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76章 神识之伤

第176章 神识之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在不公山的数日时间,可以说北河就从未睡过一个安稳的觉。常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今他对于朱子龙的防备,就是这种情况。

    而这种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月之久。

    在这一个月中,北河从来都是白日里休息,夜晚修行。

    因为白日里七品堂的人很多,甚至有诸多的内门弟子出入。朱子龙想要暗算他的话,绝对不敢在白日里明目张胆的进行。

    而晚上夜深人静,他将阵法给全部开启,甚至还将陌都给放出来时刻防备,这样才能安心修炼。

    好在这一个月中,七品堂始终没有发生任何情况。这让北河倒是稍稍舒了口气,看来那朱子龙也的确是对他有所忌惮。

    至于他所想的,要如何对付朱子龙,这么久也没有任何头绪。除非他能够请动化元期修士出手,否则就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斩杀朱子龙。

    而北河并不知道,其实朱子龙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远远离开了不公山,他所担忧的一切,不过是虚惊一场。

    这一日的夜晚时分,北河盘坐在七品堂的二楼,在他面前放着一只玉碗。

    玉碗内还有一股暗黄色的液体,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味道,闻起来颇为古怪。

    看到玉碗中的液体,北河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支符笔。深深地吸了口气后,他用符笔蘸了蘸玉碗中的暗黄色液体,接着双目一闭,在眉心天中的位置,用符笔开始勾勒起来。

    这些时日里,他闲暇之余就会用清水在眉心位置,练习符眼的勾勒技巧。经过长时间的练习,他已经能够熟练的绘制出符眼了。不过眼下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勾勒,因此内心还是有些期待,跟些许的紧张。

    绘制符眼,并不需要用肉来来看,而是凭着感觉在眉心绘制,只有在自身的感应下,绘制出的符眼,才能连通自己的识海。若是用肉眼看着绘制,虽然轻易就能够将其勾勒出来,但是却徒有其表,无法跟识海连通。

    北河的动作并不快,只见符笔细腻的笔尖,在他天中的位置缓慢移动,留下了一条细小的黄色墨痕。

    一刻钟的时间过后,在他天中的位置,就多出了一只惟妙惟肖的竖眼。这让他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古怪。

    做完这一切后,北河并未睁开眼睛,而是将符笔放下,盘坐在原地好似陷入了假寐。实则此刻的他,正在尝试用意识跟眉心的这只符眼连通。

    良久之后,他眉心的暗黄色符眼逐渐挥发,颜色也变得暗淡。

    好毫无动静的北河,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一抹失望。

    不过这一次的失败,他并未放弃。将眉心的痕迹清洗一番后,他就陷入了呼吸吐纳,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后,再次拿起了符笔,闭上双眼在眉心天中的位置勾勒起来。

    一刻钟过去,北河眉心的位置,又浮现了一只惟妙惟肖的竖眼。

    只见他屏神静气,尝试意识跟眉心的符眼沟通。然而这一次,结果依然是以失败告终。

    好在这一切早已北河的预料当中,他没有气馁,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后,再一次开始了新的尝试。

    接下来,北河在每一次过程中,都会寻找上一次的不足之处,好为下一次绘制符眼做铺垫。可饶是如此,他一连十余次的绘制,也全部失败。

    眼看玉碗中剩下的灵墨,只够他绘制最后两三次,北河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样子这符眼术不是他能够轻易绘制出来的,毕竟这门术法可是从结丹期修士手中得来,品阶必然奇高。

    而一念及此,北河的心态反而放松了不少。

    只见他吐了口浊气,而后随意拿起了符笔,蘸了蘸灵墨后,这一次动作行云流水的在眉心的天中位置绘制起来。之前需要小心翼翼用一刻钟才能绘制而出的符眼,这一次在北河的笔下,只用了寥寥数十个呼吸,就勾勒而出。

    就在他放下符笔,并对自己随性而为而感到有些好笑之际,突然间他眉心绘制而出的暗黄色竖眼,灵光一亮。

    “嗯”

    北河一惊,刹那间他就露出了狂喜之色。只见他立刻双目紧闭,而后开始尝试用意识连通眉宇间的那只符眼。

    接下来就看到他眉心的符眼,光芒时明时暗。在此过程中,北河静坐不动,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仅仅小半个时辰后,突然间北河眉心的符眼光芒大亮。

    “喝”

    只听北河的一声低吼,而后他眉心的位置,竟然裂开了一条缝隙。

    这条缝隙只有寸许长度,裂开后黑漆漆的,竟然没有精血流淌。

    而在这条缝隙裂开后,北河眉心的竖眼,仿佛就多出了一只竖状的瞳孔,使他的模样看起来极为诡异。

    不止如此,在眉心这条缝隙裂开的刹那,北河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

    下一息,他的身躯就栽倒了下去,将面前玉碗都给打翻,落在床下摔成了数块,玉碗中的灵墨也溅落的到处都是。

    但而今的北河可顾不得这些,他只觉得头颅有一种撕裂般的痛苦,他几乎要咆哮出来。

    可是强大的意志,让他只是发出刚才那一声惨叫后,就牙关紧咬,即使身躯在床榻上不管抽搐翻滚,口中也只发出了宛如野兽的低沉嘶吼。

    他不想搞出太大的动静,从而引来长老。

    这时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北河眉心的那只符眼,随着灵光的大涨,缓缓融入了他的皮肤中。

    符眼术上提起过,在符眼绘制而成,眉心竖瞳裂开后,会有一种疼痛感,但是北河没想到这种疼痛感竟然如此猛烈。

    此时他双拳紧握,指甲几乎都要掐进了肉里,身躯曲卷在床榻上,不断地颤抖着。

    而且这种痛苦的过程,一直持续到了天亮,天边浮现了一抹鱼肚白,才开始缓缓的减弱。

    此时的北河依然觉得头痛欲裂,而且浑身近乎虚脱一般,没有丝毫力气。

    最主要的是,他只觉得意识都要模糊了,这时随便来一个凡人,恐怕都能轻易靠近,并了结了他。

    若是知道这符眼术绘制成功后,还会有这种弊端,他恐怕打死都不敢一个人尝试在七品堂修炼此术。

    当那种疼痛越来越弱后,北河的意识彻底陷入了昏沉,就此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他这一觉,足足睡了三天三夜。

    直到第三天的夜晚时分,只见他身躯一个颤抖,这才慢慢恢复了知觉。

    双眼紧闭的北河牙关紧咬,头颅中依旧有一种撕裂般的痛苦,那种感觉就仿佛脑袋被人给从中劈成了两半。

    倒抽了一口冷气后,他感觉到身体黏糊糊的,那是他难忍疼痛分泌出来的汗水,将衣衫都给浸透了。

    不止如此,他的身体依然没有任何力气,就连动一动手指似乎都很困难。

    又过了一个时辰之久,北河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这时四肢可以稍微的挪动一下了。

    只见他努力盘坐起来,身躯佝偻的坐着,静谧的房间中只能听到他的呼吸。

    没想到绘制这符眼术成功后,竟然会有这么强烈的后遗症,好在他最终还是熬过来了。

    北河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两颗灵石握在手中,而后运转了四象功,开始吸收起了灵石中的灵气。

    直到两颗灵石被他吸干,化作齑粉从指间洒落后,他才睁开了眼睛。

    北河深呼吸,长长吐了口浊气,而后揉了揉太阳穴。

    随即他就想起了什么,只见他对着储物袋一抓,从中取出了一面铜镜,放在了面前。

    “嗯”

    这时他就眉头一皱。

    因为在他眉心的位置,竟然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这”

    北河极为惊讶,暗道莫非是绘制符眼术失败了。若是那样的话,他所承受的这些痛苦,岂不是白白承受了。一想到此处,北河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咦”

    不过随即他就感受到了什么,一声轻咦之下,只见他立刻闭上了双眼。

    这一刻的北河集中了精力,好似在感悟着什么。

    仅仅是片刻间,只见他身躯一颤,而后在他眉心天中的位置,一只竖眼从皮肤下浮现而出,竖眼瞳孔的位置,还离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

    这赫然是北河绘制而出的符眼。

    这时的他双目紧闭,唯独眉心的第三只眼睛睁开,随着他头颅转动,这只诡异的眼眸就四下扫视着。

    不消多时,北河动作一顿,眉心的竖眼缓缓闭合,而后隐匿消失在了皮肤下。随之他睁开了双眼,摸了摸下巴后,眉头深深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