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78章 恩怨两清

第178章 恩怨两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想到这位彦师姐,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北河受了神识之伤。

    不过一想到此女乃是化元期修为,加上他眼下的样子虚弱无比,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即使是这位彦师姐许下了允诺,北河依然皱着眉头,只听他道:“彦师姐可否将此事说来听听呢,这具炼尸我培育了很久,若是此行遭到了损坏,这对我来说将是一种无法估量的损失。”

    如果是一般的炼尸就算了,借出去可以换取恢复神识之伤的丹药,北河极为乐意。

    但是他的这具铁甲炼尸,乃是他的师弟,所以他不可能轻易借出去。

    刚才此女的一击,就已经让陌都胸膛凹陷,显然受了不轻的伤。炼尸之体的恢复力,比起寻常修士虽然更加惊人,但是也要需要花费他不小的代价,才能让陌都痊愈。

    听到他的话后,彦姓少女略一沉吟后,就道:“告诉你也无妨。”

    闻言北河神色一正,露出了一副洗耳恭听之色。

    这时就听彦姓少女继续开口,“在伏陀山脉的西南边陲某个地裂缝中,我等发现了一种名叫‘鬼王花’的灵药。”

    “鬼王花?”北河神色一动,而后道:“可是那种极阴属性,专门用来炼制某些极阴丹药之物?”

    “你竟然知道鬼王花。”彦姓少女看着北河有些惊讶,而后此女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此物。”

    得到此女回答后,北河心中一动。在养尸术上有过介绍,这鬼王花是一种可以用来培育炼尸的灵药,即便是让炼尸生服,也能增进修为。

    陌都天赋异禀,只要找到阴煞之气的聚集地,就能让修为突破。不过无良这具炼尸,就没有这种天赋了。

    如果能够找到鬼王花此物,再给无良服下,必然能够让无良的修为增长。

    而且一般鬼王花出现,都是成片生长的。所以彦姓少女发现的鬼王花此物,绝对不可能是一株。

    值得一提的是,要用此物来炼药的话,需要采集鬼王花花瓣中的花粉。

    只是和鬼王花药性极为特殊,若是修士直接摘取,阴寒之力会侵蚀肉身。不止如此,鬼王花还会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这种香味修士吸入,体内的法力就会变成一种极寒之力,最终四肢被冻得僵硬,无法动弹。

    除非是修炼了阴煞功法的人,不然常人要采摘此物极为困难。

    而除了修炼阴煞属性功法的人之外,炼尸之体自然也可以采摘此物。这彦姓少女要借北河的炼尸,看来就是为了采摘那鬼王花了。

    一念及此,北河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吟。

    思量间他就看向此女道:“虽然北某也很想将炼尸借出去,不过彦师姐有所不知,这炼尸一经炼制成功后,只会听命于其主人,换一个人的话,下的命令可不会有效果。”

    “很简单,只要我将你留下的烙印给抹除,在将这具炼尸亲自炼化,不就可以了吗。”彦姓少女道。

    北河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理论上可以,但是只要彦师姐将烙印抹除的话,那么北某心神就会收到重创,而且即便是日后你将炼尸还回来,北某再次炼化,也极容易遭到炼尸的反噬。”

    闻言彦姓少女脸色微微一沉,对于北河所说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看到此女的神情,只听北河道:“炼尸此物,并非天尸门独有,依照北某来看,不如彦师姐将这铁甲炼尸术拿去,亲自炼制出一具炼尸来,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你说得倒是轻巧,即便是能够炼制出一具炼尸,也只是低阶炼尸。而那鬼王花生长之地,还有一种名叫七毒蜈蚣的毒虫,此毒虫数量之多,若是低阶炼尸踏入其中,绝对会被啃食得渣都不剩。你这具炼尸有凝气期八重修为,而且刚才遭到我一击,也只是受了轻伤,所以应该可以抵御那些七毒蜈蚣的攻击。”

    “应该?”北河看着此女脸色抽动。

    彦姓少女看了他一眼,而后道:“你的神识之伤,寻常之法根本就难以恢复,而一粒能够恢复神识之伤的丹药,即便是我也很难炼制出来。之所以有一粒此物,也是偶然所得,你可要想清楚了。”

    北河脸色微沉,此女所说不错,神识之伤寻常之法的确难以恢复,所以他很不愿意放弃这一粒丹药。

    这时他看向此女道:“敢问彦师姐,那一粒能够恢复神识之伤的,是什么丹药?”

    “此物名叫七窍养神丹,乃是由我一位好友亲自炼制。此物的品阶就连化元期修士都可以服用,而你区区凝气期五重修为,对于神识之伤的恢复,将有着奇效。”

    “七窍养神丹……”北河喃喃,这丹药他是知道的,的确是一种可以温养神识之伤的丹药。

    而且此物连化元期修士服用都有效果,更不用说对他了。这让北河露出了为难之色。

    那鬼王花所在之地有七毒蜈蚣的存在,虽然此女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带过了,但是其中的凶险恐怕有些难以预料。

    陌都是他的师弟,要是此行被此女毁掉的话,他宁愿不要那七窍养神丹。

    思量间北河神色一动,只见他看向此女道:“彦师姐,不如这样吧。”

    “嗯?”彦姓少女不解的看着他。

    “此去伏陀山脉,北某跟着一同前往如何。这样的话就不用解除这具炼尸身上的精血烙印了,而且由北某亲自操控这具炼尸,也能更加的得心应手一些。”

    “你跟着去?”彦姓少女略显古怪的看着他。

    让北河意外的是,下一息就见此女点了点头,“这倒是也可以。”

    闻言北河神色一震。

    “那就这么决定了。”只听此女道,“另外,此去伏陀山脉还有另外一位内门的师兄。你着手准备一下,三日后我等三人就出发。”

    “三日后吗。”北河摸了摸下巴,并且他又想到什么,看向此女道:“北某有一事想要先问问。”

    “你说。”彦姓少女道。

    “此去千万伏陀山脉,北某的任务就是操控炼尸采集鬼王花吗?”

    “不错。”彦姓少女点头。

    “除了那群七毒蜈蚣之外,是否还有什么别的凶险?”

    “虽然此行前往的是伏陀山脉的西南边陲,算是外围,不过即便是外围说不定也会碰到一些灵兽,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凶险我可不敢保证。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不是遇到结丹期的灵兽,我还是会护你周全的。”

    北河心中松了口气,而后拱手道:“那北某就先谢过彦师姐了。”

    “谢我倒是不用,这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只要此行你能够操控炼尸完成任务,那么事后我说话算话,将那七窍养神丹给你。”

    “好。”北河道。

    就在彦姓少女准备转身离去时,此女又想起了什么,看向北河露出了一抹正色。

    “对了,今日之事,你谁也不要透露风声。”

    “这是自然。”北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所指的,并非仅仅是关于鬼王花。”彦姓少女却道。

    正在北河有些不解之际,又听此女开口,“还有我追杀那天尸门修士的事情,你也不用向冯天曲禀告,更不能让任何人知晓。”

    “这……”北河有些迟疑,而后道:“可万一那天尸门修士还在我不公山内,若是为祸四方该如何是好?”

    “放心,她受了伤,应该没有这个胆子敢留下,眼下应该已经逃出不公山了。”

    “一切就依师姐所言。”北河道。

    “很好。”彦姓少女颇为满意,而后道:“三日后我来此地接你,你准备一下吧。”

    说完此女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残影从房门掠了出去,眨眼消失无踪。

    看着此女离去,北河神色一怔。

    思量间他便从石缸中站了起来,只见他一挥手,房门便轰然关闭,将身体擦干后,他穿上了灰色长袍。

    这时他来到了陌都的面前,观察起了陌都胸膛的伤势。

    随即他就发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过去后,陌都凹陷的胸膛,竟然恢复了一些。

    北河心中长舒了口气,他就怕刚才彦姓少女一击,给陌都造成某种严重的伤势。

    接着他坐在了桌前,露出了沉吟之色来。

    在此过程中,他看了浸泡药浴的石缸一眼,就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

    而他并不知道,此刻在七品堂高空,彦姓少女身形凌空而立,正低头看着下方。

    在看到北河的举动没有什么异常后,此女才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

    “咕噜咕噜……”

    石缸中的液体突然冒起了一个个气泡。

    “呼啦!”

    下一息,一股水雾就从石缸中掠了出来。在他的注视下,这股水雾急剧收缩,露出了其中的澹台卿,还有那具水甲炼尸。

    在看到那具水甲炼尸后,北河眼中满是奇异。

    这具水甲炼尸精通水遁术,就在彦姓少女眼皮子底下,藏在那小小的一方石缸中,彦姓少女竟然都没有发现丝毫异常。五行炼尸,果然名不虚传。

    “费尽心机都办不成的事情,没想到最后得来全不费工夫。”现身后,澹台卿嘴角一勾。

    “嗯?”闻言北河皱起了眉头。

    澹台卿看向了他,道:“你这次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这让北河越发不解了。

    又听澹台卿道:“实话告诉你好了,这彦玉如要打的可不是鬼王花的主意。”

    “什么?”北河脸色有些难看,他可不想被人利用。

    “不是为了鬼王花,那是为了什么?”只听他道。

    “你放心,此女所为的东西虽然不是鬼王花,但是此行对你来说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你只要将炼尸带去采集鬼王花就行了,事后拿取你的报酬。”澹台卿道。

    “澹台姑娘可否详细说来听听呢?”

    “当然不可以。”澹台卿一口否决,而后她翻手取出了一只小小的玉瓶,在玉瓶中,有一团黑色的鲜血。只是这团黑色的鲜血,宛如活物一样蠕动着。

    只听澹台卿道:“这是银甲炼尸的精血,服下后对你那具炼尸恢复伤势有着奇效。”

    说着她还看了看一侧矗立的陌都,并将玉瓶向着北河一抛。

    北河将玉瓶接过,看向此女面露不解。

    “你我二人恩怨两清了,就此别过。”只听澹台卿道。

    语罢她将身侧的水甲炼尸一收,接着向着窗口掠去,随着窗户打开,消失在了窗外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