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37章 蓝色鲜血

第37章 蓝色鲜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姜木元的质问,北河便对这位宗主开始解释。

    而当得知之前跟他大战的是严钧之后,众人惊讶不小。尤其是北河怀疑此人是丰国朝廷的阉狗,更是让众人有些难以置信。

    在座的有不少跟严钧比较熟悉的人,正因如此,他们从未将严钧跟丰国的阉党联系在一起。于是不少人看向北河,还投来了怀疑的目光。

    “老二,带人去将严钧找来。”就在这时,姜木元发话了。

    不管北河所说是真是假,只要将严钧给找来,那么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听到他的话,之前的大汉躬身领命,并带领了数人退了下去。如果严钧真的有问题,那么他们这几人要将对方给抓来,也绰绰有余了。

    发话之后的姜木元又继续道:“老三,去找张先生,让他带人来将伤员救治一下。”

    “是!”

    一个微胖的圆脸汉子亦是退了下去。

    接下来,因为严钧掷出那柄阔刀而受伤的人,全都被暂时安顿。包括北河,亦是坐在了台阶上。

    众人并没有等待多久,就见张先生以及他带领的两个弟子,背着药箱匆匆从山下赶来,并立刻对受伤的人开始救治。

    虽然之前那柄阔刀爆炸,但好在众人相隔较远,因此伤及的数人都是皮外伤,经过简单的清洗包扎之后,就没有大碍了。

    在张先生救治完了众人后,姜木元的二弟子等人也已经火速赶了回来。

    此人来到姜木元的面前道:“启禀师傅,严钧消失了。”

    闻言,北河脸上露出了肃然之色,这个结果他之前就猜到了。严钧的身份暴露,若是还敢留在岚山宗,只有死路一条。恐怕此人趁着刚才阔刀爆炸之际,就一路向着宗门之外逃了,如今说不定都已经进入了山下茂密的丛林中。

    “带两条猎犬给我追。”姜木元沉声道。

    “是!”

    此人的二弟子再次领命。

    接着北河就看到了一队人马,带着两条黑色的猎犬,手持火把向着山下追去。

    只是在他看来,过去了这么久,加上天色以黑,即便有两条猎犬,也是很难将严钧给追到的。

    不过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严钧逃跑,就说明此人有问题,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岚山宗去查就好了。

    而关于那只被他射杀掉入山崖的信鸽,他并未提及,他只是说了严钧放走信鸽时,他突然出现,打了严钧一个措手不及。

    明日一早,他就下山去将那只信鸽给找到,看看严钧潜伏在岚山宗,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有事情了,下去歇息吧。”姜木元再次发话。

    于是众人纷纷离开了此地。北河略一沉吟后,目光看向了大殿之内,而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只见在夜色下,他的掌心有一团暗黑色的痕迹,如今已经变得冰凉,这是之前他抓住冷婉婉的手腕时,残留的此女的鲜血。

    冷婉婉受伤,只是之前张先生救治众人时,他并没有看到此女出现。想来此女的伤势应该不重,自行就能够清洗包扎一下。

    “北河,你过来一下。”

    这时姜木元对着正要离开的北河道。

    北河只是一愣,随即猜出了这位宗主留下他的目的。他没有多言,跟着姜木元进入了大殿。

    坐在大殿中,美得不可方物的姜青也在此地,并且此女脸上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显然大晚上的闹出了这种动静,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跟平日里总是淡然高傲的此女大相径庭。

    姜青拿出了一件貂裘大衣,给姜木元披上,这才退下去。

    姜木元品了品桌上的一杯热茶,而后看向北河道:“你突破了?”

    对于这位宗主的提问,北河早有所料,就听他道:“是。”

    “哦?”即便已经猜到了,可姜木元还是被惊讶了一把,“体内的真气,可以收发由心了?”

    “的确如此。”北河点头。

    这一次,姜木元脸上就露出了一抹笑意,“二十岁不到的气境武者,不错不错。”说着他满是赞许的点了点头。

    “多谢宗主这半年来的指教,否则北河是无法突破的。”

    姜木元只是摆了摆手,而后话锋一转:“两年后,在周国的七金山,会举行一场十年一次的武斗大会,届时入围前三甲者,可成为周国皇室客卿,他日前途不可限量。你去参加吧。”

    “周国皇室?”北河皱眉。

    “以你的资质,将来比起吕侯而言,在武道一途的路上必然还要走得更远。穷文富武,武道一途是一个很烧钱的行当,尤其是越到最后,对于各种药材资源的需求,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只有皇室,才能提供享之不尽的修炼资源。”

    “这……”北河一时间没有说话,想不到宗主姜木元是在为他着想。

    “那十年一次的武斗大会,是专门选拔出类拔萃的气境武者的,以你的年纪参加,说不定还能得到周国皇室的特殊看待,直接招入皇庭中。”又听姜木元道。

    “好!”

    此人话音刚落,北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看到他答应得如此爽快,姜木元反而摇了摇头,因为他看出了北河愿意参加这一场武斗大会的原因,最主要的恐怕是想进入周国皇室,从而将来能跟丰国七皇子对抗。

    “嗯,那就这么决定了,这两年时间,我会好好栽培你一下的。”又听姜木元道。

    其话音刚落,北河向前两步,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磕头一礼道:“多谢宗主。”

    这一句谢,发自内心,没有丝毫的做作。

    姜木元虽然并非他的师傅,可是比起吕侯而言,待他更像是徒弟,尤其是这半年来对他的悉心指导,让北河感受到了一种源自于长辈的温暖,那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

    对于他的这一跪,姜木元含笑接受了,而后道:“起来吧。”

    “是!”

    北河站起身。

    “对了,你觉得青儿如何。”这时姜木元说出了一句让北河莫名其妙的话来。

    直到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姜木元所说道青儿是指姜青。同时他也明白了姜木元话语中的意思,这让北河顿时有些局促起来,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若是你对她有意,我倒是可以撮合一下,我这爷爷说话还是挺管用的。”姜木元捋了捋胡须,那笑容看起来和蔼和亲。

    只是这一刻的北河,越发的不太自然了。

    看着他拘谨的样子,姜木元无语的摇了摇头,“罢了,这两年你们有的是时间接触,今日你就先下去休息吧。”

    “是!”

    北河如蒙大赦,接着便转身离开了大殿。

    虽然天色已经漆黑一片,不过在星光的照耀下,北河很快还是回到了居所,并踏门而入。

    他背部受伤,但是已经消毒了,没有什么大碍。他将夜行衣换下后,打来了一盆清水,准备将身体简单清洗一下。

    就在他准备将手掌放入水盆中时,他动作陡然一顿,瞳孔也不由一缩。

    北河将手掌拿起,掌心放在了面前,仔细看着掌心那一团血迹。

    之前因为天色黑暗,所以他并没有看清楚,这时借着房间里的烛光,他终于看清他掌心的这团血迹,竟然是蓝色的,并且在烛光的照耀下,莹莹泛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