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86章 彦家后人

第186章 彦家后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北河出现在洞府中后,彦玉如此女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手中的动作一顿,接着看向北河檀口一张。

    “咻!”

    一簇红色火苗从此女口中激射了出来。

    不过就在此女发现来人竟然是北河之后,红色火苗在半空一顿。

    见状北河一愣,而后亦是看向此女道:“彦长老且慢。”

    “怎么是你!”只听彦玉如看着他有些惊讶的开口。

    这时北河才注意到,此女嘴角含着一缕鲜血,小腹的位置,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看样子应该是之前被张志群所伤。

    “张志群呢。”就在他如此想到时,又听彦玉如道。

    闻言北河回过神来,略一沉吟后,便道:“有一个天尸门的修士突然杀来,张长老正跟那天尸门的修士斗在一起。”

    不止如此,话到此处,北河故作一抹犹豫之色,而后咬牙道:“之前我听到了此地有打斗声,所以特意来看看彦长老情况如何的。”

    彦玉如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对于北河所说不知道是否相信了。随即就听此女道:“天尸门修士?可是一个女子?”

    “的确是一个少女。”北河点头。

    “哼,她竟然能够找到这地方来。”彦玉如有些惊讶,似乎她已经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语罢此女看想北河话锋一转,“你且守在门外,若是有人来了立刻告诉我。”

    北河神色一动,而后点了点头,“是!”

    于是他就站在门口的位置,目光警惕的看着外面的情形。

    现在这种情况,他就是此地最软的一颗柿子,对于彦玉如的命令不得不从。

    而且在他看来,此女的心肠应该没有那张志群歹毒,现在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

    眼看有北河护法,彦玉如手指继续掐动,对着头顶的阵盘打出了一道道法决。

    而这时的北河,心中飞快思量了起来。

    他本以为这彦玉如凶多吉少,但是现在看来,之前跟张志群一番斗争,此女只是受了一些伤而已。

    他虽然面露警惕,但是却不时扫向身后,打量着这座洞府,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而在他驻守在洞府门口之际,陌都踏入了鬼王花的花丛中,将其中的一株株鬼王花连根拔起,塞入了口中不断咀嚼。

    吞服大量的鬼王花,对于他恢复伤势有着极大的好处。

    在北河的注视下,他身后的彦玉如动作越来越快,最终双手都化作了一道道残影。

    某一刻,随着彦玉如最后一个动作落下,此女头顶的阵盘嗡嗡震颤,而后此物急剧收缩,化作了一只腰牌,被她一把拿在了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彦玉如嘴角勾起了一抹浓郁的笑意。

    “启!”

    只听此女口中传来了一道声音。

    “隆隆隆……”

    话音刚落,整个洞府突然震动了起来。在地面上亮起了一圈圈的光芒。

    这些光芒由内而外的扩散,赫然是一圈圈的灵纹。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寂,眼下终于被点亮了。

    随着这一圈圈的灵纹亮起,只见洞府的地面往下一沉,露出了一个足有三丈大小的黑漆漆洞口。

    在看到这个洞口后,彦玉如呼啦一声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嗯?”

    注意到这一幕的北河,这时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从身后的洞口中,感受到了一股明显的空间波动,显然洞口下方另有乾坤。

    “呼……”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这个洞口被打开后,突然间一股阴冷的狂风从中席卷而出,同时还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阴煞之气。

    这股隐煞之气,比起洞府之外的要浓郁数十上百倍,常人若是吸入一口,必然会被侵蚀肉身。

    在看到这股阴煞之气后,彦玉如神色一变,满是不可思议。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洞口中涌现了大片的阴煞之气,意味着什么。

    张志群所料的其实并不错,她的确是千年前那个彦家的后人。

    当年的彦家,也的确在伏陀山脉守护着一个秘密。

    而为了那个秘密,彦家在伏陀山脉中,布置了十二座相互连通的超级大阵。每一座阵法,都有一个结丹期修士守护。

    眼下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当年彦家那十二座超级大阵中的一座。之前在此地死去那个女子,便是彦家的一位结丹期长老。

    这条裂缝中之所以无法御空而行,就是因为这座超级大阵的原因。

    这十二座超级大阵,乃是吞噬地底阴煞之气自行运转的。而出现眼下这种情况,多半是阵法出现了问题,导致阴煞之气外漏。

    如此也能够解释得通,为何在裂缝之外,会生长出大片的鬼王花了,也是因为煞气外漏的原因。

    此女激发了一层罡气,将煞气阻挡在外。

    北河亦是如此,激发了青罡术。只是当这股煞气服附着在他激发的罡气上时,他所激发的罡气发出了轻微的呲呲声响,显然无法坚持太久。

    就在彦玉如将阵法开启之际,裂缝内某处位置,正斗得不可开交的张志群还有澹台卿二人,此刻具是感受到脚下的地面出现了震动,这让二人的动作同时一顿。

    “好你个彦玉如!”

    下一息张志群就反应了过来,彦玉如并未逃走,而是之前在他追出来时,用了什么隐匿的技巧,留在了原地。此女乃是彦家的人,而那座洞府又是彦家一位坐化的结丹期修士的,所以此女能够搞出这种动静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思量间他身形一动,向着后方掠去。

    而在原地,他所布置的那座阵法,还有三只魂煞,依然将澹台卿以及她的那具炼尸困在其中。

    此人实力可以说异常强悍,即便是澹台卿加上一具化元中期的炼尸,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他飞速向着后方洞府的方向掠来,不消多时就看到了前方大片的鬼王花。

    站在洞府之外的北河,一眼就看到了疾驰掠来的张志群。

    他脸色一变,转身看向了彦玉如道:“不好,张长老杀来了。”

    彦玉如咬了咬银牙,而后她看向北河道“让你的炼尸拖住他片刻。”

    语罢她对着手中的腰牌打出了一道道法决,一时间洞府中的灵纹再次亮了起来。

    只是她心中却明白,北河的那具炼尸在张志群手下,根本就不是一合之将。但她也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只希望那具炼尸能够拖延张志群片刻。

    闻言北河脸色铁青,转身就看到了张志群已经在数百丈之外,并且此人也发现了他。

    张志群看着他先是一愣,而后就露出了一抹狞色来。

    就在此人即将踏入鬼王花花丛时,北河翻手取出了一根阵旗,法力滚滚鼓动注入了其中。

    “嗡!”

    在张志群踏足之处,突然激发了一张青色的大网,正是七七天斗阵。

    不止如此,青色大网上还有一股微弱的红光,乃是他所加持的另外一座阵法。

    深陷阵法中的张志群身形一顿,此人手持折扇,对着罩住他的青色大网不断的劈斩,从折扇中立刻激发了一道道宛如实质的风刃。

    当这些风刃斩在青色大网上,青色大网散发的灵光顿时明灭不定的狂闪起来,显然坚持不了多久。

    不止如此,在北河手中主旗上镶嵌的十颗中品灵石,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耗。

    好在这时,洞府中的灵纹已经亮起了大半。

    “不想死的话就过来。”

    仅仅是数个呼吸后,就听彦玉如看向北河道。

    闻言北河眼中精光一闪,身形一动向着彦玉如掠去,出现在了此女的身侧。

    另外,跟上他脚步的还有陌都。

    就在他刚刚来到彦玉如身侧,只听“轰”的一声,七七天斗阵在张志群的攻势下,瞬间就支离破碎,数十杆阵旗从四周坠下,但是每一杆都破破烂烂的样子。

    “唰!”

    张志群的身形一花,出现在了洞府中。

    而当他看到洞府正中那个巨大的洞口,还有从洞口中呼啸而出的浓郁阴煞之气后,此人眉头一皱。

    蓦然抬头,他就正对彦玉如的目光。

    而这时的彦玉如看着他嘴角一勾,此女对着手中的腰牌,打出了最后一道发觉。

    “轰隆!”

    在张志群后方沉重的石门,轰然坠下,将三人全部封堵在了石门中。

    不止如此,彦玉如对着身下的石床打出了一道法决,“嗡”的一声,石床上同样亮起了一圈圈的灵纹,而后激发了一股白色的微光,将她还有北河以及陌都三人,给全部笼罩。

    在微光之下,北河只觉得周身充斥着一股剧烈的空间波动,下一息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之感传来。

    而当石床上的微光消失之后,三人的身形已经消失无踪。

    再看这时的张志群,此人闪身来到了石床上,神识一扫后四下却空无一人。

    于是他一掠之下,来到了石门前,手持折扇对着石门一斩。

    “锵!”

    当一道风刃斩在石门上,却发出了一道金属交击之声,而在石门上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该死!”

    张志群一声暗骂。

    并且当他看到从身后洞口中滚滚涌出的阴煞之气后,他终于脸色大变。

    若是被困在此地,那么即便是他,也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