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我好惨啊

我好惨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本站地址

    就在北河思量着,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斩杀朱子龙此人时,这一刻在距离七品堂数个山头之外的某个山脚下。

    一黑一红两道人影,出现在了此地。

    那道黑色人影被黑气笼罩,而那道红色人影,则被一股血色烟雾给罩住。

    随着黑气的收缩,就露出了其中朱子龙的身影来。

    方一现身,此人身躯一震,在一阵骨节的爆鸣中,他魁梧的身形开始逐渐收缩,最终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

    不过这时他的气息却有些虚浮,脸色也微微泛白。看来施展刚才实力暴涨的秘术,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而且他还没有斗法,只是威慑了北河一番,要是斗法的话,他的消耗还会更加巨大。

    朱子龙看着七品堂的方向,脸色异常难看。

    “刚才就该你我二人联手,将此人给斩了。”

    就在这时,在他一侧的血雾中,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的声音。

    “此人身上的手段可不简单。”朱子龙却摇了摇头,而后话锋一转,“而且就算能够将他给斩了,也必然会闹出巨大动静,要是将化元期长老引来,你我二人都只有死路一条,朱某担不起这个风险。”

    之前他原本是想让牛头人身兽出马,以神魂之躯,悄无声息的就能将北河给斩杀,但是却失算了

    闻,血雾中的女子没有开口,显然是认同了朱子龙的话。

    在她看来,这一次对方忌惮朱子龙的实力,以及本身就有某些顾忌没有出手,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思量间血雾中的女子又看向了朱子龙道“那接下来就找个好的时机,将此人引出不公山杀人灭口好了。”

    但是朱子龙再次摇了摇头,“这办法恐怕也不行。”

    “为何”血雾中的女子道。

    “今日过后,恐怕他也会严加防范,想用一些小伎俩将此人引出来,绝对是不可能的。而且你想杀人灭口,那位北河老弟说不定也是这么想的。”

    血雾中的女子一怔,朱子龙所说不错,那北河她虽然不了解,但是从之前的情形来看,北河不像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主。

    这时又听朱子龙道“另外,朱某担不起任何风险,今日就离开不公山。这样的话,不管那北河想对朱某施展什么伎俩,都只能落空。”

    朱子龙身上的秘密太大了,所以他不敢冒一丝的风险。而且以他现在的情况,离开不公山并非就寸步难行了,甚至离开不公山,对他来说反倒是天高任鸟飞。

    “离开不公山”血雾中的女子一惊,而后道“你打算去何处。”

    “朱某会先去伏陀山脉一趟,猎杀了三眼蟾蜍此兽,获取精血将眼下的瓶颈突破。至于接下来,那就走一步是一步了。”

    “这”

    血雾中的女子迟疑。

    思量片刻后,就听此女道“不如我来出手,想办法将此人给斩了吧,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在不公山暴露了。”

    “不可。”朱子龙摇头,“朱某离开不公山,最主要的原因到是不是因为那北河,而是在眼下的此地对朱某来说,不过是一个其栖身之所而已,朱某在哪里都一样。另外,那位北河老弟身上秘密不少,以你现在的实力跟手段,还不一定能够将他吃下。”

    话到此处,朱子龙眼睛一眯,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北河祭出的那颗黑色圆珠,竟然能够将牛头人身兽的神魂都给吞噬,而且后者几乎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回去他可要好好问问,那黑色圆珠到底是什么。

    呼了口气后朱子龙回过神来,看向了血色烟雾,只见他舔了舔嘴唇,“嘿嘿,在离开之前,朱某倒是要好好宠幸你一二,毕竟下次相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咯咯咯咯”血雾中传来了一阵娇笑,“妾身求之不得呢。”

    话音一落,血色烟雾主动向着朱子龙一罩。

    而后在血雾中,除了传来朱子龙的张狂大笑之外,还响起了一阵衣衫被撕碎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了。

    当朱子龙再次现身时,已经远离了不公山,他周身被一层黑气包裹,向着伏陀山脉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一次朱某只能在伏陀山脉的外围看看能否猎杀到三眼蟾蜍,可不敢深入其中。”只听朱子龙像是喃喃自语道。

    其话音落下后,就听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若是无法猎杀到三眼蟾蜍的话,用其他几种灵兽的精血也能代替,只是突破效果就要差一些了。”

    闻朱子龙点了点头,接着他话锋一转,“对了,吞噬了你大半神魂之力,让你身受重伤的那颗黑色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沙哑声音想了想后就说道,“不过总觉得此物的气息有些熟悉。”

    “哦”朱子龙讶然。

    “只有等我记忆再觉醒一部分后,或许能够想起来。另外,这些时日你尽量多找一些低阶修士下手,我的神魂之躯大损,需要好好补一补。”

    “好。”朱子龙点头。

    说完后,二人便没有再交流下去。

    这时朱子龙翻手取出了一物,这是一颗黑色的小球。

    这颗小球乃是由罩住他的这种黑气凝聚,在小球中间,有一个人影被禁锢。

    这人影是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但是却只剩下了神魂。并且而今的青年脸上,充满了恐惧,尤其是在看到朱子龙后,就仿佛看到了这世间最恐怖的东西。即使是神魂之躯也狂颤着,止不住的发抖。

    若是北河看到黑球中的此人,就会认出他正是当年在坊市中,对着朱子龙不断欺辱的张姓少年。这么多年过去了,此人竟然落在了朱子龙手中,还只剩下了神魂之躯,并且一看就受了不知多少折磨。

    朱子龙低头看了手中的黑色小球一眼,而后微微一笑道“放心,朱某答应张师兄让你长命百岁,就一定会做到的。”

    “不杀了我,杀了我吧。”其中的青年大吼。

    “嘿嘿嘿嘿”朱子龙一声讥笑,而后他屈指一弹。“咻”的一声,一道黑色的细丝就没入了此人的身躯中。

    “啊”

    随之黑色小球内,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再看这时的北河,目送朱子龙二人离去后,他就将房门跟窗户紧闭,而后又将八方浮波阵再次检查了一遍,确认阵法运转无误后,这才捡起了地上的那颗黑色珠子,重新盘坐在了床榻上。

    不过那颗火雷珠,他倒是时刻都捏在手中,随时都能激发的样子。

    这一夜,甚至是接下来一段的时间,恐怕都注定他夜不能寐了。

    看着手中的黑色珠子,北河眼中露出了浓郁的惊奇之色。这东西竟然救了他一命,不然之前他就会被那牛头人身兽的神魂之躯给钻入身体,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手中的黑色圆珠,只见珠子内那头青面獠牙的怪物,已经重新蹲坐了下来。并看着他露出了一双血色的眼眸。

    在此獠的注视下,北河依然有种来自神魂的眩晕。

    摇了摇头后,他将此物包裹起来,重新挂在了胸前。

    当初他还想试试看,这颗黑色珠子对化元期灵兽或者修士的神魂能不能吞噬,但是现在看来不用试了,之前那牛头人身兽的神魂波动,绝对超过了凝气期,至少都是化元期。

    四下看了看后,北河并未撤下七七天斗阵,就连此阵的主旗也随手放在一旁。

    不止如此,他将养尸棺收了起来,让陌都则站在了一侧的角落。

    做完这一切后,他将面前的一只玉碗给端起来。虽然之前此地发生了一场激斗,不过让他庆幸的是,玉碗中的灵墨并未受到波及,否则要让他重新收集这些东西的话,就只有等十年后的天门会了。

    只是经过朱子龙一捣乱,现在他自然也没有心思跟精力绘制符眼。

    北河就这么双目一闭,就此陷入了调息,同时思量起了到底要如何才能将朱子龙此人给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