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201章 阴谋

第201章 阴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此女的话后,北河一时间没有回答。

    不过他心中却是一沉,猜测那吴悠悠多半也是没安好心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眼前这位周长老,在得知他修炼了符眼术之后,心中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毕竟从此女口中他得知,这符眼术可是万符宗的三大秘术之一,这种级别的术法能引起此女觊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思量间就听北河道:“周长老只剩下了一具神魂,莫非还能翻得起什么风浪不成。”

    “哼,谁说我只剩下残魂了。”养魂葫中的周长老一声冷哼,而后继续道:“而且即便只剩下了神魂之躯,要对付你这个小小的凝气期五重修士,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是吗。”北河看着前方的养魂葫沉声道。

    他话音刚落,漂浮在他前方的养魂葫一颤,接着“波”的一声,葫芦塞子弹射了出去。

    下一息,从养魂葫中喷涌出了一股浓郁的黑色烟雾,并迅速扩散,变成了丈许大小的一团。一股浓郁的神魂波动,从中弥漫而出。

    这时北河就看到在前方的烟雾中,还有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看起来三十七八的中年女子,此女容貌娇美,但只是一具神魂之躯。

    在看到这位周长老的真容后,北河有些讶然道:“魂煞之体。”

    神魂跟魂煞可不同,前者极为孱弱,几乎无法施展任何手段,但是魂煞却具有强悍的攻击力。就如当年在伏陀山脉,张志群就曾放出了三具魂煞来,将澹台卿还有此女的那具炼尸给困住。

    而眼下的这位周长老,竟然是魂煞之体。

    一念及此,北河脸色有些阴沉。

    神魂之躯,要练就成魂煞之体的话,可不是短时间內能够完成的。

    之前吴悠悠曾说过,这位周长老是在海域上跟陇东修域的人交战,被打坏了肉身,才只剩下了神魂之体,并让他将此女带回宗门的。

    但现在来看,吴悠悠所说的应该并非是真话。

    如果这位周长老是被人打坏了肉身,那短时间是无法炼成魂煞之体的,应该是普通的神魂之躯。而且只要将神魂炼成魂煞之体,那么就无法夺舍肉身了。

    由此可见,从一开始他就被吴悠悠跟这位周长老给利用。

    再一想到这位周长老对于陇东修域的势力颇为了解,就连符眼术都能一眼认出来,北河对此女的身份不禁有了怀疑。

    只听他道:“周长老应该是陇东修域的人吧。”

    “你猜呢。”

    周长老却一声冷笑,话音落下后此女身形一动,立刻向着北河扑了过来。

    北河足下一点,向后退去的同时屈指一弹。

    “咻!”

    一颗火球激射了出去,一闪打在了前方的周长老身上。

    但随即北河就看到他激发的火球,从周长老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打在了后方的岩壁上,炸裂开来。

    北河手指伸出,蓦然一斩。

    “嘶啦!”

    一道锋利的剑气从他指尖上迸发,再次斩在了周长老的身上。

    这一道剑气虽然一击将周长老给劈成了两半,但是周长老的两半身躯,顷刻间恢复如初,就连向他扑来的速度都没有耽误丝毫。

    魂煞之体,除非是施展针对神魂的攻击手段,否则寻常术法很难造成威胁。

    “没用的,束手就擒吧。”看到他的举动后,就听周长老冷笑。

    语罢,此女扑向北河的速度加快,眨眼就到了北河丈许之外。

    不过向着身后通道退去的北河,却没有露出太多的惧意,因为他感受到脖子上那颗被包裹的黑色圆珠,已经蠢蠢欲动了。

    北河一把将此物从脖子上扯了下来,连带包裹此物的黑布还有软绳,向着前方一掷。

    “嗯?”

    看到这一幕,周长老有些迟疑。

    之前她就注意到了北河从储物袋中将这黑布包裹之物取出来,这时北河祭出此物,看来向着她激射而来的这东西,应该有一些特殊之处。

    就在她这般想到时,包裹在黑色圆珠上的黑布陡然脱落,露出了此物的真容。

    黑色圆珠在半空一顿,而后猛然震颤了起来。

    “嘶!”

    下一息,从此物上爆发出了一股针对神魂的强悍吸扯力。

    周长老甚至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此女的魂煞之体,就被那股吸扯力向着黑色珠子拉扯而去。

    罩住此女的一缕缕黑色烟雾,当即没入了黑色珠子中,周长老的魂煞之体彻底暴露了出来。

    不止如此,随着黑色圆珠中那青面獠牙的怪物张口猛吸,接着就是此女的身躯被拉长,亦是没入了黑色珠子内,被那怪物给吸入口中,并大口吞噬。

    “该死,这是什么东西。”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长老脸色大变,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此时她想也不想的就要抽身而退,可是那股针对神魂的吸扯力,始终将她给罩住,加上她的一部分身躯已经被拉扯到了黑色珠子中,所以一时间根本无法挣脱。

    而后北河就听到了此女口中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只见周长老的魂煞之体剧烈挣扎,不断向后拉扯。

    只是随着圆珠中那青面獠牙的怪物张开血盆大口,那股针对神魂的吸扯力,越发的凶猛。照此下去,这位周长老被吞噬干净只是时间的问题。

    关键时刻,这位周长老跟当年被朱子龙放出来偷袭北河的那具异族修士神魂一样,神魂之力鼓动之下,她的身躯从中断裂而开。一大部分的魂煞之体都被黑色圆珠给吞噬,但是剩下的一小部分,终于挣脱了魔口,迅速倒卷而回,没入了后方那只养魂葫中。

    不止如此,下一刻养魂葫就猛然往下一沉,向着下方翻滚的岩浆激射而去。

    从周长老现身,到此时此女的魂煞之体被吞噬大半,没入养魂葫逃走,前后不过数个呼吸的功夫。

    而有了养魂葫的阻隔,黑色圆珠中爆发的吸扯力,再也无法对她起作用。

    “想走!”

    北河一声冷哼,只见他大手一挥,金金网被祭出后砰然扩散,将养魂葫给罩在了其中,而后迅速收缩。

    一时间养魂葫被金金网给死死禁锢,任由此物不断震动,但是却无法挣脱金金网的束缚。

    北河心神一动,金金网禁锢着养魂葫向着他掠来,最终悬浮在了他前方丈许之外。

    同时他伸手对着那颗黑色圆珠一招,此物被一股吸力罩住,落入了他的手中。

    周长老没入养魂葫之后,此物便失去了目标,无法发挥出神通了。

    “该死,放开我。”

    这时从养魂葫中传来了那位周长老的声音。

    闻言北河却一声冷笑,看向前方的养魂葫一声轻笑,“呵呵,周长老现在是不是还想刚才那么自信呢。”

    “你到底是谁!”

    养魂葫中的周长老道。

    在此女看来,北河懂得符眼术,而且还有一只能够吞噬神魂之躯的诡异珠子在手,身份必然不简单,绝对不可能是寻常的凝气期修士。

    这时的她,魂煞之躯只剩下了之前的三分之一不到,眼下只能躲在养魂葫中,不敢有任何动作。

    北河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此女道:“周长老还是先回答北某之前的问题吧,你是不是陇东修域的人。”

    闻言,养魂葫中陷入了寂静。

    “要是你不说的话,那北某也就不用跟你客气了。”

    北河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随着他心神一动,金金网罩住此物后,向着他一沉,他更是将手中的黑色圆珠举了起来。

    而没有葫芦塞子作为封印后,二者方一靠近,黑色珠子再次震颤了起来,仿佛其中那青面獠牙的怪物,能够通过葫芦口,察觉到藏在其中周长老的魂煞之躯。

    “且慢!”

    感受到那股逐渐变强的针对神魂的吸扯力,葫芦中的周长老惊惧无比。

    然而北河没有停顿,金金网罩住此物继续下沉。

    下一息,从黑色珠子上,就爆发出了一股神魂吸扯力,直接钻入了葫芦口中,周长老的魂煞之体,化作了一缕黑色的烟丝,被向外拉扯。

    “小辈,住手!”

    养魂葫中传来了周长老的声音,只是语气中可以清晰的听到了一抹惊恐之意。

    北河眼中冰冷,依然没有停留。

    “不,住手,赶快住手!”

    周长老终于变得慌乱了。

    闻言北河一声讥笑,这才将手中黑色圆珠一握,而后放在了身后。

    至此,那股针对神魂的吸扯力,顿时消失不见了踪影。

    藏在养魂葫中的周长老,后怕之余长舒了口气,同时对于北河这个凝气期修士,终于变得忌惮无比。

    “北某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若是接下来周长老还想耍什么伎俩的话,那么北某就不会跟你客气了。”

    只听北河道。

    养魂葫中的周长老没有出声,一时间此地只能听到前方地洞中传来岩浆翻滚的咕噜之声。

    “你是不是陇东修域的人。”北河蓦然开口道。

    “不错。”从养魂葫中传来了周长老的声音。

    北河暗道一声果然如此,跟他所想的一样。

    而后他又继续道:“吴悠悠让北某带你去不公山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然而这一次,养魂葫中的周长老并未立刻回答。似乎他的问题,以及触及了某个秘密。

    北河眼中的杀机越发浓郁,于是他就要将黑色珠子放在面前。实在无法从此女口中撬出一点东西,那他也只能将此女给斩了,免得养虎为患。

    眼看北河如此果断,关键时刻就听养魂葫中周长老道:“破阵。”

    “破阵?”北河神色一动,“什么阵?”

    “不公山的护宗大阵。”周长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