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17章 重创元婴

第217章 重创元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四个元婴期老怪,这时堵在了武王宫第一座宫殿出口,如此的话,北河想要离开此地,那就必须过几人这一关了。

    只见前方从左到右,分别是那面具男子,带着头套的大汉,独角人猿,还有那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

    北河这一路走来,并未碰到张九娘等人,由此可见张九娘等人或许已经提前就被这几个元婴期老怪给清场了,赶出了武王宫,好心无旁骛的来对付北河。

    在此地这些元婴期老怪可不敢杀人,先不说尸体会魔化,修士死后体内的生机也会被活死人吞噬,从而让活死人复活。

    另外,提前清场也是为了避免北河将那几个人给斩杀,那同样会让活死人复活。

    之前北河可是亲手触碰过一具活死人,都没有被吞噬生机,恐怕古武修士复活之后,也不会对他出手。

    北河并不知道这些元婴期老怪在想什么,而是向前走去,来到了这几人十丈前站,定注视着他们。与此同时,这四位元婴期老怪亦是在看着他。

    “几位这是什么意思。”

    但听北河沙哑苍老的声音响起。

    即便是单枪匹马,他面对这几人也没有丝毫惧意。

    其话音落下后,前方的四人面色各异,最终那独角人猿咧嘴一笑,开口道:“好东西你可捞了不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知道能否分享一些出来呢。”

    闻言北河并未回答,一声冷笑后他就向前走去。

    看到他的举动,这几个元婴期老怪神色一沉。

    就在北河距离四人还有五丈不到时,突然间他身躯原地一转,体内真气注入了手中的长剑,向着前方一个横斩。

    “嘶啦!”

    一道由真气凝气的黄色剑芒,从他手中长剑激发而出,瞬息间暴涨到了十余丈,对着四人毫无差别的腰斩了过去。

    “好胆!”

    四人没想到北河竟然如此斗胆,面对他们四位元婴期修士也敢直接出手。

    看到横扫而来的这道剑芒,四人动作各不相同。

    那带着面具的元婴期修士,足下一点向后退去。能够在武王宫激发神通,他自然不敢硬接。

    而那带着头套的大汉,则双臂交叉挡在了胸前。

    至于那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伸出了食指中指,并作指刀向前一斩。

    最后那独角人猿,一拳紧握向前轰了过来。

    这一次交手,他们也想试探一下北河的虚实。

    四人动作刚刚落下,气势无匹的剑芒就斩在了他们的身上,随之响起了一片爆裂之声。

    北河凝神向前看去,剑芒斩在那大汉的双臂上,并未留下任何伤势。不过遭此一击,此人脚步却向后退了两步。

    再看那面容普通的中年男子,指刀斩在剑芒上发出了锵的一声,他的身形向后退了一步。

    至于最后那独角人猿,在它一拳之下,此獠只是身躯晃了晃就站稳,收回拳头后,它看着北河终于露出了一抹正色。

    在三人的攻击之下,十余丈长的剑芒顿时破碎。

    不够那带着面具的元婴期修士,即便是向后退去,一道余波从他腰身扫过后,在他腰侧就出现了一道血痕,殷红的鲜血顿时流淌了下来。

    北河矗立在原地,看着这一击之下的效果,他三角眼当中露出了一抹讥笑。

    看来即便是元婴期老怪,在此地他也并非不能对付。

    “抓住他!”

    就在他如此想到时,只听那独角人猿开口。

    话音一落,此獠双腿迈动向着北河冲了过来。

    “唰……唰……”

    下一息,那中年男子还有大汉二人,亦是向着他杀来。

    唯独带着面具,腰间鲜血流淌的那位,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没有妄动。

    虽然他跟另外三人都是元婴期修为,但是那三人竟全都都是体修,才能将北河激发的剑芒给抵挡,而他则吃了不小的亏。

    北河眼中杀机盎然,将手中长剑再次一个横扫,又是一道剑芒激发了出去。

    冲来的三位元婴期老怪刚才就已经领教北河的实力,眼下他们没有丝毫退却,举拳就轰了上来。

    “轰!”

    在三人的攻击下,剑芒寸寸欲裂,而后三人顺势将北河给包围在了其中。

    北河身形一花,避开另外两人后,率先向着那大汉掠去,一剑斩向了此人头颅。

    “嘶啦!”

    从长剑上当即激发了一道剑芒。

    一斩而出后,他甚至没有多看大汉一眼,转身向着那中年男子斜劈而去。

    “嘶啦!”

    又是一道剑芒激发而出。

    而在他做完这一切时,一只遍布黑色毛发的巨大手掌,已经拍向了他的后脑。

    北河身后好似长了眼睛,手持长剑转身一撩。

    “锵!”

    长剑劈在了独角人猿巨大的手掌上,发出了一道金属交击之声。

    在他这势大力沉的一斩之下,独角人猿脚步“咚”的一声向后退了一步。

    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疼痛,此獠惊怒无比。在这武王宫当中,它的肉身之力被压制的十分之一都无法施展出来。

    下一息,它就继续向着北河扑去。

    接下来就看到三人围绕着北河,挥舞双臂之下不断近身,试图将他重创。

    而北河手持长剑,每一次的劈斩都能激发出一道道剑芒。

    剑芒跟这三人的拳掌交击,发出了砰砰的爆裂声响。

    虽然是以三对一,但是独角人猿三人在北河的攻势下,竟然丝毫都无法近身,反而被他激发的剑芒不断逼退。

    某一刻,北河身躯原地一转,一圈环形的剑芒以他为中心扩散了出去。

    三人或是抡拳一砸,或是双臂抵挡,亦或者是指刀相迎。将这一击挡下后,三人欺身而进,这一次几乎堵死了北河的退路。

    但是北河却嘴角一勾,只见他足下一跺身形冲天而起,悬浮在了半空。看着脚下的三人,他紧握长剑的双臂震动之下,陡然化作了模糊的残影。

    “唰唰唰……”

    霎时,一道道锋利的剑芒从他手中长剑上激发,形成了一张密集的剑网,对着下方的三人同时罩了下去。

    抬头看到这一幕,三人身形同时向后倒射而去。

    “锵锵锵……”

    当剑芒形成的大网斩在了下方的地面上,立刻发出了一阵刺耳之声,同时一股剧烈的波动扩散而开,形成了一股狂风吹拂在了三人的身上。

    避开这一击的三人,具是抬头看向半空,脸色铁青无比。差点忘了,北河还能御空而行,在这地方他们根本就难以留下对方。

    北河身形一花,猛然向着下方那位大汉掠了过来。

    靠近后他将真气注入长剑,对着面前的大汉横劈竖斩而去。

    面对北河的攻势,大汉抡动双拳迎了上来,他可是元婴期的体修,即便是肉身之力被压制了十之**,也不会畏惧。

    二者交击之下,立刻发出了砰砰的爆裂声响。

    虽然此人的每一拳都能将一道剑芒给轰碎,但是大汉的脚步却在不断后退。而反观北河,则对着此人镇压而来,一时间大汉只剩下了招架之力。

    “嘶啦!”

    就在此人惊怒无比时,突然间一道十余丈长的剑芒,至上而下,对着他天灵怒斩而下。

    大汉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的向着一侧掠去。

    十余丈长的剑芒劈斩而下后,一击落空斩在了地面上,再次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巨响。

    “唰!”

    只是此人闪开后,北河就毫无阻挡的向着前方冲去,来到了武王宫之外。

    “小心!”

    在北河后方的三人一声惊呼。

    再看那之前就受了伤的面具男子,脸色不由大变,因为这一刻的北河竟然是向着他冲来的。

    “嘶啦!”

    此人尚来不及动作,北河将手中长剑向前一斩,一道剑芒向着对方腰斩了过去。

    北河的实力在此地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但是这些元婴期老怪都是体修,不是眼下的他能够吃下的。尤其一番大战之下,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不易在缠斗下去。

    面对这一击,面具男子本能向后退去,同时一挥手,此人袖口中一面龟甲激射而出,并凌空大涨。

    没想到即便是在武王宫,他都能够调动些许法力,并祭出法器。

    只是这面龟甲还来不及彻底激发,剑芒就斩在了其上。

    这面龟甲显然不是寻常之物,只是颤了颤,就轻易就将北河激发的剑芒给挡了下来。

    不过面具男子还来不及欣喜,承受一股巨力的龟甲顿时向后砸去,撞在了他的身上。

    “噗!”

    面具男子当即如遭重击倒飞了出去。

    此人砸在地上,向前拖行了数丈距离这才停下来。

    翻身而起,他想也不想就向着山谷之外狂奔而去,就连那面龟甲他都来不及捡起。

    “咻……噗!”

    随着一道破空声响起,然后就是一道利剑入肉之声。

    向前狂奔而去的面具男子,身形不由一顿,竟然是一支箭矢将他的头颅洞穿,箭尖从眉心突了出来,还带着一股殷红的鲜血。

    在此人的后方,北河还保持着举起手臂的动作。

    面聚男子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在武王宫遭遇这种凶险。

    随着此人眼中的神采凝聚,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一缕缕无形的气息,从他身上飘散了出来,向着武王宫深处掠去。同时此人的身躯,则开始干瘪下去。

    “该死!”

    在北河后方的三人脸色不由一变。

    那可是一位元婴期修士,体内生机何其磅礴,流逝后被活死人吞噬,那活死人爆发的战力将极为恐怖。

    “嘭!”

    就在众人如此想到时,突然间只见面具男子的肉身炸开。

    “咻!”

    一道血光包裹之物,向着远处激射而去。仔细一看,血光中赫然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元婴。

    那是一个面容苍白的鹰钩鼻男子,此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双目狭长,给人一种阴冷之感。

    虽然武王宫中有着对法力的压制,但是此人的元婴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遁术,他周身的血光在不断削弱,似乎是在抵抗着此地的禁制之力,这让他的速度没有受到影响,一闪就消失在了百丈之外。

    虽然北河对于眼下的这一幕有些惊奇,没想到此人的元婴还能遁走。

    但他的动作同样不慢,这时霍然转身,再次将手中的长剑横扫而出。

    “嘶啦!”

    一道剑芒斩向了身后冲来的另外个元婴期老怪,在三人的举拳相迎之下,虽然剑芒支离破碎,但是他们的身形却是被阻挡了下来。

    这时换做了北河,挡在了三人的前方,并看着他们阴冷一笑。

    “嗡!”

    震怒无比的这三人还来不及有所动作,一股威压突然从他们身后荡来。

    三人有所感应一般转身,就看到了一个眉心被洞穿了一个血孔的古武修士,这时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漠然无情的注视着他们。跟北河一前一后,将三人给堵在了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