头顶的一幕。

    那尊宝塔法器不是凡物,即便是他也不敢托大。

    这时他体内魔元鼓动,呼啦一声,再次对着下方的黑袍青年轰出了一拳。

    “轰隆!”

    只见在这一拳之下,黑袍青年再次被深深的砸入了大地中。

    这时在地面上的巨坑,已经有七八丈深,而黑袍青年正好就在巨坑的中心。

    罩住此人的金光早就极为暗淡,而且他的嘴角也含着一缕鲜血。

    朱子龙身形在半空一个翻转,斜斜弹射了出去。

    几乎是此人动作刚刚落下,大片的银光就照耀在了他刚才所在之地。就连下方的黑袍青年,亦是被银光给照耀在了其中。

    只是在银光的照耀之下,此人动作却丝毫都不受阻挡。

    这时黑袍青年终于有了喘息的时间,此人深深吸了口气,将体内的动荡给压下后,就见他身形冲天而起。

    随着他心神一动,九支金色箭破空而至,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此人跟那双十年华的女子并排而立,举头看向了前方。

    这时的朱子龙,也跟那窈窕女子站在一起。双方隔空对峙着,眼中都有着冰冷的杀机。

    黑袍男子脸色极为冰冷,这朱子龙的实力,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恐怕魔化后的此人,都可以跟寻常结丹期修士短暂交锋了。

    好在这一次他二人携带了一件师门赐下的重宝,所以才能够压制此人。ァ新ヤ~~~中文網.~~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é ǎ  ǎ

    或许也知道有那尊银色宝塔在,就无法将他二人给斩杀,远处的朱子龙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就跟窈窕女子向着后方疾驰掠去。

    黑袍青年二人站在原地,看着朱子龙两人离去的方向,并未妄动。

    对方一心要逃的话,他二人还不一定能够追得上。最主要的是,朱子龙此人已经让两人心中产生了忌惮。

    “我等现在怎么办!”在他身侧双十年华的女子问道。

    “此人的气息我已经记下了,只要他在这西岛修域上,那他逃得了一时,道逃不了一世。”黑袍青年脸上浮现了狠辣之色。

    做出决定之后,两人没有任何迟疑,黑袍青年将九支箭矢给收了回来,而双十年华的女子同样将那尊银色宝塔法器收入了袖口中。

    之前的一番大战,说不定已经被有心人给察觉,两人都来自陇东修域,因此不敢有任何停留,身份暴露的话,只有死路一条,于是立刻向着远处激射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天边。

    远在数百丈之外的北河,看到双方激烈交战,最后却各自离去的一幕后,有些无语。

    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因此知道斗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各自退去,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

    之前他从黑袍青年口中,听到了“魔修”两个字。对于这两个字他有点印象,魔修似乎跟血道修士一样,是不同于寻常修士的一种修炼方式。

    只是这魔修比起血道修士还要更加的罕见,可以说在这一方修行大陆上,早就没有魔修的存在了。

    或许那两个陇东修域的人,正是对朱子龙魔修的身份感兴趣,才会追杀于他。

    不过对于魔修的强大,北河倒是被惊得不轻。

    这一次他暗中跟出来,目的就是为了将朱子龙给斩杀,而看到刚才此人展现出的实力后,他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要是真将对方给追上,谁杀谁恐怕还不一定。因为从之前朱子龙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面对此人胜算不大。

    一念及此,北河便作出决定,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对于朱子龙此人他还是要绕着一点,若是自己找上门,却被反杀的话,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另外,那让他有些眼熟的黑袍青年也极不简单,尤其是此人激发的九支箭矢,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此物应该并非是寻常法器。

    还引起北河兴趣的,是朱子龙之前陷入险境,突然出现的那个窈窕女子。

    若是北河没有猜错的话,那窈窕女子是一个血道女修,甚至从此女的声音,还有手中的那杆三角幡,他判断出了此女的身份,正是裘盈盈。

    那杆三角幡器叫做天阴幡,乃是当年此女从天门山的拍卖会上拍下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这天阴幡显然被此女祭炼到了一种品阶极高的地步,不再是当年的一件低阶法器。

    没想到这朱子龙还有裘盈盈,竟然会处在同一战线。

    细思之下他就猜测,这两人一个是魔修,一个是血道修士,都跟寻常修士所走的路不同,因此才能够在一块。

    思量间北河神色一动,这时他看着朱子龙还有那黑袍青年消失的方向,摸了摸下巴。接着他便身形一动,向着之前几人交战的地方掠去。

    他记得朱子龙将那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给斩杀后,此人的储物袋掉落在了下方的山林中。

    这些人来自陇东修域,说不定身上有一些好东西。

    那黑袍青年二人不知道是看不上,还是没有在意,走时竟然没有将那中年男子的储物袋带走,因此这倒是便宜他了。

    北河来到之前几人交战的地方后,便将神识探开,向着四周扫视而去。

    突破到化元中期后,他的神识之力再次强大了数分,轻易就能够笼罩方圆数百丈。

    下一息他就发现了什么,来到了一株大树下,抬头他就看到在树梢上,挂着一只沾满了鲜血的储物袋。

    北河神色一喜,而后腾空而起将储物袋给拿在了手中。

    这只储物袋,正是之前那中年男子的。

    “阁下是不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就在他准备将此物给据为己有,并立刻打道回府之际,一道温和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在他身后响起。

    蓦然转身,他就看到了那黑袍青年去而复返,出现在了他二十丈之外。

    此人的确是之前大意了,中年男子乃是三人中这一次前往伏陀山脉的绘图之人,伏陀山脉的外围地形图,还在此人的储物袋中,这东西他务必要带回去。

    因此想起此事后,他便折身而返,没想到竟碰到了一个捡漏的。要是他晚来一步,北河多半就将储物袋给带走了。

    他话音落下后,就见北河转过身来。

    黑袍青年的目光落在了北河的脸上,但让此人眉头一皱的是,北河脸上带着面具,他看不到真容。

    只是就在他看到北河脸上的这张面具时,此人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

    只见他的身躯震颤了起来,神情变得龇牙欲裂,眼中更是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杀机跟难以遏制的仇恨。

    “我终于找到你了。”

    只听黑袍男子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

    看到北河脸上的面具,他仿佛回到了数十年前一个狂风骤雨的雨夜。

    同时,埋藏在他心中数十年的仇恨,瞬间被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