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55章 一老一少

第255章 一老一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岳家的天门会,北河当年参与过两三次。他那张古武面具,便是第一次参加天门会时的收获。

    在往后的数十年中,虽然他一直都呆在岚山宗,但是他每一次浸泡药浴所需的灵药,都是冷婉婉替他在天门会上购买的。

    岳家乃是整个西岛修域有名的售卖各种修行物资的家族,而天门会,又是岳家十年才开启一次的盛会,所以自然热闹无比了。

    只是跟当年北河见识过的伏陀城比较起来,这天门会只能算是小巫。

    但在伏陀城中,主要售卖的是灵兽或者灵药资源,并不像天门会这么丰富。

    三日后,岳家的飞舟法器就抵挡并降落在了天门山。

    北河左右看到天尸门还有万花宗的飞舟法器也到了。冷婉婉已经告诉过他,这一次不会来参加这天门会,因此北河倒是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随着人群走下飞舟法器后,他双手倒背行走在天门会的街道上,左顾右看着。

    虽然已经有几十年没有来参加这天门会了,不过此地一如既往的热闹。

    北河早有目标,一路向着最前方的拍卖会场走去。

    他这一次要拍卖的是一株银灵竹,这东西是一种极品的炼器材料,即便是对于结丹期修士来说,都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虽然这株银灵竹尚未彻底成长起来,但饶是如此,必然也会拍出一个极高的价格。

    甚至在北河看来,这天门会的规模或许还有些小了点,能不能吃下他这株银灵竹都是问题。毕竟来才加这天门会的,大都是一些凝气期修士,化元期修士虽然有,但是并不多。至于结丹期修士的话,就更加寥寥无几了。

    不消多时,北河就来到了拍卖会所在的阁楼前。

    拍卖会眼下尚未开启,但是对于一些重要的宝物,需要竞拍之人可以提前拿到此地来登记,拍卖会将有一个前期的造势,这样在拍卖会开启之际,也能吸引更多的人来。

    北河双手倒背,踏入了阁楼中。

    ……

    “北道友的确不考虑将这株银灵竹卖给我岳家吗?”

    在北河面前,一个留着短须的男子看着他问到。

    此人乃是岳家的一位鉴宝之人,这一次也是他接待北河。

    两人正相对而坐在一张木桌前,面前还摆放着两倍灵茶。

    在看到北河竟然拿出了一株银灵竹后,这岳家的化元期修士,可是吃了一惊。所谓奇货可居,而岳家又是专门做修行资源倒卖生意的,所以对北河手中的株银灵竹很感兴趣,想要直接将此物给买过来。

    不过北河自然看出了这短须男子的心思,直接卖给岳家的话虽然更加省事,可是价格不如在拍卖会上来得高。

    而且这株银灵竹品阶奇高,这种东西他也不知道价格到底几何,要是岳家欺他不懂行情,那他岂不是亏大了。

    于是北河微微一笑,直言道:“不用了,北某急需灵石,所以打算将此物在拍卖会上拍一个好价钱,若是出售给岳家的话,北某或许会亏损一部分灵石的。”

    “哎……”短须男子一声叹息,“既如此,那便只能作罢了。”

    不过话音落下后,此人又话锋一转,“不过北道友想要拍卖此物,但在在下看来,这并非是一个好主意。”

    “莫非张道友还有什么好的提议不成。”北河看着此人问道。

    “不错。”短须男子点头,而后道:“或许北道友知道我岳家的拍卖会,共分为两场,分别在第一层和第二层进行。第一层大都是凝气期修士参与,而在第二层,则多为化元期修士了。”

    “北某的确知道此事,当年还曾有幸参加过第二层的拍卖会。”北河如实点头。

    “其实在我岳家十年一次的天门会上,还有一场小型的交易会,而这场小型的交易会,是专门为结丹期修士提供的。”短须男子道。

    “哦?”北河有些讶然,“所以张道友的意思是?”

    “每一次的这种小型交易会,都有十余位结丹期修士参与。北道友手中有一株银灵竹的幼苗,在下倒是可以给你一道引荐,让你参与这一场属于结丹期修士的交易会。想来银灵竹这东西,在那些结丹期前辈眼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价值。而且结丹期修士往往出手阔绰,道友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

    “嘿嘿嘿……那北某就在此先谢过张道友了。”北河极为欣喜,看向此人拱了拱手。

    “没什么,我岳家乃是做生意的,只要道友来了,自然会给你找到一个好的买家。”短须男子含笑道。

    对此北河点了点头,这岳家不愧是西岛修域专门售卖修行资源的家族。做生意的本事,还真是名不虚传。如此厚道的做法,必然会吸引更多的人跟岳家交易。

    思量间他又想到了什么,看向此人道:“对了,既然是结丹期修士的交易会,以在下这点修为,去了之后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这一点北道友大可放心,此地是我岳家的天门会,而且来参加这天门会的结丹期修士,大都是西岛修域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什么不妥的。”

    说完后他又道:“而且虽然说是属于结丹期修士的交易会,但是参与其中的跟道友一般修为的化元期修士也有一些。这些人大都跟道友一样,手中有着结丹期修士所需之物。”

    “原来如此。”北河点了点头,心倒是放下了不少。

    接着短须男子告诉他,那场交易会开始的时间,是在天门会结束之后,并且此人又给了他一面通行令,北河才起身离开。

    走在天门山的街道上,北河不时就会踏入一间店铺中。他手里还有数百颗中阶灵石,这点灵石对于他化元期修士的身份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但是应该可以用来购买一份适合他浸泡药浴的丹方了。

    只是在进进出出了好几间店铺之后,他都没有找到适合化元期炼体士浸泡药浴的丹方。

    因为这种丹方的品阶,已经算是奇高,不是这些常见的店铺中有售卖的。

    于是北河只有将希望放在拍卖会上,在拍卖会上应该会有这种品阶的药浴丹方出现的。

    或许是因为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如此想到时,他打算找一个地方先住下,在拍卖会开启之前,不浪费一点时间好好修炼。

    就在此刻,在北河前方突然有两人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两人是一老一少。

    其中的老者看起来六十来岁,其身着黄色华服,留着一道长髯。

    另一个则是看起来十七八岁的青年,此人同样身着华服,但却是紫色的,头顶还戴着一顶镶玉的帽子。

    这少年生的唇红齿白,模样长得极为俊美。

    而且有意思的是,少年站在老者的前方,老者则处在此人后方半步,显然二人中以那少年为主。

    眼下二人出现后,为首的少年此刻怔怔看着北河,眼中还流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

    闲庭散步一般的北河,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他抬头看着前方的两人,尤其是注视着他的少年,有些疑惑不解。

    同时他更是回忆起来,此人是否是他的某位旧识。

    但不管是那少年,还是此人身后的老者,北河都从未见过。

    北河下意识的施展了感灵之术,向着二人看去。可他竟然无法从前方的这两人身上,察觉到任何修为波动。

    由此可见,这两人的修为不比他低,而且还有意隐藏了气息,就是不想让人看出虚实。

    就在他越发疑惑,这素不相识的少年,为何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注视着他之际,前方的此人终于回过神来,看着他点了点头,并微微一笑。

    北河心中没由来有些警惕,但他还是看着此人微微颔首,而后便继续向前走去了,最终消失在了人群中。

    此刻那少年依然驻足在原地,并露出了浓浓的回忆之色。

    “像,太像了。”只听此人宛如喃喃自语的开口。语罢他转身看向了北河消失的方向,“应该是他。”

    “小姐,怎么了?”

    在他身侧的老者,微微俯身,在他身后低声问道。

    从这老者的话来看,原来这唇红齿白的少年,竟然是女儿身。

    闻言此女回过神来,看向老者道:“没什么梁伯,只是刚才那人有点像是我的一位旧识,但时隔太久,我都快忘记他的样子了,因此又有些不太确信。”

    “小姐自幼就离开了西岛修域,到如今足有**十年,在离开此地之前,小姐不过一介凡人,应该不认识任何修士吧。”被此女称为梁伯的老者道。

    “所以我也不太确信,”女扮男装的少女摇了摇头,而后道,“走吧梁伯,这还是我当年离开后第一次回来,就看看这西岛修域,是个什么样子。”

    闻言老者点了点头,“也好,陇东修域老夫倒是去过,西岛修域也是第一次来。”

    在这一老一少向前走去时,又听少女道:“对了梁伯,刚才那人你可有注意到是什么修为?”

    “化元初期。”老者道。

    “化元初期……”少女柳眉一簇,而后再次摇了摇头,二人向前走去消失在了人群中。

    而这两人没有发现,在他们右后方一座阁楼的二层,一扇窗户稍稍开启了一条缝隙,从缝隙中有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正注视着他们的背影。

    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河。

    面具下的他,脸色有些微沉。通过古武面具的查看,他看出了那老者乃是结丹期修士,而且还是一位结丹后期的大能。

    至于那少年,竟同样有着结丹期修为,但却是结丹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