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书小说网”最新网址:www.shoufashu.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手机用户请访问:(m.shoufashu.com
首发书 > 仙侠小说 > 人魔之路 > 第10章 北河的推测

第10章 北河的推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首发书]www.shoufa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片刻后,北河收回了手掌,他一把抓住僵硬尸体的手臂一翻,使得尸体正面朝下。

    这时他就看到尸体背部的皮肤,已经出现了尸斑。但他并未在意这一点,一番扫视后,就将尸体再次翻了过来。

    过程中,他目光锐利,查看着尸体的每一寸细节,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至此,北河拿起了尸体旁一只黑色皮袋,扒开瓶塞后,将其中的冰水倒出来,清洗了一下手上的血污,随即才看向了严钧,开口道:“尸体是在何处,由何人发现的。”

    “在后山的猿人洞,我去送饭时发现的。”严钧道。

    “哦?”北河有些意外,没想到严洪居然是死在岚山宗的。心中诧异时,他顺势放下了手中的黑色皮袋。

    只听严钧继续道:“师傅最近在修炼一种秘功,所以在后山的猿人洞闭关已经有半年之久,这半年来他几乎足不出户,每天由我跟另外几位师弟,亲自带去饭食。但是一个月前,当我像往常一样将饭食带去时,就看到了师傅的尸体。”

    北河点了点头,并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才听他道:“尸体上的创伤极为奇特,并非是平常兵器造成的。”

    “北河师弟见多识广,可有看出什么眉目?”此时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面向北河问道,这位应该也是严洪的弟子。

    “创口呈现三角形,而且皮下组织是空的,也就是说,刺入严洪长老身体的兵器,每一次拔出时,都会从内部扯出大块的血肉。能造成这种伤口的兵器,我倒是在丰国见过一次。”

    “不知那是什么兵器?”严钧沉声问到。

    “三锥鞭!”

    北河吐出了三个字来。

    “三锥鞭?”众人面面相觑,显然都没有听说过这种兵器的名字。

    “那是丰国朝廷的人使用的一种兵器。”北河道。

    “丰国朝廷?”严钧瞳孔骤然一缩。

    “不错。”北河点头,而后接着开口,“这种兵器的杀伤力极强,往往挨上一鞭,一个力境武者就会立马失去战力。不过挥使起来,不像刀剑一样那么方便,因此少有人用。丰国朝廷中,东厂的人最喜欢用这种兵器。”

    “东厂!阉狗?”严钧惊异。

    话音刚落,在座惊声四起。就连那一手托着下巴的赵天戟,也皱起了眉头。

    “最近丰国的七皇子刚好来访我周国,此人身边好像就有阉狗的身影。”之前那络腮胡大汉开口说道。

    “章五,立刻派人给我查!”

    严洪牙关紧咬,满脸怒容。

    闻言,其身后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子,立刻领命,就要退下去。

    这时北河却抬了抬手,“且慢!”

    “嗯?”

    众人纷纷看向了他,露出不解。

    “我话还没说完呢。”只听北河道。

    不等众人开口,他就继续道:“严洪长老身为虚境高手,实力之强我岚山宗众人皆知。只是严长老身上所有的伤势,都来自正面,而并非背面,由此可见杀他人的是面对面将他给杀死的。要面对面将一位虚境武者给杀死,即便出手之人同样是虚境武者,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那三锥鞭虽然狠毒,但也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要破了严洪长老的罩门,应该不大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下手的人是熟人,趁着严洪长老没有防备突然出手。”

    “熟人!”

    这一次,北河的话引起的轰动比起刚才更加剧烈,众人可谓一片哗然。

    “不止如此,伤口的大小、深浅,如出一辙,因此出手的只有一人,并没有其他人参与。另外,按照常理来说,在被偷袭之后,以严洪长老的实力,绝对可以抵御,甚至是反击,只是从尸体上来看,严长老并没有任何抵抗或者反击的迹象,所以我猜测严洪长老应该是受限了。而能让一位虚境武者受限的,十有八九是用毒。刚才严钧师兄不是说了吗,每日都会有人给严洪长老送饭,因此要下毒的话,再简单不过了,而且给严洪长老送饭的,应该都是他座下最看重的几位弟子吧,那么这些人跟严长老之间,也熟的不能再熟了。”北河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说完他的目光还似笑非笑的扫视着在座的众人。

    这一刻,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惊呼,众人面面相觑,不少人更是将目光投向了严钧还有之前那络腮胡子大汉等几个人的身上。

    “全都给我闭嘴!”

    严钧一声低喝。

    一时间大殿中鸦雀无声,但是众人脸上的惊骇,却是显而易见。

    这时严钧将目光唰地一下看向了那络腮胡子大汉,开口道:“在我之前给师傅送饭的,应该是梁师弟吧。”

    “大……大师兄,难道你是在怀疑我吗!”络腮胡子震怒无比。

    “北河师弟之前所说大家也听到了,我只是想要梁师弟将情况给说清楚而已。”

    “你……”络腮胡子满脸怒红。

    眼看气氛有些紧张,北河又道:“严钧师兄也不用着急,这只是北某的一番推测而已,可不是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毕竟除了你们几个给严长老送饭的人之外,岚山宗还有不少人都跟严长老熟悉,溜进猿人洞偷袭严长老,也不是什么难事。以我来看,现在先找人将三锥鞭的线索追查一番,剩下的是不是熟人作案,再慢慢查吧。”

    闻言严钧点了点头,那络腮胡子也大大松了口气。

    于是就听严钧看向了之前那叫章五的八字胡男子道:“章五,带两个人立刻去查查那丰国的七皇子,看看此人身边是不是有使用三锥鞭的阉狗,”

    “是!”章五拱手领命,并带了两个人退了下去。

    “北河师弟可否还有什么其他发现呢。”此时严钧又看向北河道。

    “时间过去太久,尸体上能够找到的线索只有这些。”北河摇了摇头。

    听到他的话,严钧等人没有出声,现场陷入了一片寂静。

    “出手之人是虚境武者,还是气境武者。”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硬朗的声音传来。

    众人纷纷抬头,看向了坐在一侧椅子上的赵天戟。

    北河看向此人道:“这一点倒是不好判断,毕竟虚境武者要模仿气境武者出手,还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依我来看,出手之人是虚境武者的概率并不大,毕竟岚风宗的虚境武者就那么几个,可没有谁有理由对严长老出手。但是不是外面的人溜进来了,我就不知道了。”

    赵天戟点了点头,似乎是赞同北河的话。

    “另外,严长老身上的伤口共有一百零九处,死时饱受痛苦跟折磨,因此有可能出手之人恐怕是恨透了严长老,没有打算给他一个痛快。”

    闻言,严钧等人咬牙切齿,不知道是谁会对严长老下如此毒手。

    “严师兄,北某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这时北河看向了严钧开口道。

    “北河师弟有要事的话,那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严钧回过神来。

    于是北河又看向了椅子上的赵天戟拱了拱手,这才转身离去。

    他相信找到了这么多的线索来,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死了一位虚境武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岚山宗必然会追查到底。

    对此他也颇为好奇,不知道是谁敢对岚山宗这个庞然大物出手。

    不过当务之急,他要先解决肚子问题,还要给师傅吕侯跟傻子师弟带一些饭食回去。刚才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时间,可不能让吕侯久等了。