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31章 以牙还牙(求订阅)

第131章 以牙还牙(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晃就是三天的时间过去,这三日中,凉城的热闹程度更甚,街道上人挤人,只能看到一颗颗攒动的人头。

    北河一连三日以来,都在春香阁的三楼中待着,没有踏出春香阁半步。

    吕平生或许是继承了吕侯的冷漠个性,除了颜音姑娘之外,对他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师兄,并没有多少亲近,这三日里更是没有跟北河有任何交集。

    对此北河倒也不觉得意外,并且颇为满意。因为如今的他,已经是一位修士了,注定了跟这对母子并非一个世界的人,若是产生太多的交集,反倒是一种牵绊。

    三日后,凉城城中心的广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聚了诸多的武者。

    这些人从凉城的四面八方赶来,有的是山匪,有的是强盗,还有的则是一些寻常习武之辈。其中一些是打算被朝廷招募的,更多的只是来看看热闹。

    偌大的广场上,有一个新搭建起来的高台。那是比武台。

    这一次招兵也并非人人都有资格,需要从武者中挑选出实力强劲的人,因此才在广场上设立了一个比武台。

    诸多的武者将比武台围聚着,而在不远处,则有一处高高的看台。看台上一个面容硬朗,身着官服的大汉,正大马金刀的端坐着。面前摆放着各种水果点心,两旁有侍女摇晃着巨大的扇子,诸多侍卫守在周围。

    这大汉虽然身着宽大的官服,不过还是可以看到他官服下隆起的肌肉。这么多年过去,周不为短须微微泛白,看来也熬不过时间的打磨。

    不过对于虚境武者来说,如今六十来岁的他,可以说风华正茂,处在实力最强悍的时期。

    此刻周不为含笑看着前方的比武台,还有围绕的诸多武者。

    这十年来,尤其是最近三年七皇子登基之后,可以说他过得顺风顺水,要钱财有钱财,要地位有地位,要女人有女人。该有的,他都有了。

    而今更是身居大司马一职,他日将会成为下一任镇南将军。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活得痛快,才能不枉此生。

    “启禀大司马,吉时已到,是否可以开始了。”

    就在这时,手下一个侍卫走上前来,看着周不为拱手一礼。

    “嗯,开始吧。”周不为点了点头。

    得到命令后,那侍卫上前两步,看向了众人高声道:“吉时已到,比武开始。”

    话音落下,他便打开了一卷书册,而后念出了两个登记在书册上的名字。

    而被点名的两个武者,立刻从下方的人群中一跃而起,登上了比武台。随着一声令下,这二人立刻展开了搏斗。

    这一次丰国招募的乃是气境武者,要似乎要组建一支新的气境武者千人大军。而在凉城,要选出五十人。

    此刻登上擂台的,是两个年级相仿,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这二人一人手持长枪,一人手持大刀,挥舞间锵锵之声不绝于耳。

    不过最终还是那手持大刀的技高一筹,挥刀之下滑开了另一人的胸膛,并一脚将此人给踹下了比武台。

    而在比武台之下,则爆发出了一片响亮的掌声跟欢呼。

    战胜对手之后,手持大刀的武者在哈哈大笑声中离开了武斗台,只要再胜两场,他就能成为皇庭护卫军。

    接下来,在侍卫的点名之下,又有两人登上了擂台,再次展开了搏杀。

    一场场精彩的武斗,点燃了在座所有人的激情,就连看台上的周不为,此刻也饶有兴致的看着台上的一幕。

    不过随后不太和谐的一幕就发生了。

    当台上两个武者分出胜负,并相继下台时,人群中一个人影高高跃起,站在了比武台上。

    不请自来的此人,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袍,脸上带着一张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面具的怪人。

    此人身形看起来有些消瘦,站在武斗台上,目光落在看台上那位周大司马的身上。

    “嗯?”

    周不为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此人是什么意思。

    “哼!”

    而在他身旁一个带刀侍卫,这时一声冷哼。

    此人看向台上带着面具那位低喝道:“何人捣乱,滚!”

    然而他话音落下后,台上那位却是纹丝不动,目光依然落在周不为身上。

    “找死!”

    周不为身旁的侍卫脸上浮现了杀机,只见此人身形从看台上一跃丈高,向着前方比武台冲去。

    此人每一步落下,都踏在了一位武者的肩头,十几丈距离片刻即至。只见他身形一个空翻,“哗”的一声拔出了腰间佩刀,尚在半空就将佩刀高举过头,对着下方之人当头一斩。

    这一斩他毫无保留,体内的真气尽数灌入了佩刀中,气境武者的实力全面爆发。

    但就在此人从天而降的刹那,比武台上巍然不动的那位,终于有了动作。

    抬脚,踏出。

    “嘭!”

    这一脚快若闪电的踏在了举刀而斩的侍卫身上。只见此人胸腔塌陷,身形就像断线的风筝,顺着来时的方向倒飞了出去。

    轰隆一声砸在了远处看台下,正好落在周不为的面前。只是而今的这侍卫,双目紧闭,早已没有了生息。

    “哗……”

    台下的众人当即一片哗然,猜测莫非台上带着面具那位是虚境武者不成。

    而且此人竟然敢杀朝廷的人,当真是胆大包天。

    就在众人如此想到时,比武台上那位缓缓抬起了手臂,食指遥遥指向了看台上的周不为。

    “嘶!”

    看到这一幕,哗然的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那周不为本身就有着虚境的实力,而且他更是身居要职,乃是皇帝身边的大司马。

    比武台上这位挑衅周不为,而且还是在朝廷招兵仪式上做出这种事情,那他挑衅的,就是皇帝乃至整个丰国。

    而面对比武台上那位的遥遥一指,周不为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

    “好胆!”

    只见他呼啦一声站了起来,眼中有着寒光闪烁。

    下一刻他就纵身一个跃,落下时足下轻轻一点,踏在了下方一个武者头顶,借力之下他已经站在了比武台上。

    周不为也是一个狠人,登台之后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废话,魁梧的身形拉出了一道残影,靠近的瞬间,此人食指拇指弯曲,猛然对着前方那位喉咙扣了过去。

    “啪!”

    但是下一息,他的手腕就被一只手掌给死死抓住,并且丝毫都无法动弹。

    抬头他就正对面具下一双冰冷的目光。

    周不为脸色大变,他对自己的实力极为了解,即便是虚境后期武者,也休想抓住他的手腕让他无法动弹。

    就在他如此想到时,一只拳头的缩影在他眼前越放越大,而且在这个拳头上,还凸起了一个凤眼锤。

    “嘭!”

    接着这只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虽然他已经将罡气运转全身,不过在这一拳之下,他的罡气震颤起来,而后发出了“波”的一声。

    仅此一击,他的罩门就被破了。

    “该死!”

    周不为大惊失色。

    这时他用力一拽,但是依然无法挣脱那只铁钳一样的手掌。

    “嘭!”

    紧接着,他就感受到小腹遭到了一击重击,抓住他手腕这位,一脚踢中了他的小腹。

    “哇!”

    周不为当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嘭……嘭……嘭……”

    接踵而至的,就是一声声闷响。

    只见带着面具这位,将周不为的手腕死死抓住,一脚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胸膛、腰身上。

    而罩门被迫的周不为,身躯跪倒在地上,手腕被人提着,遭到了一次次重击。

    在常人看来,只是寥寥几脚之下,周不为的身躯就软倒在了地上。

    不过比武台上那位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抓住周不为的手腕,身躯原地一转。

    “呼啦!”

    只见周不为的高大的身躯被他直接甩了出去。

    不止如此,此人闪电般伸出手来,对着比武台下五指一个虚抓。

    “嗖!”

    一个武者手中的长枪,就他给隔空摄了过去。

    抓住长枪的刹那,此人猛地一掷。

    “咻……噗……”

    长枪拉出一道残影,后发先至,将周不为的小腹给洞穿,带着此人的身躯向前飞驰而去,“哚”的一声,将周不为钉死,悬挂在看台的墙壁上。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顿时轰动了。

    堂堂丰国大司马,更是虚境武者,竟然不是台上那位的一合之将。

    台上那位的实力,没有人敢想象,就从刚才对方能隔空将一杆长枪吸过去,这一点一般虚境武者绝对做不到。

    而在高台上的诸多侍女侍卫,看到大司马被钉死在墙壁上,则乱做了一团。

    “唰!”

    就在这些侍女侍卫惊慌失措时,一个人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高台之上。

    看到带着面具的这位突然现身,这些人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向着四周逃窜。

    虚境武者的大司马都不是对手,他们这些人哪里还敢留。

    这时的周不为并未死去,他嘴角流淌着鲜血,低头就再次正对面具那双冰冷的目光。

    随即他就看到带着面具这位,从地上捡起了一柄弓箭,搭上一支箭矢后,拉出了一个满月。

    “咻……噗……”

    三尺箭矢激射而出,没入了周不为的胸膛。

    “咻……噗……”

    第二支箭矢激射而出,插进了他的身上腰身。

    接下来,就看到一支支箭矢,冰冷无情的插入周不为的身体。

    就像当初他率领凉城的郡兵,万箭齐放,射死了吕侯还有傻子师弟陌都一样。

    在此过程中,周不为承受着剧烈的痛苦,眼中满是恐惧,嘴角不断有鲜血溢出,染红他的官服。

    他想要开口求饶,只是口中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沙哑之声。

    广场上寂静无比,只有箭矢爆射而出的破风声,以及利箭入肉的噗噗声。

    众人目光呆滞,戴着面具的那位,每当将箭筒中的箭矢射完之后,就会从地上捡起一桶新的箭矢,继续开弓放箭。

    在距离广场不远的一座阁楼二楼,颜音姑娘正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此时她紧紧抱着吕平生,每当一支箭矢没入当初杀死吕侯的元凶周不为的身躯,她的娇躯都会颤抖一下,同时眼中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滚落,口中低声抽泣着。

    “娘,你怎么了!”吕平生看着颜音姑娘,有些不解的问道。

    “娘没事……娘没事……”颜音姑娘摇头,哭泣中将吕平生抱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