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43章 七品堂交给你(求订阅)

第143章 七品堂交给你(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梦罗殿开启之事,冲淡了丰国皇宫被屠,甚至是鬼蝠散人截杀不公山数十低阶修士。

    随着那二十位不公山修士,还有两位带队的结丹期长老离开,广场上看场热闹的众人也慢慢散去了。

    这些人会在半年之后归来,而那时候应该会为宗门带来回不少的宝物。从以往的梦罗殿之行来看,每一次这些低阶弟子带回来的宝物,都有功法、丹方、灵药、甚至是灵兽幼崽以及灵卵等物。

    而这些出自梦罗殿的宝物,无一不是品阶奇高。对于一个需要不断传承延续的宗门来说,这些东西就极为重要了,尤其是功法以及丹方等。

    北河随着人群离开了广场,回到了七品堂。

    从今日开始,他就要继续枯燥无味的修炼生涯了。

    可以说默默无闻的北河,其实是不公山绝大多数低阶修士的一个缩影。

    这些低阶修士天资不高,也没有贵人相助,能做的就是在不公山做着最基本的任务,赚取最少的灵石。他们这种人,修行一辈子,充其量也就是凝气期五六重的修为。

    就如当年天阵殿的王师兄,苦修一辈子也只是凝气期五重,即将坐化才想到找一个低阶修士夺舍,打算重活一世,在凡俗世界享受荣华富贵。

    只是既然能够踏入修行一道,不奋力的拼一把,甚少有人会认命。其他人如此,北河也一样。

    回归七品堂之后的北河,每隔一日就会在七品堂中清洗丹炉,剩下的时间便是修炼。

    他的修炼方式或是打坐吞吐灵气,或是操控他炼化的两件法器,增加娴熟的程度,亦或者是修炼他领悟的两种低阶术法。这些修炼方式,都有助于他体内法力浑厚程度的提升。

    闲暇之余,他还钻研着那位王师兄在阵法上的心得体会。

    这位王师兄用了数十年钻研阵法一道,虽然此人将他毕生领悟的精华之处,都记录了下来,但是北河要理解通透的话,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其实以他现在的身家,完全可以去换取两种高阶一点的术法来修炼。只是他的实力跟修为摆在那儿,只有凝气期三重,给他再好的术法,也不一定能够炼成出什么大的名堂。

    就如最低阶的剑气术跟火球术,他目前都还没有掌握通透。

    两个修为相当的修士,激发相同的术法,但术法的威力可能是大大不同的,甚至可能一个天一个地。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二者之间法力的浑厚程度不同之外,还有就是对于术法的掌控程度不同。

    北河自认为以他的资质,若是修炼更多的术法,只是一种负担跟累赘,所以不打算那样做。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修炼诸多术法神通,只能对实力有所提升,而他平日里不需要跟人斗法厮杀,所以他图的是修为的增长。

    若是此生无法突破化元期,那么他将老死在不公山。

    他心中的执念前所未有的坚定,这就使得他在修炼一途上,前所未有的艰辛。

    除了平日的寻常修炼之外,北河依然在用药浴之法,修炼托天神功。

    他以前可是一位体内天生就有真气存在的气境武者,而且锤炼肉身十几年,因此用药浴之法修炼托天神功,他进步的速度比起寻常修士快了不止一筹。

    这是因为修炼此功,他跟寻常修士起步点就不一样。他的肉身本就强悍,而修士没有法力的话,肉身只是比寻常凡人强那么一点,因此他有着绝好的先天条件,进步自然就快。

    这种枯燥无味的苦修日子,就像以往一样,眨眼就是七年过去。

    当年他屠杀丰国皇宫的事情,经过时间的沉淀,彻底平息了。即便是不公山出动了化元期修士,也没有找到那位元凶。

    七年中,北河在七品堂深居简出,从不过问外事。就连当年二十余位不公山弟子踏入梦罗殿,在半年后回归,他也只是从七品堂一些低阶弟子的谈论中有所了解。

    据说当年踏入梦罗殿的二十人,回来的只有十五个,还有五人则陨落在了其中,这五人就包括一位药王殿的弟子,但并非那位彦师姐,因为这几年中北河倒是见过那位彦师姐不少次。

    虽然损失惨重,但似乎这些人也给宗门带回了不少的宝物,甚至跟以往不同的是,这些人还得到了不公山宗主的亲自召见。

    要知道在以往,那位元婴期的恐怖存在,是不会过问这些小事的。所以恐怕那一次梦罗殿之行,这些凝气期修士带回了一些好东西,才会引起元婴期修士的注意。

    而这七年中,不公山又迎来了两次仙苗入门。

    北河所在的四合小院中的三人,除了那叫做杨茹的女子之外,刘子彤已经成功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去了别的地方做任务。

    那沉默寡言的少年,也在去年突破到了凝气期三重,亦是离开了七品堂。

    遥想当年北河初次踏入四合小院,最初四合小院中的四人,有许由安,还有梁晶和杨茹。只是后来许由安跟梁晶,已经先后离开。

    唯独这杨茹,或许是资质太过普通,这么多年过去,一直卡在凝气期二重的瓶颈,所以此女也没有好的机会离开七品堂。

    当年的杨茹还是一个**岁的女童,而今已经长成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

    因为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北河跟此女碰到后,倒是能够说上两句话。不过或许这也有两人都资质愚钝的原因。

    而今的四合小院中,新来了两位年幼的师弟跟师妹,二人都只有**岁的年纪。初来乍到,可以看到两人脸上的青涩跟怯懦,但相信过不了多久,这批新弟子就会慢慢成长起来。

    这七年时间因为北河始终呆在七品堂,陌都跟无良这两具炼尸,也被时刻封印在养尸棺中,处于沉睡的状态。

    没有阴煞气息的吞噬吸收,炼尸的修为将不会有任何增长。

    七年过去,养尸棺中的陌都还好,体内气息依然强悍。不过刚刚尸化的无良,体内已经出现了衰败的气息。

    炼尸也是一种生命体,若是长时间没有补给,即便是时刻陷入沉睡状态,也会有消耗。长期照此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陨落。所以眼下北河不想眼睁睁看到无良死去的话,就需要寻找一处阴煞之气的聚集地,或者找来某些阴煞之物,来饲养炼尸了。

    凝气共有九重,这九重境界中以第三重为一个分水岭。

    在不公山中,有不少修士在十几岁的年纪,就能突破到凝气期三重。许由安,梁晶,刘子彤都是如此。

    可修为突破到凝气期三重之后,再往上突破,每一重都将变得越困难。或许不少人会卡在一个境界数年乃至十年都有可能。

    这一点从北河苦修七年,如今终于触碰到凝气期四重的瓶颈,也能看出一二。

    而且他还只是触碰到了凝气期四重的瓶颈而已,想要成功突破到凝气期四重,将更加困难。

    好在他有黑冥幽莲此物,可以用来冲击瓶颈。

    “呼”

    这一日,盘膝静坐的北河长长吐了口浊气,睁开了双眼。

    七年过去,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明显痕迹,这时的他看起来已经是一个中年男子了。脸上的稚嫩跟青涩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肃然跟坚毅。

    托天神功比他想象中的进阶速度要慢,七年过去他竟然还没有触碰到第二重的瓶颈。

    不过好在常年以药浴之法修炼此功,可以让他的肉身不断增强,体内的法力随之也慢慢变得浑厚,他才能在七年时间触碰到凝气期四重的瓶颈。此功对于修为增长,可以说大有益助。

    眼下的他,终于可以启程前往岚山宗了。

    做出决定后的北河,依照往常的惯例前往了七品堂找周香香。

    在踏入周香香的房门后,他看到了一脸老态的周香香,正在记录着今日收集的废弃丹液的份量。

    这么多年过去,周香香他想象中老得更快。而今的周香香满头白发,脸上也遍布皱纹。本就矮小的身形,因为变得佝偻的原因,看起来更加弱不禁风了。

    看到北河后,周香香微微一笑,习惯性的露出了那两颗大板牙。

    “北河师弟来了。”

    面对苍老的周香香,北河心中唏嘘不已,他从这位周师兄的身上,看到了当年王师兄的影子。或许在不久的将来,眼下的周师兄就将彻底离他而去,从此只留在不公山少数人的记忆中。

    心中一叹之后,北河看向周香香一拱手:“周师兄,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冲击一下凝气期四重的瓶颈。”

    “哦?”周香香有些意外,北河竟然触碰到凝气期四重的瓶颈了。但细想之下他又点了点头,从北河上一次回来,也有六七年的时间,触碰到凝气期四重的瓶颈,倒不算奇怪。

    “去吧,回来后记得找我一趟。”周香香点头。

    “多谢周师兄。”北河道。

    但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时,周香香却叫住了他。

    “北河。”

    闻言北河转过身来,不解的看着他。

    周香香放下手中的笔墨,而后走上前来。

    “来,随我走走。”只听他道。

    北河越发不解了,但最终还是跟随这位周师兄一同走出了七品堂,二人双手倒背,踏在一条景色秀美的小径上。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来七品堂有将近二十年了吧。”只听周香香道。

    “十七年了。”说话时北河抬头看着远处绵延的一座座青山,这么多年过去,这些青山似乎也发生了些许细微的变化。

    “十七年吗。”周香香喃喃,而后道:“我在不公山待了五个十七年。”

    北河转身看着周香香,这时他从平日里总是喜笑颜开的此人脸上,看到了一种落寞跟孤独。

    不等他开口,周香香继续道:“再有几个年头,恐怕我也将坚持不住了。”

    说完他看向了北河,脸上浮现了一抹苦涩。

    修士虽然神通广大,但依然抵不过岁月蹉跎。

    “我穷其一生,却只是在七品堂浪费了所有的光阴。我打算离开了,回周国看看。虽然父母家人早已不在,不过古话说得好,落叶还得归根。”

    北河没想到周香香也是周国人,这些年来他还从未听周香香说起过此事。

    “我离开后,将七品堂执事之位交给你吧,毕竟你在七品堂待了将近二十年,没有人比你更熟悉此地了。”

    下一刻,周香香说出了一句让北河讶然的话来。

    “你也不用惊讶,虽然是个执事,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普通弟子。虽然我没有为不公山或者药王殿做出什么大的贡献,但是在七品堂待了一辈子,临走时还是想将它交给一个放心的人。”

    “这”

    北河面向周香香的目光,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